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说陆逊,他看得还是很清楚的。对于异族来说,他们所处在的,更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环境中,而比起咱们这儿来,可以说更是残酷多了。所以一切都是以实力为尊,你实力足够,那么马上把首领推翻了,那别人就尊你为新首领了,只要你比别人实力都强,让别人都怕你,或者真心服你,那么就可以。

    至于人,所想的更多的还是自己,虽说人都会想着自己,但是异族人显然是更加自私自利,这个是肯定的。没有多少忠心的人,他们想得更多的,还是他们自己,他们自己的利益。至少汉人,他们还知道舍生取义,至少是“士为知己者死”等等等等。

    但不是说异族就一点儿都不知道,只是真正这样儿的人,相比之下也只能说是少数而已。要不异族和汉人也一样儿了的话,那汉人该遭罪了。同样儿,他们实力强了,而汉人实力弱了,那么汉人也该遭殃了。因为异族可不管什么,只要对他们有好处,他们就会去做。除非你能真正让他们害怕,让他们服了,那么他们暂时也就不会挑事儿了。

    -----------------------------------------------------

    孟获虽说是亲自出战了,但是没多一会儿,他就被崔安给抓到了,这个当然不是说被崔安所生擒,而是被他给抓到了机会。和孟获一战。

    崔安自从是生擒了孟获之后,可以说他是一直都想着,能再生擒其人一回。结果这次。他终于是又看到了机会。之前虽说他也看到了孟获,但是相距甚远,所以崔安是一点儿点儿往前推进,毕竟中间还有那么多士卒呢,有南蛮军的,也有己方凉州军的。

    可是最后“黄天不负苦心人”,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孟获居然是自己自投罗网来了,这可把崔安给乐坏了。他心说。也许这就是俺再一次生擒其人,立下大功的时候到了。

    所以,他是直奔孟获。刚开始的时候,孟获光顾着杀敌了。也没有看见崔安。但是这个时候,人家都到了他对面了,他可能还看不见吗。

    -----------------------------------------------------

    崔安对他是嘿嘿一笑,“嘿嘿,看俺崔爷爷来战你!”

    孟获一看,心说大意了!这他娘的自己怎么没有看到这个杀神来了?可如今自己却是跑不了了,毕竟还有己方那么多士卒看着呢,要是早点跑别地方。还没有什么大不了。可崔安都到近前了,自己再跑。那不是明摆着自己是怕了他吗,而且士卒士气也要下降啊。

    所以他是权衡了一下后,孟获便告诉自己,不能跑,不能跑,只能去应战。

    于是他也是大喝了一声:“崔安,本王怕得你来?来来来,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崔安心里是这个不屑啊,心说还三百回合,你就糊弄你们南蛮军的人吧,要是顺利的话,就只有你一个的话,那么自己五十个回合,就能生擒你了。

    “好,谁怕谁,看戟!”

    说着,崔安的描金戟已经是杀到了,而孟获是赶紧去用自己的大刀抵挡。

    -----------------------------------------------------

    此时孟获则在心说,真是他娘的命苦啊,怎么就让我遇到这个杀神了。要知道是这样儿的话,我就不一定上场了,在后边多好啊。

    不过显然,如今后悔也没有什么用了,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和崔安过招。经过之前的几次对战,他心里还不清楚吗,自己不是人家对手,白给啊。除非是自己胞弟也过来,两兄弟合一起对付这个崔安,那样儿的话,还能堪堪战平吧。

    就在孟获已经是显出来颓势的时候,援军来了,只听有人大喊道:“崔安休得猖狂,你爷爷孟优来也!”

    本来孟优之前是差点儿入了魔了,不过最后他和崔安的对战是被红了眼的大军给冲散,他们便给自去杀敌了。而这个时候,崔安没了,孟优算是好了点儿,然后神志也慢慢变得清楚了,他一想,自己是怎么回事儿,心中执念太甚了,这对自己的武艺可是没有好处。

    -----------------------------------------------------

    但是回复过来后,孟优还是要找崔安,在他看来,自己要是不赢崔安一次,自己武艺可能就不能再有寸进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自己兄长,那不是正和崔安战斗着吗,对于自己兄长的情况,自己还不知道吗,所以他便大喝了一声,就加入了战团。

    崔安一看,他嘿嘿笑道:“孙子你终于是不发傻了,会说话了?”

    这给孟优气的啊,“崔安,少说废话,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好了,俺也是这么个想法!你们两个手下败将,俺会怕了你们不成?”

    有了胞弟孟优的加入,对于孟获来说,他可是减轻了不少的压力。要不之前都快输了,但是孟优一回,这颓势又搬回来了,三人还是战了个平手。

    -----------------------------------------------------

    打斗过程中,崔安还没有忘了继续气他们两个,“孟获。你就乖乖投降吧,主公不会杀你,最多是管你们要点儿东西!”

    孟获一听。心说什么叫要点儿东西?那是一点儿吗,要真是一点儿的话,自己回去之后至于发那么大火儿。他娘的,马超就是个土匪,是趁火打劫啊,还一点儿东西,都不知道多少个一点儿了。全都没了!

