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确实是这么回事儿,要说你就算战力再强,可是却没有一个好的精神,没有什么士气的话,也可能是一样儿被人家大败,甚至是大败,这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相反的呢,你哪怕战力欠缺不少,但众人却是有一个好状态,士气高昂,没准就能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实力来,这个难道说不可能吗?当然不是,相反这个可以说是非常有可能,是很有可能的。

    曹操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之后,便带着众人出帐点兵,准备再次进攻西陵!

    孙策的中军大帐,探马来报:“报主公,兖州军有所异动,看样是要夜袭西陵!”

    孙策一摆手,“再探!”

    “诺!”

    而同样儿的事情也发生在刘备的中军大帐中,刘备打发走了探马之后,喃喃自语道:“曹孟德,看来你终于是要行动了!”

    -----------------------------------------------------

    无论是孙策也好,还是说刘备也罢,还真是,确实是早已预料到曹操的动作了。

    不过他们也不知道曹操是什么时候要行动,但是却早已让己方的探马,是做好了准备,严加探查兖州军的动向,只要他们有所异动,就必须要尽早来禀报给他们所知。

    结果最后的结果,果然。快到亥时的时候,这不就收到了己方的探马禀报吗,曹操兖州军终于是要夜袭西陵了。而这在孙策和刘备看来。曹操他这是要“毕其功于一役”啊,说是今日能夺取西陵,所以之前白日的时候是没有成功,那么最后的希望,就也只能是在这上了。

    但是孙策和刘备他们,却是不认为曹操就能成功。当然了,这事儿也确实不是说一点儿可能都没有的。不管怎么说,曹操这可能也算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了吧。孙策和刘备可不认为。廖化对此会有什么准备,所以,还别说,是曹操兖州军一方。占据优势的。再说了。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不到最后,那结果确实是不好说啊。

    -----------------------------------------------------

    孙策和刘备倒是都没出大帐,虽说是有赌约不错,可他们也没有说亲自出去观看曹操兖州军与西陵的凉州军攻城战。而至于说最后的结果,他们当然会第一时间知道,这个却是一定的了。

    曹操带着大军奔向了西陵城。当守城的凉州军士卒发现他们的时候,于禁已经是带着兖州军士卒攻向了西陵。

    “杀!”

    “冲啊!”

    ……

    尤其是在这大半夜的。说实话,那号角声还有战鼓声,可以说是震天,估计就算是耳朵有毛病,听力不怎么样儿的,也是都能听到的。

    -----------------------------------------------------

    廖化在太守府中还没休息呢,结果此时就见有士卒来报:“报将军,敌军率众攻城,请将军定夺!”

    廖化一听,是急忙站了起来,心说敌军来攻城了?看来自己还是有些大意了啊,自己真是没有往这方面想。

    可不是吗,之前无论是在云杜也好,还是说安陆也罢,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可是都没有趁夜攻城的先例啊。至于廖化,他也真是没想太多,所以确确实实是大意了。结果曹操给他来了这么一下,虽说不至于让他一下就是手忙脚乱的,可是却也真是让他惊讶了一下。

    “快,待我前去城头!”

    说着,廖化是用了最快的速度披上了战甲头盔,提着环首刀就出门了。上了战马后,是直奔西陵城头。

    -----------------------------------------------------

    要说他心里不着急,那是不可能的。廖化没有什么大本事,也不过和高沛、邓贤还有糜芳一样儿,都是三流水平的将领罢了。

    而遇到这么大的事儿,敌军来趁夜攻城了,要说他不着急,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是快马加鞭,用了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西陵城城门口,下了马后,是三步并两步,登上了城头。

    其实士卒来禀报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隐约听到了喊杀声,那时候还没有那么清晰,可除了屋之后,距离城门越近,他是听得越清楚。而如今到了城头上,他是更知道了。看着城下不断向上进攻的兖州军,廖化是大喊道:“弟兄们顶住,莫要让敌军攻上来!”

