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能怪马超自语出来这么一番话,实在是他也是憋得不行,关键是他这么些年来,确实是感觉到身心疲惫了,不过你就是干这个的,总不能是撂挑子不干了。。。天下可还没太平呢,你能抽身吗,明显是不可能。

    就这样儿,是又过了两日多,而这两日凉州军和孙刘联军也只是战了一场而已。双方基本上伤亡都差不太多,当然肯定还是凉州军损失少一些了,这个是必然的。

    这一日,马超派去冀州的信使终于是回来了,中军大帐中,“主公,此乃先生亲笔书信!”

    马超一笑,“好,呈上来吧!”

    “诺!”

    马超心说,贾诩那老狐狸出手,不是一个顶俩那么简单了,哈哈哈,我倒是要看看这回他们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会如何!

    -----------------------------------------------------

    也不能说马超是这么有信心,主要还是贾诩他确实是给力啊。哪怕如今贾诩几乎都不出手了,退居幕后,但是天下人还是依稀记得有这么一号人物。当年和马超屠戮烧当羌,那不就是贾诩跟着去的吗,贾诩可没有什么好名声,虽说没被人称为是“乱国毒士”,但是不少人都记得,凉州军中是有那么一号人物,不可小觑,贾诩贾文和,大才也!

    士卒把书信呈上去后。马超展开一看,心说果然,他贾文和能想到的东西。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郭嘉也没想到。要真是按照他的想法来说,那么己方还真是,会胜利。

    马超对信使说道:“好了,你下去领赏,好生休息吧!”

    “诺!多谢主公!”

    马超点了点头,看对方这样儿就知道。估计是不分昼夜,是马不停蹄地赶回来的。己方凉州军有如此忠心士卒,还何愁不胜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呢。

    -----------------------------------------------------

    打天下。是要靠着人才没错,可最后最为根本的,还不是这些士卒吗。马超还记得前世在学习历史的时候,历史老师讲过。历史从来老百姓都是统治者所牺牲的那个。在前面冲锋打仗的都是老百姓,他们不过是统治者的工具罢了。

    马超一想,好像也真是,而等自己也变成一方统治者的时候,他发现,其实自己也成这样儿了。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要不大帐靠着谁啊,总得有人去不是。至少马超没强制去征兵,把那些不愿意参军的人给拉来。

    想来凉州军征兵都是自愿的。生逢乱世,凉州军的待遇最好,所以从来都不缺少病源。说实话,在马超看来,就算他没兵没将了,他也不会去强制征兵。要真有那么一日,那可能就是自己败亡的时候了,自己也认了。这东西,有胜就有败,谁说自己就一定能最后取得胜利呢,不过他确实是有信心,这个也没错。

    -----------------------------------------------------

    马超是赶忙提笔,又写了一封亲笔信,然后是再次让人送走了。

    不过这次他是没有让上次那个士卒去,毕竟凉州军那么多人呢,也用不着就可一个人用啊。而且马超看刚才那位那样儿,要是再不休息的话,没准哪一天就累晕倒了,这事儿又不是没有可能。

    马超让人送走了信后,便差人找来了郭嘉,郭嘉进到大帐后,连忙施礼:“主公!”

    马超笑道:“奉孝,坐吧!”

    “谢主公!”

    郭嘉坐了下来,然后说道:“主公召嘉来此,是不是有冀州的消息了?”

    马超笑道,“果然是瞒不过你郭奉孝啊,不过,正是贾文和的消息,给你看看吧!”

    说着,一指案上的贾诩亲笔书信,那意思你拿去看看吧。

    -----------------------------------------------------

    郭嘉也没客气,走过去把信拿了起来,然后展开一看,他就是眼眉一挑,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贾文和此主意大善,其人虽说没出毒计,可这也确实是够狠的啊!”

    马超闻言大笑,说道:“其实如此才是他贾诩贾文和,奉孝以为呢,是否?”

    郭嘉也是一笑,“主公所言不错,正是如此啊!”

    说完,两人是相视大笑。说实话,这才是贾诩的性格,哪怕他没出什么毒计,可依旧是狠人一个,出得主意也狠,所以在马超和郭嘉看来,这确实是符合他那个人的性格。

    马超说道:“我已经亲笔书信一封,差人送去了!”

