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切都安排完了之后,马超便对崔安三人说道:“随我点五千骑兵,出发!目标,南蛮军大营!”

    “诺!”

    “各位,大营之事,便拜托了!”

    “我等必不服主公所望!”

    “好,有个为如此,我放心,咱们走!”

    说着,马超便第一个除了大帐,而后面跟着崔安、雷铜还有孟达,最后众人也都一起出来了。毕竟自己主公亲自带兵去袭营,他们不可能在大帐里不出来啊,那不开玩笑吗。

    马超点了五千骑兵,然后便上了马,对众人一摆手,说道:“各位都回吧,等着我们的好消息!”

    -----------------------------------------------------

    众人此时齐声呼喊道:“祝主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马超闻言是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承各位吉言,此去定能获胜!”

    于是马超和崔安他们一共四人,便带着五千骑兵,奔赴了南蛮军的大营。而这就是马超的主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个也是从陆逊之前那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联想到的。

    马超把孟获放回去之后,他就想,就这么把孟获这个无赖给放了,说实话,自己还是有点儿不太甘心。主要是这厮实在是,实在是太无赖了。马超可以说是特别讨厌这么无赖的人。但是你还不可能不看见他孟获吧,所以马超对孟获这样儿的人,一时半刻还真是没有办法。

    后来他是灵光一闪。心说既然你孟获都敢来夜袭,那么我凉州军为什么就不敢?所以就在今夜,我也去夜袭你们南蛮军大营一次,看看如何。

    -----------------------------------------------------

    所以马超就在深夜聚集了众人,和众将说了一下,其实之前他也隐约提过了一次,不过没说得太清楚罢了。但是这回可真是。说清楚说明白了,并且也就是一刻钟左右,就全都搞定。然后带着崔安几人,带五千骑兵出发了。

    马超之前还没到禺同山这儿来得时候,就已经干过一次这事儿,不过那次是己方五千士卒。去夜袭禺同山之内。孟获他们诱敌的人马。那诱敌的人马才几千人,可如今己方要面对的可是好几万啊。不过马超知道,这次不是以战为主,而是袭扰他们,让孟获害怕,己方只要占便宜而已,可不是要和他们死缠烂打,耽误时间。要那样儿的话。己方不都得全军覆没了。

    胜利不是目的,认识要让对方混乱。要让对方害怕,如此的话,马超认为自己的目的,其实就达到了。

    毕竟南蛮军大营的人马数量,可绝对不是禺同山山谷中诱敌人马所能比的。

    -----------------------------------------------------

    禺同山山谷内诱敌深入的人马,不过三千多,可南蛮军大营呢,六万左右,所以这都快二十倍了。所以马超是不可能像对付禺同山山谷诱敌人马那样儿去对付南蛮军大营的人马,对付前者是要尽量歼灭,对付后者,只能是占到便宜就跑了。

    马超和崔安、雷铜、孟达四人,带着五千骑兵,奔赴了南蛮军大营。

    还别说,南蛮军大营这边儿的探马,那可不像禺同山山谷那样儿,根本就没有。他们的探马好些个,都在距离凉州军大营远处徘徊,他们也不敢靠近,要不可能就要被人杀了。

    而在凉州军大营有异动的时候,他们便已经发现了,不过他们想报信,却是也让凉州军的探马杀了几个,不过还有漏网之鱼,跑了。

    马超带兵出来,听到探马所报之后,他说道:“各位急速行军,咱们已经暴露,必须要赶紧冲击南蛮军大营!”

