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南蛮军还是受着凉州军的前后夹击,孟获依旧和崔安大战,不过他就快要抵挡不住了。

    至于其他人,也是都有自己的事儿要做。

    可就在这时,崔安他们所带领的人马后方,却是有南蛮军士卒冲杀了进来,众人都明白,这是人家的援军来了。可不是吗,这边儿这么大动静,探马只要仔细一探听就不难知道,他们南蛮军一方,却是已经吃亏了,可惜援军来得却还不算早。

    孟获这么一看,一下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以为他知道,只要自己再支持一会儿,那么就能逃出去,回到己方大营。可崔安真就能让他如此如愿吗,拭目以待。

    在孟获的想法中,这己方就是神兵天降啊,看来是发现了凉州军大营这儿不对劲儿,所以是马上就来了援军。这可是如今自己最需要的,来得可真及时。

    -----------------------------------------------------

    确实,孟获的想法不错,可惜他今夜却是注定要被崔安生擒活捉了。

    果然崔安注意到了后面的混乱之后,也听到了后面的喊声,知道是人家的援军到了,结果崔安是嘴上不饶人,对孟获说道:“姓孟的,你们人来了也没用,俺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是使出来绝招了,孟获大刀直接就被崔安一戟挑飞。孟获是啊了一声,心说不好,崔安这厮果然厉害。结果他是拨马就想跑。可崔安能放过他吗,他带马上前,伸出右手,是直接就把孟获给抓到他自己的宝马黑云上了。

    要说崔安可是天生神力,所以哪怕孟获体格庞大,却也抵挡不住这个。关键是崔安速度太快,连他反应都来不及。他已经是被人家给制住了。

    崔安是大笑道:“你们的头儿已经被俺擒住了,你们跨快投降吧!”

    说着,崔安把孟获扔到地上。然后说道一声:“绑了!”

    凉州军士卒先是用兵器制住孟获,然后便用绳子把他给绑了起来。为了今夜能生擒孟获,崔安是特意让几乎所有士卒都带了绳子。

    -----------------------------------------------------

    孟获虽说是心有不甘,但是此时却是受制于人啊。而且他也反抗了。可却是没有用。而且他确实是不敢妄动,因为他看到崔安这厮是紧盯着他,他怕自己要是反抗剧烈的话,这位再给自己一戟,哪怕是死不了,可绝对要受伤啊。

    孟获虽说不怕受伤,毕竟武将吗,有几个怕受伤的。但是他也真是不想受伤。他比较讨厌这个,而且他还有自己的想法。要说自己身为蛮王,被人生擒活捉,已经是丢人了。这要再让崔安扎上两戟,那让己方士卒一看,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不过他却还是没有忘了,于是对着孟优是大喊道:“兄弟快走啊,带人马回大营啊!”

    孟获这时候就怕自己兄弟孟优是头脑发热,再带大军和凉州军死战。要真那样儿的话,以后就不用再战了,回家算了。因为没有人了,还打什么啊。

    其实孟优还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听了自己兄长的话后,他是一咬牙,然后就带人马撤了,不过他却说道:“你们凉州军要敢动我兄长一根头发,我和你们没完!”

    -----------------------------------------------------

    说完,他便带着己方士卒撤退了,要说他没有那么容易就能撤退,毕竟前后还被人家凉州军的人马给围着呢。不过因为后方也出现了他们的人马,所以凉州军众将明白,既然孟获都已经被生擒了,所以这个时候其他的小喽啰,却是不重要的,让他们走就是最明智的。

    至于说南蛮军为了孟获死战,除了他们将领下死命,要说说真的,他们的士卒才没有多少人会为了孟获死战呢。没看到孟获被生擒了之后,他们人马都没有多少人上前去救他,这就能看得出来一些东西了。

    毕竟他们南蛮和汉人的队伍可不一样儿,再说也不是所有的人马都是孟获他自己的队伍,还有其他三个洞的洞主呢,他们可能能跟着孟获出战,但可不会怎么忠心他。

    连三个洞主,他们都不一定忠心的,就别说是别人了。同样儿,孟获手下士卒也是,他们中忠心的都少,所以就更别指望别人了。

    -----------------------------------------------------

    孟优带兵撤退了,南蛮军来的援军也退了,因为本来他们就不是来和凉州军决战来了,只是为了接应孟获,结果如今大王都被生擒了,这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是先回大营,然后再从长计议。

    毕竟这么大一个事儿,肯定要所有人一起商量着解决才行,他们也知道,这孟获既然是对方生擒了,那么应该是有其他的说法,要不直接一刀给杀了,那不一了百了了。

    双方都退兵,凉州军是打扫战场,崔安是笑呵呵地来到了自己主公面前,让人把孟获带来,然后他笑道:“哈哈哈!主公,俺把这个姓孟的给捉住了,哈哈哈!”

    马超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福达记一大功,到时论功行赏!”

    “谢主公,这又有好吃好喝的了!”

