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后来孙坚身死阳城山,孙策武艺就是程普他们几个亲手教导了,而且他这可真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就凭程普他们几个二流的武艺,而且黄盖、韩当还有祖茂还都不是用枪的,所以能教给孙策多少。

    并且孙策知道自己父亲的大仇未报,他就更加勤奋了,所以他是更多花时间自己去研究枪法。不过就这样儿,他也练就成了如今一流的武艺,可见孙策确实是个练武奇才。当然这其中的辛苦,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四将也知道,不过他们不是孙策本人,不能真正去感同身受。但是程普他们却都知道,自己这个主公为了提高自己武艺,到底是付出了多少。

    所以要说天下一流武艺的武将当中,谁习武是最苦的,那就是孙策,没有别人。可以说孙策在没报父仇之前,每日中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练枪在研究枪法,做别的时间都很少很少。

    -----------------------------------------------------

    陆逊看到马超重视了,他心里说道,马孟起既然已经对此有所了解,那么我今日的目的也就到达了。是该再回大营,去继续看那马援公所著的兵书了。昨日是爱不释卷,真是让自己是获益匪浅啊。

    陆逊在心里还挺感谢马超,要不是马超赠送给了如此兵书。他也知道,自己这辈子可能都看不到了。毕竟马援的大名是听说过,但是其人所著的书。却是第一次看到啊。要不是马超是马援直系后人,自己还真就不一定能看到呢。

    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将的兵书,而且还是个大将,这样儿人物的兵书自然是不能小看了。陆逊认为,自己真是得到宝了。以前看的兵书,大多都是比较久远的了,本朝的。陆逊还真是没看过多少。所以他当然是爱看,这要不是因为有事儿对马超说的话,这个时候陆逊就应该在自己的大帐中继续看书了。

    -----------------------------------------------------

    陆逊此时站了起来。然后对马超拱手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在下这便告辞了!”

    马超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亲自送送伯言,今日多谢伯言了!”

    陆逊一笑。别说别的。不管马超真心假意,哪怕就是做给自己看,做给天下人看,他这个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牧也是亲自给自己送出了大帐外。

    看着陆逊离开,马超心说,这确实是要和陆逊处理好关系,要不你看。今日也许自己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凭孟获那半吊子都不如的水平,他还真就不一定会干出来什么事儿。而陆逊他说告诉自己的,才是如今他最容易做出来的。

    是,自己不能不防,还得多加小心才行。

    在大帐外,马超吩咐士卒,“去把两位吴将军给我请来!”

    “诺!”

    -----------------------------------------------------

    马超的中军大帐中,吴懿、吴班叔侄,两人是在听自己主公给两人讲一些需要注意的东西,两人是不住点头。他们都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要是自己主公不说的话,可能两人也会忽略了,这个确实是没错的。

    最后在马超的叮嘱之下,吴氏叔侄离开了自己主公的大帐,不过对于自己主公所嘱咐的事儿,他们可没忘,而且马上他们就准备办了。

    等到马上就要黑天的时候,马超吩咐了士卒设宴,他之前说好的,晚上要设宴招待众将。至于说士卒的伙食,也有黄权差人去弄,他不用再多费心。什么事儿都要自己这个当主公的去嘱咐一遍,那自己这个主公不得累死。

    自己早安排好黄权的事儿,他肯定不会忘就是了。再说了,这边儿自己已经是让士卒设宴了,那那边儿黄权必然也是都知道了,所以哪怕忘了,他也能想起来的。

    -----------------------------------------------------

    孟获南蛮军大营,此时他接到了己方的探马所报:“报大王,观凉州军大营此时比平时喧闹,怀疑是马超正在设宴,也许还犒赏了士卒!”

    孟获一听,一拍桌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给本王探听明白了再回来!”

    “是!”

    要说南蛮军的探马确实是有点意思,他们只要看对方大营有什么异动,他们就马上来禀报孟获所知。而且说得也是,怀疑是什么,也许是什么,这样儿的词儿几乎从来都有。所以孟获也不爱听,但是他也知道,己方的探马就这样儿。

    他倒是不知道汉人的探马是什么样儿的,不过从自己这儿来看,估计他们的探马也是如此。

    要说孟获确实是有些坐井观天吧,或者说没有什么见识。他认为己方这样儿,那么人家也是这样儿,这不和那个坐井观天的青蛙几乎是一样儿的吗。

    -----------------------------------------------------

    探马一离开,孟获就把身前的桌案狠狠一拍,随即就冷哼了一声:“哼!”

    在他看来,这马超就是赤/裸/裸的向自己示威,什么设宴,什么犒赏士卒,都是如此。因为他们胜了,而己方是败了。并且他们是连胜两日,己方却是连败了两日。

    孟获是越想越憋气,本来论人马,己方比人家多,论战力,是对方挺厉害,可孟获却是不承认他们比己方士卒还厉害。所以都这样儿了,为什么己方没胜呢,反而是败了,吃亏了。

    孟获命人把所有人都给召集来了,他必须要让人想出个主意出来,要不己方太被动。还来人家这儿攻城略地,结果按照如今的情形来看,己方可就要灰溜溜地逃走了。

    孟获他对此自然是不能接受,他是收了曹操他们不少的好处,而且是收了一半的好处,再办事儿,事儿成了,曹操他们再给他另外一半。

    可他心里明白,自己不是为了曹操他们的好处,自己才出兵的。

    -----------------------------------------------------

    在孟获看来,就算是没有曹操他们给自己好处,自己早晚也得带兵前来。因为这个是注定的,汉人的东西是好的,可南蛮那边儿都没有,所以自己一定要抢很多回去,而且让他们每年再给自己更多的东西,并且还得教己方的人一些有用的东西才行。并且还要大汉册封自己是南蛮之王,要不别想让自己退兵。

    你看孟获他不要地盘,就要这些,可见孟获还真是不傻,知道最关键的东西是什么。按照孟获的想法,自己那儿也不小了,那么让汉人在自己那边儿住下,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能让自己那儿更强大,过上好日子就行。地方大有什么大用,再大能大过大汉去,可能吗。

    自己要的就是名,南蛮王,利益,就是实质的好处,大汉那些先进的东西,技艺,这些才是好东西。

    只是马超这厮狡猾得很,从他占据益州开始,就从来没给过自己什么技艺之类的东西,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倒是给了不少。

    -----------------------------------------------------

    所以孟获还是嫌少,并且在他看来,最关键的东西没有啊。

    要不说马超还是有见识的,至少他是不想把精髓的东西给异族,因为他们不服大汉,如果他们要这是臣服了,那么为了民族融合,自己也给他们好东西,就算是做贡献了。谁让最后都是一家人呢,都是华夏民族华夏文明的一部分,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错的。只要他们老实,不来对付汉人,那么什么不能给他们。

    只是马超他也清楚,他们真能老实吗,至少他知道,自己还没解决南蛮之事之前,孟获他们是不会老实的。表面上是没有什么,可实际上,就等着机会呢,结果果然啊,这就露出獠牙来了。

    所以马超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一点儿都没错,就自己年年都安抚他们,他们还不知足,这已经是出兵了。那么自己要再给他们更多的技艺之类的,那么不反过来更是对付自己了。

    -----------------------------------------------------

    这就是养虎为患啊,马超可真是不想做这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