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对着两人说道:“二位,如此处理,觉得如何?”

    两人谁也没说什么,毕竟最后两人也都是发表意见了,所以谁都明白,不用多说了。。所以只是对曹操笑了笑而已。孙策和刘备两人心说,你曹孟德都已经是处理完了,咱们还能说什么,无论是满意也好,还是不满意也罢,最后其实还是如你曹孟德的愿了。说实话,要不是因为如今是大敌当前,那么可真是,自己两人也不会那么轻易就让你如愿的。

    而曹操一看两人没说话,他其实也都明白,毕竟之前两人都是什么态度,他还能不清楚?可如今终究是马超凉州军在城外虎视眈眈,所以所谓的自己人,确实也是不能内讧啊。要不可真就是“亲者痛,仇者快”了。

    曹操也是对两人笑了笑,他没再多说,不过却是问了两人,“操今晚设宴,还望二位能赏脸一聚啊!”

    -----------------------------------------------------

    孙策一笑,“既然是曹司空设宴,那么策当然是不会不来,想来玄德公亦是如此了!”

    在旁的刘备也是一笑,“不错,正是如此!曹司空设宴,孙将军都参加,备怎么怎可缺席?”

    说完,三人都是一齐哈哈大笑,“哈哈哈哈!”

    而没多久,关羽五十军杖已经是行刑完毕。曹操吩咐:“把云长带下去好生休养,不得有误!”

    “诺!”

    其实关羽根本就没有什么伤,和董袭比起来。那可真是,天壤之别啊。至少兖州军的士卒,那打董袭,可是真打。不过对于关羽,本来平时关羽对他们就不错,而且崔安在城外叫嚣、骂人,他们可是早都看不惯了。不过因为自己主公的军令。所以谁也没出去,这不关羽出战,虽说只是和崔安平手。但是也是解了兖州军士卒的气了,所以他们还是偏向关羽的。

    -----------------------------------------------------

    所以关羽和董袭的待遇能一样儿吗,虽说董袭是让士卒打开城门,让关羽出城。不过兖州军士卒中也有明白人。都明白。董袭他到底是打得什么主意。所以非但不会感谢他,反而还得打得更狠。至于说关羽,那当然就不会是如此待遇了。

    孙策和刘备两人都回了,曹操给他们送出会客厅外,而两人走后,曹操叫来了于禁。

    “主公!”

    曹操点了点头,“文则,交托你一件事儿。务必要做好!”

    “诺!主公请吩咐!”

    曹操说道:“去给我严查,到底是谁把崔福达在城外骂人的消息通知云长的。发现此人后,定斩不饶!”

    “诺!”

    -----------------------------------------------------

    曹操说话声音不大,但是于禁就在他对面,所以听得是清清楚楚的。而且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自己主公可是绝对不会放过给关羽报信儿的人的。你看之前自己主公没在会客厅,当着孙策和刘备说什么,这个不假。可却并不代表,自己主公就把这个事儿给忘了。

    曹操是个什么人,那时乱世之奸雄,如果马超在的话,他肯定会想起自己上辈子上学的时候,学过的一篇课文,叫做《魏武见匈奴使》。当初曹操因为不满意自己相貌,然后是特意和属下交换了一下位置,结果最后一问匈奴使者,匈奴使者也傻x,直接就说了,曹公这个相貌是不错,但是他旁边那个人,那才是英雄。

    结果最后怎么样儿,曹操听了之后,就派人去追杀匈奴使者去了。所以曹操是个什么人,不用再多说了。要说他心里也清楚,自己要是在会客厅中去处罚己方那个士卒的话,丢人的还是己方兖州军。并且关羽要是知道的话,还得给士卒求情。

    -----------------------------------------------------

    此时于禁得令下去了,而曹操则是看了眼程昱,程昱会意,马上就走了过来。然后曹操对程昱说道:“仲德,文则不一定能领会我之用意,所以还得你亲自出马与其说项!”

    程昱一笑,“主公放心,此事交与属下就是!”

    曹操点了点头,虽说这事儿没直接交给程昱,但是于禁去做也一样儿,只是曹操自己没明着和于禁说什么,但是却找了程昱去和于禁说。

    果然程昱没多久就找到了于禁,于禁一看是程昱,他忙说到:“仲德先生是来找于某?”

    程昱问了于禁一句,就是说主公让你去调查那个给关羽报信儿的士卒了?于禁也没隐瞒,直接是点头说是。然后程昱问他,“主公让文则如何去做啊?”

    于禁说道:“主公言道‘定斩不饶’!”

    程昱点头,然后对于禁说道:“文则可领会了主公之深意否?”

    -----------------------------------------------------

    于禁一听,心说这里有什么深意不成?可主公也没和自己说啊,对了,自己主公就算是有深意,他也不一定能和自己明说,就看属下能不能领会到他的意思了。

    于禁忙说道:“还请先生指点!”

    程昱一笑,“之前主公没在会客厅内处理此事。而此时却是交与文则去处理,确实,知道是谁之后。要‘定斩不饶’,可对方如何身死,这个却是要做些文章!文则当知,关云长其人重情义,所以一定不要让其人怀疑主公什么!”

    一听程昱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于禁也不傻,他一下就都知道了。也算是“领会”了自己主公的意思。他说道:“多谢先生指点!”