    孟获没搭理崔安,但是从他的脸色上却是并不难看出来,此时他心情是特别不爽。而且被气得可以说是火冒三丈。只是他没有对崔安发火儿,因为他也知道,自己表现得越是生气,崔安这厮就越高兴。所以为了不让其得逞。孟获是强忍着自己。不去对崔安发火儿。

    崔安一看孟获,心说行,不愧是当头儿的,还是有两下的,比他那孙子弟弟强得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啊。

    -----------------------------------------------------

    感觉孟获这儿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崔安就转头对着孟优说,“孙子,你这太是不孝了。敢对你爷爷动手?”

    孟优可不是他兄长那样儿,他此时是破口大骂。“你他娘的崔安,我x你祖宗十八代,……&!”

    最后就是用蛮语骂的了,崔安是一个字都听不懂,就听见是叽哩哇啦的,他一皱眉,对孟优说道:“你个孙子好好说话,别给爷爷说你们那叽哩哇啦的不懂话!”

    孟优说道:“你敢说我们伟大的蛮语是叽哩哇啦?你是什么都不懂,我们伟大的……”

    崔安不管这个,依旧是对孟优是大骂,而且气他。他也算看出来了,孟获能忍,但是他这个胞弟却是忍不住,这个正好,至少自己的办法还有点儿用不是。

    旁边儿的孟获对自己胞弟说道:“别中了这小子的奸计!”

    -----------------------------------------------------

    孟优一听,他才反应了过来,然后就不再言语了。

    崔安一看,就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孙子你终于是不敢说话了吧,啊哈哈哈哈!”

    孟优在心里说着,崔安,你别猖狂,有朝一日,一定要把你斩杀于马下。只是这个事儿,估计他是永远都不会实现了。

    当凉州军与南蛮军杀得已经是难分难解的时候,两军都拼上死命了,胜败就已经是显现出来了。

    在南蛮军士卒都红了眼睛的情况下,凉州军士卒是没有一个退却的,但是反过来,在凉州军士卒用尽了全力的时候,南蛮军士卒已经有后退的了。

    没办法,确实不能指望着他们这异族,尤其还是南蛮军的士卒和汉人的队伍一样儿,那是不可能的。虽说之前感觉自己像是战神附体,可时间久了,他们看还是没有占到优势,这他们就已经是士气滑落了。

    -----------------------------------------------------

    而在他们这南蛮军,有第一个跑的,就有第二个,第十个,第一百个……

    所谓是“兵败如山倒”啊,南蛮军就这么败了,当还在和崔安战斗的孟获孟优两兄弟一看,心说完了,赶紧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孟获大喝了一声,“快撤!”

    孟优也是带着己方的士卒撤退,崔安还想要去追,不过却被自己主公给叫住了,就听马超喊道:“福达,不必去了,回来吧!”

    崔安虽说是不情不愿,但是自己主公说话了,自己还不能不听,所以只能是驻了马,不再去追击了。

    其实马超看得很清楚,就算崔安去追孟获,最后就算是能追上,可也生擒不了他,所以还去做那徒劳的事儿做什么呢。

    -----------------------------------------------------

    对马超来说,如今的当务之急可不是去追击,更不是擒拿孟获。关键是你也擒不住人家,之前生擒了对方一次,那可以说孟获基本不会第二次再去夜袭了,所以……

    与其去追击,还不如让己方士卒打扫战场,然后己方好享受这胜利的果实。如果自己所料不错的话,孟获可能要马上就撤退,至于说撤退到哪儿去,那就不一定了。毕竟经过了这么一场大败,哪怕他想和自己再战,想要报仇,可却也得再有了一定的人马后才行,要不就凭着他如今剩下的那些残兵,他孟获自己都知道,只能是被人追杀的料啊。

    所以马超不止是让崔安没去追击,全凉州军,他也没有让人追多远,只是追了一刻种,就让他们撤回来了。在他看来,多了也没有什么意思,要不这帮人还不得死战,这可就不太好了。

    是啊,俗话说的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那么多的大活人,还是异族的人马。

    -----------------------------------------------------

    马超当然不会怕了异族什么,只是对他来说,不能让己方的士卒做哪些无谓的牺牲啊。要是如此的话,自己可就对不住他们了。

    作为凉州军的最高首领,马超当然是要把握整个战局,不能让己方吃亏才行,毕竟所有的士卒,每一个都是自己的家底儿,是不容损失的。毕竟打天下除了要靠自己手下这些将领、谋士这些人才之外,更是要靠着他们这些士卒,要不也玩不转啊。

    想想是谁在前方浴血奋战,是谁在守御着城池,都是有了他们,自己才有了如此的势力和实力,所以马超是不得不去看重己方的士卒。哪怕就是矲了一个,他都是很心疼的。尤其像这样儿经过了战火洗礼的士卒,绝对比那么没见过血的士卒强得多得多,这可是公认的东西。

    毕竟哪怕就是上了一次战场,那也比没有上过战场的要强,至于说什么方面,那么可能会有很多方面。所以保护这样儿的士卒,马超认为是必须的。因为他们就是宝,是自己争天下的资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