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陆逊也一样儿,是对着众人抱以友好的微笑。毕竟众人都是善意的笑容,他也不能失礼。

    最后马超对众人说道:“好了,大家随意吧,该吃吃,该喝喝,不过我要说的是,最后这一爵,大家却是省着点喝吧!”

    众人一听,有几个都已经能够是苦着脸了。心说自己主公可真是够狡猾的,之前没太注意过,可这时候终于是想明白了,感情自己主公几句话,就让咱们已经是喝下去了两爵,只有最后一爵了,确实是要省着点儿喝啊。

    不过不少人也都庆幸,因为自己主公却是没有一下就让自己这些人连喝三爵,所以对于自己主公没有做出来那斩尽杀绝的事儿,他们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毕竟自己主公这可还是留了一线,这不挺好吗,知足吧。要是真不知足的话,以后估计自己主公就该是斩尽杀绝了。

    这事儿不是不可能发生,反而还是很可能出现,不是吗。

    -----------------------------------------------------

    于是众人是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开始该吃吃,该喝喝了。毕竟都这个时候了,也是该饿了,所以众人也没有多言,就开始了与食物作斗争的大业。

    陆逊吃得倒是不多,而且没有像有几个武将那样儿,不怎么顾及自己的形象。他吃得比较慢。而且礼仪上也绝对是说得过去,可没有什么失礼或者不雅的地方。而和他形成鲜明对比的,那就是他对面的崔安了。这位大爷从来都是一个吃相,可以说真是几十年都没有变过,而看过他这副吃相的人都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对于崔安来说,什么礼仪礼节,和填饱肚子,享用美食来说,根本就比不了。再说了。都是自己人,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再说了,自己根本就不嫌丢人。所以还能怎么样儿。而别人也不会嫌弃自己,因为都是自己人啊。真要是嫌弃的,那就不是自己人了,对不。所以崔安从来都不会估计谁。想来都是我行我素的那副吃相。

    -----------------------------------------------------

    陆逊觉得崔安这个人。确实是很有意思,可以说绝对是一个真性情的人。

    他此时心说,好,好啊,这样儿人真是不多了,难道遇到一个。马超中军大帐这儿,众人是吃得风卷残云。而在大帐外,凉州军大营内。士卒今晚也是有了更好的伙食。众人是吃着羊肉,心说主公确实是没有食言。这说有羊肉就有羊肉了。

    跟着主公,就能常吃到肉,这军中伙食是没的说。

    而等马超众人都饮宴完毕,都已经是一个时辰后了。要说这可绝对不是众人速度慢,他们那速度可真是不慢,只是众人是要边吃边聊,除了陆逊基本不怎么说话之外,其他人是聊了不少。毕竟对他们来说,吃东西是必不可少,可这聊天说话也是一样儿的。

    宴席撤下后,马超看了眼在座的吴氏叔侄,吴氏叔侄见到自己主公看他们,他们是微微对自己主公点了点头。

    -----------------------------------------------------

    吴懿和吴班叔侄,正是今夜值守的两人,之前因为是自己主公找他们去了大营,然后让他们再检查布防,是不能有什么漏洞,并且对今夜南蛮军可能来夜袭,也是让他们做好了准备。

    至于马超为什么认为今夜南蛮军可能来夜袭,这说起还是陆逊提醒他的。之前在中军大帐,其他人都走了之后,就陆逊单独留了下来,他就是为了要提醒马超一下,今夜孟获可能来夜袭。当然孟获夜袭,在陆逊看来,可绝对不是要一战就灭了凉州军,要说他孟获可还没有那么自大自狂。不过就是要找回点儿面子,毕竟他们已经连败两日了,可小败也依旧是败啊。

    所以孟获的夜袭,是要让他们南蛮军占优势,那意思他们也一样儿能胜,就像夜袭。

    马超一听陆逊所说,他也是不得不重视,而且他确实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自己却是忽略了。

    虽说自己每夜也都让人值守,但是却从来都没有针对孟获要是万一来夜袭了,采取什么措施。

    -----------------------------------------------------

    而不得不说,陆逊确实是给他提了个醒。

    毕竟在马超看来,就以孟获那还不到半吊子的水平来说,他什么事儿做不出来。反正除了好的计策没有之外,其他的估计什么馊主意都有可能出现。当然也并不一定所有的就都是馊主意,但却绝对也不能算是什么绝妙的主意就是了。

    而且陆逊说得清楚,就是马超说要设宴,那么到时候大营动静不小,对方可能不知道吗。而等孟获知道了之后,他就会无动于衷,可能不采取点儿什么措施?

