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夏治所西陵城,可以说曹操他们三人中,自然是孙策和它的渊源是最为深厚了,也确实是非他莫属啊。()

    而对此,无论是曹操,还是说刘备,那可知道得是清清楚楚。从最开始孙刘联军受阻在江夏蕲春,在多少日进攻都是无果的情况下,孙策和刘备带着己方士卒奔向了南郡襄阳。

    在去襄阳的途中,孙策有意占据西陵城,而刘备也没有什么意见,两人是一拍即合,所以便有了孙策的江东军占据了西陵城的一幕。不过好景不长,等孙刘联军去了南郡之后,马超凉州军没多久便又卷土重来了,这回可绝对不是孙策江东军所能抵挡得住的,所以西陵城便再一次失守,然后就直到如今。

    -----------------------------------------------------

    在西陵城外,曹操、孙策和刘备三人,望着这座江夏的治所,也是有些感叹不已。

    本来这荆州是归属于荆州牧刘表刘景升的,可惜的是,其人病逝了,然后两个儿子是一个比一个不肖,结果就变成了如今这样儿。

    本来江夏最后是刘琦的地盘,可一见孙策带着江东军过来,刘琦就被吓跑了,如今还躲在将领,是不敢出来呢。不过曹操和孙策都知道,这真倒是便宜刘备这个刘大耳了,可不是吗,刘琦的那点儿人马,还不是和他刘备自己的人马没有什么区别吗。

    刘琦这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大本事,更是没有什么主见主意的人,所以要是当个傀儡什么的,可以说是个很合适的人选。如今又龟缩在江陵,说实话。就不知道刘备要把他如何。不过曹操和孙策心里倒是有些想法,至少刘备是绝对不会杀刘琦就是了,毕竟刘备这个人是特别爱惜羽翼,对虚名那些东西,可以说是比任何人都看重。

    -----------------------------------------------------

    可不是吗,要不是如此的话,也就没有那么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

    你就说刘备这些年。十几年吧,为了自己的名声,他是做了多少事儿。至少是曹操也好,还是说孙策也罢,可是真就没听过有老百姓骂刘备什么的。说实话,两人都知道。骂他曹操曹孟德的人多了去了,骂他孙策孙伯符的也不少,就算是马超,骂他的也不是没有。可唯独就是刘备,说实话,好像真就是没听过。

    所以两人也不得不承认,你说刘备这人没有本事吗。那肯定不可能,相反在有些地方,还真是比不过人家。而且两人也绝对不相信,没有人骂他刘备刘玄德,不过相比之下,那肯定是少数,极少数而已,这个是没错的。

    曹操和孙策两人。对于刘琦投靠了刘备,也说不上就是羡慕嫉妒,不过多多少少,确实还是有些想法的,这个也是没错。

    -----------------------------------------------------

    不管怎么说,刘琦那些人马,那可绝对是一大助力。尤其是对于刘备这样儿。没有多少实力,没有多少人马的诸侯来说,哪怕就是几千人,也算是不小的肉了。不是吗。

    至少他们都知道,在刘备的想法中,绝对是这么回事儿就是了。

    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在自己主公的命令下,是在西陵城外安下了大营。如今他们也确实是士气高涨,不管怎么说,那也都是夺取了江夏的两个县城,而且还是让敌人是“望风而逃”。虽说也坚守了几日,不过他们就是如此认为,是凉州军最后望风而逃了。

    所以连天下战力最为强悍,公认最强的士卒,都不是己方的对手,那么还有什么困难,什么敌人,是己方不能克服,是己方不能大败的呢。

    这个也不能就说是自信心膨胀,而是说,经过了这么两场攻城战,因为胜利,也确实是让兖州军士卒和孙刘联军的士卒有些飘飘然了,毕竟他们也都不是圣人,所以怎么可能不会去骄傲,不会去……

    -----------------------------------------------------

    而对于这些东西,可以说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多多少少,都是知道一些的。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对此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为什么这么说呢,所谓是“不吃一堑,不长一智”,其实就是这么个道理。如果己方一直都是顺风顺水,比如说在江夏的战事,要是一直都是如此的话,那么无论几人是怎么去说,他们都知道,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用。

    因为己方一直胜利,你说那些话,哪怕你是主公,可士卒也一样儿是不爱听。几人都当了那么多年的主公了,都是上位者,还不懂得这些吗。

    所以要真想让他们改变的话,几人心里也不是不清楚,那就只能是让己方吃亏,还不能是太小的亏。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自己几人不说什么,很多士卒也知道去反省自己了,毕竟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有什么说的呢。

    而且人都是有思想的,不可能什么都不去想不是,所以几人也知道,自己一方都是需要机会的,那才能是去进步。

    -----------------------------------------------------

    西陵城守将是廖化,也是最后马超派来的。

    说实话,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廖化确实是已经从心里接受这个主公了,这个没错。

    至于说马超呢,也不是一直都那么小气,或者说记得那么深的人。所谓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虽说廖化是自己的手下没错,可是已经是改变了当初的那样儿,那么既然是变成了自己想要的这样儿,那么他也当然不会就一直那么放着其人不用。所以马超也知道,能用其人的时候,还是去用吧。

    要不肯定会让有人心中认为,自己这个当主公的,是不是太过小气了呢,这个的话,那肯定是要不得的啊。

    对于自己的一干属下,也包括廖化,对马超来说,最要不得的,就是被属下误会误解,然后产生异心,或者是其他的想法。

    -----------------------------------------------------

    确实,可以说就是如此,哪怕马超也认为,自己的那些属下,可以说基本每个都很忠心。

    不过这事儿,也不过是表面的吧,至少他们真正的想法都如何,也不是说马超能知道了解的。

    就拿廖化这个事儿来说,不管是投靠自己多久的将领,基本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他和自己当初的事儿。那么自己怎么对待如今的廖化,这个就不得不说,绝对不是什么小事儿。

    如果说廖化依旧是不服自己,不想给自己当属下,不承认自己这个主公,那么自己不说是不重用他,就算是杀了他,估计自己属下也不会有太多的怨言。但是如今的情况是什么,是人家已经是认识到了自己曾经不太对的地方,所以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样儿了,那么自己这个当主公的,要是再和从前一样儿对待人家,那就是不应该了。

    至少让人一看,自己这个当主公的,那做得就不太好,这就难免让人产生出什么想法。

    -----------------------------------------------------

    怎么说呢,要是自己一干属下一看,廖化已经是有所改变了,可自己这个主公呢,却是还是和从前一样儿,那么对待他。表儿面上,他们也许是不会说什么,不过心中难免就会有什么芥蒂,这个可绝对不是没可能发生的,反正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有的人应该是不会没有什么想法,但是却并不代表所有人不是。所以马超知道,自己是不能不去防患这个,并且尤其是对廖化来说,自己如果真就不用他的话,对他来说,也确实是不这么公平。

    是,廖化确实是没有什么大本事,这个自己清楚,而且其他人也一样儿清楚。可这个并不能成为自己不用他的原因,至少就算不去重用其人,可在有些地方用他,也并不是说不可以吧。

    更何况,本来自己凉州军,如今也是家大业大,是需要个样儿的人才,不管你有多大本事,只要是忠诚,就能被自己所用。

    -----------------------------------------------------

    还有一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