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从何府赴宴回来已有好些时日了,而这些日子马超的名儿也已在雒阳城慢慢地传开了。

    当然最初还是从官场开始的,然后才是慢慢传到了民间。很多人都听说了,扶风茂陵的马超马孟起在河南尹何进的府上高歌了一曲精忠报国,当时那是曲惊四座,听过的人无不拍手叫好。

    到最后就连久在深宫之中的刘宏都听说了这件事,而且还特意把马超叫到了他那,非要让马超来一曲精忠报国不可。马超也不能抗旨不遵,没办法只好又给刘宏唱了一遍,结果唱完,刘宏是大赞马超,“爱卿真不愧为我大汉栋梁啊!此曲朕看也只有爱卿方能作出来了!”

    虽然马超的脸皮如今练得已经挺厚了,直逼城墙拐弯,不过他被刘宏夸得还是有点儿不太好意思,心说这个也只有自己知道怎么回事。

    这天,马腾终于到了雒阳,在马超的府邸中,“父亲这是从陇西而来?”

    马腾点头,“不错,为父就是收到你的信后便赶回家中取了家谱,然后这才马不停蹄地赶来雒阳!”

    “那个,父亲,这,家谱可否让儿一观啊?”

    马腾给了马超一副我就知道你小子要如此的表情来,只见他从包袱中拿出了家谱,笑着递给了马超,“超儿,这就是我马家的家谱了,等你以后接任家主的时候为父自会传与你的!”

    马超恭敬地接了过来,从外表看,果然和马日磾的那个一样啊。之后继续把家谱翻开来看,果然里面也有一样的,是前面都一样,不过后面就不一样了。毕竟虽然他们是同一个先祖,但却不是同一支脉的嘛。

    看到后,马超更加能确定了马日磾和自己家的亲戚关系,这就是实在亲戚啊,一点儿都没跑的。

    “儿知父亲今日路途劳累,不如先行歇息,明日再和儿一起去拜访叔父,不知父亲意下如何?”

    谁知马腾则把手一摆,“不必如此,今日便可,为父可还不累!”

    马超知道马腾是认亲心切,不过也不能不顾自己身体了吧。最后他是苦劝自己的父亲才好使,马腾这人一般还真就是劝不了,但今日却听了马超一次劝。说实话,他确实太累了,从陇西一路到雒阳,他马腾都三十五岁了,不累才怪呢。不过马腾说好了,明日必须去拜访马日磾,马超也同意了,“好,那等儿明日从宫中回来后,我再与父亲一起去拜访叔父!”

    马日磾上午要教刘辩,而下午则是自己要去教,所以只有等自己从宫中回来后再拜访他最好不过。

    “那就依超儿所言!”

    到了第二日下午,马超进宫去教刘辩习武,而他则把马腾扔给了魏平他们,至于他们如何,那自己就管不到了。魏平他们可都知道马腾是自己主公的父亲,而且还是凉州军的人,而马腾之前也听马超介绍过魏平他们,也算是对他们有了些了解。所以他们相处得不错,聊得很投机。

    申时刚过不一会儿,马超就已从宫中返回,把木刀放在了府中,最后又简单地收拾了一下,然后他就和马腾一起去拜访马日磾了。马日磾在见到马腾父子时显得特别高兴,连忙将他们请进了会客厅中,“寿成兄,孟起,你们快坐!”

    “多谢!”

    “多谢叔父!”

    随后,马腾和马日磾两人相互交换了家谱,这其实也就是彼此检查一下,等双方都看过后,果然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大家同为马氏后人,马腾是马日磾的族兄,而马日磾则是马腾的族弟。

    “族兄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翁叔快快请起!”

    马腾赶紧扶起了马日磾,他显得也很激动,毕竟自己只有个大哥,而今日这又多了个族弟,这能不让他高兴吗。更重要的是马氏一族的人多了,那就说明离大家的愿望也就更近了,每一支每一代的马氏后人皆以振兴家族为己任,而找寻同宗族人,使家族壮大,自然也是振兴家族中的一项。

    三人一直聊到了晚上,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马日磾自然是为马腾父子摆酒设宴,而马腾父子自不会推辞。而此次双方认亲,对大家都有好处,也更使得马家的力量变得强大些了,彼此都心中有数。

