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马超大军到达宛城的第三日,他除了兵进五里外其他确实是什么动作都没有,所以双方还是相安无事,都各自休息了一日。到了第四日,过了子时还未到丑时,马超令全军饱餐战饭,他,准备出兵了。

    之前在马超告诉了魏平,自己要出兵宛城之时,他就让魏平和他手下的百人提前出发去了宛城。而到这之后,他们中有近七十人混进了黄巾军,如今就在城外的黄巾大军中。

    可不要小看这几十人,对于黄巾近十万大军来说,这些人确实是微不足道。但对马超来说,这些人也许就能起到奇效,所以他因为之前的约定而对魏平他们确实是抱了很大的希望。

    马超帐中,“叔至,命全军出发,争取一战而就!”

    “诺!”

    丑时已过,马超就下令全军出发了。毕竟两营相隔十五里,他们慢速行军可能还得近一个时辰。

    黄巾营中,魏平他们基本都在不同的帐中,时辰快到寅时的时候,他们都偷偷地出了军帐。他们要做的就是在各帐放火,火烧军帐,而这时,他们近七十人几乎同时都在帐外放了火。

    因为之前马超和魏平约定就是,在他大军到来的第四日的寅时发动进攻,夜袭敌营,争取一战拿下。而魏平所要做的就是在敌营中制造各种混乱,从目前来看,至少放火还是很成功的。别看只是点着了几十个军帐,可魏平他们这些人,有的在营中比较中间的地方,也有的是在靠后的地方,所以几十个军帐还是比较分散的。

    点着火后,魏平他们则大喊道:“汉军来劫营了,汉军来劫营了,大家快跑啊,快跑啊!”

    要说这大军最怕的还就是炸营,尤其还是近十万的大军,也不知有多少人都在睡梦中惊醒。如果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也许还能稳定一下,可对于黄巾军这样的队伍,在一听说汉军来劫营,又看到了火光后,确实一下就手忙脚乱了。

    开始是从军帐被烧的帐中出现了混乱,然后逐步地扩大,而魏平他们也趁乱开始杀着黄巾士卒。不过魏平他们也比较狡猾,杀完一个就跑到别地方去继续杀,然后边跑还边喊:“汉军劫营了,汉军劫营了!他们就在我们身边,大家快杀啊!”黄巾军士卒一看,这汉军果然来了,结果都拿着兵器就开始了乱战,他们就迷迷糊糊的在混乱中开始了自相残杀的序幕。

    这下可好,马超大军还没到呢,结果现在和他大军到了也没什么区别了。正这时,马超大军终于到来,他下令立即对黄巾军展开了进攻,攻入了黄巾军大营,这一下就更乱了,黄巾军是从前乱到了后。

    张曼成早已从帐中出来,他这一看一听,火光冲天,喊杀声震天,大营更是混乱不堪。

    “大帅,营中已乱作一团,已经不可控制了,请大帅早做定夺!”孙夏急忙向张曼成说道。

    “唉!大势已去啊,孙夏,快整合队伍,立即退向宛城,快!”

    张曼成一拍大腿,又着急又不甘地说道。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汉军劫了次营就乱成这样了,难道这就是自己队伍和人正规军的差距?

    “诺!”孙夏领命而去。

    张曼成确实果断,已经知道如今其势不能控,事不可为,所以没办法只好向宛城撤退了。于是他上了马带着几个亲卫向宛城退去,期间边走还边用最大声喊着:“弟兄们随老张我快快向宛城撤退!”

    张曼成认为,如今还比较清醒的弟兄,在听到他的话后自然就会向宛城撤退,而已经混乱得不行的,可能你怎么都没办法了。

    汉军一方,马超身先士卒,骑着白狮,突入了黄巾大营,手中的长枪左右开弓,不断地收割着黄巾士卒的性命。哪怕他也知道黄巾士卒几乎都是吃不上饭才造反的百姓,可战场之上,只有敌人,你死我亡,他是不可能手下留情的。

    相比马超这边,崔安那边他纯粹就是一杀神。这小子之前是憋得不行,然后这回可算是能放手干了,所以他不管别的,只要自己爽了就行,挥着画戟向前冲杀着。黄巾军士卒遇到他可倒了大霉了,只要被这位的画戟扎到就死,碰着就伤啊。尤其是这帮士卒装备也不行,而身上更是没什么保护的甲胄,就是普通的破衣服,所以让崔安杀死杀伤了无数。

