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董荼那看到孟优对自己是视而不见,他心里是更气了,心说我这还不是听了你的。

    不过他也不想想,其实还是他想早点儿把这事儿结束,所以想起孟优说的,不惜一切代价,他就认为这个可以做做文章,可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孟获给雷了一顿。

    其实孟获对于董荼那给他换回来,他能回大营,他还是很高兴的。不过他一想到董荼那在凉州军大营看到自己的狼狈样儿,他就认为自己是丢了大脸了,所以一定要找回来才行。并且就是他,所以自己才损失了那么多东西,东西出了五成,可都是自己的东西啊。

    不过在这里,他也是在心里埋怨他胞弟孟优,心说这事儿四家平摊,那多好啊。如此一来,自己也就拿两成半,可是之前五成的一半啊,而且还公平,因为谁拿出来的都一样儿,咱是谁也别嫉妒谁,谁也别心里不平衡。

    -----------------------------------------------------

    只是可惜啊,最后自己这个傻弟弟,是大包大揽,让自己拿出了五成,那可是五成东西啊,不是什么不值钱的。

    对于孟获这么抠门的人来说,孟优替他拿出了这么多东西,可真是让他心里滴血啊。不过他却还不好说什么,因为这事儿过去都过去了,并且是为了交换他。所以才这样儿的。你说孟优做得不对?还是要如何,总之,说董荼那几句没关系。到要真是说多了说重了,那可就绝对不好就是了。

    董荼那是又看了孟优一点,孟优心说,他娘的豁出去了,要不老子还怎么做人,让人觉得自己胆小如鼠啊,在自己兄长面前都不敢说话了?

    所以。他此时对孟获说道:“大王,这个,这个事儿……”

    孟获一看。心说来得好,这台阶来了,自己可以顺着下去了。

    -----------------------------------------------------

    孟获也不傻,他还能不知道董荼那和马超有没有龌龊吗。至于非要那么说。不过就是先让自己出出气而已,等自己这气儿慢慢平复了,可以说自己也就不再多说了。

    不过董荼那终究是看到过自己最为狼狈的样子,所以以后肯定要用此人,他离自己是越远越好,自己看不见才好呢。

    孟获是笑骂道:“孟优你有屁快放!”

    “是!大王,这个我想说,其实董荼那洞主之所以能答应那马超的条件。其实还是我之前说好了的,要不惜一切代价来交换回大王。所以,所以这个事儿……”

    孟获一听,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话这么费劲,你不嫌费劲,本王听着还嫌费劲呢!好了,你不用多说了,本王都听明白了!”

    -----------------------------------------------------

    然后他是在再次说道,“本王都听明白了,你孟优也就是说,一切都是你说好的,而不是他董荼那私自决定,要给马超这么多东西?是也不是?”

    孟优听了孟获的话后,他是不住点头,“是!就是,就是这样儿啊!董荼那洞主,我相信,他是绝对不会和凉州军有一腿的!”

    其他几人一听,心说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孟获这才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怎么才说,这么关键的东西,怎么不早告诉本王所知?”

    “这,这个,我忘了。”

    孟获说道:“滚,滚出去,别让本王看到你!”

    孟优点头,“是,大王!我马上就出去,马上!”

    几人都知道,董荼那没事儿了,而他本人,也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心说可算是好了。

    -----------------------------------------------------

    孟优是无奈出去了,既然自己兄长让自己出大帐,那自己就出去,还能怎么样儿。

    而此时的孟获则对的董荼那说道:“哈哈哈!董荼那,本王却是有些误会了,希望你不要怪本王才是啊!”

    董荼那心说,我敢吗,这事儿也只能是在他娘的心里骂你了,其他时候,我可半点儿不满都不敢表现出来啊。他娘的,真是憋屈啊,什么时候自己能不这么憋屈了?

