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没过太久的时间,董袭已经是被打完三十军杖了,孙策是让己方士卒把他带下去养伤。。。毕竟虽说是打得身体上肉最多的地方,可兖州军那帮人可是半点儿都没留情,皮开肉绽那是一点儿错都不再有的。

    孙策虽说在心里也是有些担心董袭,不过毕竟董袭身为江东军大将,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会在乎这一点儿小风浪吗。所以孙策让士卒给董袭带回屋去休息后,他也就不再多想了。

    因为这时候他也知道,最关键的地方来了,关羽抗令不遵,可以说已经触及了曹操的底线,哪怕他是,没有拜曹操为主,所以不能算是他直系的属下,这个不错。但是他关羽依旧是在兖州军做事,在曹操这个大汉司空的手下做事儿,而关羽身为大汉的官员,曹操作为他的上级来说,自然还是有权来处理他的。

    并且兖州军军纪森严,这次关羽犯了,确确实实是不可能避免被曹操所处罚的,只不过是处罚轻还是重的问题。

    -----------------------------------------------------

    怎么说呢,处罚轻,也就是意思意思也就是了,大家都说得过去,谁也没有意见,然后就过去了。要说处罚重呢,最严重的就是直接斩首,不过孙策和刘备都知道,这事儿还真是,不会发生的。他曹孟德忍心把关羽这么一个人才给斩了?他关云长能服吗?

    果然董袭被他们江东军士卒给带下去了之后。还没等曹操说什么呢,关羽已经是站出来了,就听他说道:“曹公、孙将军、玄德公。今关某私自出城与敌交战,却是违抗了军令,所以还请曹公处罚!”

    曹操一听,心说好啊,你让我处罚你,那么我当然不可能不去处罚你,只是到底要如何去处罚。这个就……

    处罚重了,曹操他确实是不忍心,可是要是轻了的话。怎么去和孙策还有刘备交待。而且关羽这回能犯一次,那么以后呢,谁能保证他就不犯了?

    -----------------------------------------------------

    曹操也是有些为难,毕竟这事儿不是那么太好处理的。己方兖州军号称是军纪最为森严的一支队伍。可是出了关羽这么一件事儿。自己也是觉得不太好办了啊。

    他看了此时众人一眼,也算是对众人此时所想有了一些了解。自己手下的人,他们最为关心的,是关羽最后要被怎么处罚,当然哪怕他们绝大多数的人和关羽关系并不是说怎么太好,但是所谓是同仇敌忾啊。在孙策和刘备还有他们一干属下的面前,他们当然还是站在关羽这边儿的,所以众人确实是希望。自己主公既能依旧是严格执行了军法,又能轻点儿处罚。

    不过真就有如此两全其美的方法吗。谁也不知道。

    至于说孙策和刘备的一干属下,他们众人几乎是人人都是准备看热闹了,也只有和关羽关系最好的张辽,他确实是真担心关羽,其他人基本都是个看热闹的。

    -----------------------------------------------------

    像孙策的属下,江东军的将领,之前虽说是处罚了董袭,但是他们也知道,自己等人是什么都不能说。可如今呢,董袭是处罚完了,所以该是到他们兖州军关羽这儿了,所以他们要看看,曹操到底能不能真正公正公平地去处罚关羽。

    至于说刘备的属下,和他们都没有什么太大关系,所以他们和自己主公一样儿,基本就是个纯粹看热闹的而已。

    而这个时候,就听曹操问道:“文则,你掌管军中刑罚,不知关羽是触犯了哪条军规啊?”

