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过了一会儿之后,只听一洞洞主金环三结说道:“大王说得莫非是要进兵?”

    孟获心说,这真他娘的太不容易了,总算是有个人知道该是怎么去做了!要真是谁也没有什么主意,自己也该怀疑了,是不是己方能是人家凉州军的对手。毕竟己方蛮军,那可真是不擅长那个汉人的阴谋诡计啊。

    孟获的是赶紧点头,然后对金环三结说道:“金环三结,你来说说,到底要怎么样儿?”

    金环三结一听,是脑袋都大了,心说早知道要这样儿的话,那么打死自己都不说了。结果怎么样儿,这表现表现,这时候倒是把自己给装进去了吧。前面说话的那几个,自己主公都没怎么详细问,可到了自己这儿,还真是……

    不过他不敢不说话,要不估计就得被自己蛮王给拖出去打啊,所以金环三结是忙说道:“这个,大王,我以为还是这时候趁机进攻好啊!”

    -----------------------------------------------------

    而孟获听了金环三结的话就是一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啊?”

    “大王,探马不都说了吗,这时候凉州军大营好像那个马超正在摆宴,然后还有犒赏士卒,那么这不就是咱们的机会来了马,所以我认为,事不宜迟,还是赶紧动手的好!”

    孟获看着金环三结。他是哈哈大笑,“好!金环三结你说的倒是挺好,可是本王却认为还是不行。不过本王却是有了打算了。不如你们都来听听我说的,如今咱们就……”

    接着,孟获就把他的想法对众人讲了一遍,众人一听,本来南蛮军的人也没有什么谋略,所以一听完蛮王说的,他们是赶紧都把马屁送上。给孟获拍得是挺爽的。当然好话谁不爱听呢,更何况是孟获这样儿的,对马屁从来都是来者不拒。

    众人一通拍。孟获是高兴了,最后对众人说道:“那么既然如此的话,各位都同意了,那咱们就这么定了!”

    “是!大王英明!”众人是齐声说道。知道自己蛮王爱听这个

    -----------------------------------------------------

    孟获这边儿是没办法要商议对付马超凉州军。可凉州军那边呢,却是大摆宴席,马超设宴款待众将,也少不得犒赏士卒,这都是之前说过的了。

    在马超的中军大帐中,桌案已经摆好,而马超的一干属下都已经到了。马超一看,唯独是少了陆逊一个人。他也知道。陆逊可不是不来,估计应该是看书忘了时辰了。虽说陆逊还没有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可在马超看来,也真是差不多了。

    距离马超不远的崔安一看陆逊没来,他就对着众人一笑,“哈哈哈!这伯言却是没在,他要是真不来了,那么他那份儿俺就替他吃了啊!”

    众人一听,就都是哈哈大笑,能开这玩笑,在场众人,也真就只有崔安了。

    马超命令士卒,“去把伯言先生请来,就说我请他赴宴!”

    “诺!”

    -----------------------------------------------------

    马超心里清楚,陆逊是看书忘了时间,所以更别说是自己赴宴了。至于说大营的动静不小,可对于陆逊这样儿的人来说,真正读进去了,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啊,这点儿声响却是影响不到他什么的。

    果然,士卒在帐外禀报了两声,陆逊都没说话,他光顾着看书了,连士卒的话都没听到。最后士卒声音大了,他才从书中回过神来,他说道:“进来吧!”

    其实陆逊一看大帐外的天色,再一听这大营内不小的声音,他就知道士卒来找他是马超来请他赴宴的。不过他却还是让士卒进来了,他不着急什么,反正是“好饭不怕晚”啊,有什么的。自己不是故意要最晚一个去,相信马超他都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儿。

    士卒进来后,陆逊是轻轻把书卷放到了桌案上,然后还没等士卒说话,他就是一笑,说道:“是你们主公请我前去赴宴吧?”

    -----------------------------------------------------

    士卒回道:“先生料事如神,正是如此,主公请先生赴宴!”

    陆逊起身,笑道:“好,头前带路!”

    “诺!”

    陆逊离开了大帐后,他是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自己还真是,光顾着看书了,不止是没有注意时辰,也没有注意大营动向,就更别说进食了。如今这个时辰,还真是,到时候了。正好马孟起请自己赴宴,自己也是有些饿了。自己也好好看看,凉州军有什么好东西,都说凉州军伙食不错,可马超设宴招待众将,自己却也是第一次碰到。

    确实如此,陆逊在凉州军的待遇是座上宾,所以他的伙食必然不会差,基本上就是马超吃什么,他就吃什么。但是马超从来都没有设宴招待陆逊,也没有招待过众将,所以这当然是第一次陆逊在凉州军这儿赴宴。

    -----------------------------------------------------

    没出意外,陆逊是最后一个到的。马超他一干属下,他们当然都是早都到齐了。就差陆逊这个不是凉州军的人了。

    可却马超这一干属下,却是没有一个对陆逊表示出不满来的,连崔安也是。当然了。至少表面儿上,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可众人内心都是什么想法,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想来不满的人肯定有,但不会是多数,最多也就两三个而已,多说了。