    不过他嘴上还是说道:“这大王不比如此,我都明白,大王这却是误会了,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孟获心说,你识时务就好,要是不然,那么就别怪我了,呵呵。

    最后孟获又安慰董荼那几句后,这个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孟获是蛮王,所以你还能把他给怎么样儿,至少董荼那却是没有办法的。

    -----------------------------------------------------

    马超凉州军大营,宴席毕,都撤下去后,在大帐中,马超是对众人说道:“各位,咱们依原计划行事!”

    “诺!”

    马超早和众人商定好了,今日凉州军会有所行动,别看又是饮宴,又是犒赏士卒什么的,但这些不过就是做给孟获看的而已,自己真正的杀招,那可都在后面呢。

    果然,马超凉州军大营的动向,孟获是早已从探马那儿得知了,本来他气儿就没都消,结果一听马超是又在大帐中设宴款待众将,又是犒赏士卒的,他心里就很是不平衡。

    此时他心说,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这自己要是和他马超一比较的话,还真是,比不上人家啊。

    可如此还能如何呢,自己难道还能有什么办法让他们不设宴,不犒赏士卒,既然不能如此,那么也只能是干看着了。

    -----------------------------------------------------

    到了晚上,亥时刚过,而此时马超的中军大帐内,确实众人齐聚。

    马超一看众人都到齐了,他便说道:“之前孟获前来袭营,各位表现得是非常不错!”

    “一切皆是主公之功!”

    众人齐声道,不过马超是摆了摆手,那意思就不用说了。

    此时他则再次说道:“今夜,我们给他孟获,给南蛮军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各位都明白了吧!”

    众人是尽皆点头,“我等明白!”

    “好,如此,崔安!雷铜!孟达!”

    “在!”“末将在!”“末将在!”

    三人是赶紧出列,马超对三人点头,然后说道,“今夜你们与我一同夜袭南蛮军大营!”

    “诺!”三人是齐声应诺。

    -----------------------------------------------------

    要说他们一听自己主公点了自己三人,他们心里可都是高兴万分。毕竟自己主公带着自己几人,就代表对自己几人的器重,不是吗。所以都如此了,他们心里当人高兴。不过就是崔安,他不这么想,他想得更多的是,自己能再次去杀人了,这可真是太好了啊!

    至于马超为什么带这三个人,那太简单了,就因为三人的武艺。崔安和雷铜不用说了,孟达武艺也不差,至少比剩下的几人都强点儿,而且更关键的是,孟达这个人有点儿小主意,所以带他去没错。

    对于陆逊,马超倒是没有带着他。毕竟人家不是己方的人,不是自己属下,所以这么危险的事儿,自己也真是不太好意思让人家去。再说了,都这么晚了,自己还是不好意思让他这么晚还去看热闹。毕竟他陆逊是己方的客人,而还不是自己手下呢。

    而陆逊虽说在大帐之中,可他也明白马超的意思,所以没带他去,他认为最好不过。

    -----------------------------------------------------

    今夜陆逊也确实是不太爱动,所以马超没让他跟着,他认为正好,要不自己还得累了。

    虽说他一点儿都不害怕,但是陆逊终究只是个书生,所以在战场上待那么一时半刻的,可以说绝对不轻松。因为战场的嘈杂喊杀声,血腥杀气,等等这些东西,可没有一个是好的。

    所以像陆逊这么一个很少上战场的人,他可真是,要真是累了的话,最好还是别去战场上才好。要不也真是,对身体影响确实不好。

    最后马超对剩下的重人说道:“黄权、吴懿、吴班、庞柔、王伉你们几人留守大营,务必谨慎小心!”

    “诺!”

    五人是齐声应诺,而最后马超才对陆逊说道:“有劳伯言了,却是多监督他们一下!”

    陆逊一笑,他不上战场,但是留守大营,当然得帮马超了,毕竟自己可还在大营呢。

    所以他说道,“没有问题,将军放心去即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