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要不是之前在城头的一幕,众人是都知道的话,还不知道有这么个人来过西陵呢。

    所以对此,周瑜心里清楚,陆逊其人,绝对不一般。估计他是已经预料到自己要去找他了,结果他是早早就离开了。看着那意思是躲着自己,可自己心里清楚,他陆伯言是怕自己下杀手啊,毕竟是在兖州军和孙刘联军所有人马驻扎的西陵城,所以要杀一个人的话,那可不比杀一只鸡难多少,并且最后估计连灰都不会剩下。

    陆逊就是想到了这些,所以他是赶紧跑了,当周瑜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他是自语道:“陆逊陆伯言,我记住你了!”

    然后周瑜便回到了太守府,去找孙策。他把陆逊的事儿和自己主公一说,孙策别的没说,就是比较生气,因为陆逊不辞而别,这就是非常失礼的行为。要说自己是把他好生招待,他还如此,这难道是要对世人说,自己孙伯符对他怠慢了吗?

    -----------------------------------------------------

    所以孙策生气,对周瑜说道:“哼!这陆逊陆伯言,也真是不识时务。不过其人走就走了,我江东军庙小,还容不下这么大的神仙!”

    虽说孙策说得是气话,可在周瑜看来,这是真话。陆逊绝对不是一般般的书生,可惜自己啊。却是不明白这了。周瑜也没有多说,只是对孙策说道:“主公,想来以后我军还能遇到陆伯言其人。不过他终究是不能为我江东军所用啊!”

    孙策一听,心说公瑾你怎么还那么推崇那个书生呢,难道比你还厉害?可这事儿可能吗?

    孙策只是摇了摇头,对周瑜说道:“他日再见,定要让他好看!”

    周瑜闻言,也只能是在心里叹气啊,这个也怪自己。要是早去找陆逊的话,估计他可能还没跑呢。不过周瑜想得也不是那么太对,当陆逊在屋中休息了一会儿后。他就想明白,自己得赶紧走才行,毕竟这西陵绝对是个是非之地,所以肯定是不宜久留就是了。

    -----------------------------------------------------

    所以就算是周瑜早就去找陆逊。最后也只能是看到一个空荡荡的屋子罢了。

    孙策是没怎么在意这个事儿。周瑜倒是在意,可是也没有什么用了,因为人家陆逊早就已经离开了西陵。至于说曹操还有刘备他们,他们确实也是听到了己方士卒的禀报,说是陆逊已经是出城离开了。虽说他们两人也是觉得这个事儿有些怪异,但是说实话,他们却也没有太当一回事儿,毕竟人家走是人家的自由。

    可惜他们却是不知道。就这么一个大才,就被他们给白白放过了。以后再见,就是敌人了。

    这就是错过了一次,就是永远。

    而孙策当得知了安陆城被凉州军进攻了之后,便和曹操还有刘备两人商议,最后三人一致决定,是马上派援军去安陆,一定要让甘宁他带领的凉州军铩羽而归。对他们来说,之前对马超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可他甘宁吗,虽说也挺有名,但是绝对是比马超亲自带领凉州军大军要好对付多了,不是吗。

    -----------------------------------------------------

    所以三人商议好后,就派出了援军,是直奔安陆。

    还在安陆和丁奉的江东军攻城战的甘宁,他当然还不知道,人家西陵已经是派出了援军,来安陆参战了。他要是早知道的话,他肯定能早准备好,可惜的是,他不知道。

    而在安陆抵御甘宁凉州军进攻的丁奉,他心里清楚,陆逊是一定能把消息带给自己主公。只是之后,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可就不一定了。他多少对陆逊还是了解的,其他的不说,就说其人功成身退是一定的,所以他陆逊陆伯言,绝对不会回来再见自己就是了。

    不过说实话,出于朋友情义,其人能帮自己这么多,自己也真是,很感谢他这个好友。

    而当甘宁知道西陵的援军到来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就这样儿,人家是前后夹击,凉州军败了。甘宁心里清楚,是该撤退的时候,要不城内也是江东军,城外也是人家援军,所以只能是撤走为上,于是就带着残兵回到了西陵。

    -----------------------------------------------------

    最后甘宁怎么想,也不知道是哪地方出问题了,还是探马的提醒,甘宁认为就是当初那个书生的问题。要说之前不知道情况的时候,甘宁怎么看,都没觉得陆逊有什么问题。可如今人家援军来了,他又仔细想了一想,感觉陆逊这儿破绽倒也还真是有啊。不过甘宁心说了,这当初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呢,如今想什么,都没有用了不是。

    而马超听了甘宁说完,他就知道,甘宁不是陆逊的对手,以致于对方在他的眼皮子地下跑了,而他最后才反应过来,可人家援军都到了,真是后知后觉啊。不过马超认为甘宁不是陆逊的对手,这个还是很正常的,是情有可原的。毕竟陆逊是什么人,什么水平的,所以甘宁虽说兵败,但是还能平安回到西陵战场来,马超认为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马超也给众人简单讲了一下,陆逊其人。当然他的一干属下也知趣儿地没问,说主公怎么就知道这些呢。他们已经是不好奇了,至少他们心里清楚。自己主公所知道的,比你所想象的要多就是了。

    -----------------------------------------------------

    甘宁回来了,虽然是失败,可马超却是放心了。因为之前没有派出探马,所以他也不知道甘宁到底如何了,可如今甘宁虽败,但是却让马超放心了。因为其带兵平安归来了。甘宁如此大将,只要没什么事儿,那么比一个安陆。十个安陆都重要得多得多,所以马超是放心了。

    说了几句关于陆逊的话后,马超便对众人说道:“各位,今日我便要离开江夏。不过暂时咱们还不能退兵。而等我离开三日后。再退兵邾县不迟!”

