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孟获带了十几万人马,来自己地盘这儿撒野,自己还得给他们好处,自己也真是够可以的了。这事儿可能吗,别说自己不会给他们,就算以前每年都要给的东西,如今都不会给了。

    关键的时候,在背后捅自己一刀,这真是让自己心里不爽。自己就是一直都没腾出手来对付孟获他们呗,结果他孟获倒是先来对付自己了。看来自己还是力度不够啊,要早知道这样儿,自己是早就该把南蛮的事儿好好解决一下了,何必还留在如今呢。

    马超对孟获一笑,“孟获,你这真是贪得无厌啊,我军可是没有那么多东西。不过就算有,也不会给你一分一毫的。你要战便战,休得多言!”

    孟获一听,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好,马超,我可就等你说这话了。我可是可以和解的,不过你却是不答应我提出来的条件啊,所以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好,请!”

    “请!”

    -----------------------------------------------------

    说完,两人是各自带马返回,孟获回到了己方后,对他旁边儿的亲弟弟孟优说道:“孟优,你上去,看看凉州军有多少勇士?”

    孟优点头,“大王,看我的吧!”

    说着,是拍马舞刀,直奔两军阵前。孟优的兵器是大刀。不过却是一柄比一般人所用的大刀还要大上那么一号的刀。就看其兵器,就知道其人是个力量不小的猛将。不过武艺到底如何,那就只能是在战场上见分晓了。

    孟优来到两军阵前。横刀喝道:“呔!我乃蛮王帐下孟优是也,谁来与我一战?”

    一连喊了两遍,孟优想起来了,便再次喊道:“呔!听说你们凉州军中有叫崔安、张飞的勇士,不知此时可来了?谁是崔安,哪个是张飞,快快出来一战。来当爷爷刀下之鬼!”

    凉州军的众人一看,这个叫孟优的,可真是太猖狂了。那意思让崔安和张飞来送死呗。这当年吕布也没有这么猖狂啊。

    -----------------------------------------------------

    崔安一听孟优的话,他是一下就火儿了,本来对方听过他的名儿,他心里还挺高兴。心说自己大名儿。连异族的人都知道啊。好,说明自己出名吗。

    结果之后孟优的话,却是让他火儿大,什么叫让自己来当他的刀下之鬼,是说自己武艺不如他了?他就一定能斩杀了自己?

    不过崔安因为自己主公没说话,他也真是不能直接就带马上前,和那孟优一战。但是他还是向自己主公请命道:“主公,快让俺上吧!这厮是叫俺呢。那要是不去,不是让人看扁了咱凉州军?”

    马超闻言一笑。心说你崔安崔福达也会说话了,不错,比从前是有长进了。不过你可不知道啊,这个孟优却不是一般人。不是他武艺高,而是其人可是孟获的其弟弟啊。要是咱们杀几个将领什么的,那都无所谓,但是要把孟获的亲弟弟给杀了的话,那么以后很难有和其人和解的可能了。

    -----------------------------------------------------

    而且就算是有,但是他心里不可能没有疙瘩啊,所以此时马超他确实是有些犹豫,到底是不是要让崔安上场。因为这位大爷出手不一定就有分寸,所以要真是把孟优给挑了,那么可真是要难办了。

    不过最后马超还是决定相信崔安,毕竟如今的崔安可和以前不一样儿了。至少以前马超说话,崔安也是能听。那么如今呢,更应该没有大问题。

    所以马超说道:“孟优此人,福达切记不可伤其性命,重伤都不可,只能最多是轻伤,你可懂得?”

    崔安是点头如捣蒜,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主公就放心吧,俺还是知道分寸的,放心就是!”

    马超点头,“福达,我相信你,去吧!”

    “诺!那厮休得猖狂,看崔爷爷来战你!”

    -----------------------------------------------------

    孟优一听,一看,就见崔安直奔他而来。他则是对其大喊道:“我是叫崔安来,不是叫你崔爷爷来,崔爷爷你过来做什么?”