    此次马日磾倒是没醉,上次的事他清楚,那已经是够可以的了。而那次不过是只有马超这个侄儿一个,但今日这可是连自己的族兄都在啊,这要是再多了,那可真就是丢大人了,所以他是一直控制控制再控制,最后终于是没多,而马腾和马超当然也不会让马日磾喝多,所以这次他是真没多。

    从马日磾那回到马超那时已经很晚了,马超见马腾那样,看他也是有些累了,也就没再多打扰他,想让马腾再好好休息休息。而马腾确实也有些累了,昨日明显是休息得还不够,而今日又去拜访了马日磾,所以这不一回来就倒在榻上去见了周公。

    次日一早,马超起来后就发现马腾没影了,之后从管家口中得知,原来马腾果然是早已离开。他也不明白自己父亲为何如此着急回去,难道说有什么紧急军情?这不可能啊,不过人都离开了,现在再想太多也没什么用,反正该做的都已做完,早搞定了。

    又过了一个月,崔安来到了雒阳。这还是马超给他写信把自己的地址都告诉了他,他才找到这的。估计马超要不给他去信,崔安他还是得先回敦煌。

    “福达,快说说在幽州的事都怎么样?”

    这次崔安好像学聪明了,倒是没说什么,而是先交给了马超一封信。马超打开信这么一看,原来是杜义杜仲明写给他的。

    内容就是:马太守原来还没忘记咱们的约定,真是太好了。想我们杜家三兄弟也一样是不敢忘记。您信上所言之事,我都已答应并付诸了行动,而且不只有老三教李为他们射术,我教他们刀法,就连我大兄也一样是教了李为他们不少。所以还请马太守放心,我们一定是真教认真去教,至于李为他们能学成什么水平,那就只能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马超看完信后,终于放下心了。倒是没想到连老大杜仁都上阵了,杜家老大的本事可不小啊,如果有他教十八子的话,那相信十八子一定是受益无穷的。杜仁那可是二流上等的武艺,这样一个二流顶峰的高手教十八子,十八子的武艺要不提高才怪呢,哪怕是一点儿那也是提高啊。再说不是他一个人教,还有杜义,是杜仁和杜义两人。

    马超又问了问崔安幽州的具体情况,崔安给马超讲起了幽州乐浪长岑的事。当十八子一行到了目的地后,崔安领他们来到了杜府,见到了杜义。杜义一见崔安还特纳闷,心说怎么来了这么多的人,一百多号啊。不过等他看过马超的亲笔信后就都明白了,敢情马超是想让自己和老三教李为他们,行,没有问题,都是彼此合作的关系,大家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

    再说又不是教自己的剑法,而是教马超研究出来的那刀法,所以杜义没犹豫就同意了。至于马超让十八子带去的那些财物,杜义自然也是全都笑纳。还是那句话,他们双方只是合作的关系,他杜义可没什么义务去给马超提供无偿的服务。

    而杜义最喜欢的还是马超送的那几柄战刀,他自己留了两柄,而杜仁和杜礼则每人得了一柄。杜义虽说不用刀,对刀更是没什么太深研究,但他喜欢兵器却是没错。再说他要教十八子他们马超编的刀法,所以以后可能就要日日离不开刀了。

    就这样,杜义和杜礼开始一个教十八子刀法,另一个教他们射术。结果没多长时间老大杜仁就忍不住加入了进来,他自然不会教十八子枪法,而因为只有他是马上的武将,所以他教的更多的则是马上的对敌经验,还有自己来当十八子他们的陪练。可以说杜仁的加入确实如马超所想一样,使十八子是受益无穷,三人vs十八人,就这样开始了日复一日的习武。

    而在崔安收到马超的信后,没两日他就离开了杜府,马不停地地向雒阳赶来。幽州不比徐州,不只是地方不怎么样。更重要的是幽州杜家就三个老爷们,还天天都要教十八子习武射箭的,崔安也不参与。

    他在徐州虽然也没什么意思,但好在还有刘辟龚都和小铁蛋儿,再加上个糜芳,而最重要的是还有被他叫上了主母的糜贞,所以崔安可以在徐州待一年而不回来。但在幽州明显是不行了,所以他早赶了回来。

    “福达,一路幸苦你了!好了,去好好歇息吧!”

    “诺!主公!”

    崔安确实累了,要不是知道自己主公,只要自己一回来就要问自己,他都想马上倒在榻上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