    -----------------------------------------------------

    众人一听,知道此时事情紧急,所以是齐声应诺。

    于是是用了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孟获大营处,不过显然,人家已经是知道了,有士卒是已经有所准备。

    不过对于马超他们来说,这都无所谓,自己这次来夜袭,早就料到,不可能那么顺利。而自己的目的也不是要大声,只是要占便宜,要让孟获害怕,这就足够了。所以哪怕就冲击敌营一下,那却也是足够的。但要是就这么离开,却是绝对不可能就是了。

    因为马超心里清楚,虽说如今这么离开,己方不会损失一个人,但是却要让己方的士气大跌,而且自己还丢了面子。哪怕马超不是那么太看重面子,可在崔安他们三人面前,还有己方五千士卒面前,自己这个主公,怎么能如此胆小,是“前怕狼,后怕虎”的,那可不行啊。

    所以哪怕马超知道孟获南蛮军大营,多少是有点儿准备了,可他却已经是带着人马,冲了过去,“弟兄们,给我杀啊!冲击敌营!”

    -----------------------------------------------------

    凉州军的五千骑兵是本着马超雪饮刀所指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南蛮军是有了些准备,此时孟优喝道:“快,弓箭手,放箭!”

    “唰唰……唰唰唰唰……”

    马超一看,心说行啊,最前排的是弓箭手,也不傻啊。不过想想也是,他们知道了消息后,肯定第一调动的就是弓箭手了。

    对马超来说,今日损失要大些,不过却也不是不能接受。只要自己的目的达到,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了。

    马超下令道:“福达、雷铜,你们二人冲杀在前,破开敌人防线,挑翻拒马,让我军人马冲进去!”

    “诺!”

    -----------------------------------------------------

    两人是冲杀在最前面,身先士卒,尤其是崔安,可以说这时候都快疯了。因为他知道,这次夜袭是被人家被发现了,所以多少是有点儿准备,所以必须要马上冲进敌军大营才好。

    “他娘的了,你家崔爷爷在此,不杀了你们,俺就不姓崔!”

    雷铜也是大喝了一声,“凉州军雷铜在此!”

    两人是在最前面,冲杀着敌军,尤其是那些弓箭手,更是两人照顾的对象。毕竟就是因为这些弓箭手,所以才让己方的骑兵受阻,要不绝对不会这样儿。

    要说弓箭手也对着崔安和雷铜两人了,可惜的却是,两人躲闪躲避及时,而且戟法刀法出众,所以真是,半根箭都没有射到射中他们,反而弓箭手被他们给杀了不少。

    马超一看,心说好,于是他喊道:“子敬,带兵冲进大营,杀蛮兵!”

    “诺!”

    -----------------------------------------------------

    孟达可真是憋着气儿呢,因为己方夜袭居然是被人家给发现了。

    不过自己主公没有退,这倒是让他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而且就因为自己主公没有撤退,也是让己方陷入到不利的地步了。其实在孟达看来,要是一个将领的话,他不撤退也就算了,但是自己主公是什么身份,所以确实不太应该以身犯险。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主公既然都已经决定了的东西,那么基本就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了。反正他最清楚,自己是肯定不行。

    而等崔安和雷铜两人冲进了南蛮军大营后,孟达知道,这如今的形势,已经向己方有利的方向开始倾斜了,这个是没错的。

    这真是太好了,对孟达来说,他倒是不怕别的。哪怕最后大败,他也有信心逃回己方大营。但是这可是和自己主公一起来的,所以主公万一有个闪失,哪怕就是受了点儿伤,自己都承受不起啊。

    -----------------------------------------------------

    可不是吗,本来自己就是降将,虽说也在自己主公手下有年头了,可这个降将终究是降将啊,这个却是改变不了的。所以孟达有时候也想,自己是不小心不行,要不真就可能没有什么出头之日了。

    虽说自己如今是个太守,自己暂时是满意的,只是主公器重你,你当然能得到重要,但是要相反的话,那么你还会受到什么重用呢。所以孟达心里也清楚,自己这一切,都是自己主公给的,所以不能让自己主公有失。而且要是主公真受伤了,自己也真是,怎么和别人交待,自己是难辞其咎啊,哪怕主公不会怪罪,可自己却是怎么面对其他人呢,让自己怎么解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