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个人新书已经发布,有兴趣大家可以看下,叫《白马天下》,下面是连接,/波ok/

    就听马超再次说道:“今有不少不太熟悉的面孔,之后还得子乔来介绍一番!”

    张松一听,是对自己主公直点头微笑,然后就听马超继续说道,他一指崔安,“这位想必各位都认识,哪怕不知道,但是却绝对也听说过!没错,这位便是凉州军中头一号勇将,崔安崔福达!”

    马超这可绝对不是给崔安去吹牛,而是实实在在的,要说凉州军中谁是第一勇猛,那除了崔安,绝对没有第二个。是,张飞也够猛,但是说实话,你问问他张飞,到底谁更狠更猛,他绝对说是崔安,那是公认的。要是没有崔安的话,绝对就是张飞,当仁不让了。但是可惜啊,真是“既生瑜,何生亮”啊。

    众人赶紧都是跟崔安见过,不管是之前认识的还是说不认识的,看着自己主公如此介绍,那么就不用说了,得赶紧巴结一下才行啊。

    -----------------------------------------------------

    不过那些了解的人知道崔安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可是不了解情况的人,却是不知道他崔安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别说去巴结他了,就是平时和他打招呼什么的。也得看着他心情来,心情好了,自然是什么都好说。他也能和你说句。要是不好的话,他能和你说话才怪了。

    知道的人了解,崔安是武痴,是饭桶,酒桶,所以要想和他打成一片,那么至少你要在这三样儿上给他好处。让他认为你和他算是同类人,那么基本上你们关系就能不错。不过在这上面,和他崔安、崔福达是同类人的。至少在座真是没有啊。

    果然,崔安对众人和他问好,他不过就是一拱手,说道:“见过各位!”

    然后就没有动静了。马超对此一笑。继续道:“各位,福达就是如此性格,来,我为各位介绍这第二位!”

    说着,便是一指陆逊,然后对众人介绍了一番。

    -----------------------------------------------------

    就听马超说道:“这位非是我凉州军之人,乃是吴郡陆逊陆伯言是也!伯言虽说年纪不太大,可其人胸有韬略。乃当世智谋之士!”

    众人倒是没注意别的,但是马超所说。陆逊胸有韬略,乃当世智谋之士,他们却是注意上了。也不得不如此啊,要说自己主公来益州,没带郭嘉来,众人心里还想呢,自己主公是不是要在益州带两个出谋划策的去抵御南蛮的入侵。结果这一听说有个陆逊陆伯言,众人就都明白了,敢情自己主公虽说是没有带着郭嘉郭奉孝前来,却是带了其他的谋士。

    虽说这位陆逊陆伯言,如今还没有加入己方凉州军,可从自己主公的态度上,却也不难看出来,对其人的器重,所以其人早晚必加入凉州军,除非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让他不能加入己方,要不还能跑得了吗。

    众人赶紧是又和陆逊见礼,不过陆逊可不是崔安那样儿,所以他还算是比较客气了。

    -----------------------------------------------------

    马超这边儿介绍完了,众人也都和崔安和陆逊见礼后,张松那边儿也开始介绍了。他这儿益州的人可比马超这儿多,不过也没多久就介绍完了。张松每介绍一人,认识的就不用说了,不认识的,马超是牢牢记在了心里,这些人也是依次给自己主公见礼。

    有几个人,马超是特别注意到了,张松此时对马超笑道:“主公,这位亦是扶风人,姓法名正,字孝直!”

    马超一看,这位就是法正了,不过法正本事没说的,就是这人的性格不太好啊。

    法正是赶紧给马超见礼,马超一笑:“这么多年,难得见到同乡,要说福达也是扶风人啊!孝直,好,好啊!”

    说着,马超是点了点头,让法正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了。

    -----------------------------------------------------

    然后张松又介绍一了一人,“主公,这位是董允董休昭,便是幼宰之子也!”

    马超一听,董允,知道,他是董和的儿子。要说董和虽说当年也归降自己了不假,可没有多少年,他就不干了,托病还乡。不过看来他还算是知道,比较识时务,知道把他儿子给安排进来,要不董和他在益州的日子是绝不会太好的。

    本来嘛,他和张松关系就不怎么样儿,托病回家,自己是准了,但是张松就能轻易放过他了?别的不说,作为州牧的张松,他给董和找点儿麻烦,说实话,那还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毕竟整个益州都在他的管辖范围内。除非他董和不在益州待了,那就没有办法了。

    不过这个董允吗,比他父亲还厉害,他父亲不给自己干就算了,他这儿子忠心就行。

    董允忙给自己主公见礼,不光是自己早已是凉州军帐下的人了,为了自己那父亲,自己也得忠心啊,给凉州军做事才行。

    -----------------------------------------------------

    最后一个让马超特别记住的人,张松一指最后站着的一问文士。笑道:“主公,这位是广汉绵竹人,姓秦名宓字子敕!”

    马超一听。原来这个就是秦宓,那个逞天辩的,把吴国的张温给整的不知道北了。别的不说,就说秦宓其人,绝对是个外交的好手,是个当说客的料。所以马超也知道,自己手下也正是缺少这么样儿的人才啊。而且其人头脑灵活。绝对是当外交使者和说客的人才。

    一样儿,秦宓赶紧给主公见礼,马超笑道:“以后少不得要子敕出马啊!”

