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且十八子他们是远道而来,所以也正好是休息几个时辰,然后再战,这不是很好吗。。

    于是等快到了戌时,李为他们便带着一百零八勇士,奔向了邾县的方向。他们是用了最快的速度,去接近兖州军大营和孙刘联军的大营。可之前因为他们距离特别远,而且是非常小心谨慎,以致于兖州军探马还真是没有发现他们。

    可这时候是距离兖州军大营如此之近,兖州军探马要是再发现不了,那可真是对不起他们的名声了。所以这次他们的行踪暴露,被兖州军探马所发现。结果虽说也是杀了几个探马,可还是有人把消息给曹操带了去,回到了兖州军大营。

    曹操那时也没休息,只见探马急忙来报,“报主公,十里外发现敌军踪迹!旗号为凉十八!”

    曹操一听,是把眼一瞪,“再探!”

    探马退出了大帐,然后曹操吩咐士卒,“请两位先生来此!”

    “诺!”

    -----------------------------------------------------

    曹操知道,是马超的援军到了,不过他还是没有那么着急,对他来说,敌军距离自己这儿还有十里,可以说是足够自己去安排什么的了。不过曹操却是不知道,对方虽然距离不是那么特别近,可他们的速度可不慢啊,而且都是快马骑兵。一会儿不就到了吗。并且曹操如今还不知道,凉十八到底是什么。

    但是曹操就觉得听着这么耳熟,可就是想不起来了。这个凉十八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反正他除了知道是马超的援军之外,其他的还都不知道呢,所以这不他让士卒去请荀攸和程昱来了吗。他心里清楚,自己有些事儿容易健忘,不过这二位,尤其是荀攸荀公达,是绝对不会忘了的。

    两人马上就到了大帐中。然后曹操把探马所禀报的和两人一说,两人是都惊讶了一下。他们也不得不如此啊,凉十八是什么意思。他们还能不知道吗。

    -----------------------------------------------------

    曹操年纪是越来越大了,而且身体也不好,头风病是没轻过,只是越来越严重。所以他不是什么事儿都能记得的。更为主要的是。十八子,也就是凉州十八骑,可是从来都没有来过中原,当年屠戮烧当羌的事儿,距离如今都过了多少年了,曹操没记起来,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荀攸和程昱可不一样儿,两人记忆力可不是一般的好。荀攸不用说了。其人就是博闻强记,知道懂得的东西一堆一堆的。而且基本上只要是他注意的东西,绝对是不会忘了的。

    至于说程昱,虽说年纪比曹操还大了不少,可那记忆力,尤其是他掌管着兖州军的情报部门,所以只要是敌军的将领什么精锐人马,可以说他都没有不知道,没有没记住的。

    曹操一看荀攸和程昱两人的表情,心说他们是知道凉十八是什么队伍,可自己怎么想不起来呢。

    -----------------------------------------------------

    所以曹操是问向了两人,说道:“公达、仲德,这凉十八军旗,我虽觉得耳熟,却为何没有想起到底是何意?二位能为我解惑否?”

    荀攸是苦笑了一声,然后看向了程昱,那意思还是你来说吧。程昱也没客气,直接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那打着凉十八旗号军旗的队伍,主公曾经可还记在了衣袍襟底啊!”

    曹操一听,“什么,果有此事?”

    荀攸和程昱两人闻言是连连点头,那意思可不是吗。

    曹操是有这么一个习惯,也就是第一次听到敌军的将领谋士,让他感觉特别大威胁的,都是记在衣袍襟底,那意思可别给忘了。不过这时候他没穿那件,所以赶紧是命士卒给造出来,他这么一看,可不是吗,真有!

    曹操自己记的是十个字,凉州十八骑,屠戮烧当羌!

    -----------------------------------------------------

    都不用荀攸和程昱再多说了,曹操一下就想起来了,要不自己怎么感觉凉十八这军旗和名号这么耳熟呢,可不是挺熟悉吗,自己曾经还记在了衣袍襟底呢,这就是那凉州十八骑啊,曾经和马超凉州军一起屠戮了烧当羌的凉州十八骑。

    曹操一下就想起了曾经的传言,凉州十八骑,那已经不是十八个人了,想到这儿,他便对旁边士卒喝道:“快,擂鼓聚将,不得有误!”

