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闻声驻马,转头一看,前面跑着的是一名男子,看样怎么也得有五十岁了,他手中则抱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姑娘,男子样子很是狼狈。

    后面追着他们的是一队并州军的士卒,估计能有十个左右,这是个步兵小队,没人骑马,要不早就追上了,就这都快要追上了。

    看到这种情况,崔安就想上前,马超见状赶紧叫住了他,“福达,不可莽撞!”

    崔安这才停下,马超则用最快的速度从衣服上扯下一大块布来,撕成两半,用一块布把自己的脸蒙上,只露出额头和双眼来,另一块递给了崔安。

    “快把脸蒙上,一会儿你不许说话!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你要说一个字出来,就不用再跟着我了!”

    崔安听马超说完连忙点头,然后也用布把脸蒙上了,看来马超说话果然好使。见崔安点头照做了,马超这才放下心来。

    刚才阻止崔安是怕他惹祸,如果前面跑的人真要是朝廷重犯什么的,那马超绝不会插手。如果另有隐情的话,他也许会管管闲事。但像崔安那样直接就上肯定是不行,马超和崔安都是白身,没钱没势的,虽说不怕得罪官府,但以后肯定是麻烦不断。

    两人策马向前,当那边前面跑的人就快被追上的时候,马超他们到了。

    让过了前面跑的人,马超和崔安驻马挡住了追兵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敢阻拦官差办案!”这话就是之前喊快点儿抓住他们的那人说的,看样此人应该是他们这队人的头儿。

    “敢问他们所犯何罪?”马超抱拳问道。

    “这个,他们乃是朝廷通缉的江洋大盗!”头目模样的人回答道。

    “哈哈哈!”马超忍不住大笑,江洋大盗?拜托大哥你编也得编的像一点儿好吧,有几个江洋大盗还带着孩子干这行的。而且你看跑的那人,一没兵器,二没武艺的,跑得都上气儿不接下气儿了。穿的虽然不是很破,但绝对不值什么钱,一看就知道是个读书人,哪有江洋大盗混成这丢脸样的。

    “好,江洋大盗,好啊,很好。”说着,马超对崔安使了个眼色,“不可伤人,把他们都打晕就可以了,上!”

    马超边说边展开了攻击,而随着他的命令,崔安也舞着戟砸向了这队并州士卒。马超这边还好点,能掌握好分寸,都晕过去了,最不好的也不过是受了点轻伤罢了。但崔安那就不行了,被他戟砸着的,没一个不受伤的,虽说死不了,但伤得绝对不轻。

    马超看到后叹了口气,“下回轻点儿砸!”崔安听了赶紧点头,他倒是一直记得马超不让他说话呢。

    马超笑着摇了摇头,下了马向被救的人走去,当然去的时候早就已经把蒙面的布摘下来了,崔安也照做下马跟了过去。

    被马超救下的人还没完全缓过来,那么大年纪的文人,抱着小孩儿被人追了一路,确实难为他了,但现在可算是把孩子放下休息了。

    不过此人见到马超他们过来,他准备抱拳施礼,不过被马超赶紧拉住了。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看这人得有五十了吧,虽然自己帮了人家忙,但马超不可能让他给自己施礼啊。

    不过这人好像也是死脑筋,迂腐的够可以,“不可,恩人对我与小女有救命之恩,理当受我一拜!”说着,执意要给马超施礼,马超实在是没办法了,古人啊,多无奈啊,只能是接受人家一拜了。

    都完事了后,马超说道:“不知先生名讳?”

    “陈留蔡邕,蔡伯喈。这是小女蔡琰,今年五岁。”蔡邕说着,一拉旁边的小姑娘,“琰儿,还不见过恩人!”

    他就是蔡邕,蔡伯喈,真是意外啊,马超心想。

    “原来您就是伯喈先生,后学末进,扶风马超,马孟起见过伯喈先生!”马超躬身给蔡邕施礼,礼罢,从怀中掏出了阎忠交给自己的那封写给蔡邕的书信,恭敬地递给了蔡邕。

    “先前不知是伯喈先生,超之罪也,此乃家师亲笔手书,曾叮嘱学生定要交给先生!”

    “哦?”蔡邕疑惑地接过信拆开来看。

    看过后,他对马超说道:“没想到孟起你竟是敏学兄之弟子,敏学兄还嘱托我照顾你,结果没想到第一次见面,我这条命都是孟起你救下来的!”说完,蔡邕不禁摇头苦笑。

    敏学是阎忠的字,取自论语,“敏而好学,不耻下问。”老师的字,连马超这个弟子都不知,其实别说是马超了,全天下知道这个的也就几个。阎忠这人不只是低调,朋友交的也不多,知道他的不少,但知道他表字的还真就没几个,只有莫逆好友才了解。

    “家师常言,伯喈先生乃天下少有的饱学之士,博古通今,乃我辈中人之楷模!”马超一记马屁送上,但蔡邕毕竟是海内大儒,当然不会被马超的几句奉承就晕头转向。

    “敏学兄过谦了,其实敏学兄之学识,我甚佩服!”蔡邕和阎忠同岁,今年都四十六,两人也不可能去分到底谁大谁小,反正都称对方为兄。

    “琰儿,还不见过你孟起师兄!”

