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又和崔安聊了一会儿后,崔安也去休息了。他是困了就要去睡,而且崔安平时想得简单,所以不存在什么失眠的问题。

    见陈到和崔安两人都相继去休息了,马超觉得一人也没意思,自己迈步出了屋,来到了院中。这个时候府中除了看门的下人外,其他的应该都睡了。其实也不能说是下人,至少马超没把他们当下人。府中除了当初曹操派来的一个管家外,其他的都是从敦煌跟随马超而来的那些士卒,是他们负责守卫府中安全。

    如今都已到了中平元年的二月了,马超知道距离乱世开启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其实比起天下大乱来,他是更喜欢过太平日子。太平日子有太平日子的活法,可乱世阻止不了,而马超他作为一个有些能力的人,他也不得不为自己乱世中的理想而努力。

    他不是圣人,但也不希望天下处于战火之中,不希望百姓流离失所,天下十室九空。马超没经历过乱世,但却也知道战争所带来的巨大危害。

    他叹了口气,正这时,马超发现有人从外墙跳进了院中。他一笑,这可有意思了,自己住了这么长时间,这还真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进来,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他发现了对方,可对方明显是没发现他,只见来人进了一间没人的屋中后便再也没了动静。

    这时就听有人敲门的声音,马超来到了门口,下人开了门后,只见门外站着不少人。而门外的人一见到马超,连忙施礼,“我等因公务在身,不得不深夜吵醒大人,还望大人海涵!”

    门外人没进府,而是直接对马超说道,看来此人是知道马超的,所以纵然是有事也不敢不客气。

    马超点点头,他看来人有些眼熟,好像是司马防的属下。难道说他们是来抓那个刚才进府的那个人的?这个想法在马超脑海里一闪即过。

    “你是建公兄的属下吧!”

    “在下正是!”

    “好了,你们都进来吧!”

    “诺!多谢大人!”

    门外的人进了府,跟着他也进来了一大半人。

    “你们到此所谓何来?”

    “回大人,我等正在城中抓捕一名乱党,不料乱党竟跑到了大人府中,所以我等……”

    马超在听到乱党这个词的时候眼眉微挑了一下,不过这个细微的动作没人注意到。

    “哦?乱党?这么说乱党跑入我府,你们是亲眼所见了?”

    “这……是在下的属下有人见到,说乱党在跑到大人府邸附近时就没了踪影,所以在下怀疑……”

    “怀疑什么?怀疑乱党躲到我府中了,还是说是我窝藏了乱党啊?”马超这话说的就有些重了。

    只听来人赶紧说道:“在下不敢,只是乱党很可能已潜入了大人府中,所以我等这才入府来见大人!”

    来人的心里可憋屈坏了,如果这乱党跑到一户普通人家,那自己二话不说直接开搜就是了。可他怎么就偏偏可能跑到了这位的府上了呢,这位是什么人啊,那是城门校尉,还是皇子的先生,也是何进大将军欣赏的人,更是连陛下都称赞有加的人。来人想到这,头上都冒了汗了。他怕把马超给得罪了,自己也就不用再在雒阳混了。

    “既然你们认为乱党已潜入了我府中,那你们就随便搜就是。不过话说在前头,第一,我一直在院中,根本就没看到有什么人进府。第二,如果你们在我府上搜到了乱党,那一切都好说,可如果没搜到,那我可要到司马大人那好好说一说了,请吧!”

    “这……”

    来人头上的汗是越来越多,他心里是犹豫不决。确实就像马超说的那样,搜到了,一切都好说,可这要真没搜到,那可就麻烦了。把人府上搜查一遍,这事要是自己摊上也不能干啊。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别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了。今晚这乱党就算自己抓不到,最多也就是回去被自家大人说一顿,可要是搜了之后也没搜到的话,那估计就不只是挨说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他对马超一笑,“在下也觉得大人说得对,既然大人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那在下也就不打扰了!”

    “你们不好好搜一下了?万一这乱党已经潜入了府中,而我却没注意到呢,依我看,还是仔细搜查一下的好!”马超极其郑重地说道。

    “不必了,在下的属下也并没有看清乱党进没进府,依在下来看,乱党很可能已跑到他处去了。今晚多有打扰大人,在下这就告辞了!”

    马超听后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我们走!”