    结果孟优这么一句话,却是让整个凉州军都笑开了,从将领到士卒。马超都是差点儿喷了,旁边的陆逊也是笑声不止,对马超说道:“这异族之人,汉话学艺不精,却是闹出了如此笑话!”

    马超笑过后,对陆逊说道:“可不是吗,看孟优他这半吊子都不如的水平,估计这不够就是个小笑话罢了。说不定还有更大的笑话呢,只是我们不一定能听到,知道。”

    后面观战的孟获,他就感觉是脸上发烧啊,心说你个孟优小子,让你要好学习汉人的知识,学习汉人的话,你就不好好学。结果怎么样儿,这闹出笑话来了吧。此时此刻,孟获绝对身为兄长的自己,是最为丢人的,比孟优都丢人。因为孟优这样儿,确实是和他也脱不了关系的。

    -----------------------------------------------------

    可惜孟优还不知道自己闹出笑话来了呢,不过他看怎么凉州军所有人都是大笑不止,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说自己要挑战崔安,这个很好笑吗,他却是不懂了。

    崔安也是哈哈大笑,他觉得和这异族人过过招,可能有挺有意思。这还没开始打上,就已经这么有意思了,要是开打的话,会不会更有意思呢。

    就听他说道,“俺便是崔安,也是崔爷爷!”

    孟优一听,是眼前一亮,“原来是这样儿,好,不管你叫什么,反正你是崔安就行,来来来,快与我一战!”

    崔安觉得有意思,他对孟优说道:“俺这个人在开打前有个习惯,就是敌将要挑战俺,必须要大喊三声,崔爷爷快来与我一战,然后俺就马上就会应战了!你敢不敢喊?”

    孟优一听,连忙点头,说道:“好,这有什么不敢的!”

    -----------------------------------------------------

    然后就听孟优对着崔安,也是对着凉州军一方,是大喊道:“崔爷爷快来与我一战!崔爷爷快来与我一战!崔爷爷快来与我一战啊!”

    从孟优喊得第一声,凉州军那边儿就已经是笑得不行了。真心话,可从来在战场上没有这么欢乐过,这算是破了纪录了。

    你说崔安他大脑不怎么好使吧,但是他还真不傻。相反那个叫孟优的,在凉州军一边儿的人来看,分明就是大脑缺根筋,傻透顶了。当然,他们其实也都知道,这是对方对汉族语言的不了解造成的,但是这却不影响众人的发笑。

    可比起凉州是一片笑声来,南蛮军这边儿的孟获是再也不好意看孟优了,他实在是觉得丢人,而且是丢大人了。有几个知道汉话的将领,他们不敢当着孟获的面儿笑,却也是偷着笑了。至于说南蛮军的士卒,真是没有几个人能听得懂汉话的,所以自然就没发笑。不过他们看到凉州军那么开心的样儿,他们不少人也真是跟着一起笑了。

    毕竟这个笑,还真是,容易传染。

    -----------------------------------------------------

    而崔安此时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好,来吧,俺与你一战!”

    “好,看招!”

    说着,孟优的大刀已经是攻了过去,两人如此便战在一处。

    凉州军一方,到了现在,还有不少人没缓过来呢,还好这个时候孟获还在那儿嫌丢人呢,而且孟优还在和崔安大战,所以他不可能让士卒来和凉州军一战。要不这个时候南蛮军过来的话,八成凉州军还真是要发挥不出来应有的实力出来啊。

    真是,之前都差点儿要笑岔气儿了,几乎是所有能听到两军阵前孟优喊话的,都笑了。没办法,他们忍不住啊,而且马超也没禁止这个,所以……

    不过笑过后,马超心说,还真是挺危险了。这就是经验教训啊,以后可不能再如此了,今日是因为对手是异族,没有那么多弯弯道,心思就算是比较简单直接吧。可对手要是换成别人呢,就说己方如此大笑,都快没劲儿了,这不就明显是要让人家来进攻吗。

    马超心说,好险好险啊,以后真是,不能再有这样儿的事儿了,绝对不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