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如愿以偿报了名加入了并州军,不过他在报名的时候谎报了自己的年纪和姓名。

    他今年十岁,结果说自己十四岁,以马超的外表也没人怀疑什么。

    马超化名为马起领完军服进了军营,他当得不是骑兵而是长枪兵,因为觉得这个正好,自己本来就是用枪的,当个长枪兵应该会习惯一些。

    但当他在每日的日常训练中感到无聊乏味时,再后悔已经没用了。

    进了军营,别的没有,规矩倒是一堆,又不能这个,又不能那个的。这样的日子,真是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过来的,马超确实是深感佩服。

    每天的训练,几乎都是重复着那练了千百次的几个动作,有时候马超在想,为什么不来点新动作,来回来去,来去来回,就那么几个动作,在战场上就真能杀掉很多敌人吗?他自己也不是太清楚。

    如此,马超在军营的生活过了半个月,虽然他早就后悔进军营里来,但马超还是硬着头皮在坚持着,不得不说这小子还是可以的。

    这天正在他吃饭的时候,有人走到了他身旁,“兄弟,注意你很久了,我叫张杨,十九岁,你呢?”

    这么说话的人马超还是第一次遇到,让他有点儿前世的感觉。

    “马起,十四岁。”马超当然不会在这和刚见面还不怎么熟的人说真话。

    “敢问马起兄弟是何方人氏?”张杨又问道。

    “凉州陇西人氏。”

    “那为何到并州来?”张杨追问。

    “来并州投亲,可惜亲人已经弃世很久了,在此又无依无靠,只好投军。”马超说着还显出了一副非常悲伤的样子出来。他的悲伤倒不是装出来的,而是马超想起了前世的父母亲人,所以才这样。

    张杨见此,劝道:“马起兄弟,男儿大丈夫不可如此,切莫过于悲伤了!”看来张杨此人也不怎么会安慰别人。

    “多谢张兄了,我无碍的。倒不知张兄是何方人氏?”

    “兄弟我就是土生土长的并州人,家也就在云中。之前看有招兵的榜文,特来此投军,报效国家!”

    张杨说的倒是大义凛然,不过马超要都能相信那才怪了。骗人的高境界都是有真有假,马超的话有真有假,张杨的话当然也是一样的。

    “那张兄可知吕布吕奉先?”马超继续问道。

    张杨闻言微微一愣,没想到马超说起吕布来了。

    “呵呵,当然知道,我并州男儿有谁不知道飞将的大名?何况是我!”张杨如此回答着马超。

    “我看马起兄弟身上似乎有着不错的武艺,而且绝不是那些不入流的吧?”这话是张杨把马超拉到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偷偷问的。

    “哦?张兄何以见得?有吗?我自己都不知,不知张兄如何得之?马超反问了张杨一句。

    “马起兄弟隐藏得很好,但却逃不过我的眼睛!”张杨说着还得意地看了看马超,那意思是说,就你那点小伎俩,瞒得过别人,但瞒不过我的。想知道怎么被我发现的吗,那就快点儿来问我啊,问啊。

    果然,马超问道:“不知张兄有何发现?”

    张杨给了马超一个你很上道的眼神,然后说道:“是这样的,大家平时日常训练,都在那好好操练,只有马起兄弟你对此不屑一顾。虽然看着也好像在跟着大家一样练,但那种不屑的表情还是难逃我的双眼。于是我就开始注意你了,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我发现你在无人的地方练着一套枪法,绝对不是那种不入流的东西。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在隐藏实力。说吧,你为何隐藏了实力?”

    “看来你都知道了,既然这样,那兄弟我只能是对不住了!”马超故作惊讶威胁着张杨。

    “不见得吧,马起兄弟!”张杨说着话,突然爆发出一股之前他身上从未出现过的气势。看来张杨有两下啊,不过这点本事还根本就威胁不到马超什么。不过马超还是做出了一副震惊和害怕的样子出来。

    “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班门弄斧了,没想到张兄才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好说,好说。马起兄弟不必惊讶害怕,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让兄弟了解下我的实力罢了。”

    说着张杨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其实马超之前确实有些惊讶,因为能隐藏自身的气势也只有一流以上水平的武将才懂的。但在张杨这么一个堪堪能达到二流下等水平的人身上也看见了,确实不得不让他惊讶下。不过马超马上就明白了原因,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人教张杨的,所以他才学会了。

    “没想到张兄武艺如此之高,我想与那飞将吕布吕奉先相比也不相上下吧!”马超拍了张杨一记马屁。

    要说张杨这人有个毛病,那就是爱听人奉承他,尽管他心里明知道是别人故意溜须他。

    “哪里哪里,微末小技,不值一提!”

    “张兄过谦了,过谦了。”

    “刚才与马起兄弟开了个玩笑而已,没有其他意思。好了,言归正传,咱们也该说说正经事了。”

    “张兄请讲。”

    “之前马起兄弟多次提到的并州吕布吕奉先,不知马起兄弟以为吕奉先何许人也?”

