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听了孙策的话后,刘备一笑,说道:“此乃备应做之事,理所应当,自当如此啊!”

    刘备那意思就是说,我和曹操那么大的仇怨,所以还能和他怎么样儿呢。只能是和你孙伯符继续联合,然后最后是共抗兖州军了。

    其实刘备也确实是有这么个意思没错,可他想得更多的还是他自己的利益。毕竟不管是如何,要真是能让曹操兖州军有大折损,甚至是全军覆没那是最好。可要真是不能对人家起到什么威胁,那么就得另说了。

    不过不管是如何,刘备只会紧守着一条最为基本的东西,那就是自己的利益,只要自己能得到更多更大的利益,那么自己也许和曹操兖州军联合?这个事儿也不是说一点儿可能性都没有啊,不过自己也不认为这个是可能的。而如今这个形式的联合,确实已经算是自己很大的让步了。

    -----------------------------------------------------

    你说自己在天下打出来的口号是兴复汉室,而他曹孟德是什么人,是乱世奸雄,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贼,是汉贼啊。

    可自己呢,不单单是说要兴复汉室,更是汉室宗亲,是大汉皇叔,所以如今和他曹孟德兖州军这么联合,已经是不符合自己的立场了,所以以后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能再近一步。

    至少天下人知道,自己是他曹孟德的敌人,所谓是“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啊,自己如今已经是违背了自己的口号,要是再和他曹孟德兖州军更近一步,那要让天下人如何看待自己,如何去评价自己呢。

    别说,刘备可是非常爱惜自己羽翼的这么一个人。可以说他比曹操、比孙策,也比马超。更为看重自己的名声,这点是一点儿都没错。就看他的想法就知道,其人是爱惜自己羽翼到什么程度了。要是这次不是说迫不得已,实在是没有办法,他可绝对是不会和曹操兖州军妥协的。

    -----------------------------------------------------

    不过说到如今,都已经算是联合了。所以刘备想得也不那么多了。确实啊。都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东西了,你纠结那些也没有什么大用。只能说是以后再说吧,至于以后什么情况,还得以后再看,这就是刘备的想法。

    总是还是那句话,一切都以自己的利益为上,什么都不比上自己的利益,难道不是吗。

    而对于孙策来说呢。其实也是同样如此。利益,说白了都是利益。因为利益,他是需要和刘备联合,最后把曹操赶出荆州。当然这个前提就是,先把马超凉州军赶出荆州才行,要不马超凉州军还没赶出去呢,这边儿就和曹操兖州军干上了,那可真就是出大事儿了。

    不过孙策比较相信自己,他相信自己是能掌握好这个度的。不会和曹操兖州军走得那么近,当然也不会像是陌路人一样儿,什么都不去接触,疏远得不行。至少孙策认为不会这样儿,再说了,不是还有刘备吗。

    -----------------------------------------------------

    孙策也认为,自己有些地方,还真就是不如他刘备刘玄德。并且有些事儿,把他刘备放在最前面,可以说是给自己起到了非常好的保护作用,别看刘备他势力不大,实力也不是那么特别强。但是说实话,其人的作用还是有的,不算小了,对自己来说,还真是,利用价值不小啊,不小了,自己也算是知足了,真的。

    所以他刘玄德既然是如此有利用价值,而且和他联合对自己对己方有那么多好处,那么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为何不和他一直就这么联合下去呢。所以孙策确实是如此想法,不过虽说自己是大多时候都替他刘备做主了,不过以后再多给他点儿面子呗,让其人能一直和自己和己方联合,先对付马超凉州军,最后再一同对抗曹孟德兖州军。

    还别所,孙策的想法,不得不说是真好啊。可惜他却还是不清楚,刘备心里对他的怨恨,如果他清楚这些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如此想当然的。

    -----------------------------------------------------

    怎么说孙策也是个人物,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是什么都能想到,要真是那样儿的话,那就不是人了,是神。

    不过总得来看,孙策和刘备大联军大营,他自己的中军大帐之中的夜话,可以说他是对刘备非常满意。而在他看来,刘备是铁定和自己联合在一起了,那么之后对付完凉州军,再去对抗兖州军,己方还能不胜吗。

    如果说曹操兖州军就一直是这么多人马的话,以后比这还要少的话,那么最后必然是己方孙刘联军胜利的。怕就怕他曹孟德是再从南阳或者是从豫州什么地方调兵来,那样儿的话,对己方联军来说,可真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当然这个你分从什么方面去看,如果说这个时候他就点兵来的话,那么对付马超凉州军,这个是对谁都好。可要是等到凉州军都被赶跑了之后,他曹孟德再调兵来荆州,那这个,呵呵,可就是有待商榷了。

    -----------------------------------------------------

    是啊,对付凉州军的时候,你从其他地方调兵来荆州,那么大家都认为,你曹孟德就是调兵来对付马孟起凉州军的。可要等到凉州军都被赶出荆州了之后,那么那个时候你曹孟德要是再调兵来,那大家也都不是傻子,你是什么意思,别人还不知道吗。

    孙策想得清楚,他曹操要是对付马超凉州军的时候就调兵,那么一切都好说。可要是一直都没有,那么自己和刘备也一定是要在,马超凉州军被打退之后,他曹孟德的援兵没来之前,对兖州军发起进攻。

    当然这话这个时候,孙策可是没有和刘备说,他此时认为时候还没到,所以说这个,却还是有些早了。这个和之前的话还是有些区别的,你看和刘备的联合,这个得说清楚,越早说清楚,对谁都好,可对付曹操兖州军这个,那就不一样儿了,反正还是到时候再说,那才是更好。

    -----------------------------------------------------

    “今夤夜还让玄德公陪策在大帐闲聊,却是有劳玄德公了!”

    刘备心说,你孙策说这是闲聊?你是没说实话啊,你什么意思,我还不知道?

    “呵呵,孙将军何必如此客气,反正因为之前曹孟德兖州军夺取了西陵,却是让备此时也睡不着,所以正好有个人聊一聊,备觉得很不错,倒是孙将军不要嫌备叨扰才是!”

    孙策把手一摆,“哪能如此,策是请玄德公来此的,要说难道和玄德公在大帐一叙啊!”

    说完,两人是相视一笑,之后又说了几句后,刘备这才告辞,回了他自己的大帐。毕竟该休息还得休息的,而如今该说的,也差不多都说完说清楚了,两人的目的都已经达到,所以之后的任务,那就是回大帐睡觉。

    刘备走后,孙策当然也是休息了,不过他说考虑得东西,倒是不可能让他一下就睡着。

    -----------------------------------------------------

    西陵城太守府中,曹操带着属下送走了孙策和刘备之后,他们是再次返回太守府的会客厅。

    众人都知道,自己主公只是还有话和自己等人说啊,要不不会带着自己这些人又回太守府会客厅了。可不是吗,要不这样儿的话,自己主公回城的时候就会直接一摆手,然后说,各位都回去歇息吧。

    该在城内的在城内,该在城外的在城外,就是这样儿。不过自己主公什么都没说,那这个,以众人对自己主公的了解,自然是知道,自己主公这是还有话要和自己这些人说啊。所以众人是跟着曹操,一道回了太守府会客厅中,进屋之中,是都各自找好地方,坐了下来。

    曹操此时看着众人,他知道,自己这些属下应该都明白,自己还有话要说,所以这不都跟着自己回这儿来了吗。也确实,自己是有话和他们说。

    -----------------------------------------------------

    最后一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