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让听了刘宏的话后缓缓地摇了摇头,这朝中年纪大些经验丰富的确实是能派的都已派出去平叛了,可朝中那不是还有年轻人在嘛。

    “陛下,奴婢举荐一人,想此人必定能破宛城的黄巾叛贼!”

    刘宏一听来了精神,“哦?不知阿父所要举荐何人?”如今宛城都已经丢了,这个黄巾叛贼离雒阳是越来越近,刘宏觉得只要是能平叛,自己也不会去吝啬什么了,而且只要有人能胜任,那自己一定会用的,没办法,这是非常时期啊。

    “此人正是城门校尉马超马孟起!”

    张让虽然也知道马超和何进也常走动,不过他依旧是把马超当成是自己这一方的人。毕竟马超可是最先认识的自己而又是和自己走得更近些。更何况马超又帮过自己,所以他这时举荐了马超而不是曹操,张让是希望他能把握住立功的好机会。至于说到马超的本事,张让还真就是对他很有信心。

    马超马孟起?一想到马超,刘宏心说,这些时日他这城门校尉倒是一直都忠于职守。不过听到张让举荐了他,刘宏觉得也许马孟起此人还真就可以胜任,好,就让他去吧,拒敌于京城之外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马孟起乃我大汉之栋梁,朕也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到。可是要让他去带兵平叛,这怕是其他人会不服吧。”刘宏说出了自己的顾虑来,这个一定会有人反对的。

    张让闻言一笑,“陛下,朝中大臣中只要何进何遂高没意见,相信其他人也不会多说什么的。但就算是还有人说三道四,那么陛下就让他们去平叛也就是了!只要他们有合适的人去,那自然也就不用马超马孟起了!”

    张让也一样鄙视这些人,你说平时叽叽喳喳地都挺欢,但一到关键的时候就没声了,不过你要是让一个年轻人去带兵平叛,你看看,这帮人绝对还得蹦出来叫唤两声。

    刘宏也一笑,“阿父所言不错,朕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第二日早朝,“想必卿等皆以听闻南阳宛城已失守的消息了,今朕想再派一路大军平叛,不知众卿意下如何?”刘宏对众大臣说道。

    众大臣也是消息灵通,当然是知道了宛城已失,可却没想到刘宏又想派一路大军去平叛。而马超自然也知道宛城丢了,但也没想到刘宏又要加一路平叛的大军,只是不知道是谁带领。

    何进第一个站出来说道:“陛下圣明,臣以为如今该当如此,只是不知陛下可有合适的人选?”

    何进觉得刘宏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一般情况下就是应该已经有了合适的人,如果没有,自己正好也想举荐一下。

    但说实话,确实是没什么太好的人选,一听闻黄巾军一路势如破竹、州郡失守、然后烧毁官府、杀害吏士、四处劫略,大多数的人都早已是闻风丧胆了,害怕的可不只是他刘宏一人。而想来想去,何进觉得如今朝中也只有曹操和马超两人能担当平叛的大任。

    “朕欲以城门校尉马超马孟起为右中郎将,带兵平叛宛城黄巾,不知大将军之意如何?”

    话毕,有人看向了马超。而一听刘宏说的人是马超,何进没反对。虽然他更倾向于曹操,但要是马超的话他也不是不能接受。尽管马超和张让走得很近,但何进可不认为马超就是张让那一方的人。他倒觉得马超更像是中间派,属于未被拉拢的,所以何进是一直都想把马超拉到自己这边来。

    “臣附议,臣也认为马超马孟起此人为最合适的人选!”

    见何进都同意了,刘宏显得很满意,就像张让说的那样,只要何进同意了,其他人说再多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用。

    马超听了之后心中惊讶,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好事居然落到自己头上了。他知道这是张让和何进举荐自己的结果,要是自己真能带兵平叛去,那最应该感谢的就是此二位了。而张让、何进还有刘宏已经成了他现在心目中最可爱的人了,真是可爱三人组啊。

    “不知众卿意下如何?”该问的还是得按套路问一下,不过无论什么情况出现,刘宏都早已准备好了他自己的说辞,他如今已是非马超不用了,就算反对声再大,他今日怎么也都要力排众议。

    一般来说这种时候总是会有些不和谐的声音出现,果然,只见一大臣站了出来,说道:“臣不赞同让马超马孟起此人带兵平叛。想那马孟起,此人一是资历尚浅,二也无大功于朝廷,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臣恐其难以胜任,还请陛下三思,三思啊!”

