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金环三结这时是喊了一声,“来得好!”

    然后四人就分成了两对,战在一处。孟优和金环三结两人好似战神附体,是拼了命了,而崔安和雷铜两人也感到了一丝压力。还真是,两人可和平时却不太一样儿了。

    崔安和孟优打斗中,还不忘调侃于他,就听崔安一笑,“俺说孙子,你咋了,是吃错药了?”

    孟优没说话,是更加紧进攻崔安了。虽说崔安比他武艺要高不假,可这时候不太正常的孟优,却是发挥比平时要好,而且就算孟优正常,也不是崔安十几个回合就一定能打败的。

    崔安感觉这孟优今日怎么不言语了,平时不都要反驳自己两句吗。他倒是不知道,孟优是差点儿要走火入魔了。这时候他是在那儿自我催眠呢,想着,一定要杀死崔安!一定要杀死崔安!一定要……

    所以就只有手上的动作表明他还是活人,还在喘气儿,要不和死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

    而崔安虽说感觉孟优不是太对,但是他却还没有忘了使坏,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他说的那些,可以说基本是没有什么用的。

    至于说另一边儿的金环三结,虽说是没有差点儿入魔,但是因为一直想着战神附体。所以虽说他还算是正常,但是心里却也没有忘了给自己催眠。我已被战神附体,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但是他的武艺本来和雷铜就有差距,就如孟优比之崔安一样儿,所以哪怕他也在自我催眠,但是和久而久之,他却绝对会失败的。

    孟获在后这么一看,心说战神附体居然也改变不了胜败的结果吗?要真是这样儿的话,就赶紧趁着己方的孟优和金环三结还没有落败的时候让全军冲锋。如此的话,应该算是把握好的战机了吧。

    -----------------------------------------------------

    结果他是刚想到这儿,战场之上。两军阵前,孟优和金环三结已经是慢慢变成颓势了。

    毕竟要是说十多个回合的话,那么双方看着都像是势均力敌,可是一旦回合数是越来越多的时候。那么这个双方的优势那就越来越明显了。所以……

    而在马超凉州军那边儿,虽然他也看出来了,孟优和之前比是有些不对,但是他也没在意。他倒是不知道什么孟获拜战神的事儿,让南蛮军的众将士都觉得自己是战神附体。

    不过他知道,照这样儿下去,崔安和雷铜必胜。不过显然,孟获是不准备让己方败了。再和马超决战,于是他大喝了一声:“战神与我们同在。蛮族的勇士们,随我冲啊!”

    “杀!”

    “战神与我同在!”

    “战神赐予我力量!”

    -----------------------------------------------------

    马超一看,孟获一声令下后,南蛮军居然是冲锋了,而且嘴里不知道都喊着什么。不过他感觉怎么这么眼熟呢,貌似十几年前的黄巾军,好像也是这样儿吧。难道说南蛮军也是什么宗教的队伍?不过马超一下就否决了,明明是异族吗,好像他们没有什么宗教吧。

    自己也不太清楚,不过马超知道,必须要下令冲锋了,于是雪饮刀直指南蛮军队伍,“弟兄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为了我们的益州,我了我们的妻儿老小,和南蛮军拼了!”

    “杀!”

    “他娘的拼了!”

    “干了这帮狗娘养的杂种!”

    ……

    别看凉州军这边儿确实是没有什么战神的力量,但是马超的鼓动,却是绝对有效果的。

    -----------------------------------------------------

    因为没有人不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活着,所以马超一说益州,一说他们的妻儿老小,就让士卒是想到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家人。

    他们知道,要是败了的话,没准这南蛮军就杀到哪去,所以万一自己的亲人也身死在异族的屠刀之下,这就是自己保护不利啊。所以一想到自己的亲人,他们的力量就是无穷的。为了不让故乡的土地遭到异族践踏,为了不让家人和同胞们受到异族凌辱,凉州军是拼了老命了。

