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你不承认这个不行,“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啊,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哪怕张任也确实是没有中过这几位的什么计,但是不代表他就不知道荀攸他们的厉害,什么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其实就是这样儿个意思。

    马超在最后说道:“因此,我军是只能在此阻截兖州军与孙刘联军,不知各位以为如何?”

    结果马超说话后,是偷着观察张任的反应,当然这话就是对张任说的,自己这边儿倒是说完了,他张任此时却是不可能没有反应吧?

    果然,马超话音刚落,崔安他们此时是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早都算是听过自己主公如此说了,要不己方如今是做什么来了?关键是众人也都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所以虽说自己主公如此问,可张任不说话,他们当然也不会说什么。

    而此时,还是张任说话了,他不说也不行,毕竟关乎着己方的的下一步行动呢,所以……

    -----------------------------------------------------

    就听张任对马超,同时也是对众人说道,“马将军,各位,在下认为如此确实是如今最为妥帖的!”

    不管怎么说,当着这么多人,还都是马超的属下的面儿,张任也难得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比较低的位置上。怎么说张任并不是一个特别狂傲的人,当然了。他这个人毕竟算是成名多年,所以骄傲终归是有的,这个却是不能免俗了。

    听了张任如此说。马超是点了点头,当然本来要是张任是自己属下的话,马超也不至于说了这么好几句,但是如今情况不不是这样儿吗,所以就得是如此才行。

    而张任说完了,表完态了,其他人也是不甘示弱。都知道自己主公是给张任听的,但是众人也得陪着演才行啊。

    -----------------------------------------------------

    马超拍板儿决定:“既如此,各位都已同意。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了!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只要来此之时,必将是我军与之决战之日!”

    众人一听,是信心十足。这个时候当然不会有人退缩。都是憧憬着,倒是杀得兖州军和孙刘联军是溃不成军。虽说如此的话,己方也得损失不小,但是要真能把对方打退打残,甚至直接赶出荆州,那么可以说一切都是值得的,难道不是吗?

    “还望各位能拿出十分的力来,胜败就在此一战了!”

    “诺!一切必不负主公所望!”

    就连张任也是和众人喊了一句。不过他当然不会称呼马超为主公就是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既然是来到了邾县。守御城池,确实也代表着,在他心里,也是想着能会一会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对于他这样儿的武将来说,敌人越强,才能越显示出自己的水平来,不是吗。

    -----------------------------------------------------

    确实,还是那话,要是永远去和比你弱的去对垒对战的话,那么你几乎就是永远也不会有什么进步,或者说基本不会去进步。只有遇强则强的时候,你才能进步,或者失败后,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然后知耻而后勇,真正去提升自己。

    总是一味获胜,对自己来说,其实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儿。要不怎么说,人家只有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甚至更强的对手,真正了解情况的人知道,这绝对是好事儿,只有这样儿,你才能超越自己,不是吗。

    而如今对于兖州军、孙刘联军和凉州军双方来说,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虽说他们也没有十分的把握,就一定能把对方给打败,但是他们却都认为,至少对方是不弱于己方的对手,这个却是没错的,而他们也没肯定地去说,己方就一定是比对方厉害多少,他们还不至于如此自大自狂。

    -----------------------------------------------------

    但是确实,能有这么一个对手,其实无论是曹操、孙策和刘备,还是说马超,他们都知道,这未尝就不是一件好事儿。只有在这个时候,双方算是旗鼓相当的时候,才能更看出来,谁才是更强的那一个,“强中更有强中手”嘛,双方都是想马上打败对方,只是结果如何,还得是战过才知道。不过双方都是有信心的,这个却是没错。

    马超之后又叮嘱了几句,然后才算完,张任为众人安排好了住的地方,本来吗,谁让他先来的,而且都这么久了,所以这事儿虽说他是不愿意去做,但肯定还得是他去安排。要不总不能让马超自己找地方吧,张任不是那种看不出形势的人,他知道,今日这还一日没到呢,马超那一干属下,看自己都已经是不善了,要是自己真是在挑战他们神经,这终究不好。

    别看张任不怕事儿,但一般来说,他肯定也是不想惹事儿。并且如今正值关键的时候,对抗兖州军和孙刘联军,这才是主要的事儿,重中之重,其他的,都得放在一边儿,不是吗。

    -----------------------------------------------------

    “通令全军,急速行军!”

