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此时点了点头,然后对陆逊说道:“那么伯言既然不准备一直游历下去,如今却是有何新打算?”

    马超这算是步步紧逼了,他就想让陆逊说出来,暂时留在凉州军中。本文由 。。 首发可这个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啊。因为陆逊也知道马超的想法,所以他可能轻易就让马超得逞吗。陆逊倒是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马超既然如此,那么自己也和他好好说一说,要不反正也是没有什么事儿做,没有什么意思。

    毕竟像崔安在战场上那么欢笑的时候,基本是没有,所以只能是寻找其他的乐趣了。不过显然,陆逊认为和马超闲聊,就是另一种乐趣。

    这就好像太祖的那话一样儿,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啊。如今的陆逊和马超,其实也是这样儿了,不过陆逊是不知道这话了,但是马超知道啊。

    -----------------------------------------------------

    陆逊说道:“这,在下却是没有想好,要不将军帮着在下想一想,如何?”

    说完,陆逊是有些玩味地看着马超,那意思就是,我看你能怎么说,能说出来什么。虽说陆逊认为,马超是要挽留他在凉州军中待着,不过却也不可能知道马超一定会说什么不是。

    就听马超此时说道:“这个,伯言啊。你做什么决定,是你自己的自由,我却是没有其他的好想法!”

    陆逊一听。心里鄙视,心说你马孟起可真是没说真话啊,什么叫是我自己的自由,你没有其他的好想法?你分明就是想让我在你凉州军大营久待,只是不好说而已。这些东西,我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只是你马孟起没有直接这么说,还行。知道不替我做决定,那么我也给你点儿面子,这样儿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吧。

    -----------------------------------------------------

    “将军如此一说。在下也不问将军了。那么既然如今在下也是没有什么好想法,那么就只能是叨扰将军了,不过将军可别嫌在下大打扰啊!”

    马超一听,心说我可就等你陆伯言说这句呢。这不终于是成了。如今来说。你只要不走,那么就比什么都好,今日自己没邀你来凉州军,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好机会。不过你陆伯言只要还在我凉州军中,那么就一切都没有问题,你加入己方,不过就是早晚的事儿。除非是真出现变故了,不过自己自认为不会如此。

    这不是马超信心爆棚。而是他真是看到了希望,因为他知道。既然陆逊他并不排斥自己,不排斥凉州军,那么这个就是自己也是己方最大的优势。

    而如今虽说自己没有直接邀请其加入己方,但是经过了自己的一系列试探,他陆伯言却是答应了在凉州军待得久一点儿。对于陆逊这样儿的人物来说,“吐了唾沫是个钉”,所以真是,不用想他这话他不会兑现,这事儿他说出来,就会做到就是了。

    -----------------------------------------------------

    那么自己所要做的就是,和陆逊处理好关系,并且不单单只有自己,还有自己那些属下呢,还有己方的士卒呢,都是如此。

    所谓是“绳锯木断,水滴石穿”,马超认为凭借自己的本事,时日久了,终究是能让陆逊对己方动心的。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陆逊本来对己方就有意,所以对自己来说,其实也并不算是非常之困难。

    而且就看他陆逊最后是怎么选择了,马超心里清楚,如今他是已经有了七成以上的把握,能让陆逊最后投靠他,加入凉州军。那三成是意外,那样儿的话,自己和己方凉州军可就要失去这么一个大才了。

    那样儿,也真是,太遗憾了,只能是成为战场上的敌人,没有别的。马超可不认为陆逊这样儿的人,他不出仕,那不可能。所以他不加入己方,就只能是加入敌人的一方了,兖州军最有可能,江东军也并非没可能,刘备那儿可能就要差点儿了。

    -----------------------------------------------------

    两人就算是相谈甚欢,不过马超显然,他是不准备就这么放过陆逊的,所以他是最后向陆逊问道,不知伯言是如何看待曹孟德、孙伯符与刘玄德三人的?”

    陆逊一听,是眼眉一挑,心说行啊,马超这么问,表面上看就是简单一问,可实则这里面的东西可真是不少啊。他马孟起能从自己的言语中推测出来,就算自己不直接说,他也能猜到,自己是怎么看待曹操他们三人的,从而看自己投靠他们的几率有多大。不过对于陆逊来说,这试探又算个什么呢,自己要是什么都不说,他还以为自己怕了,可笑自己会怕什么?

    所以陆逊一笑,然后说道:“人言曹孟德乃乱世之奸雄,在下来看,却是不错。刘备刘玄德乃天下之枭雄也,孙策孙伯符,虽说是一武夫,却也不可小看了其人!”

    陆逊就是简单地一说,他觉得这个也没有什么太多说的。因为曹操他们都如何,说起来和自己的关系不是那么太大,不过显然,他马孟起倒是很喜欢听这个啊。

    -----------------------------------------------------

    马超还等着陆逊往下说呢,结果就听陆逊说完了。

    马超心说,这,这就完了?自己还等着你说更多呢,看来很明显啊,你陆逊却是也不想多说,不过行,自己是尊重你的意思,不再问你就是了。不过你说这几句,估计是个还算了解的人,都能说得出来吧。

    马超认为陆逊是在敷衍他,其实陆逊是不想多说而已,毕竟他认为对自己没有什么大用,所以自己长篇大论去做什么呢。至于说马超想知道,那他马孟起想知道的东西多了,别说自己不是他属下,就算是,自己也没有那个义务,什么都非得去和他说吧。所以陆逊心说,你马超是必须要有成大事的胸襟,这样儿才行啊。

    果然马超一笑,然后是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和陆逊闲聊了其他的东西。不过也说到了之前南蛮的战事。

    -----------------------------------------------------

    最后陆逊说道:“南蛮之事,将军确实是要早日解决为好,以免是夜长梦多。并且如今荆州情况到底如何了,我们这儿还尚且不知,所以……”

    之后的话,陆逊没往下说,因为他知道,马超都明白。果然马超点头,说道:“伯言说得是半点儿不错,虽说荆州有奉孝在统筹全局。可我如今不在荆州,终究是对己方士卒有影响的,所以荆州要不就太平,要不我就马上回去,如此也就是最好了!”

    陆逊笑道:“将军不如来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马超闻言是眼前一亮,忙问道:“伯言的意思是?”

    陆逊大笑道:“北方有鲜卑、幽州还有乌丸等异族,江东有山越,就连武陵都有个五溪蛮族啊,难道这些将军不知否?哈哈哈!”

    马超一听,是一拍桌案,说道:“好,伯言说得不错,看来如今我就要给他们来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才好啊!”

    -----------------------------------------------------

    马超此时心说,这还得是这顶级的谋士啊,自己怎么就没想起来呢。他曹孟德、孙伯符、刘玄德他们能让益州南蛮叛乱,让自己不得不来益州。那么自己怎么就不能让他们也受异族的侵袭,也让他们顾不得荆州,也回去。

    虽说这么干自己也算是联合异族,可实际上呢,是他们先这么干的,那既然他们是不仁,自己也只能是不义了。自己本来也没说自己是个什么好人,再说了,他们要是连异族都对付不了的话,还争霸什么天下啊。好,就这么干了,不可能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哪怕他们也知道是自己干的了,他们也依旧是没有什么说的,因为大家就是彼此彼此了。

    马超确实是生气了,自己在禺同山和南蛮作战,而曹操他们估计在荆州庆功呢,所以自己要不惜给异族好处,让他们进攻幽州、江东还有武陵等地,看看曹操、孙策和刘备他们着急回去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