    张松在旁问道:“不知主公这是何意?”

    马超一笑。“曾听闻,子敕善于外交辞令,说服他人,我军可是缺少如此人才啊!”

    秦宓是忙谦虚。“主公过誉了!”

    虽说秦宓不知道自己主公是从哪儿听说这些的。但是说实话,就在这方面,秦宓也从来不会去妄自菲薄,自己确实是比较擅长就是了。

    -----------------------------------------------------

    所有人都见过了,马超是给众人简单地讲了一番话,到了晚上,张松这个益州牧,是设宴给自己主公接风。你看张松对自己挺节俭。不过马超一行人来成都,他是大摆宴席。确实规格不小。毕竟自己主公好不容易来益州一回,怎么也不能不让其不吃好喝好啊。

    众人都饮宴完毕,宴席撤下后,马超这才问到了南蛮之事。虽说之前张松和马超也说了一点儿,不过那个时候马超认为还是让众人先放松一下,然后再说战事。虽说如今孟获他们已经是入寇多日了,但是在马超看来,自己都已经到成都了,还有什么事儿不能解决的。

    不是马超小看孟获,关键是他们实在是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智谋之士,毕竟是异族,所以他们可不研究汉人的那一套。只有自己的武力强大,士卒的武力强大,才被他们当作是王道。其他的,他们认为就是阴谋诡计,偷奸耍滑的东西。要不为什么诸葛亮生擒孟获七次,然后再给他放了,他最后才真心归顺蜀国,还不就是因为这个,少不了这个原因在里。

    -----------------------------------------------------

    而真正像北宫伯玉那样儿的,去研究汉人的东西,去学习效仿汉人的异族,终究是极其少数的。就说汉人去研究异族的人,那就更少了,士人的眼光,异族就是塞外蛮夷,而大汉就是天朝,所以蛮夷的东西还有可去研究的呢。所以真正去了解去研究的,基本没有士人,士人都去读书了。

    “子乔此时可以细细道来,如今南蛮与我军的战事了!”

    张松一听,连忙应诺,“诺!主公,如今孟获南蛮诸部势众,不过比之我军来,却也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因为其众甚多,所以也给我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如今永昌已经失守,牂牁郡也在战乱之中。”

    马超点点头,知道了如今的情况,益州地方大,就算是丢了几个郡,说实话,那也不过就是小意思。而且最西南的那几个郡可都是穷地方,而且有些地方还属于和异族杂居,有些地方甚至就是异族的小部落,所以本来对那个郡的控制力,就不那么太大。除了在治所有己方的人,有凉州军人马之外,其他的地方,几乎是很少了。

    -----------------------------------------------------

    马超点头,他也知道,如今益州几乎是没有什么将领,看今日这样儿,估计张松是把费诗他们给派出去了吧。那些人能低档一时就算是不错了,还得是自己召过来的人行啊。崔安不用说了,陆逊的话,自己要请他去,基本也没有问题。

    本来自己在荆州还准备把张任、高沛和邓贤他们带来呢,可是想了一想,就算了。马超在荆州是早就写信,让己方士卒是快马送到司隶,把严颜、黄权、雷铜、孟达、吴懿和吴班叔侄给召来益州了,还有汉中的庞柔和王伉。不过因为距离的路况的原因,严颜他们还没有自己来得快,但是估计庞柔和王伉应该马上就到了。

    果然,就在马超和张松他们说话的时候,就有士卒来报,“报主公,州牧府外,庞柔与王伉将军二人求见!”

    马超一笑,“各位,不如咱们出去看看,可好?”

    -----------------------------------------------------

    自己主公都这么说了,谁还敢不听,结果众人是跟着马超一起出了州牧府。

    确实是庞柔和王伉两人到了,要说他们在和曹操兖州军,和徐晃他们战了几场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战事了。他们最后也知道荆州自己主公的情况,但是没有自己主公军令,汉中肯定是不能动的,所以就只能是眼睁睁看着。直到再次收到了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他们倒是早知道益州有变,不过还是不敢动啊,但是自己主公来信让他们去成都,他们就能动动了。

    两人心里高兴,毕竟自己主公还能想着自己两人这么两个老将,他们当然是心情不错。相比之下,王平因为没被自己主公召过去,他是深感遗憾啊。这么重要的战事,可惜自己却是不能参与。不过张既说得清楚,汉中必须要留守大将才行,和明还有王伉都走了,所以子均你确实也是不能再离开了。

    于是就这样儿,在收到自己主公亲笔书信的第二日,庞柔和王伉两人便骑快马离开了,是直奔成都而来。

    -----------------------------------------------------

    不过他们自认为速度很快,但是还是慢了马超三人一步。毕竟从荆州到益州巴郡的鱼复,马超和崔安两人可都是宝马来着,只是从鱼复遇到陆逊之后,三人再一起去成都的时候,这速度才慢了下来而已。所以马超他们比庞柔王伉早到了几个时辰,还是很正常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