    “看来主公是把一切都考虑得很清楚了!”

    “哈哈,自然,其实想想,也是该让他们动动的时候了,这些年来,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抱怨呢!”

    -----------------------------------------------------

    郭嘉则是笑着摇了摇头,没再多说。

    贾诩心中的内容特别简单,其实就三个字,十八子!这就是贾诩的主意,马超一看当然就明白了,敢情这位毒士大能的意思就是让十八子来荆州参战,他可真能想啊,马超也是不得不说佩服。

    真的,十八子这些年来,一直是镇守在金城以西一线。防备还剩下的羌人。是啊,烧当羌是灭了,不过还有先零羌。还有其他的各种羌,还有不少呢。不过说实话,这些年他们还真是挺老实,至少是没有大战,不过都是些小打小闹而已,所以不用马超出面,十八子直接就都给解决了。羌人是不敢有什么大动作。

    只是以目前来说,他们确实是不敢有什么太大的动作,至于说以后。那谁知道了。不可能是一成不变,永远都不去变化的,所以马超也知道,羌人不会那么安稳就是了。但是自己如今可是没有时间去对付他们。所以也只能是拖后再说了。

    -----------------------------------------------------

    十八子。号称是凉州十八骑,可那不是十八个人,在马超看来,那其实就是十八个杀人机器。自从屠戮了烧当羌之后,他们是再也没有什么大动作,也许如今世人已经是忘了他们吧。

    不过要真是小看了他们的话,那肯定是要吃大亏的。至少贾诩就知道,李为他们憋了那么多年。除了当初屠戮了烧当羌之外,再也没有大战了。这么一直憋着,亏得他们是能忍住。他心里可清楚,主要把这些饿虎一放出来,那么必然就是血雨腥风,没有其他的。而且贾诩也知道,曹操兖州军,孙策刘备的孙刘联军,对李为他们了解应该不多,所以吃亏是他们。

    这就是贾诩的想法,并且十八子也确实是憋得久了,当年贾诩和他们一起去过羌人地盘,虽说没有什么深交,可也算是接触过不少时日,所以贾诩也是想帮他们一把吧。毕竟如今跟着自己主公的将领,基本上都跟他南征北战过,只有这十八子,除了去羌地,是再也没和自己主公征战过,所以他们出马,也是正好。

    -----------------------------------------------------

    而且贾诩想得清楚,这人吧,你要一直都不去用他,久而久之,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虽说十八子也是镇守金城一线,也算是重用,不过如今羌地还算是太平,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事儿做,难道就日日去遛马放羊吗,显然是不可能啊。所以贾诩知道,也该是差不多了,不能不给他们找事儿,他们不是人,是伤人猛虎,贾诩倒是不知道什么杀人机器,他就只能是这么形容了,所以猛虎你可不能总去关着饿着,要不要出事儿的,所以……

    贾诩知道,只要自己主公一看自己写的三个字,他就绝对会明白自己的意思。再说了,就算自己主公不能完全了解自己的意思,不是还有个“鬼才”郭嘉郭奉孝吗,其人绝对是都明白的,所以不用自己去多写什么,写多了,没必要啊。

    贾诩已经是出手了,马超也是采用了,他只等着十八子来。

    -----------------------------------------------------

    同一时间的曹操、孙策刘备他们,都在帐中和自己一干属下商讨战事,他们都认为这次和凉州军大战,是持久战,也应该算是荆州最后的归属的决战了。

    而从这几日的交锋来看,虽说己方伤亡是比人家多,这个没错,可他凉州军却也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可以说还是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的,他们也确实不是不能接受。虽说曹操他们没认为是己方占优势,可凉州军也不比己方强多少就是了,所以就算是彼此彼此吧。

    其实他们这么想,并不能说是错的,在马超那儿,他其实也是如此想法,但是相比较而言,凉州军的伤亡没有对方多,这个是一点儿不错的,所以马超虽说也不认为己方是占了什么大优势,可却没有处在劣势中。

