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了张任说完,马超点了点头,然后对众人是一摆手,说道:“好,如此咱们便出发!”

    应该说这次绝对算是非常难得的一次了,为什么如此说,因为这次马超的意思,是带着所有人去迎敌,那么就没有人守御在邾县了。 章节

    众人还有些纳闷呢,这次自己主公居然是没有在邾县留守什么人。不过真正知道自己主公意思的,却还是有的,比如说郭嘉等人,就都明白。

    其实马超所想的,还是很简单的。你说要是己方赢了,那确实是比什么都好。可真要是不敌敌军的话,最后邾县留什么人,好像其实也真是没有大用,所以与其谁都不爱在城内,还挺得罪人的,还不如大家就都去城外迎敌,这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所以还是一起去吧,也真就没有什么的。要不留下谁,不都是不好。马超这个当主公的,当然也是能为属下着想的,不过当然了,归根结底,他还是为了自己,这却也是没错。

    -----------------------------------------------------

    于是众人便出城整兵,之前人马可不在东城门和北城门外,所以这回当然是要把人给拉到东城门和北城门外才行,要不怎么对敌啊。

    曹操、孙策和刘备的大军,终于是到了,不过他们是在距离马超凉州军大营三里处安营。他们倒是“艺高人胆大”。距离不远,也不怕凉州军有什么动作。不是他们自大,是因为己方号称几十万大军。凉州军肯定不会在大白日就那么过来就是了。当然该有的防范,却还是不能少的。

    至于说晚上,那就更得严加防范了,毕竟这个趁夜劫营,这事儿基本谁都干过,也不排除凉州军会有如此的想法。哪怕己方有着十几万人,近二十万。但是白日的时候还行,不过到了晚上,那可就说不定了。

    -----------------------------------------------------

    探马早就前来禀报过了。所以马超也知道曹操他们到了,并且如今正在扎营,对此马超倒是没有什么想法。

    要说这个时候曹操他们还没有防范的话,打死他都不相信。并且事情也不可能说就像你所想得那样儿。大白天去劫营。人家有防备的话,基本你是没有什么效果的。哪怕你出动精兵,再多你能出多少,不可能十几万人都上吧,所以人家那近二十万人,你只能是给人家白杀的,所以……

    马超此时也没有召集众人,只是派人去各帐传令。告诉他们,明日巳时。与敌军对垒!

    自然,马超这边儿派出了一个使者,前去曹操兖州军大营与孙刘联军的大营去下战书了。

    等人回来之后,与马超一说,曹操、孙策和刘备他们都已经接下了战书,正好明日巳时,双方一战!

    -----------------------------------------------------

    马超一拍桌案,心说,好,就等明日了。不过说实话,人家也是就等着明日呢,不是吗。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日,马超擂鼓聚将,是带着众人点兵出发了。毕竟两军的大营是相隔着三里,所以还得往前走点儿才行。别看双方好都快三十万的人马了,不过如今这个地方足够空旷,足够大,所以他们厮杀一场,那却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

    怎么双方也不可能在都厮杀不开的地方战斗啊,那不开玩笑吗。几乎就是同时,曹操他们也各自擂鼓聚将,然后点兵出发了。

    说实话,这是正式和马超凉州军对垒上了,早晚都要有这个战斗,所以曹操他们也是很重视。不过对己方众将还有士卒要说的东西,该说的早都说完了,所以他们就简单说了几个字,点兵出发,全力一战,然后就带兵走了。

    -----------------------------------------------------

    双方已经相遇,彼此距离不算太远,应该说是正好的距离。

    曹操他们这边儿,他和刘备都带兵三万,孙策是带兵四万,谁让他人马最多呢,加一起十万多点儿。而马超也一样儿,直接就拉出来十万人马前来了。虽说双方的人马是一样儿,不过到底最后是鹿死谁手,倒是还不一定了。这毕竟战争吗,不能光从人数上来看。

    哪怕马超认为己方战力最强,可却也不敢肯定地去说,他这次就一定胜利。同样儿,曹操和孙策是有信心,但是他们更是不敢去确定什么了。

    江湖规矩,这时候,做主的人都得上前去闲聊两句。当然这个肯定不是那种闲聊,不过就是简单说几句,给己方打气,打击对方士气,差不多就这样儿。当然了,也是,彼此都算是挺熟,但却一直都没见,或者准确来说,是好久没见了,所以就见面寒暄几句。