    “诺!”

    马超继续说道:“我离开后,大营一切事务,皆有奉孝全权负责,各位当听从奉孝之言,不得抗令!”

    “诺!”

    众人是再次齐声应诺,他们也都看出来了,自己主公是不准备带着郭嘉一起了。

    -----------------------------------------------------

    要说马超倒是真想带着郭嘉一起去益州,可是说实话。荆州是个什么形势,他心里还是很清楚的。当自己离开了之后。可以说凉州军算是群龙无首吧,而这个时候,要说曹操他们也不组织反击的话,那么他们可就白把自己给弄走了。

    可如今除了自己之外,还有谁能担当起全军的这个重任。如果说要是赵云在这儿的话,马超就会把主帅的位置给赵云,赵云是当仁不让。可赵云却是没在此地,而马超也是不准备把他从冀州给调过来了。所以就是郭嘉,其实正好,那么别看郭嘉是个文士,是个谋士,这都不错,但是统兵十几万,那也都是小意思。

    诸葛亮也是个文士、司马懿也是个文士,但是两人同样儿是能统兵,几十万都不在话下。陆逊还是个书生呢,可一样儿是能带兵十几万,所以还真是,不能小看了文士,越这样儿的人还就越能统兵,带兵,当个统帅确实,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

    就这样儿,到了晚上,深夜十分,应该说是亥时都已经过了,马超便和崔安上路了,两人是从西陵的方向先往南,然后再往西,直奔益州。至于说为何要这么走,自然就是要避开兖州军和孙刘联军了,如此的话,至少他们是绝对发现不了就是了。

    两人奔赴了益州,而马超的一干属下,则是听从了他所说的,在三日后撤兵。而这期间,曹操他们确实是也没有发现马超不在凉州军中,哪怕他们也知道,马超可能要离开了,但是这事儿谁能确定啊。直接郭嘉下令大军撤向邾县后,曹操他们才知道,原来马超是早已离开了西陵地界。不过这时候说什么都晚了,至少不管是追马超还是凉州军,可是都晚了。

    马超和崔安上路,是日夜不停,马不停蹄地赶往了益州。这一日,他们便到了南郡的秭归,这地儿距离益州已经是很近了,只要再往西走,过了巫县,一路向西没多远就是巴郡的鱼复。

    -----------------------------------------------------

    两人到了秭归城,已经都是中午了,马超和崔安算是人困马乏啊。毕竟一路下来,两人不可能走得都是有人的地方,毕竟他们走得可是接近于直线的路,可不是说根据县城来走的。因为为了快吗,所以就只能是这样儿了。

    马超两人除了带了一些干粮之外,也带了些钱。怎么说呢,本来打仗的时候,哪有带那么对钱的,所以就这,马超都是搜刮了他属下的将领,包括不少士卒的财物,这才凑了些财物,他和崔安带上了。

    毕竟这不是在打仗,所以马超知道,是要带些钱才行。再说两人也不可能从西陵到成都,一路上就吃着干粮吧。马超虽说不至于那么太娇贵,但是说实话,要让他一路上就吃干粮的话,他肯定不会干的。

    进了秭归城,人困马乏,马超就知道,得找个店好好吃一顿,也得喂喂马了。

    -----------------------------------------------------

    正好有家面馆,马超和崔安就进去了,结果这个时间还真是没有人,也别说,有个桌案边上还真有个人,不过是背对着马超,马超也没太注意对方,就知道是个吃饭的。

    马超和崔安坐好后,马超是要了两碗面,崔安更狠,直接就叫了三碗。不过小二看着崔安这样儿,不住点头,那意思他这样儿吃三碗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确实,崔安可不单单是长得凶神恶煞的,这位的块头绝对也不小就是了,将近二百六七十斤,这个是一点儿都不再错的。但是崔安绝对不是什么胖子,都是虚肉,而是全身几乎都是肌肉,大块头的肌肉。

    所以他吃三碗面,其实还少了,不过崔安知道,自己可以喝酒,所以不能吃多了。崔安为了喝酒,这都少吃东西了开始。这也是他和马超去益州,他提出来的,自己要喝点儿酒,绝对不喝多就是了。马超没办法,知道在军中,崔安憋得不行,所以不给酒确实是不好。他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武艺,打仗,然后吃喝。少一样儿的话,比杀了他都难受。

    -----------------------------------------------------

    没一会儿,五碗面端了上来,马超和崔安两人开吃。还别说,这家面馆的面还不错,至少马超知道,这几乎和当初在凉州汉阳陇县吃得那面差不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