    在崔安看来,赏赐就是好吃好喝的。其他的没有了。至于说钱财布帛这些东西,就算是给崔安,最后也被他换成酒和吃的了。所以无论给崔安什么。在他眼里那些都是吃喝。不能直接吃,但是可以换来吗。

    -----------------------------------------------------

    孟获看到了马超后,他是一万个不服,不忿地说道:“马超,你们汉人狡猾,真刀真枪不能擒住本王,最后只能用这奸计把本王擒住了!”

    马超是无奈地看了眼旁边的陆逊。陆逊也只能是无奈地一笑,心说你孟获虽然是蛮人,可终究是听过一句话吧。叫“兵不厌诈”啊。你说就以你孟获那不到半吊子水平的谋略,都会都能去用计,难道就许你那么做,咱们就不行了?哪有这个道理啊。不过在你孟获那儿。好像你怎么认为都有道理似的。

    马超没对孟获多说,只是吩咐士卒道:“把他带到大帐,各位都随我入帐一叙!”

    “诺!”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众将也包括陆逊,便跟着马超去了中军大帐。至于说被捆绑着的孟获,自然也是被士卒给押往了大帐。

    -----------------------------------------------------

    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此时马超的中军大帐内,众人齐聚。而且每个人多少都是很高兴。很兴奋,因为今夜自己等人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是生擒了孟获其人。虽说不是自己亲自擒拿的,可自己却也出了一份力。

    马超看了看众人,然后说道:“各位,今夜各位之努力,我皆是看在眼里。各位的功劳,都有记录,等之后再一并行赏!”

    众人齐声道,“多谢主公!”

    结果这时候就听大帐外有人喊叫,“别推本王,本王今夜是虎落平阳了!”

    别说,孟获还知道这么一句话,还是挺不容易的。而马超一听,笑道:“把人带上来!”

    孟获马上就被带了上来,而他这个时候还大吼大叫呢,“马超,本王不服你,你……”

    -----------------------------------------------------

    马超是打断了孟获的话,他说道:“孟获,我知道你不服,不过你也算对咱们汉人有所了解,岂不知兵不厌诈乎?”

    说完,众人都笑了,他们心说,就你们小小异族和咱们玩计谋手段,你们确实还差点儿啊。

    孟获一听,他是依旧不服,还是说道:“马超,本王不服,你要有本事,就把本王放了,咱们在战场真刀真枪去拼,别来这些阴谋诡计!”

    听了他的话后,众人又都笑了。如果说这要是和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对战,谁也说不出来这话,别管是什么阴谋诡计,哪怕最后是天怒人怨,可最后只要胜利,大胜,那么想必很多人都回去用的。

    可对付这些蛮人,他们一方面也知道去用计,可结果败了,就说不服,然后还说你们是用计胜的,众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

    马超对孟获这样儿的无赖,他确实是没有好办法。你说诸葛亮已经算是挺厉害了吧,结果在孟获这儿,他不还是擒了对方七次,又都给放了吗。所以诸葛亮是只能慢慢来,马超也只能这样儿,但是他认为自己不用七次,太多了。

    其实要杀了孟获,那太简单了,可死了一个孟获,可能明日就蹦出来一个孔获,然后再杀,那么以后又不一定蹦出来什么获了。所以马超知道,要是孟获真正能服自己,能真正归心,不再去叛乱,那就比什么都好。至少他心里清楚,孟获在他们那一片,确实是威震所有的人,他老实了,连带着其他人也不敢挑事儿。

    至于说再远的地方的南蛮部落,说实话,他们还真是,比较老实,很少有孟获这么不安分的人。要不这些年,为什么南蛮就孟获带人出兵了,其他人没来。当然他们离得挺远是一方面,不过也真是,像孟获这么不安分的人,在他们那儿还是少。而且马超心里清楚,那些人不像是孟获,只要以强大武力让他们一下就服了,基本他们再也不敢挑刺了。

    毕竟南蛮不像北方的游牧民族,所以很多地方是很不一样儿的。

    -----------------------------------------------------

    马超看着孟获,心说真是头疼啊,想当初诸葛亮也应该是和自己一样儿吧。

    他看了眼陆逊,毕竟如今大帐中仅有的这么一个谋士,还是顶级的谋士。虽说还不算是己方的人,可终究是能出出主意的啊。

    陆逊对马超苦笑了一下,不过随即他又是微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马超一看,陆逊苦笑就是说没有办法,至于最后微笑那意思就是,看来你马孟起如今也是要不行了。

    马超心说,自己也终于明白诸葛的无奈了,这孟获他绝对不会因为你把他生擒了一次,他就对你心服口服,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对孟获这样儿的无赖,也确实是无奈啊。

    -----------------------------------------------------

    最后他只能说道:“孟获你也不用再喊,要是让你那些南蛮的勇士看到,你这不是更丢人?”

    孟获一听,还真是老实了,不过他又一想,这里也没有南蛮的勇士啊?他刚想说什么,就听马超是再次说道:“孟获,你来说说,你要如何?”

    孟获冷哼了一声,说道:“本王要求你马超立刻放本王回去,咱们明日再战,你要再能擒住本王,本王就服了!”

    马超心说,自己要是信了你,就是傻子。不过他也清楚,你不放了孟获,还养着他不成?而且南蛮军那边儿,也不能没有孟获,要不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