    “蔡琰见过孟起师兄!”小姑娘说着。

    马超一看,就是之前蔡邕抱着的小姑娘,这蔡琰虽然才五岁,但长得真是非常可爱,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马超看着挺喜欢。这小姑娘之前蔡邕让她叫马超恩人,她不说话,如今让她叫师兄,她这才开口,可见小姑娘人小鬼大,聪明伶俐。

    马超拍了拍蔡琰的小脑袋,“琰儿真可爱,这个送给你!”说着又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来,这枚玉佩还是马超从扶风搬到陇西的时候,在扶风家里翻出来的,可能是母亲刘氏陪嫁的嫁妆里的。

    他对玉是没什么感觉,而且这玉佩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马超还是自己留下来了,而且还在上面刻了个超字,平时都随身带着。今日这不第一次见蔡琰吗,作为师兄也没什么送的,也只能把这个拿出来了。

    “谢谢孟起师兄!”蔡琰开心地把玉佩接过来收好。

    “孟起师兄送给琰儿的礼物,琰儿很喜欢,可是琰儿没有东西送师兄的。”蔡琰一脸正经地说。

    马超差点摔倒,“这个,就不用了,没关系的。”

    “那好吧,以后有机会再说咯!”蔡琰说道。

    “好,好。”马超笑着说道,心想着,自己这可爱的小师妹只要开心,什么都好啊。

    蔡邕本想阻止蔡琰收马超的玉佩,但看见蔡琰开心的样子,他也不好多说,孩子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自己不好管太多,心里想着,摇头笑了笑。

    “不知伯喈先生为何至此?”马超问道。

    “一言难尽啊!”蔡邕叹道。

    本来蔡邕在朝里当官当得好好的,但在朝中得罪人了,接着又把皇帝给惹生气了,就把他流放到了并州朔方。

    后来,皇帝因为欣赏蔡邕的才华,又想起了他被流放,就把他给赦免了,让他回五原安阳。

    结果到这又把五原太守王智给得罪了,王智这人是小人,还特小心眼,一面写奏章说蔡邕因为流放千里对朝廷和皇帝不满,而且还诽谤朝廷,一面又派人抓他,所以这才有了之前发生的事。

    马超听完,心想这大汉真是快完了,蔡邕蔡伯喈虽然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但他可是名闻海内的大儒,一个小太守就敢去诬陷他,敢去抓他,这得有多大的胆子。

    “不知伯喈先生下一步作何打算,此地不可久留!”马超说了一句经典的台词。

    “我和琰儿准备去江东吴郡。”

    “也好,江东远离并州,还算安全。可惜我还有事,不能护送先生前去了!”马超遗憾地说道。

    “福达,从今日起,你就追随先生左右,保护好先生和琰儿!直到他们到达吴郡!”

    “主公,俺爹让俺跟在你身边!”

    “那崔先生不是也说让你听我的话吗?”

    “也是,但听主公的话就不能在主公身边了,就是没听俺爹的话!要在主公身边就是没听主公的话,这可怎么办啊?”崔安捂着头说道。

    马超,蔡邕和蔡琰都笑了。

    马超说道:“福达,你这么想,现在你在我身边是听了崔先生的话,而我让你去吴郡,你就是听了我的话。等你从吴郡回到我身边后,这不还是听了先生的话了吗。”

    “对啊,是了。还是主公你比俺聪明多了!哈哈哈!”崔安笑了。

    马超让崔安护送蔡邕父女去吴郡,临行前特意叮嘱崔安一定要听伯喈先生的话,如果不听,被自己知道后,那就让他回扶风老家去,崔安听后连忙点头。

    崔安护送着蔡邕父女离开,走之前,马超把自己的干粮也给了他们,本来蔡邕执意不要,但马超说不能让蔡琰饿着,他也就只好收下了。

    蔡琰知道要和马超分别了,哭得是稀里哗啦的,看来小姑娘真是很舍不得马超。在马超再三保证以后有机会去看她之后,小姑娘才停止了哭泣,然后和马超挥手作别。

    其实马超也很舍不得他们,但蔡邕既然有目的地,那有崔安的保护就更安全。如果他们没地方去,马超会让崔安把他们安置在陇西,反正不可能带着他们就是了,因为前面的路,马超也不知会不会有危险,有的话那会有多大的危险。

    看着崔安他们走后,马超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他知道,以崔安的本事护送蔡邕父女平安到吴郡绝对没问题。而崔安虽没在自己身边,但应该不会惹太大的事出来。

    他不再多想,翻身上了马,奔着下一个目的地而去。马超的下一目的地当然还是在并州,那就是并州的云中郡,云中和五原相邻,所以马超不到两天就到了云中城。

    云中城给马超的感觉和九原城也差不多,首先二者都是并州北部的军事重镇。所以很多地方其实都一样的。

    进了云中城,马超看到了招兵的榜文,看到这个,他做了一个决定。决定暂时先加入并州军,这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有自己的想法,何况他也没见过大汉兵营都是什么样的,去见识见识一下也好。

    马超先在云中城买了一间房,房子不大,没多少钱。地处云中城这种地方,房子能卖出去就不错了,可卖不出什么大价钱来。放好了自己的东西,马超就去报名当兵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