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魏平领命离开了,而马超也去了校场点了一万虎贲军,然后就准备带着崔安和陈到出雒阳向宛城进发。

    “孟起,保重了,为兄等你得胜归来!”曹操笑着说道。

    “多谢孟德兄了,小弟定不负所望!”

    “孟起,话我就不多说了,我马家儿郎个个都是好样的!”马日磾对马超说道。

    “请叔父放心,小侄绝不会给我马家丢脸!”

    “叔父相信你!”马日磾点点头。

    马超要带兵去宛城平叛,这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归来,所以曹操和马日磾今日都在城门口来送他离开。

    “孟德兄,叔父,我这就去了,你们请回吧!”

    马超对两人一拱手,然后上马带兵离开了。

    经过了几日的行军,马超的大军终于来到了距宛城四十五里的地方。而之前探马来报说,张曼成早已准备好要迎战马超,所以早在距前方三十五里处就已安完营扎完寨了。于是马超让全军就在此处安营,暂时就不再往前进了。

    张曼成帐中,“报大帅,敌军已在我前方三十五里处安营扎寨!”

    “再探!”张曼成一摆手说道。

    “诺!”探马出了帐又去查探情报了。

    三十五里,张曼成心说,这个马超马孟起还真挺谨慎。想想在太平道中关于马超此人的情报还真是不太多啊,只知道他是扶风茂陵人,今年十六岁,如今家在陇西。扬名于颍川书院的交流大会,做过敦煌太守,之后就在雒阳当了刘辩的先生,城门校尉,一直到如今的右中郎将,就只有这么多。

    虽然情报很少,但是张曼成知道,既然刘宏能让他来对付自己,那此人绝对是有些本事的,所以别看马超年轻,但绝对不可小看就是了。

    过了很长时间,探马又来报,“报大帅,敌军向前推进了五里,在距离我军三十里处安营!”

    “再探!”

    “诺!”

    推进五里在张曼成看来太正常了,他知道这不过是对方以这种方式来慢慢靠近自己的部队。而本来最开始的时候张曼成是准备趁汉军远道而来,立足未稳,趁夜劫营的。不过马上他自己对此就否定了,因为张曼成他有八成的把握马超必然会对劫营有所防备,所以搞不好吃亏的只能是自己。而他不能因为那两成的可能就赌上弟兄们的性命,那样自己就是罪人。

    果不出张曼成所料,在马超帐中,马超向陈到说道:“叔至,传令全军,夜晚加强守卫,以防敌军劫营!”

    马超虽然对张曼成所知不多,而大汉这边的情报更是没有对此人的性格、本事的一些说明。不过在马超看来,不可小看任何一个人,哪怕是黄巾中的,那也必须小心谨慎才行啊。而过了今夜,大致对张曼成此人或许就可以有一个简单的了解了。

    张曼成晚上如果真敢来,那么有两种可能,一就是此人轻敌,觉得自己也许没什么防备,所以他就来了。二就是此人艺高人胆大或者是无知者无畏,因为明知自己可能有所防备,却还敢来劫营,一般来说就是这么两种情况。至于说是前者还是后者,那么劫营过后自然会有答案的。

    如果他不来,那么也是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他觉得自己没防备,但张曼成胆小不敢来,这个基本不可能。二就是他觉得自己有可能有所防范,所以小心为上就不来了。前者自然是不足为虑,而后者确实是不那么容易对付了。

    “诺!”

    陈到领命而去,他也是这么想的。如今马超为右中郎将,而陈到和崔安作为马超的手下,自然也是进了军中效力。

    就这样,马超大军到宛城的第一日,除了汉军推进五里外,双方都没什么动作,一直趋于平静,大家都相安无事。

    到了第二日,“报大帅,敌军又向前推进了五里,在距离我军二十五里处安营!”

    “下去吧,再探!”

    张曼成心说,这一大早汉军就又推进了五里,这早起倒是挺勤奋的。

    “诺!”

    不过张曼成还是觉得,这马超推进的速度也太慢,自己还想距离近的时候双方战上一场呢,可按照这个速度的话,什么时候两军才能对垒啊,毕竟相隔还有二十五里,他觉得还是远。

    “孙夏!”

    “属下在!”

    “传我军令,全军前进十里安营!”

    “诺!属下明白!”

    “报大帅,敌军又推进五里,如今距我军还有十里了!”

    “我知道了,下去吧!”

    “诺!”