    南蛮军精神信仰确实是够厉害,马超问了旁边的一个懂蛮语的护卫,他才知道是什么意思,感情孟获他们还有个战神,这看来之前是拜过神了。不过不管是什么神,也改变不了这场决战的胜负,因为这已经注了定的。

    再说了,马超也认为,那神了仙了,事儿都不算少,所以谁还可能管你这事儿啊。

    -----------------------------------------------------

    凉州军这边儿,随着马超的一声令下,众士卒也已奔向了杀奔而来的南蛮军,两军是短兵相接,开始了最后的死战。

    这回因为都知道是大决战,所以都是杀红眼了,没办啊,你不杀别人,你就得被杀,哪有手下留情的。至于说之前崔安和孟优,还有雷铜和金环三结,却是都已经被大队人马所冲散,而各自去杀敌军士卒去了。

    本来他们单挑也不是他们的目的,所以无论是崔安也好,还是说雷铜也罢,可都是想着能多杀南蛮军的士卒,这样儿也能减少己方的伤亡不是。

    而此时是士卒对士卒,不过却不是将领对将领,毕竟南蛮军的将领没有马超这边儿的多,所以好些个都得空出来,所以便开始杀上南蛮军的士卒了。从这上来看,还是凉州军要占优势的。

    -----------------------------------------------------

    孟获一看,怎么,不是战神与我们同在吗?可这,莫非战神抛弃了我们不成?这如今己方虽说也算是个个悍勇,但是如今占优势的却还是人家啊,他心里是这个着急啊。

    孟获心说,不是因为之前自己没有拜战神,您老人家就把我们蛮族给抛弃了吧,要真是这样儿的话,那就处罚我一个人好了,我受伤什么的都无所谓,可别让我蛮军败了啊。

    不过显然,孟获心里想什么都已经挽回不了南蛮军的颓势来了。哪怕他们这次的战斗,是比从前可强多了,但是和人家凉州军一比较起来的话,却还是不足,这个是肯定的。

    孟获心说不行,拼他娘的了,于是只见他是挥舞着大刀,就奔向了战场。本来以他的意思来说,要是己方占优势的话,自己就不上去了。但是结果却是相反的,所以自己是必须要上去了。不管怎么说,作为蛮王,自己一上去,那么马上己方士卒的士气一下就提高了,所以对己方有利的事儿,自己要去做。

    -----------------------------------------------------

    马超一看,这时候孟获都上了,自己是不是也上去呢。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和孟获不一样儿,他虽说也是蛮王,但是他上去冲锋陷阵,在他们异族看来,其实很正常。本来嘛,异族首领要是没有什么武力,不能上阵打仗的,基本也成不了首领。而且也没有人会拦着他,说不让他上阵什么的。

    但是自己却是不行了,自己要上场,固然是对己方之气的提高,可是绝对没一会儿就得被拉回来,所以还是别了。并且自己旁边还有个陆逊,他是确实没有什么太高的武艺,自己还得好好保护他,自己要上去,亲卫还得多去顾及自己,那么保护陆逊的力量就薄弱多了。

    可是自己在他身边,那却是不一样儿,基本就和保护自己一样儿,自己没事儿,他陆逊陆伯言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

    这时候陆逊对马超一笑,说道:“看来这孟获却是沉不住气了?不过莫非将军也手痒想上场不成?”

    马超心说,这陆逊还知道自己的想法?

    陆逊笑道:“将军怕是不能上场啊,不过这个在下认为,也无需将军上阵,凉州军必将获胜!”

    马超则对他说道“借伯言的吉言,我亦是如此看法!虽然南蛮军有信仰的力量,却是也不如我军士卒战力强悍,所以我军必胜!”

    陆逊闻言则心说,他们哪怕真是战神附体了又能如何,这南蛮军的异族士卒,没有我们汉人那种舍生取义的精神。他们有几个知道这些的呢,所以他们必败,而凉州军则必胜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