    “诺!”

    “主公有令,急速行军!”

    “主公……”

    ……

    同样儿的事情也发生在后方的孙刘联军处。曹操兖州军人马因为人数少的原因,所以一直都是行进在最前面,而后面才是孙刘联军的大军。虽说曹操也不想这样儿。但是没有办法,人家孙策和刘备的原因可多了去了,也只能是走在最后。不过谁都知道,一路上根本就没有埋伏的地方,并且己方那么多人马,并不是说你像埋伏就能埋伏得了的。

    而三人是早都已经是商量好了,必须早日到达邾县。要是能在马超凉州军来之前拿下邾县的话,对己方才有好处。

    -----------------------------------------------------

    而等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已经进入到邾县的地界了之后,兖州军探马来报:“报主公。马孟起亲率凉州军大军已经到达邾县!”

    曹操一听,心说果然,人家速度比己方可是快多了。这说明什么,这就说明他马超早都是准备好了。就等着来这儿阻截己方和孙刘联军的人马呢!要不从蕲春到邾县。可以说西陵要远,那么为什么还跑在了己方的前面?不是己方速度没有人家快,而是人家早早就离开了,所以才如此!

    曹操一摆手,就对探马说了两个字:“再探!”

    “诺!”

    探马离开,同样在孙策和刘备面前,也是如此情形。两人也和曹操所想的差不多,心说。他马孟起果然是来了,呵呵。自己也是早已等候他们多时了。

    -----------------------------------------------------

    虽说如今马超已经带大军到了邾县,可己方速度也不慢,这不已经是早进入到邾县的地界了吗。当然了,马超他要在什么地方和己方一战,这个倒是不得而知,不过无论是孙策,还是说刘备,可都知道,马超必然也是要在邾县的地界来和己方决战。

    肯定是不会脱离这个地方就是了,就看他如今带来了他们那么多人马,就不难得知,就是一定要如此的。再说了,就算是邾县附近,也真没有决战的地方。长江能打水战,但是马超会那样儿吗。别说他没有那么多船只,就算去准备的话,还不一定要多少时日呢。并且打水战,己方也没有那么多船只啊,不过真要是让己方准备,也不是不行。

    更为关键,那就正中己方下怀,己方是巴不得如此,除了他曹孟德的兖州军之外,江东军还会怕了水战?就算是刘备军,那也有不少人都是不是水战白痴,可是比兖州军凉州军强多了!

    -----------------------------------------------------

    所以没有一个好战场,也只能是在邾县找一个差不多的地方,双方进行最后的决战吧。曹操、孙策和刘备,他们都是如此想法,而且他们也还知道,马超也应该是这么想的。

    同样儿,曹操他们这边儿是得知了马超在邾县的消息,一样儿的,马超在邾县也是得知了曹操他们的消息。

    马超一怕身前的桌案,对众人说道:“各位,出兵!”

    “诺!”

    众人知道,自己主公这可是要动真格的了。虽说如今曹操他们还据此一百多里,但是自己主公已经要迫不及待去迎敌了。当然了,这个迎敌可不是说马上就去和他们一战,只是要在邾县东城门和北城门外驻扎,来个守株待兔,等兖州军和孙刘联军的到来。

    不过看自己主公的意思,估计还得兵进个十里二十里的才行,不会在城下去迎接敌军。

    -----------------------------------------------------

    确实,所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今人家都已经快要到家门口了,并且自己是来做什么的,所以当然是要出城去迎敌了,要不还不如不来呢。所以马超是准备带着众人去城外。阻截敌军。

    不过问题还是来了,马超的意思是要带着己方的所有人,不过还得有人留守在邾县。而且看这样儿,应该就是张任继续留在这儿,所以张任能干吗。

    于是此时就听他说道:“马将军,不知是何人留守城池?”