    说着,他已经是加入到了守御城池的战斗中来。你看之前凉州军士卒,在廖化没来的时候,确实是也有些被打得措手不及。可如今呢,主将一上,可以说是有主心骨了,然后这不就没有之前那么混乱了,可以说算是都步入正轨了。

    -----------------------------------------------------

    正带兵攻城的于禁一看,这廖化来得倒是挺及时的,也可以说挺快。

    不过就算是这样儿,又能如何,今夜依旧是抵挡不住己方前进的脚步。一个西陵城,他凉州军战力是强,这个自己也承认,可就那么几千人马,一个三流水平的武将,就像抵挡己方的强势进攻吗。

    于禁此时是信心满满,因为自己主公“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目的。可以说真是已经达到了。不过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虽说自己是有信心。乃至己方所有人都有信心,可老天要是不眷顾己方的话,那也根本就没大用,最后依旧是破不了人家的西陵城啊。

    在后观战的曹操一看,是不住点头,他对己方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对于这个效果。他当然也是一样儿满意。毕竟从凉州军的反应就能看得出来,他们确实是没有什么太严格的防范,那么己方占据优势。为何不能拿下西陵?

    -----------------------------------------------------

    就这么一会儿,廖化他已经是汗流浃背了。不过这可绝对不是热的、累的,而是真真正正紧张、担心的,所以是变成了这样儿。

    他此时心里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心说今夜这是要完啊。可不是吗。自己是大意了,没有多少准备,连带着己方士卒也是没有什么准备,所以……

    人家是有备而来,不知道准备多久了,而己方呢,确实没有准备,所以这不是等着让人家虐吗。不过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只能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对方都已经是欺负到家门口了,自己就算是一败涂地,也许好好打好这一场防御战。要不就算是暂时城池能守住,自己以后也是没有什么脸面见自己主公啊。

    廖化是拿出了吃奶儿的劲儿,而且还鼓动己方凉州军士卒,是拼命守城。他也早看出来了,这兖州军士卒,也不知道这大半夜的是疯了,还是怎么的,这和白日的时候,可真是天壤之别啊。到底是之前没有尽全力,还是说这里面有什么鲜为人知的东西,这个自己却是不知道了。

    -----------------------------------------------------

    于禁也是一样儿,鼓励着己方士卒,全力攻城。

    其实都不用他说太多,兖州军士卒也已经知道了,自己主公和孙策还有刘备赌约的事儿。说实话,他们一样儿是有这个信心的,今夜能拿下西陵。

    所以这不廖化身上的压力,可是越来越大了。而且他预感是越来越强,知道今夜基本己方就是凶多吉少了。

    当于禁已经是登上城头的时候,廖化带着己方士卒是直奔他而去。而城头的兖州军士卒,也是越来越多,看样儿凉州军却是要抵挡不住了。

    廖化心中一凉,心说,完了,这可真是他娘的大势已去啊。而且这都怪自己,要不是自己大意的话,可能如此吗。别看对方就只是一次夜袭,可对方也真是有备而来啊,人家有心算无心,己方不吃亏,那才怪了。

    -----------------------------------------------------

    廖化带着己方士卒奔向了于禁,不过他却是被凉州军士卒给拦住了,“将军快走啊,敌将有我们阻截!”

    廖化一看,他心里都清楚,这个时候可不是逞强的时候。所以是把牙一咬,大喊道:“全军撤退!”

    凉州军是训练有素,并且令行禁止,那可都是一点儿没说的。廖化这边儿说撤退,马上,该断后的断后,然后不少士卒都是护着廖化撤退了。他们不少人心里也都清楚,今夜可真是大势已去了,己方什么时候有这么憋屈的时候,可败都败了,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以后有机会的话,再去找回场子吧,要不如今还能如何。

    不过显然,廖化还没有忘了放下两句狠话,只听他此时对于禁还有兖州军士卒喊道:“今夜之耻,他日必有所报!我们走!”

    -----------------------------------------------------

    廖化是半点儿都不情愿地带兵离开了,不过如今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而于禁带着己方士卒去追,可惜却是没有追上他。只是因为有凉州军士卒拼命,所以于禁当然是没有得逞了。

    孙策的中军大帐中。探马再次来报:“报主公,兖州军攻破西陵,廖化携残兵退走!”

