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这是再一次见识到了刘备的厚脸皮,可以说他自认为自己肯定是比不了人家了。

    要说在很多地方,曹操知道,自己是要超过刘备的。可这个脸皮的厚度,他自认为自己和刘备一比较的话,那可真是,不能相提并论。可以说绝对是天壤之别,自己真是望尘莫及啊,这你不服不行,事实就是事实,改变不了。自己估计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刘备他那个境界了,脸皮根本就达不到他那个厚度啊,不是吗。

    曹操心说,你刘玄德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好像你孙刘联军出力比己方兖州军多多少似的,可结果,事实是那样儿的吗,你刘玄德还有孙伯符能不清楚、不知道、不明白吗?怎么说你也得尊重点儿事实吧,可你刘玄德,真是,脸皮够厚啊,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听了。

    曹操是不准备给刘备多少面子,所以他是直接出言说道:“哦?那么看玄德之意,莫不是认为我军却是没有出力多少,一点儿都不如你们?”

    -----------------------------------------------------

    可以说形势的不同,让曹操确实是硬气多了。

    毕竟可以说确实是,“此一时彼一时”,这个是半点儿都没错。之前因为兖州军退路的问题,曹操那是不能不夹着尾巴做人,可如今呢,他肯定是不用再像之前那样儿了,所以该硬气的时候,曹操肯定不会退缩。并且他连孙策都不惧,难道还能惧刘备这个老对手什么吗,明显是不会。

    而孙策和刘备一听曹操这话,都在心里说着,曹孟德果然是没给两人面子啊。可不是吗。看看他这话说得,确实是没准备给两人面子。别看他是对刘备说的,不过孙策心里清楚着呢,他曹孟德这又何尝不是对自己说呢,只不过是面对着刘备说出来的话而已,但是实际来讲,他曹孟德其实是在给自己听呢。这自己还看不出来吗。

    本来就是,他刘备说得也不算,只有自己才是主事人,所以他曹孟德当然是说给自己听的。

    -----------------------------------------------------

    而刘备一听,是赶紧说道:“曹司空却是误会了,误会!备可绝非是此意。曹司空可不要误会备才是啊!”

    刘备这个时候肯定是不会去承认他的真是想法,对他脸皮这么厚的人来说,耍懒那是很多时候都会去做的。哪怕他的意思就是这样儿,可他却也不会当着曹操的面儿去承认什么就是了,别看云杜城确实是没有他什么事儿了,可就是和曹操还有孙策想得差不多了,他是不可能不帮着孙策的啊。而且如今他和孙策还是联盟,所以还能不向着孙策说话吗。

    更何况,孙策那可是给他使眼色了,让他这么去做,所以刘备还能不如此吗。只是说什么做什么是一回事儿,要说真正在曹操的面前,让他去明着去承认什么,这个事儿刘备基本还是不会去做的。哪怕孙策给他使眼色,不过刘备他当然也是有他自己的打算了。

    -----------------------------------------------------

    而曹操一听,把眼眉一挑,说道:“那么依玄德之意,是承认我军出力最多,是否如此?”

    刘备闻言,是心中暗骂曹操。这曹孟德果然是顺杆往上爬啊,哪怕自己脸皮是挺厚,可他曹孟德这脸皮却也不薄不是。自己是那意思吗,明显不是。但是他曹孟德却是要抓住自己所说的,给他兖州军取得一些好处。

    对此他心里都清楚,而刘备这时候说了,“曹司空不认为我军攻城出力了?或是认为我军出力太少,还是如何?”

    刘备这基本就算是明着问曹操了,那意思你曹操到底是怎么想的,己方出力是能抹杀的吗?

    而曹操一听,他一笑,“玄德,操不会否认联军出力不少,但却也希望玄德不会否认我军之努力才是!”

    -----------------------------------------------------

    在曹操看来,去和刘备争辩这些,其实还真是,没有太大用的。

    怎么说刘备不过是孙策所派的这么一个,怎么说呢,替他说话的人吧。而最后拍板儿的,那可是他孙伯符,而不是他刘玄德啊。所以曹操还不明白吗,和他争辩什么都没用,有用的只是自己和孙策商谈什么,最后他孙伯符要如何,这个对自己对己方才是有用的。而刘备吗。确实是没大用啊,不是吗。

    而刘备心里也清楚,他当然也不会去和曹操争辩什么,只是此时说道:“不过,曹司空之言甚是!”

    这回他算是说出了一句比较公道的话吧,不过这个时候,也只能是这么说了,毕竟他不占什么优势了,而曹操也算是挽回了一些吧。

    -----------------------------------------------------

    对于刘备和曹操的对话,看着貌似孙策一点儿都不在意,不过他却是听在耳中,记在心里。

    对他来说,这确实是没有什么大不了。哪怕他是想让刘备替他说话,不过刘备没讨到太多便宜,这也没有什么。毕竟这都算是在他意料之中的,怎么说对方是曹操曹孟德,那是一般般的人物吗。如果说之前因为他们兖州军的退路问题,曹操可以说是让步了很多,不少,但是如今,孙策明白,曹操也许还会让步,可要真是让他和之前一样儿,这个却是不可能了。

    确实是“此一时彼一时”,就是这样儿,之前曹操是什么情况,大家都知道,而如今又是个什么情况,自己和刘备也都清楚,所以不同的时期,就是有不同的对待方式。哪怕自己也一样儿是想和之前那样儿,可形势却是不会让自己如此,而曹操是傻子吗,他会和之前一样儿?可能吗?

    所以孙策所想的,也只是差不多就行了,至于太多的,他还真没有那么贪心。

    -----------------------------------------------------

    所谓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孙策心里清楚,贪心的人,基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他父亲孙坚死得早,这个是没错。不过孙坚的遗言,却是经过程普他们几人的传达,最后到了孙策和孙权的耳中,孙坚的话很简单,就是做人顶天立地,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天地良心,而且还不能太贪心,就这样儿就对了。

    所以孙策和孙权兄弟两人,可是时刻都记得自己父亲的遗言嘱托,知道自己父亲的意思,也是按照他所说的去做的。

    别看孙坚死得算是早,孙策不用说了,他那时候都成年了。不过孙权年纪倒是不大,所以有他母亲吴氏带在身边儿教导,所以虽说是没了父亲,可孙权依旧是受到他母亲很严格的教育,可以说家教很严,而且孙权确实是在他母亲的教导下,成材了,这个也是没错的,真正明眼人都知道,孙策的弟弟,孙权,那可是个人物。

    -----------------------------------------------------

    曹操听了刘备的话后,是哈哈大笑,不过孙策和刘备却是不太明白,曹操这笑容背后,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是在他们看来,这其中肯定是少不了一丝的得意了。毕竟如今曹操虽说不是占据着主动,却是也不至于如何如何被动。虽说不是那么太占优势,可却也不是那么劣势,所以孙策知道,该是自己出手,出言说话的时候了。

    刘备不过是个帮忙的,也算是自己投石问路吧,他不过就是那块石头而已,而自己该出手的时候,确实是该出手了。

    果然,在孙策如此想法的时候,曹操却是玩味地看着他,那意思很简单,你孙伯符难道不准备说话了?

    -----------------------------------------------------

    不过在孙策看来,曹操此时的意思却是另一种,那就是,该你孙伯符来说话了,别总让那刘备上,你自己该出马,换个能主事儿的人吧,要不怎么谈啊。

    孙策认为,曹操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他给了曹操一个放心的眼神。那意思就是说,我上,亲自和你曹孟德商谈,怎么样,这回是满意了吧。

    而曹操一看孙策这眼神,他就是一笑,不过这也是正和他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