    来人招呼着属下退出了马府,他是一辈子都不想再到这来。他今晚在马超这吃瘪,可以说是心情异常不爽,但能有什么办法。论官职自己没人家高,论身份,更是没人家有地位,所以最后只能是无奈地离开。

    其实这位的做法也不是不能理解,不是所有人都会真正恪尽职守。而马超越让他搜府,他就越害怕,害怕万一没搜到怎么办。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以最后为了自身利益,他不得不退出离开。

    人都走后,下人关上了门,马超自己也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反正一些努力没白费,至少是把人给打发走了。本来之前他就已想过,如果是来抓捕什么罪犯之类的,那自己一定全力配合就是。但结果一听乱党这个词,马超脑海里一下就蹦出来黄巾这两个字。不错,他们要抓捕的乱党八成就是太平道的人,如果是的话,那今晚自己就要帮一把,至于能不能成,反正尽力就是了,所以这样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马超来到了那间空屋的门口,推门进屋,结果刚一迈进屋内,他就发觉有人攻击他。马超一笑,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这位应该是用环首刀砍向了自己,他则是向后一退,直接退到了院中。

    “出来吧,里面多黑啊!”

    虽然在屋内马超也有信心拿下此人,但他却不喜欢在太黑的地方打斗。而屋中人一见自己一刀落空,又听有人在院中喊他,他随即也从屋中跳了出来,落到了院中。

    他只看了马超一眼后,就动起了手。结果环首刀还没砍几下,他就准备再次跳墙逃走,不过马超早有意料,自然不会让他逃走,最后他不到二十回合就被马超给生擒活捉了。下人拿过来绳子把他给绑了起来,他倒是想跑,可被马超制得死死地。心说了,怎么这位劲儿这么大,最后也只能是无奈乖乖被绑了。

    把此人带到了会客厅,马超坐下后向他问道:“你不准备和我说点儿什么吗?”

    只见此人把头往边上一转,不看马超。那意思就是说,想从我这问什么都没门。

    马超一见就一笑,心说你这样,以为我就没办法了?

    “刚才人说是在抓捕乱党,应该就是你吧!”

    此人还是没什么反应,马超继续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太平道的人!”

    此人依旧是没反应,马超心说,要不给你来点儿猛药,还真就治不了你了。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这十六字一出,此人惊讶地看向了马超,“你……”

    刚想说你怎么知道,结果反应了过来,完了,自己还是暴露了。不过心里确实惊讶不小,这十六个字可只有自己人才知道的,而且还都是在太平道中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才能了解。怎么这样一个年轻人他是如何知道的呢,难道说他也是……不可能,是自己人的话,自己不可能不知道,再说哪有自己人对待自己人这样的,那他究竟是如何知道的呢。

    “你一定是在疑惑,我是如何知道这些的是吧。我告诉你,对你们太平道的事,我所知道的比这还要多!”

    此人听后是一脸不信,不过马超却不在意这些,“你不说话也没关系,我也没兴趣从你口中去知道什么。你如果想离开,那我放你走也就是了!”

    “你要放我?”

    此人才开口和马超说话,马超点点头,“不错,大丈夫一言九鼎,我说放你走就一定会放你走。不过看如今的情况,全城都在抓你,所以,就算把你放了,你还能走到哪儿去?”

    此人一听,低下了头,确实是跑不出雒阳城啊。本来他是在雒阳城隐藏的挺好,结果谁知朝廷就派了人来抓捕自己了。他想了想,自己应该是不可能暴露了什么,难道说是出了内奸?或者是有了叛徒?他觉得自己是死不足惜,但一定要把此事告知给大贤良师知道才行,结果他就被人追得是一路逃跑,跑到了这里,最后慌不择路就跳墙而入了马超的府中。

    本来他躲到屋中听到追兵的敲门声时,以为自己是在劫难逃了。都已经做好只要被发现就拼死一战的准备了,可结果谁知道峰回路转,最后追兵竟然是被府邸主人给打发走了。但刚放松下来,就又遭遇到了府邸主人的袭击,最终被生擒活捉。被抓了,才明白,敢情人家早就看到自己了,而且功夫又不是一个水平的,这上哪儿跑去。

    此人听马超要放自己,可放了自己,自己也跑不出雒阳啊,所以他也无计可施。

    “所以,如果我放你走,你一定是出不了雒阳城。只有你跟着我走,才能离开雒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