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感谢yangpan8书友的推荐票

    马良此时是一直在心里重复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话。☆万本收费小说免费看☆

    说实话,他还真是第一次听人说这话,所以就自动认为这是马超的原创了。毕竟马良虽说他不认为自己就是博古通今,读了多少多少书。不过他却不认为自己就是孤陋寡闻,所以他可真是没有在那部书中看过马超说得这话,更是没有听人说过,所以就自然而然就认为是马超的原创了。

    要是马超知道马良此时此刻的想法的话,估计他会不会因为剽窃而感到羞耻呢。不过在汉末是三十多年了都,他也算是把脸皮给练得够厚了。虽说是比不过人家更厉害的刘备,可却绝对是不薄就是了,不过和人家刘备一比较的话,这也只能说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啊,没办法。

    而马良重复了几遍这话后,便对马超一抱拳,说道:“久闻将军大才,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也!”

    -----------------------------------------------------

    马良这可绝对不是拍马,而是说的真心话。要说以前可是听人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扶风马超马孟起,那可是文武双全的人,不单单是武艺高超,文采也是出众。并且马良也听过马超的《春江花月夜》这诗,还有《为学》。所以他对马超的才华,确确实实是有一定的了解。

    不过一直都没有见过真人,所以还并不知道太多。而今日。他却是见识到了,至少马良认为,所谓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从马超的话中,却是不难发现其人之才,确实是名不虚传啊。

    马超一笑。他是赶紧谦虚地说道:“不敢当,不敢当。我马孟起,不过扶风一武夫耳。不过受家师教导,也算是读过几日的书罢了,哈哈哈!”

    马良一听,心说你马超马孟起要是就只读过几日的书的话。那得让天下多少士人汗颜啊。可不是吗。读过几日书的人,居然是比他们绝大多数都厉害,这不是让天下士人丢脸吗。

    -----------------------------------------------------

    不过这话马良肯定是不能给说出来就是了,他也只能是在心里腹诽两句。

    而他心里其实也都明白,马超不多就是谦虚两句而已,真就是不能当真的。这事儿要是当真了,那可真是有意思了。

    所以他此时对马超说道:“将军过谦了,过谦了!将军之才。乃是天下文人所公认的,却是不必如此谦虚。将军之名。在下也是早有耳闻的,今日得见,却是三生有幸!”

    这都是马良的真心话,毕竟他是认为自己比不上人家马孟起的。马良今年不过十五岁,而马超都成名多少年了,快二十年了吧,确实是都已超过了他的年纪。所以他确实是很尊重马超其人,从士林来说,马超算是他的前辈了。你不能把马超算作一个武夫,所以他是前辈,理当是受到自己的尊重。

    -----------------------------------------------------

    马超听了马良的话后,他就不再怎么谦虚了。他心里也清楚,该谦虚的时候谦虚,而这个时候,却是不好再怎么样儿了。毕竟要真是再那样儿的话,可真就太假了,让人看了,就该认为自己是虚伪了。

    虽说马超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是几斤几两,可谁让天下人不知道呢,所以天下人给自己安排的,说自己有才,那就是有才,没有办法啊。所以马超也只能是默认这些了,不过这些给他带来的东西,那好处也确实是不少,所以马超心里清楚,剽窃就剽窃吧,反正在这个时代也没有有证据证明自己什么,所以如此有好处的事儿,自己是何乐而不为呢,对不对。

    就看看此时马良对自己的态度,这就不难说明什么。要是自己没有在士林的名声的话,就只是一个强势诸侯,确实是不会让马良如此,所以说那么一个虚名对自己来说,好处确实是不少,而自己当然得欣然接受了。

    -----------------------------------------------------

    马超也知道,这时候该言归正传了,所以此时他是咳嗽了两声后,便对马良问道:“不知今日来我江夏蕲春,是所谓何事?”

    马良一听,知道马超已经是开说正事儿了,所以他是半点儿都不敢怠慢,直接说道:“今日在下这便是为了将军大业而来!”

    马超闻言一笑,“却不知此话,为何意?”

    那意思,继续说吧,我都听着呢。

    而马良也是笑道:“将军如今依旧能笑得出来否?”

    马超则问道:“为何我却是不能笑?”

    马良说道:“将军如今占据江夏、长沙两郡,可江夏却是受到了曹孟德兖州军,还有孙伯符与刘玄德的孙刘联军联合进攻,并且听说云杜城都已经失守了!”

    -----------------------------------------------------

    马超说道:“此事确实如此,只是不知,难道说就因为城池失守,所以我便不可发笑否?”

    马良则问道:“那么依将军来看,如今荆州地盘丢失,却是一件值得高兴之事?”

    马超闻言则是摇了摇头,“自然不是,我当然不会因城池丢失而发笑,但我之所笑,却不会因为城池丢失而影响什么!”

    马良点了点头,他知道马超的意思,不过他还是说道:“那么将军对兖州军还有孙刘联军的联合进攻,不知有何打算?”

    马超是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所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耳!联军虽势众,可我军却是无所畏惧也!”

    马良再次点头,在他看来,凉州军就得是这样儿,那才是值得自己和他们联合。要不真是畏畏缩缩,害怕得不行的话,你就算是再强,自己也看不上眼。

    -----------------------------------------------------

    所以确实,也不得不说,马超他的态度,真是让马良很满意。至少他看到马超如此,他是对凉州军更有信心了。

    说实话,马良的选择可以说很多,至少曹操的兖州军还有孙策和刘备的孙刘联军,他也不是不能去选择,和他们联合。但是他却唯独看重马超的凉州军,这个就不得不说,他确实也算是眼光独到了,而且可以说他所想的还真是不少。至少马谡能看到能想到的那些,他都明白,也想到了,所以他这不就来到了蕲春吗。

    可以说马良就把宝都押在了凉州军这儿,或者也可以说,就是押在了马超的身上。而在和马超说了这么几句话后,他是更有信心了。其实这个事儿还别说,不是说你自卖自夸,给自己脸上添金,吹自己如何如何,就一定是能让人对你有信心的。

    马超没直接说自己说己方如何,但是从他的表情,从他说话的语气中,马良确确实实是对凉州军,对他有很大信心了。

    -----------------------------------------------------

    马良此时是不住地点头,对他来说,看到马超如此,他是心里甚慰。他知道,自己没来错,虽说不知道曹操还有孙策刘备他们那儿如何,可今日看到马超这样儿,自己知道,来对了!

    所以他是一笑,“哈哈哈,看到将军如此,在下此时知道,此次前来,应该是来对了!”

    马超也是笑了,他对马良能说真话,说实话,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不管是什么时候,对你说真话的人,可以说终究只是少数而已。可自己和马良呢,虽说是不熟,但是他对自己说了真话,而自己对他也没说假话,可以说相谈的确实也算是不错,哪怕如今还没有谈论真正的事情,但这个重要吗,呵呵。

    “如此,该是时候说来此之意了吧?”

    马超是直接说道,而马良也是点了点头,确实,这回该是直接说了。毕竟人家马超都已经那么说了,自己这儿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呢。

    -----------------------------------------------------

    所以马良也是直接说道:“不满将军说,今日在下此来,便是要与将军相谈与贵军结盟之事!”

    马超看着马良,心说这时候你终于是说出来了啊,就等你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