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感谢yangpan8书友每天的推荐,谢谢~

    对于前往邾县,所要发生的战事,无论是曹操、孙策还是马超,可以说他们都是带着无比信心去的。至于说信心不是那么多的刘备,至少他也没多说什么,更不会去扯后腿,去说一些不太好听的话。况且可以说刘备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他心里清楚着呢,就不说自己是人微言轻吧,就说这个时候,无论是曹操也好,还是孙策也罢,他们能听得进去什么不好的呢。

    而且毕竟和凉州军一战,那可是早晚都要发生的,而如今可能马上就要到来了,所以这个其实并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事儿。确实如此,还是那句话,从几人从决定联合在一起,对抗凉州军的那一日起,就注定了会有这么一日的,而如今并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东西。

    马超带着己方凉州军来到了邾县地界,说实话,已经是距离邾县县城没有多少里地了。

    不过张任到了这个时候,却是依旧没有什么动静。在马超旁边的郭嘉对自己主公一笑,说道:“主公,看来他张任,却依旧是芥蒂不小啊!”

    -----------------------------------------------------

    马超自然是知道郭嘉的意思,郭嘉的意思就是说,自己远道而来,哪怕之前没和张任打招呼,这个不错。可他张任是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带兵前来的。要说就是一个三流水平的将领,自己带着这么多人马。浩浩荡荡来这儿,都已经要到邾县了。城内的守将可能是一点儿动静都不知道吗?

    所以说其他人都能知道,他张任还会不知道?要说张任没发现自己大军的话,那也真是太过小看了他这蜀中名将了,真的。当初的益州,益州军中确实是没有特别特别厉害的将领,但是张任绝对是首屈一指,益州军中一流的将领,所以也真是不能小看他。

    可即便如此,他张任没有出来迎接自己和己方人马。这个就不得不说明问题了。

    说实话,马超心里清楚,如今这个时候,曹操兖州军还有孙策和刘备的孙刘联军,那可还没有到邾县呢,所以邾县暂时是风平浪静,是没有战事的。

    -----------------------------------------------------

    那么这个时候,邾县要是别的将领再次,不管是谁。抛开他张任之外,马超敢说,任何一个人知道自己带大军来了此处后,必然是出城好几里来迎接自己和众人。但却唯独是他张任。可以说根本就没搭理自己,这个是怎么回事儿,就可想而知了。

    别说是郭嘉和自己了。就算自己帐下的那些将领,包括一些己方凉州军中的士卒。估计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马超心说,你张任是真一点儿都不给自己面子啊。不过好在自己虽说不可能一点儿都不在乎面子,但却绝对不是那么特别好面子的人。所以你张任就庆幸吧,要是换成一个真正好面子的主公的话,你张任未必是能落下什么好啊。

    在马超心里真切地认为,以张任他这个脾气性格的人来说,能活到如今,可以说真就算是不错了。而且他是跟能深切体会到,为何在演义里,张任是誓死不归降之后,诸葛亮是很干脆地就把其人给咔嚓了。可以说诸葛亮是了解张任的,他必然是知道其人的性格秉性。

    -----------------------------------------------------

    马超看了眼郭嘉比较意味深长地笑容,他则是苦笑了一声,“奉孝你不说话,也没人当你是哑巴!说实话,张任如何,一切都在所料之中,难道说不是吗?我都知晓的事请,你岂会不知?”

    马超的意思简单,就是说你郭嘉还预料不到这个事儿吗,不用多说,连我自己都早有预料,你郭奉孝还能不知道了?