    程昱摆了摆手:“就不叨扰文则了,还是赶紧去暗中追查此事吧,此事办好。必然是功劳一件!”

    “多谢先生,恭送先生!”

    直到给程昱送走了,于禁这才算放下心,心说要不是程昱提醒了自己。自己还真是。要把事儿给办砸了啊。不过还好,还好啊。

    -----------------------------------------------------

    至于说程昱是自己主公派来,特意给自己提醒的,这个事儿于禁是想都没想过,他也想不到这个。他于禁不过就是个武将而已,武艺也不过就是三流水平,也就是其人练兵有一套,而且对士卒比较严厉。其他的,好像真是。和很多人一比,于禁还是要差上一些的。当然了,哪怕就是如此,可他还是受到自己主公的器重,这个是没错。

    最后的结果,没出意外,给关羽报信儿的士卒,还是被于禁给杀了。当然他听了程昱的话,是学聪明了,只有于禁的几个心腹,还有曹操、程昱几个知情人知道,那个士卒是被于禁给杀死了。而其他人,不明真相的,只是知道,其人是染病身死,而且为了防止出现疫病什么的,尸体是早就被人处理完了。

    至于其家人,曹操还算是可以,该抚恤的钱粮照给,然后一直管着他们就是了。曹操是奸雄不错,但是其人的原则却还是从来没有变过的。

    -----------------------------------------------------

    曹操这边儿设宴,众人算是欢聚一堂,马超那边儿一样是设宴款待众将,不过他们这儿气氛可比西陵城内要强多了。毕竟曹操那边儿,那是刚处理了两员大将,而马超凉州军这边儿,那可是没处理谁。

    不过马超还是简单说了下,明日强攻西陵城的事儿,不过他也知道,哪怕不是试探,最后也依旧是徒劳。别说城内那么多人马了,就算是没有那么多人,那联军守御的城池,你也不可能一日就能攻得下啊。

    并且马超有种预感,可能再多的时日,也是攻不下人家的西陵城的。就像当初的孙刘联军,不也是一样儿没能攻下来己方凉州军所守御的蕲春吗,而如今人家在西陵的人马,可是不比当初己方在蕲春的人马少。可以说只多不少,而且是多了不少,就这样儿。

    -----------------------------------------------------

    关羽和崔安大战之后的第二日,凉州军对西陵城发起了强攻,还是依旧由马岱带兵,强攻西陵,不过第一次吗,只是试探性进攻而已。

    至于西陵城头守城的,是三个人,兖州军的乐进、江东军的张辽和刘备军的文聘。乐进他胳膊已经是好得差不多了,毕竟守城和攻城还不一样,所以他请战,曹操也就允许了。至于江东军那边儿,董袭是被三十军杖给伤了,所以他就算想出战,也不可能。最后也可以说孙策是比较重视,直接就让张辽出马了。

    虽说他认为张辽守个城什么的,是大材小用,不过为了表示自己的重视,为了不让凉州军占便宜,他认为让张辽守在城头上,还是很有必要的。

    至于刘备他这边儿,本来他也是有些犹豫,到底是要让文聘上,还是周仓去呢。最后他拍板儿决定让文聘出战了。

    -----------------------------------------------------

    为什么让文聘上呢,刘备也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第一人家曹操把乐进都给派上来了,孙策更是下本钱,直接就让张辽上了。自己也想让文丑上,可是人家不爱干这事儿啊。虽说以刘备他这个当主公的来说,就是强令文丑去,文丑也不会不去。但是刘备心里清楚,是不能让手下产生什么芥蒂的,要不后果,确实可能要不堪设想啊。

    至于说为什么让文聘上,第一,还是文聘经验比周仓丰富,这个经验不是其他的经验,就只是守御城池的经验而已。至少文聘曾经是荆州军,刘表帐下的大将,而且作为一个城池的守将,他都不知道当了多少年了。

    那周仓是什么出身,是黄军反贼出身,别说是守城了,就算黄巾占据的城池,什么时候能轮到他去守城啊。要说是去攻城,去打仗,冲锋陷阵,那周仓还是不错,可让他守城,确确实实,他不如文聘,这是事实,所以刘备当然是要让文聘去出战。

    -----------------------------------------------------

    不过刘备他确确实实也是个人物,而且是深谙御下之道。别看没让周仓来当这个守御城池的主将,毕竟之前还让周仓在城头巡视呢,可如今却是换人了,这不是把人给撤换了吗。可刘备还是和周仓说得清楚,刘备的意思也挺简单,就是说如今的士卒,还有一些是荆州军投靠己方的,所以以文聘曾经在荆州中的名声名望,他带兵守城,那么凝聚力就很强,所以……

    自己最后就让他去守城了,等等吧,和周仓解释了不少。而周仓一听自己主公所说,他也就释然了。不管怎么说,他终究是斗不过刘备的,刘备这个当主公的说什么,他就相信什么。说是因为荆州军士卒的原因,他也真是相信了。其实主要真不是这个,就是他不如文聘而已,但是刘备他可能去那么说吗,明显不可能。

    最后,就算是皆大欢喜,文聘当了这个守城主将,而周仓经过了自己主公解释之后,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