    最后两军终于对垒,面对着对面人数比己方多得多的黄巾军,马超是一点儿都不惧。只是压力还是有的,因为作为自己的首战,只能赢不能输。至于说以前平山寨剿盗匪,那些都只是小儿科,最多也不过千人而已,可如今自己带了万人,对方更是数倍于自己,这样的战斗自然不是之前那些可比的。

    “对面可是扶风马超马孟起?”张曼成对马超大声说道。

    “不错,正是大汉右中郎将,扶风马超马孟起!”

    马超一见张曼成此人也没什么礼数,所以他在话中说是大汉右中郎将,那意思就是我是大汉官兵,而你是朝廷反贼。

    张曼成闻言撇撇嘴,“是便好,老张我劝你还是早早投降的好,看你年纪轻轻,可别贻误了终身啊!”他说完还叹了口气,那意思真像是替马超无比惋惜一样。

    马超闻言则一笑,“张曼成,此话正是本将要对你讲的,如果你不早投降,恐怕到最后就要悔之晚矣啊!”说完,马超还摇了摇头,看那样更是惋惜。

    “马孟起,你们兵不过才一万人,而我则有十万人,以一对十,你认为你有胜算?”张曼成说道,看他的样子无比欠揍,好像在说,就你那点儿人也想和老子斗?

    “兵在精而不在多,不必多言,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大汉精锐!”

    “好,老子早就不想废话了,来人,给我上!”

    从黄巾中出来一骑马的,看样像是个小头目之类的,只听他说道:“南阳张大胆,你们谁敢来单挑?”

    马超一见,这叫张大胆的手中一柄大刀,胯下一匹战马,刀不是什么好刀,马自然也不是什么好马,身上看样穿的好像是皮甲,“福达,你去吧!”

    “诺!”

    崔安带马上前,张大胆一见有人出阵,说道:“来人通名,张某刀下不斩无名之辈!”

    这叫张大胆的也不知是从哪学的这话,马超心说,这张大胆真是对得起他这个名啊,这人胆可不是一般的大,面对着崔安这小子还敢这样说话的估计也没几个了吧。

    崔安一笑,“记住了,杀你的叫崔安崔福达,记住俺啊!”

    说完,拍马挥着画戟就向张大胆攻去,而张大胆也不甘示弱,同样是拍马舞刀向崔安而去。虽然张大胆觉得对方长相凶恶,但长相是一回事,有没有本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位胆确实大,那对此是一点儿都不惧。结果一个回合,就一个回合,两人一交上手,崔安只一戟就扎死了张大胆。

    只见张大胆双目圆睁,对着崔安说道:“好,强……”

    尸体栽落马下,黄巾军中赶紧出来几人把张大胆的尸身抢回。其实根本就不用这样,战场是战场,你死我亡没办法,而崔安虽说很多时候大脑不好使,但在没有特殊原因的情况下他是不会把人尸体抢走的。

    崔安一回合扎死了张大胆,使得汉军士气大振,而黄巾军自然是士气低落。张曼成一看,斗将肯定是不行了,还是真刀真枪地干吧。胜败乃兵家常事,输了这一阵不算什么。而别看此时士气低落,可双方战斗起来,还不一定谁占上风呢。可如果这时要逃跑可就坏了,那样只能是大败。

    张曼成刚想让全军冲锋,结果他还没说呢,只见马超把手一摆,大声说道:“全军冲锋!”

    汉军和黄巾军战在了一处,一轮冲锋完毕,张曼成下令道:“全军快退!”

    马超看着黄巾军逃走也没让全军追击,因为就算追击也没大用,杀死几百都没用。黄巾军实在是太多了,张曼成之前说有十万,经过马超从雒阳到宛城这些时日的了解,就算是不到十万,也真是差不太多,所以马超没让大军去做那没大用的事。

    马超帐中,探马来报,“报大人,黄巾叛贼已向后兵退十里!”

    “好,知道了!”

    之前张曼成是兵进十里,现在是兵退十里,这是在马超的意料之中的。

    而此时已经兵退十里的张曼成还是比较郁闷的,自己这边十万人居然还没打过人家那一万。经过刚才简单的统计,就刚才的一次冲锋下来,至少让己方损失了近万人。而估计人家汉军那也就损失几千人吧。

    张曼成想得还真就没错,经过马超派人统计的结果,之前的那次冲锋,己方差不多阵亡了两千,而伤了近一千,黄巾军应该损失了万人左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