    郭嘉一听,他对自己主公所说是没有再多说,毕竟多说了都是让自己主公头疼,自己主公可不喜欢总去谈论这些让他头疼的事儿,这么多年了,郭嘉对马超还真是,算是很了解了。自己主公是个什么脾气秉性的,他当然是清楚。

    看着郭嘉不说话了,马超也就不多说了,郭嘉你不得不说,其人确实是非常知趣识时务的,所以和聪明人确实也不用去多说什么,可能几个字,一句话,也就都明白了。

    -----------------------------------------------------

    以凉州军大军的速度,虽说还有几里地,不过却也是很快便到达了邾县城下,不过却是在东门的一侧,曹操他们的大军,必然是在西面或者北面而来,所以之后马超还得带着大军去这边儿阻截兖州军和孙刘联军才行。不过这事儿,如今也只能是见过张任之后再说了,毕竟如今这时候,邾县城门都没开,所以……

    此时邾县是城门紧闭,这个不错,是不能进也不能出了。毕竟张任他是早就知道了西陵那边儿的动向,所以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大开城门,那不开玩笑吗。哪怕张任是艺高人胆大不假,可却也不至于那么托大,要不你知道什么时候人家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就来了。当然了,他也坚信,在敌军快要到邾县的时候,城门肯定会马上关闭的。不过说实话,如果真这样儿的话,如此着急关城门。那还不是让人看笑话吗,张任觉得丢不起那个人啊。

    至于城头守御邾县的凉州军士卒。早就看到了己方大军来到了城下,不过因为没有张任的命令。他们也不能直接就打开城门。

    -----------------------------------------------------

    虽说凉州军不像兖州军那样儿,军纪特别森严,治军非常非常严格,但是怎么说也绝对不松懈,所以该有的东西,肯定是不会少的。

    而这个时候,马超一边儿让己方士卒在原地安营,一边儿带着郭嘉、崔安众人,来到了邾县城下。结果士卒看到自己主公和己方的将领。但是却依旧是没有动作,当然有的士卒心里也犯合计,自己主公都已经来了,这是不是可以打开城门了呢。

    马超一看,还算是满意,虽说是张任守御的邾县,可在没有他命令的时候,哪怕是自己来,也没人打开城门。他可一点儿都没有生气什么的。在他看来,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就得是这样儿才行。听闻兖州军是军纪森严,可己方也不差什么吧。

    但是马超其实心里清楚。己方和人家兖州军,确实还是有差距的,这个不错。

    -----------------------------------------------------

    “你们怎么……”

    崔安此时是对着城头的己方士卒大喊着。不过刚喊了四个字,就被马超给制止住了。“福达,且慢!”

    在崔安眼里来看。确实是没有多少什么军规军纪的东西,这些他不会去想。而他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自己主公都在城下了,怎么己方士卒还不打开城门让自己主公进去呢?并且他心里也挺生气的,是在心里骂遍了张任祖宗十八代。可不是吗,他不来迎接主公依旧是罪过了,而且还紧闭城门不给打开,这是要做什么,不干了?

    但是同样儿,听了自己主公的制止后,崔安是把话给咽了下去,喊声也是戛然而止。别说,这么多年了,崔安很久以前是比较听他父亲的话,不过之后慢慢的,就是听马超的话了。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可以说崔安脾气性格虽然是没变,但是和之前相比,也确确实实是稳重多了。可不是吗,如今崔安四十岁都过了,可能还和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时候一样儿吗。

    -----------------------------------------------------

    就连马超,如今都过三十了,所以也不得不说,时间真是过得挺快的。

    马超在看到崔安喊话的时候,他是急忙制止了,因为己方士卒做得,自己是满意的,是对的,所以崔安这么一喊,终究是不太好。当然了,己方士卒几乎是人人都知道,崔安是个什么样儿的人,所以自然也不会有人去和他计较什么,或者就算是去计较,可能和他去计较什么呢,毕竟崔安可是凉州军中的大将,除了马超,几乎是没人能把他如何了。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崔安是立马闭上了嘴,不过因为他旁边就是马超,所以他不对城头喊话了之后,却是小声嘟囔了两句,都是让马超给听着了。而马超也只是在心里一笑,对崔安,他可以说是太了解了,无论如今他是如何变得稳重多了,但是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基本上很多东西,是永远也不会变的,不是吗。

    喝止住崔安之后,马超是亲自对城头喊道,“弟兄们,谁去把张任请到城头来,就说我找他!”