    还是那话。众人随着自己主公可都不是一日两日了,崔安那是二十多年,庞柔和王伉那也是有二十年了。至于在益州归附马超的,那也是快到十年了。所以他们确实都知道,就连天下人都知道,自己主公识人之明。所以就别说是马超的这些属下了。

    所以他们知道自己主公不会看错人。那么这个吴郡陆逊陆伯言,却是绝对的人才,既然其人有才华,那么来晚一会儿,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后没准己方很多地方都要靠人家啊。

    -----------------------------------------------------

    所以在表面上来看,众人不止是没有任何不满,反而还是热情地和陆逊打招呼。可没有人以为他的年纪就小看他。也没有因为他如今貌似没有展露出给众人所知的什么,而就轻慢他。怠慢他。

    陆逊也是笑着和众人打招呼,等坐下后,马超对他一笑,他也是对马超说道:“确实不好意思,在下来晚了!”

    马超一笑,“伯言情有可原,再说也不算晚,宴可还没开!”

    陆逊也是一笑,他当然明白,自己还没来,所以这个宴当然还没开始。不过他也没多说,这些事儿所有人都清楚也就是了,说多了,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马超拍了拍手,让人上菜,于是宴席便正式开始了。

    -----------------------------------------------------

    而此时陆逊则在心里想着,别管怎么说,就说在此地的凉州军众将对自己的态度,就不难看出来,他们是有多相信马超。

    实际到底众人心里都怎么想不用管,至少表面儿文章,凉州军众将确实是做得可以。反正哪怕陆逊也知道,肯定会有人对自己心存不满,但却是半点儿都没让自己看出来。而且自己也真是看不出来,到底谁真是对自己不满了。

    因为和众人打招呼,都是笑呵呵的,没有一个是不讲礼仪,不给自己面子的。所以陆逊也不得不在心里说,天下人总说凉州军战力强悍,可他们却很少有人能亲眼看到自己所见到的这些。所以人家为什么强,马超为什么有了那么大势力,为什么有那么强实力,这确实不是随随便便的,更不是没有原因的。

    就看此地凉州军众将的表现来说,让自己说的话,他们要是不强,那才怪了!

    -----------------------------------------------------

    凡事都是有原因的,所以凉州军有了今日,马超如今这样儿,确实,陆逊可没有自认为自己是看到很多。而在他的想法中,他依旧是认为,自己看到的不过才是一角而已。不过古人说得不错,所谓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啊,自己看到的是一角,可想到的却是不少。

    此时马超是端起了爵,众人一看,都知道,自己主公这是要说话啊,所以大帐内一时是鸦雀无声。

    马超对众人马上就安静了下来,他表示很满意,所以是对众人笑着点了点头。

    然后就只听他说道:“各位,咱们已经小胜了南蛮军两场,虽说应该是‘胜不骄败不馁’,也确实应该如此。可是胜利就是不易,所以还望各位再接再厉,咱们满饮此爵!”

    众人在马超端起爵来的时候,就都已经是端起来了,而听了自己主公说完后,马超是先干了,众人随后也是把酒都一饮而尽。

    -----------------------------------------------------

    要说本来行军打仗中,是不该饮酒,不过马超没有那么特别严厉。也不是什么大旱之年,粮食短缺,己方也不是缺粮,所以他不禁酒。只是马超也知道喝酒可能要误事,所以他规定了,除了自己设宴之外,其他人不得在行军打仗的时候偷着喝酒,要不是严惩不贷。

    至于说自己在行军打仗的时候设宴,那么每个人只能最多喝三爵,多了没有了。而三爵在马超看来,自己这些属下,一个个都是海量,所以还真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至少不会误事就是了。

    毕竟在马超看来这可和上一世的酒驾什么的不一样儿,要开车不能喝一点儿酒,那么如今这个时代行军打仗,喝点儿没有什么问题。再说了如今这个酒,真是度数没那么高,所以还好吧。

    好,马超一看,这第一爵已经是喝完了,那么自己再来个第二爵,至于之后那一爵,就看他们自己什么时候喝了。

    -----------------------------------------------------

    喝完第一爵之后,马超是继续说道:“这第二爵,我来敬伯言,伯言乃天下大才,如今作客我军,并且给我建议,提醒于我不少,所以此爵敬他!”

    然后便对陆逊说道:“来,伯言,超是先干为敬,各位咱们敬伯言一杯,感谢他对我军的相助!伯言,你随意了!”

    “来!”

    “伯言先生!”

    ……

    陆逊一看马超还有众人都仰头喝着酒,他当然不会不去喝。毕竟陆逊也不是不会喝酒,只是不经常喝而已。他终究不是个武将,而且对酒也没有什么太多感觉。只是这个时候,马超众人都这样儿了,虽说让自己随意,可自己真就能随意吗。所以陆逊当然几乎是同时,也干了这一杯。

    -----------------------------------------------------

    马超还有众人对陆逊也干了,他们明显是很满意的,所以都是笑呵呵地看着陆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