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备此时心里是清楚得很,自己这个时候是半点儿都不能表露出来自己内心,不能表露出来半点儿欣喜、高兴等等。并且不止是不能这样儿,反倒是还得和孙策一起,“讨伐”曹操,不过也得有个度,还不能太过了,要不说得太过,也容易是让他孙策怀疑什么,所以这也真是“考验”自己啊。

    不过刘备是什么人,纵横天下几十年了,什么事儿没做过,什么人没接触过。说实话,面对着如此状态的孙策,他也依旧是游刃有余。哪怕如今孙刘联军,确实是他孙策说话算,哪怕如今在天下来看,确实也是他曹操势力最大、然后马超、孙策在后,最后才是他刘备刘玄德。可即便如此,刘备他的心却是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自己的想法,从来没变过,如今敌人虽说强大没错,可自己也不是软柿子吧,也不是说就任人揉捏的。所以因此,刘备也知道,别人都在变强,而自己呢,也没弱了。

    -----------------------------------------------------

    虽说相比之下,确实,自己就是那势力最小,实力最弱的,可自己一直都在变强,这个也是没错。所以对自己来说,也还算是不错了,至少没回去,越来越弱不是。

    刘备知道自己不能表露出来那些,所以此时他是对孙策劝道:“孙将军。孙将军,听备一言!”

    孙策苦笑了一声,然后对刘备做了请的手势:“玄德公有话请讲。你我可是真正的同盟!”

    而刘备一听这话,是心里鄙视,心说就你孙伯符拿我当真正的同盟了?要真是如此的话,自己能是如今这样儿?不过哪怕刘备心里是如此想法,可嘴上却还是说道:“不错,相比曹孟德来,孙将军与备。那才是真正的同盟啊,不错,不错!”

    别看嘴上是如此说。刘备也没有什么异常的语气,听在孙策的耳中,那是再正常不过了。可在刘备的心里,他这可是在讽刺着孙策。心里是把孙策给骂得不行。

    -----------------------------------------------------

    而孙策显然听了刘备的话后。他是显得很满意,对他笑道:“玄德公之言甚是,甚是啊!他曹孟德,兖州军,呵呵,在策的眼里,却是如草芥耳!唯有玄德公人马,那才真正是策之盟友。同盟!”

    刘备也只能是在心里鄙视,嘴上却是半个字都不敢说出来。

    而这时候他是再次对孙策说道:“孙将军。兵法云‘胜败乃兵家常事’也!战场之上如此,更何况是一个赌约了!”

    孙策一听刘备的话,他就是一叹:“唉,谁说不是呢,玄德公所言,策亦是知晓,可,可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啊!刚才他曹孟德是何嘴脸,这,玄德公你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啊,策所说过头否?”

    -----------------------------------------------------

    刘备一听是直摇头,“不错,孙将军之言确实是无有出入,他曹孟德也确实,确实是……”

    之后的话,刘备是没有往下说,他和孙策就算是心照不宣了,什么意思,他相信孙策心里是明白得很啊。

    不过刘备是继续说道:“不过虽说话是如此,可曹孟德兖州军终究是战力强悍,并且如今马孟起凉州军依旧在荆州,所以还得靠着他曹孟德兖州军不少,以致于如今可不是说其他的时候啊!”

    孙策一听刘备的话,就是一笑,“玄德公之意,策心里清楚!如今的情况,自然是还不可能和他曹孟德撕破脸儿,不过只要把马孟起凉州军赶出荆州后,那么到了那个时候,还望选登个助策一臂之力啊!”

    刘备一听,心里说着,就知道你孙伯符不老实啊。不过如今马孟起凉州军还都没解决得了,这话说得是不是有些过早了啊,等到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是猴年马月呢,不是吗。

    -----------------------------------------------------

    “不错,孙将军之言却是不错。想来如今还得靠着他曹孟德兖州军不少,所以还不是动武的好时机,不过想来也为时不远了,不远了!”

    这个时候刘备也只能是顺着孙策往下说,他也知道,要是真给这江东小霸王来盆冷水的话,那么自己以后估计就更没有什么地位了。哪怕表面上他孙伯符不会如何,可实际上,暗地里,他孙伯符能给自己好脸色看吗,还能让自己好吗。

    所以也只能是他孙策爱听什么,自己就多说几句,不爱听不喜欢听的,自己就尽量少说,或者干脆就不说,这样儿也就好了,自己这么做,他也跳不出来什么毛病,对不对。

    要说刘备对于这个审时度势什么的,确实是一点儿说的都没有。而且其人对于危险什么的,可以说是感觉得很快很深,而且逃跑还有他自己的一套。所以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是该说什么,而不好去说什么,他都清楚着呢。

    -----------------------------------------------------

    果然,在听了刘备的这一番话后,孙策是面露喜色,对他说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玄德公也!玄德公所言,正是策之所想!如今这个时候,策却也只能是忍了,不过等时机成熟了之后,却是还望玄德公不吝支持才是啊!”

    刘备闻言一笑,给了孙策一个放心的眼神,说道:“那是自然,自然。别说曹孟德兖州军本就与我有仇怨过节,就算是一点儿都没有,就看今夜他曹孟德如此对我孙将军与我,那么备就不会轻易放过他!”

    刘备一点儿说话,这表情态度语气什么的,可以说都是相当到位,孙策是一点儿都没有怀疑刘备什么。真就是这样儿,对孙策来说,他刘备和曹操兖州军的恩怨,可以说是天下皆知也不为过,自己还能不知道吗。所以他刘玄德不和自己联合,一起对付他曹孟德兖州军,还能如何呢,难道是他和兖州军联合,对付自己?

    -----------------------------------------------------

    在孙策看来,也许日头不一定哪一日就能从西边儿升起来,可他刘玄德和曹孟德联合对付自己,这个事儿,自己却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至少孙策是不相信,他认为如今这种程度的联合,和兖州军如此联合,其实已经算是刘备和他曹孟德兖州军,包括自己,一个很大的让步了吧。要是再更进一步的话,这个基本是不可能的,没有这么个基础,所以不会如此。

    所以孙策是依旧认为,还是自己和刘备联合,孙刘联军吗,然后一同对付曹操的兖州军,这才是最终的结果。不过这个的前提,那就是等着把马超的凉州军给赶出荆州,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己方和他兖州军撕破脸儿的时候,是彼此兵戎相见,是再也不用藏着掖着的时候了。

    当然了,孙策也认为,其实在曹操那儿,他也应该是同样儿的想法。别看如今是已经都联合好久了,可孙策依旧是看得出来,曹操可以说是几乎就不相信己方孙刘联军。自然,己方也没怎么相信他们,这也就是彼此彼此吧。

    -----------------------------------------------------

    可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表面的东西,那是没说的,这个都说得过去,怎么得也不能是让人挑出来什么毛病。

    可真正实际的东西,几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所以都清楚得很,自己是个什么想法,那是再明白不过。而别人是个什么想法,猜得也基本算是八/九不离十吧,反正每个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的。无论是曹操、孙策还是他刘备,都是这么个想法。

    孙策对刘备的话,是特别满意,心说你刘玄德果然是看清形势,分清敌我。不过也是,你和他曹孟德那么深的仇怨,和自己可没有什么仇,所以你不和自己联合,和谁联合呢,和凉州军吗?

    “多谢玄德公支持,我军有了玄德公支持,必定能击垮兖州军,让曹孟德带残兵滚出荆州!!”

    -----------------------------------------------------

    第二更,还有一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