    “吕奉先乃天下第一大将也!”马超衷心称赞道。确实嘛,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谁人能敌。

    “那如果有机会让兄弟你为他效力,马起兄弟你可愿意?”张杨趁机询问马超。

    “张兄说笑了,我现在还身处军营之中,怎么可能到吕将军帐下效力?”马超虽然有些疑惑张杨的询问,但他还是回道。只是吕布现在哪是将军啊,马超当然是知道他不是,不过他这是在说给张杨听罢了。

    “对,没错,就是在吕将军帐下效力。上面密令吕将军组建一支精兵,而我正是吕将军派过来物色人选的。”张杨低声在马超的耳边神秘兮兮地说,就像是说什么军事机密一样。

    密令?精兵?马超要是能全信了,那他就是傻子。组建精兵也许不假,但密令嘛,八成是没有的,而吕布在秘密组建精兵才是真的吧。

    他到底要做什么,造反?怎么可能啊。那是为了什么呢,吕布的所作所为,不懂,不明白,更不理解,马超这人有一点挺好,就是实在不懂的东西,他也就不去再浪费过多的脑细胞去想太多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张杨,张杨点点头,“马起兄弟,就是这么回事。如果你加入我们,我确实不能保证什么,但绝对不会让你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张杨用期望的眼神看向马超,马超则陷入了沉思。

    其实马超一心只想离开军营,但并州军防范太严,他根本就做不到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离开。而正在马超想着要怎么离开军营的时候,他发现有双眼睛经常盯着他,当时他认为这也许是个机会。

    所以马超就用了一招引蛇出洞,故意练了一趟三流的枪法出来给张杨看,结果后面的事就是之前的那些了。

    马超的本意就是离开军营,而现在来看好像这正是个大好机会,不过到底要不要答应下来呢。其实他可以先答应下来,然后等他和张杨出军营后,他再摆脱张杨自己跑了。

    不过马超认为这个实在是不地道,更重要的是,他好奇心不小,马超也想看看吕布到底要做什么,顺便也能见到人中吕布,这也算一举两得了,马超因此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张杨看出了马超的为难,“马起兄弟,你的条件符合我们的标准,一个人没什么牵挂,武艺也不错,但这胆量,我看还是算了吧!”张杨连这么粗浅的激将法都用上了,也是挺难为他了。

    马超微微一笑,“张兄不必如此激我,我要是不想做的事情,没人能逼我,但要是我想去做的也没人能拦得住。我还真就跟你们干了,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马超搬出了经典的台词,不过对于他前面的话,张杨自动就过滤掉了,但后面的几句张杨明显是很欣赏,“好,爽快,我就欣赏马起兄弟这样的汉子!”

    “张兄过奖了。”马超应和着说道。

    “事不宜迟,咱们赶快离开军营!”

    “这,这怎么走?”马超特别疑惑地问道。

    “我自有办法,马起兄弟你就放宽心好了。”张杨拍胸脯保证。

    说完后,张杨转眼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又过了片刻,他回来了,拉着马超向军营外走去。

    两人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军营,马超这个汗颜啊,自己是绞尽了脑汁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出来,人家分分钟就搞定了。后来马超才知道,原来他们这地方的顶头上司是张杨他们家的一个亲戚,马超再次感慨,真是有熟人好办事啊,这在哪个时代都通用。

    张杨带着马超离开了军营,本来马超想去云中城拿点东西再和张杨一起走的。但张杨让他赶紧和自己走,说别耽误了正经事。没办法,马超只好跟着他走了。

    行在路上,张杨也不知是从哪弄来了两匹马,于是两人就上马赶路。

    一路上,马超也没打听过要去什么地方,反正到了地方自然也就清楚了。不过他看赶路的方向,好像这是往五原走啊。

    两人行了一天多的时间,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马超觉得这地方好像有点儿眼熟,但绝对是没来过就是了。他们到了一座山谷中,张杨告诉他说,这地方也属于五原郡九原城的地界。马超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里也是九原的地方啊,怪不得呢。

    山谷很大,马超放眼望去,里面有几排军帐,驻扎的是井然有序。从这点不难看出,布营的人绝对是个精通兵法的。

    这山谷倒是很隐蔽,如此大的山谷,就是驻扎个三四万的兵马都很难被发现,何况就这么几十座军帐呢。所以,这个山谷位置也很好,找个这么合适的驻扎地方真不错啊,马超心中暗想。

    两人刚到营寨门口,哗啦就被一群士兵围住了。张杨赶紧从怀中掏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小牌来,士兵头目接过来一看,把手一摆,围着他们的士兵这才闪出了一条道来让他们过去。

    张杨拿回小牌,和马超进了营中。马超看出来了,这帮士兵,绝对不是一般般的普通士兵。而是百战精锐,绝对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看来领导此军的人绝对是治军的人才,练兵的大才。

    张杨领着马超来到了中军大帐,在没进帐前,张杨对马超说道:“马起兄弟,其实我骗了你,我不是十九岁,而是二十三岁了。而且……”

    “张兄不必解释,其实我骗张兄的更多。我不叫马起,我是姓马不错,但我姓马名超字孟起。事出有因,向张兄隐瞒了实情,超之罪也!而我今年也才十岁,并非是之前所说的十四岁。”马超打断了张杨的话,把实情告知了他。

    “原来如此,孟起兄弟你把我瞒得好苦,不过咱们也算彼此彼此了!哈哈!”张杨没责怪马超什么,可见张杨此人还是不错的。

    马超那边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他想过了,如果张杨翻脸,那么自己有信心在没吕布的情况下冲出军营。不过预想到的东西并没有发生,马超不得不高看张杨一眼,无论是什么原因,张杨此人却也算是个人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