    “诺!”

    荀攸和程昱一看,自己主公也是有些着急了,不过这个着急是对的,你得分什么时候什么事儿,面对着什么人啊。要是一般般的对手,那自然不用如此急迫。可凉州十八骑是什么人,不,应该说那还是人吗。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里都说着,这马孟起为了获胜,连这样儿的队伍都给招来了。

    -----------------------------------------------------

    这些年羌人可以说是比较太平,没惹什么事儿,至于说为什么如此,当然和当初马超屠戮了烧当羌,是有一些关系,这个没错。可更多的,两人知道,其实还是因为凉州十八骑的原因。只要他们还在凉州,至少西羌那些羌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而这些年的小打小闹,他们是半点儿便宜都没从人家凉州十八骑那儿占到过。所以羌人也知道,只要凉州十八骑还在这儿,那么他们基本上就别想是有太大的动作了。

    但是马超为了胜利,是把这样儿的队伍都给招来了,也真是下本钱,这就是荀攸和程昱的想法。其他两人想得更多,因为十八子已经是离开了凉州。那么羌人会不会已经有所行动了呢,要说他们不知道,这事儿可能吗?

    两人再次用眼神交流了一下。都知道了对方的意思,也是心照不宣了。可以说两人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啊。

    -----------------------------------------------------

    曹操还没忘了,把这事儿通知孙策和刘备一声,所以他吩咐士卒道:“去把凉州十八骑到来的事儿。告知孙伯符与刘玄德!”

    “诺!”

    说实话。曹操可没有那么好心,他可真是不想让士卒去告知两人。可谁让如今自己兖州军一方和他们孙刘联军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呢。可以说哪一方损失,那都是所有人的损失,确实如此啊,都在同一条船上的,你说这船要是漏了的话,是谁也好不了。

    可曹操虽说他想法是挺好,可结果还是晚了。等兖州军士卒已经禀告给了孙策和刘备所知后。两人还没来得及去安排什么呢,李为已经是带着一百零八勇士杀来了。

    兖州军众将此时已经是陆续到来了。他们知道,自己主公擂鼓聚将,这是有大事儿发生啊。有人心说,是不是要和凉州军决战了,可如今这个时辰,好像不太对吧。

    -----------------------------------------------------

    但要不是说这事儿,那么还有什么大事儿让自己主公是如此着急召集众人呢。

    众人到了大帐,曹操让众人都坐下后,他便把凉州十八骑到来的事儿和众人都说了。众人一听,个个都是摩拳擦掌,是跃跃欲试啊。

    说实话,他们也听过凉州十八骑,可虽说传言他们如何如何,但是毕竟都没有亲眼见过,所以他们没几个人认为十八子是有多么多么强。关键是己方好几万人呢,他们十八个人能番的起多大的风浪来呢。

    不过武将大多数都这样儿,可显然荀攸和程昱两人却是没有这样儿的想法。在他们看来,烧当羌人多不,战力强悍不,可最后的结果呢,还不是被人家给屠戮殆尽了吗。当然了,你也可以说,他们屠戮的很多人,那都是老弱妇孺,这也不少啊。

    是,这个是不错,可那异族的老弱妇孺,却不是汉人的老弱妇孺。

    -----------------------------------------------------

    人家那老弱妇孺,只要上了马,拿起箭,就是士卒,所以你能和人家比吗。人家老弱妇孺,都有一战之力,可绝对不是那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啊。

    所以别人能去轻视,可荀攸和程昱两人却是不敢小看了凉州十八骑,因为小看了他们,你可能就要吃大亏。

    而两人为了让己方将领能重视起来,程昱是把凉州十八骑的战绩和众人简单说了一遍。主要就是当初屠戮烧当羌,和一直一来,都镇守在金城和西羌的边界,并且其十八人是威震西羌,异族不敢进犯凉州,十八个人是居功至伟!

    听了程昱这么一说,众人才算是多少重视了一些,可终究是没有见过真正的,所以效果还是有些不是那么特别好。

    而荀攸和程昱心里直摇头,所谓是“不吃一堑,不长一智”啊,只有这样儿,才能吸取教训吧。

    -----------------------------------------------------

    曹操一看,虽说己方将领是不惧怕凉州十八骑。他心里是满意。可对于己方的轻敌,他却是很不满意,不过好在。程昱是说了几句,让众人多少是能知道了一些。可这却还是不够啊,所以曹操也说了几句,“各位,‘盛名之下无虚士’,那凉州十八骑,绝对是不容小觑。我军却是不可轻敌啊!”

