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厉狼没有去理会王彦的吐槽,反而把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嚯,你小子不错啊,大长老之前对我说,你只用了几息的时间就开启了入武潭,并且一口气突破到了后期,我还有点不相信,可是从你刚才那几个动作,和身体所施放出的玄力来看王彦,你小子还真是不简单啊。”

    被厉狼这么一说,王彦也发现了,虽然刚才被他这么猛地往地上一摔,可是自己尽然一点都没受伤,连一丝疼痛都没感觉到,还能这么敏捷的站起身来,看来自己的身体的确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嘿嘿,厉狼大伯,本少爷可是天赐之子,拥有5重血脉哦。”王彦得意的说道,“你以后可要对我客气一点啊。”

    “臭小子,虽然你的进步的确惊人,可是现在毕竟只有入武潭后期,如果不能突破云烟镜,依然无法获得族长的天赋血脉。”厉狼说道。

    “知道啦,大长老已经说过好几次要想突破云烟镜的困难了”这时王彦转身看了看帐内,“奇怪,大长老人呢,为什么不是他老人家来指导我突破云烟镜,而是要麻烦厉狼大伯你啊。”

    “大长老去血狼山采灵药了,说是要炼制一枚末升丹助你突破境界。”

    “这么早就出去采药啊,那还真是辛苦他老人家了。”王彦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厉狼大伯,我昨夜听大长老说过,你们在忽地平原上有个宿敌,就叫血狼族吧,那长老去采灵药的地方叫血狼山”

    “不错,大长老此行辛苦还是其次,最危险的就是上血狼山。”厉狼点了点头,“因为血狼山就在血狼族的领地内,狼族在山脚下有重兵看守,要不是为了炼制末升丹帮你,大长老他也不会去冒这个险。”

    “孤身入狼穴?”王彦吃惊的说道,“那个末升丹是什么?值得大长老冒这样的风险吗?”

    “哎!”厉狼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对于武者突破境界有帮助的灵药有好几种大类,其中最直接最有效的就是升级类灵药,这个末升丹虽然是下阶的武者升级灵药。可是炼制也极其不易,需要多种灵才,其中一味枯荣草,整个忽地平原只有血狼山才有。”

    “为了助我突破云烟镜,大长老他”王彦觉得有些感动,毕竟自己才来到这个异世界两天,就有人愿意为他冒这么大的风险了。

    “哼,所以你小子快给我好好练功。大长老不仅仅是为了你,更是为了整个独龙族的将来。”厉狼说着,就伸出了双掌,准备协助王彦练功了。

    “等等,厉狼大伯,不如我们等大长老回来再开始吧,我觉得还是由他老人家来指导我比较好。”王彦的意思很明显了,在他的心中,大长老一看就是能帮助武者快速成长的智慧长者,而眼前这个魁梧的莽汉绝对不是做师父的选择。

    厉狼一眼就看穿了王彦的心思,他开口说道,“嘿嘿,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我是一个莽夫,不适合指导你突破云烟镜对吧。”

    王彦没有做声,不过他的眼神中明显地透露着几个大字:难道不是吗?

    “你小子,真是狗眼看人低你想的不错,大长老的确在我们族内是帮助平民族人开启入武潭的最佳智者,但是如果说道要帮助武者从入武潭突破到云烟镜,那么或许我并不输大长老。”厉狼接着说道,“小女厉芯就是在我的指导下,只花了5年时间就突破到了云烟镜初期。”

    “哈哈,那你的女儿可比二族长的曾孙厉离资质好的多啦。”王彦笑了起来。

    “哼,不要拿厉离和我的女儿比,那个傻子几乎用光了族里的各种灵材灵药,才勉强突破了云烟镜初期,如果那些宝贝都给我的女儿,她早就能突破到云烟镜后期了。”厉狼显然对二族长如此照顾自己的曾孙很是不满,“所以我才会答应大长老帮助你修炼武镜,因为族长的天赋玄脉如果传给厉离,我们独龙族就真的危险了。”

    王彦听罢,走到厉狼的面前坐了下来,“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小爷倒要看看这武者的云烟镜到底有多困难!”

    厉狼将双掌搭在了王彦的肩膀之上,“好,你先调动自己的玄力,然后配合我双掌注入你体内的玄力一起,努力将这两股玄力混合在一起,然后将它从丹田缓缓的排出自己体外,切记,一定要从丹田排出!”

    ‘将玄力从丹田处排出体外。’王彦摸索着厉狼的话,‘将玄力排出体外倒是简单,可是为什么一定要从丹田之处呢?’调运玄力对现在的王彦来说,已经没什么难度了,要将厉狼注入他体内的玄力和自己的玄力混成一股也难不倒他,只花了大约半个时辰,王彦就成功地将2股玄力融合在了一起。

    “记住,一定要气走丹田!”厉狼再次出言提醒道。

    ‘厉狼如此反复提示,看来这是突破云烟镜的关键所在,我切不可大意了!’王彦看过无数的武侠书籍,他知道天下武学,在基础修炼的时候尤为重要,所以气冲丹田,一定是这个界面武学奥义的关键所在。

    ‘好,开始将这玄力逼出体外吧。’

    王彦开始运功调气了,可是他很快发现,要将自身的玄力从丹田处逼出体外并非易事,因为武者的玄力都是从丹田处产生,然后开始分散到身体各处之中,所以丹田就好像是一个玄力诞生池一般,体内的所有玄力如果再回到此处,要么就是自动散开,要么就是消失无踪,想要排出体外,似乎根本不可能,王彦反复尝试了好多次,都没有成功。

    “先到这里,收功!”厉狼看到王彦脸上的汗珠越来越多,眉头也越皱越紧,于是开口说道。

    不过王彦就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一次又一次的将体内的玄力调集起来,冲向自己的丹田。

    “我说先到这里,收功调息!!!”厉狼一看势头不对,大喝一声,手掌立刻出力,将王彦一下震开。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