    所以马超认为陆逊所说的,那确实,是太有可能了,自己也不得不去重视。是,哪怕孟获派人多,己方也不一定会损失很多。但是这么说吧,要是让孟获他们占优势,那就是对己方不利的。怎么说己方都已经是连续小胜两日了,正应该是再接再厉,争取把南蛮军赶回去,所以这个时候,绝对是不能让孟获他们占到什么便宜。

    -----------------------------------------------------

    于是马超是感谢了陆逊,最后陆逊离开后。他又特意把今夜值守的吴氏叔侄找了来,然后告诉了他们一下陆逊所说,吴懿和吴班确实是比较重视。在出了自己主公的大帐后,便开始着手布置去了。

    对马超来说,他当然能去找别人替换吴懿和吴班两人,甚至去让人帮忙,不过马超都没有那么去做。因为马超想得很简单,既然今夜是吴氏叔侄值守,那么这个任务就该交给他们来做。再说吴氏叔侄可以说是绝对能够胜任。并且马超认为,要真实换人去做这事儿,或者找人帮他们的话。这吴氏叔侄会不会认为自己这个主公不信任他们的能力呢。

    作为一个主公,可以说要考虑的实在是很多,所以马超确实是不可能不把很多情况都给考虑进去才行。所以马超有时候也在心里很是抱怨,心说这事儿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至少自己是都这么多年了。可虽说算是习惯了,但自己却还是在心里喊累啊,人累心更累。

    -----------------------------------------------------

    而这次马超看了吴氏叔侄后,吴氏叔侄微微点头,那意思就是对自己主公说,主公都放心吧,咱们是把一切都给准备好了。他们南蛮军人要是不来则好,要是一来。呵呵,肯定要他们好看。

    对于吴氏叔侄。马超确实是信任的。要说他们的对手是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马超可能会再让他们多注意。但是对方是异族,还是南蛮部落的人,也真不是马超小看他们,主要是马超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高看了那还不如半吊子的孟获?

    是,孟获的武艺没说的,那是不错,自己也承认,而且他在他们那一片,确实是势力最大,而且实力也最强。可即便如此,又能如何,他能和自己的武艺比吗,能和自己的势力和实力比吗。

    难道说就凭他那还不如半吊子的谋略水平,就能让己方吃大亏?不说别的了,就说要是他能让自己吃个小亏,自己就已经是挺惊讶的了。

    -----------------------------------------------------

    马超此时是对众人说道:“各位,咱们这是吃也吃好了,喝也喝好了,所以该是做正事儿的时候了!”

    众人一听,几乎所有人都不明白,自己主公这是什么意思。什么该做正事儿了,难道要出兵?不过这都什么时候了,戌时都过了,难道说要夜袭南蛮军大营,不可能吧。

    马超是再次说道:“我知道各位心中有疑惑,所以我为各位是一一解答!”

    然后,马超就把孟获今夜可能来夜袭一事,告诉了众人。众人一听,这回可是终于明白了,敢情自己主公说得是这个事儿。不过仔细一想想,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主公所说有理啊,对南蛮军的话,己方可不就是不得不防吗。

    孟达等马超说完后,他便问道:“却不知主公对我等有何吩咐?”

    马超点了点头,他确实要吩咐众人都要做什么,因为他有种预感,孟获快要来了。

    -----------------------------------------------------

    马超一笑,然后说道:“子敬不必着急,各位都有各自要做的,所以不用担心自己是没有用武之地!”

    众人一听就笑了,至于说这个夜袭到底是能不能有,他们也没多想。反正要是没有了,不过就是紧张了一下而已。可万一对方要是真来了呢,那么自己主公这所作所为,就不用再多说了吧。

    于是马超便开始分配每人的人物,就连陆逊也算是有,不过因为陆逊是客人,所以他的任务就是,万一真要打起来的话,他就跟随在自己身边,然后也好保护他。别看马超不认为孟获夜袭能翻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但是陆逊这个书生。自己却一定要好好保护起来才行。

    而且刀剑无眼啊,这点马超实在是太清楚了。别说基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就算是沙场大将,不多加小心的话。都可能在“阴沟里翻船”呢。

    -----------------------------------------------------

    每个人都有任务,自己都有事儿,所以每个人都是满意。尽管孟获也可能就不来,但是这个事儿没到时辰,谁知道是真来还是真不来呢。

    不过众人却是因为有了自己主公所说的那些,他们这时候却也是倾向于孟获回来,因为孟获那个不到半吊子的水平。还真是能做出来这样儿的事儿。

    众人倒是没有认为孟获就是无脑,只是他的那不到半吊子的谋略和其人的武艺比起来,那真是不能比。也可以说是不能相提并论啊。

    最后马超问道:“各位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吧?”

    “诺!我等知晓!”

    众人是齐声回道,马超一笑,然后说道:“好,既然如此。那么各位便做好准备吧。回大帐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到时候各司其职!”

    “诺!我等告退!”

    -----------------------------------------------------

    众人陆续离开了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最后人都走没了,马超才在榻上开始休息了。

    当然他可不是睡觉,不过就是躺一会儿而已。马超这个当主公的,虽说确实是不用事事都躬亲,但是他必须要去统筹全局,所以他要是轻松。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是什么都不去管,只是那可能吗。那些大事儿还不得他自己亲自去处理吗,要不谁来处理啊。

    南蛮军大营,亥时已至,孟获是聚集了众人,“各位,时辰已到,咱们是带兵夜袭凉州军大营!”

    “是!”

