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备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像高祖也一样儿是没有什么武艺,可能还不如自己呢,但是高祖一样儿是夺取了天下。西楚霸王项羽倒是厉害了,武艺号称是天下无敌,但是最后是个结果,下场还不是一样儿是兵败自刎了。

    所以刘备心里清楚,武艺再高,其实也不能说就一定无敌了。至少他肯定不会去把精力都投入到这上面来,只要自己手下人都是人才,也一样儿是有武艺高超的,那就够了。像文丑、太史慈,还有魏延,这武艺都是相当高超之辈,所以还用得着自己武艺如何吗。

    以前自己手下是没有几个人,所以没办法,自己得亲自上阵。但是如今呢,还用得着自己如此吗,很明显,是根本就不用自己再上了。说实话吧,就算是自己想上去,自己手下的人也不能让。

    就不说别人,马超不也是这样儿了,以前他还是经常带兵杀敌,可如今呢,基本上不用他亲自动手了吧。当年还带兵攻城呢,可如今,他手下人还能让他这个主公如此吗?

    -----------------------------------------------------

    刘备看着自己旁边儿的文丑,那眼睛瞪得,绝对是不下了。他心说,这武艺高超的人,确实不是没有原因的,你就看孙策和文丑两人,就不难发现问题。自己是对这对战没有什么太大兴趣儿。反正是要是徐公明赢了就行,其他的自己都不关注。

    但是你看这二位,就不一样儿。生怕是错过了什么似的,要说这有什么意思呢,反正自己是看不出来啊。这也难怪,这可能也就是为何自己是个二流水平的武艺,而人家两人都是一流的武艺的原因吧。

    不过刘备仔细看了几眼,真是觉得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他心说这两人就更打铁似的。有什么意思?可你看孙伯符还有文丑两位,看得是津津有味,唉。这就是差距吧,自己和两人武艺的差距啊。

    也不止是他们俩,刘备一看,自己的军师。谋士徐庶徐元直。也是看得挺仔细,刘备对此也只能是摇头了。

    -----------------------------------------------------

    这人和人的想法不同,所以自己也不好去说什么,再说武艺真高点儿的话,也并不是没有好处,所以刘备也没去多说什么。

    凉州军这边儿,大多数人都是担心着张任。当然了,真正关心张任的。那只能说是少数,更多的人实则是害怕己方失败。就是这么回事儿。要说张任对自己主公对自己这些人如何,谁不知道啊,所以真正还能关心张任的人,终究是少数人而已。而大多数就是关心着己方别败了,要不可就不好了。

    马超旁边儿的郭嘉此时一皱眉,然后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看来是该鸣金了!”

    连郭嘉都看出来了,马超当然是更加清楚,他此时也是微微皱眉,对郭嘉言道:“奉孝之言不错,是该鸣金了!张任可不是他徐公明的对手啊!”

    -----------------------------------------------------

    徐晃经验绝对是比张任丰富多,至少在单挑对战这个方面,就是如此。毕竟张任一共也没有多少次和人家对战的经历,不过徐晃可不一样儿,那经验确实,真是丰富多了。

    而此时徐晃对张任一笑,说道:“张任,你不是徐某的对手,还是束手就擒吧!”

    说着,大斧是直奔张任的前胸砍去,徐晃兵器是大斧,他绝对是个力大的猛将,这个是公认的。而张任和他一比较,力量上差距是有的,而且兵器更是没有人家的沉重,所以张任可不敢直接去碰人家的大斧。

    所以他也只能是运用自己老师交给自己的巧劲儿来破敌,以巧破千斤吗,这就是以巧破力的招式。而童渊号称枪神,他对此的研究,当然不是一般般的人所能比的了,而张任虽说是没有学到十成,但是五六成却还是有的,这个没错。

    不过一边儿出招,张任对徐晃的话是气愤非常,不过好在其人的养气功夫到家,绝对不是轻易就能表现出来的,他是一下就把心头的怒火儿给压了下去。

    -----------------------------------------------------

    此时张任也是不甘示弱,直接喝道:“徐公明休得多言,如今胜负未分,鹿死谁手,尚难评说!”

    徐晃闻言是哈哈大笑,“张任大言不惭,你今日能赢徐某,徐某跟着你姓!”

    这话可绝对不是一般的话,和现代的玩笑可不一样儿。古人最重传承、孝道,老祖宗的姓可绝对不是拿出来开玩笑的。所以徐晃都这么说了,那就说明他是动真格的了,他可绝对不认为张任能胜过他。

    张任心里还是清楚的,自己也确实是技不如人,其他的不说,就说单比这武艺,自己确实是不如人家徐晃,所以人家徐晃有信心,那也是没错的。

    两人已经战了四十多个回合,快到五十回合了,张任已经是慢慢支持不住了。毕竟哪怕你不和人家徐晃的兵器相碰,可徐晃那兵器,不可能是一点儿都不碰到张任的长枪,所以碰到的时候,虽说张任是紧紧握住兵器了,可依旧是处在下气风的,谁让人家力气大呢。

    -----------------------------------------------------

    马超这时候对郭嘉说道,“看来不鸣金是不行了!”

    郭嘉是忙点头,“是啊,张将军不是徐公明的对手!”

    马超喝道:“鸣金!”

    “诺!”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一听到鸣金的声,张任心说,你马孟起是看不起我啊,认为我是必输给徐公明?不过他心里也清楚,事实就是这样儿,不过要让他亲口承认,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而如今马超让士卒鸣金,可以说是正中了张任下怀,他也正好是借着这个台阶下去。

    结果还没等他说什么呢,徐晃便笑了,“张任,你家主公鸣金让你回去呢,你赶紧跑吧,徐某不追你就是了!”

    -----------------------------------------------------

    这话听在张任的耳中,那就是赤/裸/裸的羞辱,可不是吗。

    第一,自己和马超是什么关系,自己可绝对不是他的属下,只是在凉州军中帮忙的,他马孟起敢命令自己吗?

    第二,自己武艺虽说是不如他徐公明,可他徐公明让自己跑,这不明显是瞧不起自己吗。

    第三,还说不追自己,这不就是说,追上自己的话,自己还不是对手吗。

    张任一听火儿就大了,本来他不想退走,不过转念又一想,要不走的话,绝对就是中了人家的计了。别看徐晃手握大斧,是个猛将,可人家也不是没脑子,这明显就是激自己呢,自己要是真冲动了,那可就中计了。

    不过张任也没放狠话,直接对徐晃说道:“徐公明,今日军中鸣金,张某却是不可违抗军令,所以告辞了!”

    -----------------------------------------------------

    张任那意思就是说,不是我不想和你再战,只是今日己方都鸣金了,我怎么能违抗军令呢,所以是不能再战了。

    徐晃一看张任撤了,他心说,这个张任果然是,明明应该很气愤,但是他却是忍住了,并且这个时候还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而没有中计,其人还真是,不可小看了啊。不止是武艺不错,这还是个人才,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看着张任撤退了,徐晃也没追,他知道,追也追不上。就算是追上了的话,人家凉州军那边儿还能没有准备?看着人家都已经让弓箭手准备好了,就知道。不过徐晃也没再去羞辱张任什么,他心里清楚,张任没中计,自己再去说什么都没有用。并且那样儿的话,只能是让所有人去耻笑,所以自己当然不会去做那徒劳之事,并且还对自己没有好处。

    不过他还是对张任喊道:“张任,今日一战,你我都没尽兴,他日可别这么早走了啊!”

    -----------------------------------------------------

    张任一听,心说你徐晃果然是不能小看啊,什么早走了,什么没尽兴,要是信了你就中计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