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青萝小妹安息~下辈子不做写手了好不好

    糜芳心里也清楚,自己这么一笑出声来,对城头的凉州军士卒,确实是有些影响的。

    反正是好的少,坏的多了,所以正在不少士卒都在一头雾水的时候,糜芳是赶紧止住了笑声,并且是对士卒再次大喊,让己方士卒全力守城,别想那些没有什么用的东西。

    而不少凉州军士卒听了自己将军的话后,无奈撇了撇嘴,他们此时却都心说,不是咱们想没有用的,倒是将军你,应该说是你在想什么没有用的吧。不过他们可不敢说这话,并且这个时候可是抵挡着孙刘联军激烈地进攻呢,确实,也是和自己将军所说差不多,别想那么多没用的了。

    虽说董袭和周仓以为,自己带着己方的士卒,也是尽了力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也依旧是没有能登上安陆城头。至少两人就在要登上城头的时候,却是被城头的凉州军给无奈逼退了,这也真是让两人都没有什么脾气了。

    -----------------------------------------------------

    糜芳此时心说,怎么样儿,你董袭和周仓,还是登不上自己这安陆城吧!

    别管什么时候己方抵挡不住,至少肯定不会是今日就是了。看着如今这个情况,孙刘联军这第二日第二次进攻。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就要结束了,草草收场。

    果然。糜芳这时候正是如此想着呢,在后面观战的孙策和刘备两人,孙策也没和刘备说什么,也没有给他什么眼神,就直接对士卒说道:“鸣金,收兵!”

    “诺!”

    对此,刘备也只不过是看了孙策一眼。他可是什么都没说。或者说他还能说什么,不过心里却也是腹诽了两句,要说之前他孙伯符还知道问问自己呢。或者和自己对视一眼,让自己也知道一下,他是要让士卒鸣金了。

    可是如今倒好,他孙伯符直接就自己做了主了。什么也别说了。谁让自己是人微言轻呢!

    -----------------------------------------------------

    听到了孙刘联军阵后鸣金的声音,再看到了董袭和周仓两人带着己方士卒撤退了,糜芳对着退却的孙刘联军微微一笑,喃喃自语地道:“如何,今日你们确实是破不了安陆城了!”

    孙策和刘备带兵退却,当然不是撤退回营,不过是给曹操的兖州军腾地方而已。

    孙策此时对曹操一笑,说道:“接下来。便看曹司空的了!”

    曹操笑道:“联军表现不错,操认为我军却是要不如啊!”

    孙策只是一笑。而没再多说什么。虽说他也知道,曹操这可绝对不是什么真心话,反而是有些调侃讽刺的以为在里。不过说实话,这个时候他也确实是不准备和曹操再多说什么了,说两句也就差不多了,其他的,呵呵,算什么呢。

    对孙策他来说,兖州军表现得比己方两军好,那当然是更好,自己和刘备,不都希望他曹孟德出力吗。

    -----------------------------------------------------

    至于说要真是表现得不如己方,如果是诚心的,那自己和刘备就有话说了。反正他曹孟德确实不是一般人,可自己和刘玄德,难道就是二般人不成?

    这谁也别把谁当成傻子,还是那话,都是狼何必装羊,都是水何必装纯啊。自己就不相信了,要是己方两军表现得不好,故意不出力的话,他曹孟德就能忍了?能干吗?

    孙策没再多说,和刘备跟曹操就这么错开了。不过刘备却是对曹操说了一句,“祝曹司空能马到成功,旗开得胜!”

    昨日终究只是试探性进攻,而今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攻城战,所以刘备这话,其实也并不算太突兀。但是听在曹操的耳中,这绝对是讽刺啊,讽刺自己讽刺兖州军。不过曹操是忍住了,对刘备还是一笑,说道:“承玄德吉言,我军自然尽力而为!”

    -----------------------------------------------------

    别看曹操是能暂时忍住,不过他手下的人,那可不是谁都能忍住。

    就说许褚吧,他在听了刘备的话后,是直接就冷哼了一声,“哼!”说实话,要不是因为这么多人在这儿,许褚估计都能直接开口骂娘。不过因为估计到自己主公和众人的面子,许褚他才没发作,不过还是哼了一声,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

    对此,曹操是没说什么,只是对众人说道:“各位,咱们走,会一会糜子方,会一会凉州军!”