    -----------------------------------------------------

    别看马超是主公,治下多少个州郡,而且是精兵强将,但是面对着守御城池的己方士卒,这个时候马超这个主公还算是挺客气的。

    毕竟马超也知道,谁为你卖命,还不就是这些士卒吗,而他可从来都不会放弃去收拢士卒人心的机会。马超清楚,其实不光是自己,说曹操也好。是孙策和刘备也罢,其实也不还是一个样儿吗。真正在能收拢收买人心的时候,他们哪个不会去做呢。所以都是彼此彼此了。

    有不少士卒都喊道:“诺!”

    士卒喊声不小,不过去下城找张任的,就只有一个。虽然距离也不是太近,不过马超能看得出来,去找张任的,应该算是个小头目,应该就是负责守御城门的了。

    此时马超则对身旁身后的众人笑道:“各位,看来咱们还得等一会儿了!”

    -----------------------------------------------------

    而崔安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他是继续不忿地小声嘟囔着。“他娘的张任,太能摆谱了,别让俺抓到他,要不有他好看!”

    崔安不过就是自言自语,但是听在马超和不少将领的耳中,众人都是会心一笑。说实话,崔安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基本是没有什么心计,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儿。大脑不怎么好使,但是也绝对不能说就是白痴傻子,这个肯定还是有区别的。

    众人和马超一起,就等着张任了。不过虽说张任是没有出城来迎接。而且更是紧闭城门,连城头这时候也没来,不过马超再让士卒去请他之后。他速度还是比较快的,众人只是等了没多一会儿。他这就到了。

    其实张任确实,他是早就知道了马超带兵前来。不过他也真是,没准备出城迎接什么的。所以他是如此想法,以致于连城头,他也没在这儿等着马超他们。

    -----------------------------------------------------

    对他来说,其实很简单,自己能在这儿守城,就已经算是很给他马孟起面子了,毕竟自己可不是他的属下,最多只能说是因为被逼无奈,所以自己是不得不在凉州军中效力而已。

    可要让自己出城迎接,至少自己暂时还是做不到的。是他马孟起无论是身份地位,可都不是自己能比的,但谁让他不是自己主公,而自己也不是他属下呢,所以自己就能不去做那些他属下一定要去做的事儿,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那么自己既然都不会出城迎接了,那么更不会在城头等着他,那都没有用。反正他想进城,就叫人来找自己,不就好了,别的,就不用了。

    所以士卒来请张任,一说是主公在城外请他,张任这不就马上来了。而且在他看来,马超还算是比较了解自己的脾气,这就是让自己给他开城门进城呢。这都好说,他马孟起要是给自己来脾气,那就呵呵,对不起了,自己还不一定伺候呢。

    -----------------------------------------------------

    看到张任出现在了城头,马超心说,这大爷总算是来了。要说这事儿,自己可是头一次碰到,估计曹操孙策他们都没遇到过吧。

    你看看他张任,这如今不是自己属下,而是大爷啊,真的,都这样儿对待自己,对待己方将士,自己还得给他笑脸相迎,还不能说什么,不能发脾气,不能……

    马超心里是哭下不急,自己这不是犯贱吗,要不怎么解释这个?

    此时马超还没说话,还是张任先开口了。不管怎么说吧,张任自认为马超已经算是挺给自己面子了,所以这个事儿就是投桃报李,“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他马孟起既然是已经给自己面子了,那自己也得给人家点儿面子,不是吗。要不就算他马孟起可能不会说什么,但是他那一干属下呢,却是不一定了。

    可不是吗,看看就这个时候,好几个人都是面色不善,什么意思,自己还不清楚吗?

    -----------------------------------------------------

    而这个时候,就见张任对着马超一拱手,然后说道:“马将军,别来无恙!这,如此是要进城否?”

    这话听在马超和众人的耳中,说实话,心里都是对张任不满。可不满归不满,自己主公都没说什么,众人也都是忍气吞声了。说实话,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待遇啊,但是今日可真是遇到了,一点儿都没错,并且这个待遇还算是自己人给的。

    可不是吗,哪怕张任他确实是没拜马超为主,但是确实是在凉州军做事没错,所以众人也自然是把他给归为自己人的阵营中去了,不过这个“自己人”应该说是很特殊的。

    马超心里是直翻白眼,心说你张任是明知故问啊,而且从说话的态度语气上,不难看出来,你张任真是不给自己大面子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