    因此,几人是不约而同的,没有任何动作语言,就直接向两军之间而去。

    -----------------------------------------------------

    当然了,这个双方还得各自带着保护的将领,比如曹操这儿不用说了,后面跟着许褚。而孙策和刘备,两人后边是分别跟着张辽还有文丑。哪怕孙策自恃武艺高超,可也没说不带个人去。没看到马超不也带着一位吗,众人还都知道,那不是号称杀神的崔安崔福达吗。

    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一看这位大爷都跟着马超来了,曹操他们也不可能不重视。这真要是动起手来的话,曹操心说,己方可要吃亏了。

    几人相遇后,都是忍不住一笑,至于为什么而笑。那就是各有不同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吧,这个见面说话,肯定却还是少不了的。

    曹操其人为人性格算是比较开朗的。所以还是他最先说话了,此时就听他对马超说道:“孟起贤弟,别来无恙啊?”

    应该说这里面的人里,就只有他和马超应该说是最为熟悉了。虽说孙策和刘备和马超也都算是认识多年了。但相比曹操来说,却还是差不少。

    -----------------------------------------------------

    怎么说当初马超还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曹操就和他认识了,而且几人也都清楚,曹操帮马超可确实是不少,这么些年来,你就看曹操帮过谁了。当然了,以曹操如今的身份地位来说。他还能去帮谁,几个人能去求他呢?

    所以这么一看。当初马超和曹操只见的友谊,还真是,可以说是非常可贵的。随着身份地位不断提高,可以说真正的朋友只能是越来越少,要不皇帝为什么自称叫寡人呢,这不是没有道理的,而是事实存在的。

    如今你问曹操,他还有几个朋友,至少孙策和刘备,那肯定算不上朋友,敌人那是肯定跑不了的。而马超呢,曾经肯定是朋友,但是如今却不能说就是纯粹的朋友了。那以前曹操和袁绍也是朋友,不过后来呢,不也是……

    看到曹操主动和自己打招呼,马超心里也是不胜唏嘘啊,这都多少年了。

    -----------------------------------------------------

    当初认识曹操的时候,曹操还没到而立之年,自己才十几岁罢了。可如今呢,曹操都已经快到知天命的年纪了,自己也是过了而立之年啊。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曹操是老了不少。确实,至少那个时候,在马超的印象之中,曹操是没有多少白发的,有,但是不仔细看,你是看不出来什么。不过如今呢,你再看,白发黄发都是有不少了。所以对此,马超还能不感慨吗。

    同样儿,他看到刘备,其实也是如此。当初认识刘备的时候,还是诸侯讨董,那个时候到现在,十年都过了,刘备一样儿是老了不少。那个时候三十多岁,如今都也都四十多了。

    也就是孙策,他比起两人来,确实不算老。是啊,他比自己年纪还小呢,所以不用多说了。

    马超对曹操三人一拱手,说道:“好,很好!哈哈哈!孟德兄,玄德公,伯符,超有礼了!”

    哪怕马超和三人都是敌对,但是该见礼还得见礼的。再说了,除了和三人是敌人之外,好像真是没有什么死仇。打仗那是肯定少不了的,所以这个不用多说了。

    -----------------------------------------------------

    这几位,就算是孙策,马超那也是认识好几年了,并且和这几人的关系,也确实,比较乱。

    和曹操曾经是非常不错的朋友,关系非常,曹操帮了自己很多,当然了,自己也是帮过他。

    刘备呢,曾经也不是没接触过,不过是没有深交就是了。

    至于说最后的孙策,这个就更别说了,自己帮他的还少了?那传国玉玺,还不是自己给他的。

    不过不管如何,唯一改变不了的,还是如今几人的关系。怎么说都是敌人,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错。曾经怎么样儿,那也只能是曾经了。如今双方就要一战,那么便抛开曾经的那些东西一战也就是了,可以说几人都是如此想法。

    马超给几人见礼,孙策和刘备也不能怠慢了。

    -----------------------------------------------------

    别看几人都是天下诸侯,可自己两人和马超一比较的话。那确实势力不行,实力也不够。而人家倒是先说话了,自己两人当然是不能怠慢了。

    于是孙策和刘备是赶紧还礼。“见过骠骑将军!”