    于禁一听,心说主公啊,您这可是把难题交给属下了。如果真要是以军法来说,他关羽关云长理当斩首啊,可是您人心如此做吗。真要这么做了,天下人会说,是,己方是军法严厉,但是更多的,估计要骂人了。

    不过此时于禁也都明白,自己主公都如此问了,自己还不能不说,可要怎么说啊,他犯难了。

    -----------------------------------------------------

    最后于禁是一咬牙,心说,这事儿他娘的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自己所说无非就是参考,那么就实话实说好了。要说于禁这人也是,他明明知道曹操并不是要真心去杀关羽,但是他因为要军纪严明,所以就实话实说,不讲情面了。

    结果就听他说道:“主公之前下令,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战,关羽擅自出城迎战,理当,理当问斩!”

    兖州军不少将领一听,心说于禁你是站在哪一边儿的啊,怎么不帮着关羽说话也就算了,怎么还要把他斩首?不怪不少人是如此想法,毕竟如今当着多人的面儿呢,所谓是“兄弟阋墙,而外御其侮”啊。

    如果说看不上关羽什么,他一直也不拜自己主公为主公,这个要说没有人去怪他,他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终究这个事儿在兖州军众人看来,那是自己人的事儿。可如今当着外人,也就是孙刘联军人的面儿,自己人当然得要团结才行,但是于禁这一上来就这么说,让不少人都是有些不满。

    -----------------------------------------------------

    但是从兖州军的军规军纪来看,于禁他说得也对,所以众人中不少人都是不满,可也不会去说他什么。本来这个时候就应该是己方团结一致,所以关羽那事儿还没解决呢,这当然是不可能在自己人起内讧啊。

    曹操一听,心说文则啊,你可真是,太实在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圆滑一点儿,我也不能去怪你什么啊。可你这一说理当问斩,你还准备让我这个主公说什么啊!

    曹操看了于禁一眼后,又看了孙策和刘备两人一眼,孙策还是面无表情,而刘备也和之前一样儿,是在那儿假寐呢。曹操心说自己不去处理关羽的时候,他们两人都不会说太多,可要是处罚轻了的话,那么他们两人是绝对不会不说话。

    所以曹操是一咬牙,他准备赌一把,所以对于禁说道:“好,文则之意,我已知晓!”

    然后对关羽说道:“关羽抗令不遵,私自出城迎战,来人,拖出去,斩首!!”

    -----------------------------------------------------

    结果兖州军的士卒还没进来呢,兖州军众将已经是出来好几个了,第一个说话的是曹纯,就听曹纯说道:“主公,关云长确实是违抗主公军令,但是却是事出有因。崔福达辱骂其父母家人,其人自然是不能忍受,并且崔福达辱骂我军非常,所以关云长虽私自出战,却是情有可原,并且与敌将战平,并未挫了我军威风!

    如今我军正值用人之际,并且大战前斩杀大将,于军不利。属下肯定主公准其戴罪立功,饶其死罪!”

    众人一看,连平时几乎不说话的曹纯曹子和,他都说了这么多句,可见此时就是己方兖州军最应该团结的时候。是,他们多数人,对关羽都不感冒,因为其人比较狂傲,而且虽说不至于是目中无人,但是也差不多少了。并且和自己主公的关系,谁不知道啊。但是这个时候,他们也都知道,却还是己方人应该是团结一心才行,要不让别人都小看了。

    -----------------------------------------------------

    而且说实话,关羽虽说一直都没有拜曹操为主公,但是兖州军众将,也早就把他给当成是兖州军自己人了,这个也是一点儿都没错的。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不帮关羽说话,还能指望着谁呢。

    结果还没等曹操去说什么呢,曹纯这边儿话音刚落,有一人对曹操说道:“主公,属下赞同子和之言!战前斩杀大将,于军不利,所以让关云长其人戴罪立功,属下认为更好!”

    众人一看,说话的人正是乐进。要说之前的曹纯,那是他和关羽关系不错,而乐进呢,他当然是没有曹纯和关羽走得那么近,只能说是相交平平而已。但是其人也能为关羽说话,与其说是为了关羽,倒是不如说他其实还是为了兖州军。

    曹操这么一看,这自己手下都已经两员大将给关羽求情人,自己到底要如何去做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