    于是孟获与自己的胞弟孟优,还有一个金环三结,三人是带兵五千,前去夜袭马超凉州军大营。

    在孟获看来,自己带兵一去,肯定是手到擒来,虽说不会大声,但便宜却是会占到的。、

    -----------------------------------------------------

    孟获集合了士卒后,便准备带兵奔向凉州军大营,他一招手,对众人说道:“南蛮的勇士们,今夜就是你们给汉人点儿眼色看看的时候。要让他们知道,我南蛮勇士的厉害!出发!”

    说完,众人便离开了己方大营,奔向了相距不是特别远的凉州军大营。

    等孟获来到了凉州军大营附近的时候,凉州军士卒却还是没有发现,孟获他们心说,这凉州军不过就是徒有虚名罢了,这都没有发现自己这些人。要说孟获他就没有想想,自己这边儿五千人对方都没有发现,凉州军真就有那么饭桶?

    不过就以他那头脑,确实要是让他想太多,可能也真是,有些难为他了。毕竟孟获那不到半吊子的谋略水平,你还真是,不能指望他们什么啊。

    孟获对众人喝道:“南蛮的勇士们,给我冲啊!”

    于是,南蛮军士卒便冲入了凉州军大营,可结果……

    -----------------------------------------------------

    他们发现被“杀死的”凉州军士卒居然是没有血,而且他们一起不知道反抗。

    等南蛮军士卒一看,居然被他们“所杀”的是草人,都是草人。这时候孟获就算是再傻,他也都明白了,敢情自己以为是算计得挺好,可实际却是中了人家的算计。

    这时候他反应倒是挺快,对己方众人是大喊道:“快,全军撤退,快撤!”

    不过这个时候,南蛮军的士卒是中了凉州军的埋伏,不少人都是中箭了。

    而孟获说着,他就是第一个调转马头,然后就要往大营外面奔去。结果就见营外来了不少凉州军十足,后面的大营内,却也出现了不少凉州军士卒,一看那就比己方人马多。

    就听无数人是大喊着:“活捉孟获!活捉孟获!”

    “别让蛮军跑了!别让他们跑了!”

    ……

    孟获这么一听,心说自己可真是中了人家计了,而且还是自己主动往里面钻的啊。

    -----------------------------------------------------

    孟获把心一横,对众人说道:“南蛮的勇士们,今日唯有死战,才能逃出生天,给我杀啊,把这些孱弱的汉人,都给本王杀光!”

    不过孟获刚说完,对面就来了一将,就听此人大笑道:“哈哈哈!姓孟的,你中了俺家主公的计了,快快投降,让崔爷爷把你给绑了,要不然,哈哈,俺定要把他打得连你娘都不认得你!”

    孟获是直接舞刀就直取崔安,他知道,今夜是必须要杀出去才行,要不自己这可真是,没准就凶多吉少了。

    本来孟优也想上来,和自己胞兄同战崔安,可他刚上前,却是被雷铜给拦下来了,两人武艺应该说是旗鼓相当,所以马上便杀得是难分难解,不可开交。

    而此时,在凉州军大营内埋伏着的人马也已经是上来了,南蛮军已经是受到了前后夹击。

    -----------------------------------------------------

    这绝对是一种忌讳,人马受到了前后夹击,可以说基本是没有好事儿,因为是前面有敌人,后面也有敌人,而且更重要的是,人家的人马还比你的多,所以……

    孟获这时候是这个着急啊,他确确实实是后悔了,后悔自己是不该来啊。可是来都来了,这时候说这个还有什么用呢。不过他此时却是都已红了眼睛,就是要从崔安这儿杀回己方的大营。但是如今来看,几乎是不可能的,难如登天啊!

    本来他就不是崔安的对手,之前有自己的胞弟,两人一起,和崔安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可是这个时候呢,却是他明显处于下风,看样儿能再支持二三十个回合,那就算是不错了。

    在不远处观战的马超和陆逊他们,马超是满意的,看来陆逊提醒没错,南蛮军果然来了,而且确实是孟获亲至啊。那么他不来倒是还罢了,他这么一出现,今夜就是生擒他的大好时候。

    -----------------------------------------------------

    马超对旁边的陆逊笑道:“今夜却是对亏伯言了,要不是伯言提醒,就算我军有所防备,却也并不知道孟获他们回来啊!”

    陆逊是赶紧谦虚了两句,在他看来,虽说是如此,可就算没有自己提醒,最后南蛮军依旧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儿的,就是凉州军有优势,只不过伤亡会比今夜大,也就是这样儿了。

    所以陆逊当然是要谦虚,而且他确实是不可能居功,他看得还是很清楚的,所以不会马超说什么,他就当是什么。这情况都是怎么回事儿,自己当然还是要知道得好。

    见陆逊是满口谦虚,马超却也不多说了,自己无非就是向陆逊示好罢了。毕竟对自己来说,让其加入己方凉州军,为自己效力,可真是“任重而道远”啊。可马超是一直都就没有放弃努力,因为他知道,自己成功不过就是时间问题罢了。

    -----------------------------------------------------

    两更合一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