    哪怕此时已经是亥时都过了。算是很晚了,可孙策却是依旧没有休息,因为他一直都在等着探马再次来报,结果是等来了这么个消息。本来在他看来,应该等到的是兖州军攻城不利,然后曹孟德无奈鸣金收兵的消息,可却……

    孙策此时已经是站了起来。对探马缓缓说道:“知道了,下去吧!”

    “诺!”

    刘备的中军大帐,“报。主公,兖州军……”

    刘备倒是没有站起来,只是对探马摆了摆手,让其退下了。

    -----------------------------------------------------

    等探马除了大帐后。刘备却是微微一笑。然后自言自语道:“曹孟德赢了,孙伯符,呵呵!”

    说实话,本来在刘备的想法中,他也确实是觉得兖州军不会拿下西陵。但是结果虽说确实是出乎他所料的,这个没错,但是马上他是转念又一想,就笑了。至于说为何如此。还不就是因为,刘备太清楚了。无论是他曹孟德,还是说他孙伯符,哪怕如今是同盟,没错,甚至和孙策都已经合兵一处了,可是……

    归根结底,他们终究是自己的敌人,是敌对,这个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本质,不是吗。所以他们无论是谁吃瘪了,可以说其实对自己都是有好处的。所以自己大可不必因为曹操有了面子,而就觉得如何。曹操是争脸了,可孙策却是丢脸了,自己想曹操干什么,一想到他孙策孙伯符吃瘪,这可不也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吗。

    所以此时刘备是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要说之前自己还纠结在曹操赢了,自己却是不想看到如此。可如今呢,却是没有这个想法了,他孙策败了,难道就不是自己想要的了?

    -----------------------------------------------------

    对于此时刘备的想法,曹操和孙策当然是都不知道了。

    当曹操看到了于禁还有不少己方士卒都登上了西陵城头的时候,他就是一笑,而旁边的荀攸是捋着胡须说道:“主公,西陵城唾手可得也!”

    曹操闻言大笑,“哈哈哈!文则果然不负我望,壮哉!”

    凭两人的经验来看,自然是看得出来,己方是占据了优势,而对方凉州军是大势已去了。

    最后听到廖化的喊声,曹操知道,今夜,己方是夺取了西陵城。而没多一会儿,他把手一摆,喊道:“各位,随我入城!”

    “诺!”

    说着,便带着己方将领,还有亲卫,是进了西陵城。至于说西陵城城门,却早已是被兖州军所攻破,就等着曹操他们入城呢。

    -----------------------------------------------------

    别看廖化确实本事有限,守城也不怎么样儿,还大意轻敌了。

    可说实话,他带兵逃跑的速度,那可真是不慢。而且还有己方不少士卒拼死给他们争取时间,所以于禁也只能是无奈地带兵回来了,干脆是没有抓到廖化。本来之前还能看到其人的影儿,但是越往后,是越看不到,最后把人给追丢了。于禁是叹了口气,然后便带兵回返了。

    其实他也知道,想真正生擒人家主将,这个基本是不可能了,但是为了立功,他却还是抱着那一丝的侥幸心理,是带兵追了过去。可结果呢,还是和以前一样儿,终究是没有什么建树。

    回来见到自己主公后,于禁一说,是没有追到廖化。而曹操则是一笑,“哈哈哈!文则破城有功,乃是大功一件。其他的,所谓是穷寇莫追,此事却不在你!”

    最后众人都是来到了太守府中,坐下来一起说话。

    -----------------------------------------------------

    在太守府中,只听曹操说道:“来人!”

    “在!”

    “去城外,孙刘联军大营,把孙将军和玄德给请过来,就说我军依然夺取了西陵!”

    “诺!”

    士卒下去请孙策和刘备了,而在座的兖州军将领,几乎是人人都是面露喜色。毕竟之前要说在孙策和刘备面前,他们当然是不会惧怕什么,可却还是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己方能再次占据襄阳,可是自己主公低三下四,并且给了他们多少好处,最后才换来的。

    不过如今呢,却是风水轮流转,如今到我家了。自己主公和他孙策还有刘备打赌,如今来看看,怎么样儿吧,一日己方便夺取了西陵,是自己主公胜了,看他孙伯符和刘玄德有什么话说。也该是己方如今翻身作主了吧,哈哈哈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