    “诺!”

    众人是齐声应诺,只是这里面到底是有多少真心,那就不得而知了。

    曹操也没再多说。反正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所以说再多,也没用。该轻敌的。他还得如此。能去重视的,怎么也会去重视,就是这样儿。

    最后曹操做了简单的安排,抵挡十八子的进攻,结果就在众人接令走出大帐的时候,此时己方的大营已经是被十八子进攻了。

    -----------------------------------------------------

    曹操一听大营传来的喊杀声,他忙说道:“快,快去迎敌!”

    “诺!”

    众人是忙跑出大帐。带兵迎敌,去找十八子。前去交战。

    而连曹操这边儿都没来得及部署什么,就更别说是孙策和刘备那边儿了,结果兖州军和孙刘联军都是匆忙应战,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没有占到什么优势,反而是处在不利的位置上。别看李为他们就一百多人而已,可是能小看了这一百多个人吗,显然是不行,小看了他们的人,就只有一个可能的下场。

    李为他们十八个人,在十多里外就已经知道暴露了,没追上人家的几个探马,所以他们也知道,不用再小心翼翼的了。所以李为是把人马平均分成了两部分,他和老二到老九,带着五十四个人向孙刘联军大营是全力进攻。

    -----------------------------------------------------

    而剩下的,自然是去进攻兖州军。

    李为在马上大喝道:“弟兄们,我们行踪已暴露,所以此时要全速前进,强攻敌军大营,不得有误!”

    “诺!”

    李为一招手,“杀!”

    “杀!”

    ……

    就这样儿,李为他们是冲向了孙刘联军和兖州军的大营,说实话,他们说面对的敌人虽多,可他们却没有半点儿惧怕的。因为他们也知道,只要自己主公知道己方这些人到来的消息后,那么马上就会发兵接应的,到时候,己方这些人的压力那可就少多了。

    -----------------------------------------------------

    凭借李为这么多年的经验来说,他还能不知道吗。如今己方和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在邾县这儿鏖战,己方可以说就是需要一个好的时机,而这个时机是什么,至少目前还没有出现。不过自己等人到了,那么可以说自己这些人就是这个大好的机会。

    所以李为心里清楚,只要是自己这些人冲击敌军大营,只要自己这些人作为敢死队一上,那么己方的机会就来了。尤其是在对方还没有什么防备的情况下,己方这么全力进攻,再加上己方大队人马前来参战,那么基本上己方就是必胜的。

    李为之所以这么有信心,这不止是对他们自己有信心,更是对自己主公,对凉州军上下有信心。别的他不知道,但他却知道,己方的战力,那确确实实是天下最强的,所以还惧怕什么兖州军、孙刘联军呢。

    就这样儿,他们向孙刘联军和兖州军大营攻去。

    -----------------------------------------------------

    等他们杀到了敌军大营,果然对方还没有什么准备,所以他们两部分人马是直接冲杀了进去,结果这可苦了孙刘联军和兖州军士卒。

    他们因为还没准备好,结果就发现敌袭,不少士卒都大喊着:“敌袭!敌袭!”

    “凉州军杀来了!凉州军杀来了!”

    ……

    虽说他们也算是训练有素,还不至于是如何混乱,可大营也不可能平静就是了。并且这个还传染,从后营一直到前面,是马上就都知道消息了,这凉州军的援军从己方大营后方杀来了,大家赶紧拿起兵器交战啊。

    李为大喝道:“弟兄们,随我杀啊,主公马上便来接应我们了!”

    李为这么喊,不是没有道理的,他相信自己主公,也相信军师,肯定能尽早发现此事,然后己方大军便来了。所以只要自己这些人把动静闹得是越大越好,那样儿不就越容易发现吗。

    -----------------------------------------------------

    结果这些人便如虎入羊群般,杀入了敌军大营。

    说实话,别看兖州军的战力,那是仅次于凉州军的,可是和李为他们一比较的话,那可真是不够看的了,所以就更别说是孙刘联军的士卒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