    在他看来,等十八子一到,己方是出奇制胜,奇兵一来,自己不信他曹孟德、孙伯符、刘玄德能抵挡得住多久。

    -----------------------------------------------------

    凉州金城,当十八子收到了自己主公亲笔书信的时候。差点儿是没哭了。

    说实话,他们倒是不知道是贾诩引荐的他们,要不还不知道马超什么时候才能用他们呢。可他们看到自己主公是依旧记得自己这十八个人。他们确实心里还是很感动的。他们就是这样儿,在之前,一直是待在金城,驻守此地的时候,这么些年了,要说他们一点儿都不怨,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今日看到了自己主公的亲笔书信后。他们是热泪盈眶,除了李为之外,其他十七个都不能说话。只能是比划跟自己大哥说着,李为都明白。自己这弟兄们就是说要赶紧去荆州,好去参战。

    这也就是李为他们的忠心,要不换个不忠诚的。早都可能不干了。不过自从屠戮了烧当羌后。可以说十八子就算是把命都卖给马超了,所以哪怕之前是有怨没错,可当看到了马超的亲笔书信后,这些却是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

    十八子想得很简单,要是没有自己主公的话,怎么可能有如今自己的弟兄们呢。

    如果说不是遇到了自己主公,可能如今自己这十八个人还在玉门关外当马贼呢,可不是吗。这还是往最好的方面说的。要是不好的话,可能是早就已经身死多时了。你看看当年的独眼龙,还不是被自己主公给出兵剿灭了。说实话,自己这些人当年的势力,那可是不如人家独眼龙啊。

    可自己这些人还算是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不过就是劫掠些财物而已,生活所迫,也是为了能早日报仇。可他独眼龙就不一样儿了,他是烧杀奸淫,是无恶不作啊,所以他是该死,而自己十八个人是投诚自己主公了。不过自己主公也是答应给自己这些人报仇,结果果然,没几年,自己主公就做到了,自己这十八条命,算是卖给自己主公了。

    所以哪怕他们这些年是有些怨,可却从来没有想过什么背叛,毕竟这些年,他们在凉州军中,其实待得还是不错的。而且是马超帮他们达成了毕生心愿,他们当然不会背叛了。

    -----------------------------------------------------

    李为把马超的书信放到了案上后,对众人是说道:“好了兄弟们,咱们等陇县人来交接后,便奔赴荆州!!”

    李为这个做大哥的是当场拍板儿了,因为毕竟虽说是让李为他们十八子去荆州,可金城这边儿这么重要的军事重镇,那也是不可能没人驻守的,所以马超早已是从陇县去调人来接替李为他们了。也就是不到两日,人就会到,而到时李为他们就会去荆州了。

    才一日多,李为就等到了从陇县来的交接的将领,正是张绣,因为这时候张绣没什么事儿做,马超正好是给他找了点儿事儿干。马超正好是知道张绣就在陇县,所以就让他去了。说实话,张绣这时候正是无所事事呢,结果自己主公一直调令,让他去金城。那地方他熟啊,所以就带着胡车儿是马不停蹄地就赶到了金城。

    说实话,马超让张绣接替十八子驻守在金城一线,不止是知道其人的本事不错,更是知道,张绣身为凉州军本地土生土长的人士,他对羌人的认知,确实不是谁都能比得上的,所以他是当仁不让,被马超给选中了。

    -----------------------------------------------------

    金城这边儿都交接完后,十八子就告辞了,张绣和胡车儿是亲自给他们送走。不过十八子可也不是就他们十八个人去荆州,他们还带着曾经追随着他们的一百零八人,号称是一百零八勇士,一起快马赶赴了荆州。

    这一百零八勇士,那可绝对是一般般的人马,那是十八子的嫡系,追随他们不知都多少年了。从他们当年从李家村走出去后,在玉门关当了马贼的时候,这些年就已经追随他们了。并且当初他们十八子一共是有两百人马,可最后说要金盆洗手,不干了,就只有这一百零八人追随他们,一起去了马超给他们安排的幽州乐浪杜家。

    而这一百零八人和十八子一样儿,在幽州待了几年,也和杜家三兄弟学了不少本事。虽说他们肯定是不如十八子,可比一般般的士卒,那可是强太多了,不单单是战力强,配合什么的,都厉害,而且箭法什么的也都会,不说是全能的队伍,但是也真差不多了。

    -----------------------------------------------------

    第一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