    别看黄巾这边人多,可如今这都炸了营了,所以相比之下,还是汉军占了优势。而黄巾这边的伤亡可比汉军多得太多了,有的人是刚反应过来,结果就被杀了。现在是凌晨,如果是白天的话,你就能看得更清楚,战场之上,那是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马超他对此早已是没什么感觉了,战争其实就是这么残酷,而只有经历过战火的人,才更能知道和平的可贵。所以他活在当世,就觉得自己前世生活在那么一个比较和平的环境中,那真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

    陈到那边就差些了,毕竟他没有马超的武艺,更没有崔安的那种凶狠,所以他更多的是以指挥大家杀敌为主,而不是以自己杀敌为主。“弟兄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大家随我杀敌啊!”

    而黄巾士卒还清醒着的已经向宛城方向撤退了,毕竟有的人是悍不畏死,但不是所有的人。再说这次被汉军劫营,有的人看到如今的情形,他们确实是怕了。是啊,如果能好好地活着,逃得性命,基本是没人选择死亡的,所以不少人都是已经害怕而选择向后撤了。

    马超吼出了自己最大的声:“弟兄们,敌军已怯,大家随我冲啊,胜败在此一举,活捉张曼成!”

    “活捉张曼成!活捉张曼成!”汉军听到主帅的话后士气高涨,毕竟一直都是己方占着上风的,而且如今眼看胜利就在眼前,大家使出了全身解数,奋力拼杀着敌军。汉军士卒怒吼着:“杀,杀,杀!”如果此时是白天,而你又仔细看他们的话,你一定会发现,他们已是杀红了眼睛,每一个都恨不得把眼前的敌人撕碎。

    在向宛城逃跑的张曼成隐约听到汉军喊着要活捉自己,他听后就是一皱眉,自己如今都落到了这步田地,但他却无可奈何,只能是加快速度向宛城退去。张曼成不是怕死,可自己却不能这么轻易死了,要死也得给弟兄们报了仇后再说。

    他觉得如今黄巾军成了这样,自己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的,是自己对不起弟兄们。但罪魁祸首却是汉军,是马超,所以自己怎么也要留口气替弟兄们报了仇。这次大营被劫了,惨败了,没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自己还有宛城,他就不信马超那不到万人的队伍能破了自己这么多人守着的宛城。

    张曼成带着残兵已到了宛城城下,宛城守城的黄巾将领举着火把问道:“城下何人?”

    可能是光线太差,这位没看清是张曼成,还问了一句。张曼城也没发火,只听他说道:“是本帅,你小子快开城门!”

    守城的将领一看,果然是大帅张曼成,“诺!快开城门,让大帅进城!”

    不过他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早就知道了大营那边情况有变。可大帅在之前是一再叮嘱自己,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在没有他命令的时候,千万不可擅自打开城门。所以这位在汉军和黄巾军对峙的这几日都是一直恪尽职守,不敢有所怠慢。

    本来这次汉军劫营,他倒是也想去救大营,可一直记着张曼成的军令而不敢有任何动作。现在一看大帅回来了,一看这样,就是兵败逃回来的,可见前方大营是败了,大败啊。

    守城士卒打开了城门,张曼成则带着残兵退回了宛城。陆续也有其他残兵退回了宛城,等孙夏带着整合的残兵回来后,张曼成下令关上了城门。他知道后面还有自己的弟兄没回来,可他却不能再开着城门了,因为马超的大军也在后面。为了宛城的安危,为了城内的弟兄们,自己只能舍弃那些落后的弟兄们。

    张曼城站在宛城城墙上,望着前方大营的火光,右手握拳砸向了城墙,恨声大喊道:“马超,马孟起,我张曼成与你不共戴天!弟兄们啊,别怪我,在天之灵保佑我为你们报仇雪恨啊!”说完,一闭眼,从眼角滑落了两滴泪水,真正了解张曼成的人如果在这,看到此情此景一定会有些惊讶,可能还不知道他也会落泪吧。

    马超突然好像隐约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他望着宛城的方向,又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冲杀。

    他有种预感,这次估计是不可能活捉张曼城了。没看到吗,都杀了这么久了,却连人家的毛都没见到,难不成这小子会隐身?土遁?别管是什么,反正估计就是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