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是,所谓是“术业有专攻”,马超心里也都明白。不过他也确实是没指望着自己能占多大多大的便宜,要真想那样儿的话,叫郭嘉来和马良谈好不好,何必是自己亲自出马呢。

    说了要召集众人摆宴,马超自然是说到做到,所以便让士卒去召集他手下的所有人来府中,然后摆宴庆贺。虽说如今城池是丢了,可依旧是改变不了马超请马良赴宴的心思。就像他说的那样儿,城池的失守,暂时还确实是影响不了他什么,至少是该庆贺就庆贺,该摆宴依旧是要摆宴,就是这样儿。

    当然马超也有这么样儿的一个用意,那就是他想要告诉自己的一干属下,所有的将领、文士,也一样儿是告诉自己手下的士卒。让他们都能知道,明白,自己是不惧他们兖州军、孙刘联军什么。别看如今确实是,云杜城已经失守了没错,可最后的胜利,却依旧会是己方凉州军的。

    -----------------------------------------------------

    而马超确实是有这么一个用意所在,就是要告诉己方凉州军士卒,自己这个当主公的都不着急,那么手下人自然也别着急什么。反正最后己方一定会胜利,哪怕兖州军战力强悍,哪怕孙刘联军是人多势众,可如此又能如何,到最后,在己方的强大攻势之下。他们一样儿会灰飞烟灭的,而这就是马超想要表达的。

    他其实心里也清楚,己方无论是将领。还是说手下的士卒,可以说这些时日以来,还真是,挺紧张的。这也难怪,毕竟如今已经是人家都进兵江夏了,近二十万大军啊,那可不是二十万的大白菜。所以要说他们没有人紧张,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其实你就别说是别人了,就说马超。要说他内心一点儿都没有波澜,那可能吗,明显是不可能。不过相比之下来说,他肯定是其他的将领。比凉州军的普通士卒。可是要强得多得多。至少他不会想他们想得那么多,其实就像他之前和马良所说的一样儿,人家大军来江夏了,己方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

    都已经是这么多时日了,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马超顾虑的,所担心的。还是不少的。并且要说他一点儿都不怕什么,那是不对的。可如今呢。确实改变了很多,毕竟他一也是没有看到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的强大攻势,虽说是能想象出来不少,可这个想象中的,能和亲眼所见比吗,当然是不能了。

    所以在没亲眼见到什么的时候,如今的马超,也确确实实,还是比较轻松的。至少暂时来说,确实是如此。他不像之前那样儿了,可以说是不惧怕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联合的人马人多势众,哪怕他心里确实是很清楚,这个是事实,就是这么回事儿。可是当己方真要和敌军大战的时候,自己还会怕他们什么吗,当然不会,就像如今一样儿。

    只是如今的兖州军和孙刘联军,却依旧还是没有触动马超的底线,所以他在蕲春还是按兵不动,看着江夏的局势。而要是一旦曹操孙策刘备他们触碰到马超的底线了,那么他肯定是要出兵就是了,这都是必然的。

    -----------------------------------------------------

    士卒去请众将,没多一会儿,众人便陆续都到了府中的会客厅,也是马超和马良会面的地方。

    众人都到齐了之后,马超对众人一笑,然后便说道:“来来来,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便是从南郡宜城远道而来的,宜城马家五兄弟中排行第四的马良!”

    当马超介绍马良的时候,马良他是早已站了起来,然后马超介绍着他,他便对众人是拱手问好。

    当然了,这个他是没说什么,只是拱手后,对着众人,移动了两个来回,算是给众人见礼了吧。

    介绍完马良,马超便把他自己的一干属下,也是都介绍给了马良所知。毕竟他是客人,肯定也是要介绍一下的,这都是江湖规矩啊。再说了,在马超的认为中,以后没准马良就可能投效在自己凉州军的帐下,所以此时是介绍一下,以后慢慢也就都更熟悉了不是。

    -----------------------------------------------------

    众人和马良相互见过后,马超双手微微向下压,让众人都坐下。

    不少人心里都纳闷,心说这个马良,是来做什么的?聪明人,反应快的,没一会儿就知道了,因为之前自己主公的介绍,南郡宜城马家!马家五兄弟中的老四,马良!

    这不少人就明白了,估计就和当初的蒯氏兄弟,蔡家的蔡勋一样儿,是来合作的。不过人家是和曹操曹孟德兖州军,还有孙伯符和刘玄德孙刘联军合作,而这马良呢,这可是和己方凉州军来合作了。

    果然,此时马超对众人说道:“各位,马良次来,就是商谈与我军合作事宜的。之前,我与……”

    接着,马超就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和马良早已经是商谈好了。并且把马良最后答应自己的条件,当然也是都对自己一干属下说明白了。众人一听,这才是都明白了,心说,原来是这样儿啊

    -----------------------------------------------------

    众人这回是一下都明白了,不管之前知道还是不知道,如今是都知道了。

    不少人心说,敢情是这么回事儿,看来自己主公是早就和那个马良商谈完了,如今叫自己等人来此,不过就是一起饮宴罢了。看来他们速度倒是快,这马良可是今日才来的,这才到蕲春多少时辰?

    他们从心里也是佩服马良和自己主公的速度,不过不少人心里其实都清楚,只有说真正的目的意见什么都都一致的情况下,才能是商谈这么顺利这么快。要不都是没有一致的东西,你看还能谈成什么?

    反正从自己主公和马良相谈的速度,就不难察觉出来,他们确实是目的一致,而且基本上很多东西,可以说都是相同的,一样儿的吧,要不可不会如此就是了。

    -----------------------------------------------------

    最后马超对众人笑道:“好了,如今该说的,都已经说完,咱们这时候,该是饮宴了!来人,上酒席!”

    随着马超的命令,便有士卒开始在众人的桌案面前摆上了酒宴,如今就等着都上齐了之后,共同开怀畅饮呢。

    酒席宴上倒是没有什么插曲,众人是宾主尽欢。别看如今凉州军是遭遇到了最大的敌人,最强的对手,可在马超的带领之下,准确说应该是在他的感染下,可以说他的一干属下,倒是轻松了不少。

    这也难怪,不管怎么说,当主公的,确确实实是能影响手下很多,不少啊。就因为马超如此,所以才让他属下这样儿。而属下也一样儿是能影响己方的士卒不少,当然了,马超这个当主公的,其实也是一样儿能影响到的。

    -----------------------------------------------------

    最后酒宴毕,马超对马良说道:“时辰已晚,却是不宜再动,在蕲春留宿几日再走不迟!”

    马良听着马超的话,他虽然其实也是想早些回宜城,不过看马超这热情的样儿,他也确实是盛情难却啊。是,马良虽说是少年,年纪不是那么大,可还是能感觉得出来,马超的话是真心话,他确确实实是想留下自己,还想自己多留几日。

    所以他说道:“既如此,那么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三日之后,在下再告辞!”

    马超是满意地点了点头,所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而马良明显就是比较识时务吗。至少他还是很给自己面子的,在马超看来,这有本事的人,尤其是在年轻的时候,那虽说不至于每个人都是年少轻狂,可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不过马良吗,倒还没这样儿,所以虽说马良年少,可马超一没小看他,二他也确确实实是想招揽他,虽说如今对方还年轻,可以后呢。

    --------------------------------------------------

    第二更,还有最后一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