    此言一出,大臣中有几人点了点头,还有几个又看向了马超,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听闻马孟起此人还未及弱冠,年纪轻轻,真能担起重任吗?三路平叛大军,无论是卢植、皇甫嵩还是朱儁,那在朝中都是有资历,有威望,又有本事的人,可这马超,怎么能和那三位比啊!

    马超心说,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啊,说反对的这位自己都不认识,应该没什么血海深仇吧。不过其实他也算能理解,毕竟自己年轻,而且别人也不知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所以自然不相信自己能胜任。既然你不相信,那总一天自己会证明你是错的。

    “哼!那你去平叛吧,朕看就你能胜任!”

    刘宏说了这么一句,结果之前说话的那位听后就没了动静,只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心说自己可干不了这个,得,还是让别人出马吧。

    “臣以为马孟起此人实为合适之人选,陛下圣明!”

    又一人站出来道,刘宏一看,原来是马日磾。他早知道马日磾和马超有亲戚关系,这时候见他站出来也不意外。而这句话在马超听来那就是天籁之音,心说这叔父没白叫,关键时候靠得住啊,还得是自家人。

    “臣附议,马孟起实为不二人选!”

    曹操同样站出来说道,虽然他也想带兵平叛,但看刘宏心中的人选是马超,曹操觉得眼前给马超争取个机会也不错,相信自己还会有机会的。马超对曹操心存感激,老曹绝对是够意思,没说的。

    刘宏点点头,像马日磾和曹操这样的才是他想看到的。只听他又说道:“不知司徒之意如何?”他知道,只要袁隗说同意,那这事就彻底没问题了。其实现在刘宏也能拍板,但他还是喜欢看到所有大臣都一致同意他才最爽。

    只见袁隗站了出来,“陛下,臣也以为马孟起足以胜任!”

    听了袁隗的话后,有的大臣不解,怎么司徒这么说呢,难道司徒真是如此的想法?

    袁隗是早看出来了,张让和何进都举荐的是马超。其实就算自己不同意,也没什么大用。如果马超真能破黄巾那最好,那样大家都安全了,可如果不能胜任,那到时候自己自有说辞。马超觉得袁隗和自己也没什么交情,按理说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他也不知袁隗如何想的了。

    袁隗这边一表态,就再也没有反对的声音了,就算有那也只不过是在心里想想罢了,没有人再敢当着刘宏的面说出来这些。

    “众卿既然没有异议,那此事就如此定下了,城门校尉马超接旨!”

    “臣在!”

    “朕命卿为右中郎将,带兵平叛宛城黄巾!”

    “臣领旨谢恩!”

    其实右中郎将和城门校尉的月俸是一样的,可马超觉得还是右中郎将好。

    “孟起留下,其他人都退下吧,退朝!”

    “诺!臣等告退!”

    大臣们陆续都走了,只有马超一人留了下来。

    “爱卿,这第四路平叛可全都靠你了!”

    “臣必不负陛下所望,竭尽全力,以报陛下圣恩!”

    马超能感觉出来刘宏确实是对自己报了很大很大的希望,当然了这当皇帝的可没一个希望天下大乱的,早日太平他才能早日心安不是。

    “拿好中郎将的印信去点兵吧,一万虎贲军,朕如今只能派出这么多人马了,还望爱卿不要让朕失望才是!”

    刘宏把右中郎将的印信交给了马超,马超上前双手接过。

    “臣定不会让陛下失望!”

    刘宏给自己一万虎贲军,这就已经算是不少了,在马超的意料之外。

    “好,去吧!”

    “诺!臣告退!”

    马超走后,刘宏这才放松了下来。作为皇帝来说,自己在臣子面前不能表现出害怕来,所以什么都得装得和平时一样。

    马超从宫中出来后,直接先回到了府上。

    “魏平你和我来!”

    正好看到了在院中练武的魏平,于是马超就把他叫进了屋。

    “不知主公唤属下何事?”

    “魏平,我被陛下任命为右中郎将,不日将去宛城平叛!”

    “属下与主公同去!”

    马超点点头,“不错,你不说我也要让你们过去!”

    “请主公吩咐!”魏平知道,自己主公应该是有任务要他们去完成。

    “好!”

    马超在魏平耳边耳语了一会儿,魏平边听边慢慢点着头,对于马超说得都了解。

    “一起全靠你了!”

    “属下明白,一切请主公放心!”说完,魏平转身告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