    说着,便带着己方众人奔向了安陆城。许褚也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别的,毕竟他也知道,如今的刘备,是今非昔比了,可以说是己方的盟友,一点儿面子,肯定还是要给他的。如果说不给他面子,其实就和不给自己主公面子一样儿。

    -----------------------------------------------------

    在安陆城头的糜芳,看到了曹操带着兖州军来到了安陆城下。

    随着曹操的一声令下,于禁便带着己方的士卒攻向了安陆城。糜芳看着他们心说,来得好。不过你们一样儿是和孙刘联军一样儿,今日都是要折戟在此的,呵呵。不服就来看看吧。

    于禁带着己方兖州士卒架着云梯车攻向了安陆城,安陆城头糜芳这边儿自然也是不敢示弱,直接是摆开架势,开始迎敌。对他来说,抵挡住今日兖州军的进攻,今日就算是又守住城池了。对糜芳来说,这些都是不在话下的。

    他和于禁都是对着己方的士卒喊了好几嗓子。让己方士卒的士气振奋,对敌的士气高涨。不过虽说士气倒是够了,可攻城守城。这么一相比较的话,优势劣势,慢慢也就已经是凸显出来了。

    -----------------------------------------------------

    还是,兖州军虽说是战力比孙刘联军士卒强。这个没错。可他们却是没有人家的人马多啊,所以这个就是劣势了。

    于禁此时心说,之前董袭和周仓,是没有登上安陆城。可自己呢,今日是一定要登上城头,就算是不为了别的,为了主公的面子,自己也得拼这么一回了。

    之前刘备对曹操的冷嘲热讽。和曹操距离很近的于禁,他当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了。说实话。他虽说不似许褚那样儿,直接就把自己的不满给表现出来,但是他于禁也一样儿是刘备不满得很。怎么说刘备和兖州军的恩怨,确实是解不开,而且也真是,你死我亡的地步了。

    之前为了己方的退路,是不得已和他们结盟,那是没与办法了。而兖州军众将,那可以说确实是都记得这个耻辱呢,所以必然是要找机会给找回来,要不对不起自己主公,对不起己方士卒,更是对比起自己啊。

    -----------------------------------------------------

    不过虽说于禁的想法,确实是挺好,但是实际呢,他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今日要想登上城头,却真是难比登天啊。

    那董袭和周仓本事怎么样,可以说于禁清楚,绝对不会低于自己,比起自己来,就说带兵攻城吧,确实是只高不低啊。可即便如此,今日怎么样儿了,还不一样儿是折戟在了安陆成了,而最后是无奈带兵撤退了吗。

    所以对此,哪怕于禁的想法确实是要在今日登上城头,可是他也知道,这个真是难,很难,非常难。但是自己却不会因为如此,就不去尽力,不努力,反而还得拼才行。

    看着奋勇向前,不住攀登着云梯的于禁,糜芳此时心说了,你于禁就算是想上来,可却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今日,你是想也别想了!

    这可绝不是糜芳小看于禁,而是他对己方士卒有那个信心,所以自然是如此认为。

    -----------------------------------------------------

    而最后的结果很明显了,于禁就和董袭还有周仓一样儿,也是没有在今日登上安陆城头。

    毕竟糜芳是没有多大的本事,这个没错,可安陆城头的凉州军士卒,那是吃素的吗?所以……结果其实还不是不能预料到的,可以说是没有出乎众人所料就是了。

    曹操对士卒吩咐道:“鸣金吧!”

    “诺!”

    他和孙策也都差不多,孙策之前说鸣金,也是没和刘备商量,也没和他打招呼什么的。而今日曹操呢,也是没和手下的谋士,没和荀攸说什么,直接就让己方的士卒鸣金了。

    看到兖州军和孙刘联军一样儿,也是鸣金收兵了,糜芳是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此时他心说,总算是他娘的撤退了,今日这安陆城,就算是守住了。在糜芳看来,城池守住两日,自己也算是可以了。说实话,他可真是没指望着如何如何。

    -----------------------------------------------------

    第二日的战事,就以兖州军鸣金收兵而结束了。和第一日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反正结果还不都是一样儿的嘛。都是无奈鸣金收兵了。但是无论是曹操孙策还有刘备他们,还是说守御安陆城的糜芳,他们可都是清楚。按照如今的形势发展下去的话,安陆城还能守御几日呢,呵呵,肯定是没多久就是了。