    马超在心里一笑,对张任说道:“此事自然还是有劳张将军了!”

    张任是微微摇了摇头,对马超说道:“马将军,在下怎么说也是在凉州军做事。如今大敌当前,岂可不去参战?”

    马超一听,他则说道:“张将军留守城池。难道就不是参战了?”

    -----------------------------------------------------

    张任却说道:“将军,这岂能是一样?在下不才,却也想出城迎敌,不知将军觉得可否?”

    马超一听张任的话。在心里就是一笑。心说,就等你张任说这话呢。说实话,马超看得是很清楚,你说自己要是命令张任去做什么,他当然也得能去,毕竟他的心里想法,马超自然是知道一些的。

    如果说张任没有那个意思,他也就不会听自己的话。来到邾县当主将了。不过如今自己要是不让他去参战,去对战兖州军和孙刘联军。那么张任他肯定是要坐不住的,所以这不就成了这样儿了吗。

    一切都在马超的所料之中,在他看来,自己让张任做什么,肯定没有他主动来得更好。反正马超认为,张任主动说要参战,他能拿出来十分力,要是自己命令他,他能拿出来八分,也就算很多了吧。

    -----------------------------------------------------

    其实马超所想的吧,还真是挺对的,或者说他所预料、所担心的,还是没错的。

    如果马超主动去命令张任如何如何,张任虽说不可能撂挑子不干,但是就这一点上,他能出力八成就真算是不错了。而且这个还不是他张任看在马超的面子上,却是因为他是真心想和曹操兖州军还有孙策刘备的孙刘联军一战。

    可如今他自己主动提出来了,还是在马超一干属下的面前,他说了要去参战的话。这样儿如果说张任不出力,就算他是想,也不能那么去做了。毕竟有几个人是真正是一点儿都不去在乎自己面子的呢,反正他张任肯定是不会如此就是了。

    所以张任明白、马超也知道,而众人也是基本都想到了,张任会如何。要说马超这一步确实挺高,张任也是不得不入瓮了。也是,对张任来说,要不就是在邾县城内,当那么一个守城的,要不就是暂时先放一下自己的面子,求马超去参战,然后好好表现。

    -----------------------------------------------------

    而对张任这样儿,是非常想和敌军一战的好战分子,他会如何选择,其实是很简单了。

    马超闻言点了点头,“既然张将军如此请命,我却是也不能不从!好,有张将军加入,我军定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张任听了马超的话,他心里自然还是满意的。哪怕他也知道,马超这无非都是场面话而已,但是好话谁不喜欢听呢,只要不是讽刺的,就都好说,不是吗,张任也不能免俗啊。

    可是这话听在其他众将的耳中,他们多少都是不喜欢听的。不少人心里都想,就这么一个不给自己主公面子的人,主公几乎是事事都得迁就着他。要说他张任是有本事不假,可真就值得自己主公如此?

    己方可也不是没有人才,很多人不比他张任差什么,甚至有人还比他张任强不少,可自己主公也没如此啊?

    -----------------------------------------------------

    不少人如此想法,他们倒不是对马超这个当主公的不满,而是真对张任不满,还是那话,也就是因为马超镇着的原因,要不他们能不能让张任在城里待着,都可能是个问题。

    张任也客气了两句,“将军过誉了!”

    众人听后,是心里鄙视,有人心说了,你张任也太能装了,本来心里是高兴得意得不行,结果嘴上还客气着。你怎么之前不这么给自己主公面子呢,这时候才算是好点儿,你这也太不是东西了吧。

    不少人是心下不满,但却也不好直接表现出什么来。都知道,还是,如今大地当前,哪怕张任还不能就说是自己人吧,但却也真是暂时站在自己一方的,所以其他的事儿以后再说,如今把敌军给解决掉,就比什么都强啊。

    -----------------------------------------------------

    补上昨天的,昨天断更了,抱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