    刘备和马超虽说也见过,可没有深交,所以也不好叫他表字。至于孙策更是,而且人家马超曾经还帮过他,他就更不能直接叫孟起了。毕竟这二位可和曹操还是不能比的,无论是地位,还是说和马超的关系。所以曹操能叫孟起贤弟,他们连表字都不好去称呼。

    当然也可以说,曹操对于自己所看重的人。多少都是比较亲近的,而孙策和刘备,对马超倒是比较疏远,这个也是必然。

    马超对孙策和刘备笑着点了点头。要说自己可能是欠曹操的。但是却绝对不欠他们的,这个没错。而两人对自己怎么称呼,自己自然更不会去想这个,倒是曹操,这么多年,很多东西,却依旧是没怎么改变啊。

    -----------------------------------------------------

    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老了是老了,不可能什么都不变。但是那个性格,那个脾气,却是没有什么变化。这倒也是,毕竟这个几乎就是改变不了的东西,不是吗。

    曹操此时对马超一笑,“哈哈哈!孟起,如今再见,却是如此情形中啊!”

    可不是吗,之前在冀州,也是见过曹操,不过那个时候,多少也有合作过的地方。可如今再见,却是实打实的敌对了。

    马超闻言是摇了摇头,说道:“孟德兄当知,这却是注定的,无法改变!”

    本来就是吗,除非你去争霸天下了,可就算这样儿,彼此都一定会放过对方吗?这个,呵呵,谁知道了,不好说啊,反正是一切皆有可能就是了。

    曹操闻言没多说,只是大笑着,“哈哈哈!哈哈哈哈!”

    -----------------------------------------------------

    至于此时的孙策和刘备两人,他们倒是都知道曹操和马超曾经的交情,再加上曹操这么个比较念旧的人吧,所以都明白,他们两人多少都是要说几句的。要是自己两人的话,肯定是没有曹操要说那么多也就是了。

    本来吗,和马超没有多深的交情,和曹操那是不能比了。

    两人彼此寒暄了几句之后,就轮到孙策和刘备对马超说话了,刘备倒是没有什么话,本来就是,两人根本也没有什么交情,所以不过就是相互点了点头,这就算完了。

    至于孙策,他倒是有话和马超说,就见他是对马超一拱手,说道:“当初之事,却是多亏了将军帮助,此策却是不敢忘怀!”

    马超心里是一摇头,说实话,他可不是听孙策来感谢他的,这对他来说,是什么用都没有。

    不过要是从做人的角度来看,马超倒还算是欣赏孙策,大丈夫当恩怨分明,这个不错。

    -----------------------------------------------------

    但如今两人终究是敌人,所以其他的都抛开别说,该战就战,比什么都强。

    所以还没等孙策往下说什么,马超就是一笑,然后对孙策一摆手,就听他说道:“伯符,以前的事儿就不用再提了,说实话,我之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己而已!如今你我敌对,当抛开过往一切,全力一战,如此多好!”

    孙策一听,就苦笑了一声,“也罢,不过不管如何,策却是终究忘不了的!”

    多了话没说,孙策对马超再次一拱手,然后就不再说了。其实就和马超说的,以前是以前,那现在就是现在了,自己感谢马超可以,不过自己还有那么多手下呢,还有那么多江东军士卒呢,所以也不可能不和马超凉州军一战,这肯定是不能少的。

    马超对孙策点了点头,也是再没多说。而曹操这么一听两人的对话,心说这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在啊,看来这隐情还是有的,自己当然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就说孙伯符与马孟起两人的谁让,自己不就不清楚。

    -----------------------------------------------------

    反正还是,该战就战,曾经也只能是代表曾经了,哪怕是忘不了,可却并不影响什么不是。

    如今是敌人啊,对待敌人要如何,自己知道、刘玄德知道、他孙伯符一样儿是知道的。

    还真别说,曹操和马超所想的,基本是大同小异,一样儿的。这倒不是说两人性格一样儿什么的,只是在对待这个问题上,算是一致的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