    于禁带兵撤退,而看到兖州军退却后,孙策和刘备也带着己方士卒,和曹操兖州军士卒一样儿。都各自回己方的大营去了。

    之后第三日,曹操兖州军和孙策刘备的孙刘联军是第三次战安陆城,这次进攻地是更为激烈。不过糜芳依旧是抵挡住了敌军的进攻。不过联军比之前有进步的是,于禁、董袭还有周仓,包括一些士卒,可是都登上了安陆城头。不过结果吗。可想而知,将领被打退,而士卒基本是非死即伤。

    -----------------------------------------------------

    可不是如此吗,毕竟联军士卒和人家凉州军士卒的战力,确实是有差距的,所以结果并不是很难想到。

    糜芳是守到了第四日,等到了第四日的晚间,他便带着己方士卒退走了。他也知道。不能再在安陆城恋战了。说实话,己方人马和人家没法比。再加上是自己守城,所以根本就守不住安陆。

    那么就根据自己主公信中所说,还是早撤退为好。毕竟看自己主公那样儿,貌似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要不从信中也确实是看不出来他着急什么,至少自己能感觉得出来,好像丢几个县城,对他来说,并不是当什么事儿。

    其实糜芳的想法还真是,确实是没错,对马超来说,如今可不就是这样儿吗。如果说马超真是要守住某一个县城的话,他就绝不可能只让几千士卒去守城了。

    -----------------------------------------------------

    再说了,他在信中也是说得清楚,守不住的时候,事不可为的时候,就赶紧弃城退走,比什么都强。马超也知道,收到自己信的属下,必然会按照自己信中所说,那么去做的。

    是啊,自己没有让他们死守,那么真要等待快抵挡不住人家大军轮番进攻的时候,此时再不带兵撤退,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曹操众人是在糜芳刚退走,便进了安陆城。至于追击,当然是没有追,虽说糜芳比较废柴,可无论是曹操,还是说孙策刘备都明白,其人既然敢此时退走,便是有其人能平安的把握的。所以他们当然是谁也不会去做那儿出力不讨好的事儿了。曹操他们都一样儿,谁也不会去如此。

    如今占据了安陆城,却是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而最后安陆的归属,没出意外,是孙策占据了。虽说曹操他也是真想再占上安陆,可是他也明白,这得自己拿出多少的利益,才能换来这么一个县城。

    -----------------------------------------------------

    再说了,孙策和刘备,他们一定会让自己那么轻易如愿吗,所以他权衡之后,就已经知道了,安陆城,不会属于己方。反正至少暂时,就是如此,以后那就再说以后的吧。

    至于这个结果,对孙策来说,一切都在他所料之中。说实话,他心里清楚,不会让曹操那么轻易就占据安陆城,结果和他所想的一样儿,曹操是没有要安陆,所以此城自然就是归己方江东军了。

    至于刘备吗,他当然是不会在乎其人如何了。反正至少如今的城池,肯定是没有他刘备的份儿就是了,至于以后吗,那就再说吧。

    孙策所想的还是很简单的,因为如今曹操都已经占据了一个县,云杜城,所以再让曹操占据了距离云杜最近的安陆,对自己来说,没有什么好处,好处都是他曹孟德兖州军的。所以孙策早就打算好了,安陆是不能让曹操占了。如果说曹操非要说死要其地的话,那么他不付出大的代价来,那是绝对不可能从自己手中接手安陆城的。

    -----------------------------------------------------

    糜芳带兵回到了蕲春,马超一看,得,这安陆城,也丢了。

    虽说是,一切都在自己所料之中,可真正看到糜芳,知道城池已经彻底失守的时候,要说马超心中一点儿波澜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对此,确实是早有预料,但是对曹操兖州军还是孙策和刘备的孙刘联军的进兵速度,马超也不得不说,那确实是真快了。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快点儿,也许他们着急江夏的战事,也许是其他什么,反正他们的速度确实是不错,自己也不得不承认。

    但是即便如此,又能如何,早晚己方是必将他们,是兖州军也好,还是说孙刘联军也罢,都通通赶出江夏,不信就走着瞧吧。(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