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可没有要刻意隐瞒你们啊。”王彦有点尴尬,“其实在挑战桃毛兽任务的时候,我就已经使用过阳火掌了,只是你们没有看到而已。”

    “桃毛兽任务的时候?”龚磊回忆了一下,“对了,难怪我在采集兽爪的时候,发现其中有一头桃毛兽破碎的脑袋好像被火烧过一样,原来就是彦老弟你用阳火掌给劈碎的啊。”

    “呵呵,没错。”王彦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彦兄弟,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郑重的再感谢你一次。”龚杰对着王彦深深的一揖,“大熊对于我和龚磊来说就像亲兄弟一样,你这次能舍命相救,我们三人都欠了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了。”

    “杰兄,你太见外了。”王彦连忙还礼,“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小弟也早把你们几个当成了亲兄弟,所以这种话以后再也不要说了。”

    “咯咯咯,彦小弟,那你以后还要多一个亲姐姐了哦。”龚雨甜笑了起来。

    “好啊,那王彦就在这里先见过我的亲姐姐,未来的好大嫂!”

    龚雨甜娇嗔道:“好啊,彦小弟,你也跟着龚磊学坏了!”

    “胡说,哪里是我教坏的,明明是我们英雄所见略同!”龚磊说道。

    看到这几个人笑闹在一起,龚霜灵的心中很是羡慕,作为龚家族长龚破天的独女,又是公认的南海州第一小姐,很多时候,她必须要端着一点架子。

    ‘哎,要是能像他们一样随心所欲的快乐生活该有多好啊。’龚霜灵暗叹了一口气。

    “灵儿,你觉得大熊的伤势要想完全恢复,大约需要多久?”龚雨甜问道。

    “以现在的治疗速度来看,估计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

    “好,那我们就等大熊的伤势完全康复后再继续前行。”龚杰走到了龚雨甜的身边。

    “不错,无论这个地宫中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龚家的队伍都要一起面对。”龚磊坐了下来。

    王彦也跟着盘腿坐了下来,“刚才在击杀血精树的时候我好像感悟到了一点什么,但当时急着想查看大熊的伤势,也没有多加在意。既然现在队伍要休养几天,我就在此修炼一下,看看是否能有所突破。”

    “彦兄弟,你尽管修炼吧,我和龚磊会负责警戒的。”龚杰说道。

    “有劳杰兄。”王彦说完,就闭目运功,开始修炼起来。

    ‘之前在击杀血精树的瞬间,它体内似乎有一部分灵力传到了我的双掌之上,这股灵力的强度相当不弱。’王彦感受了一下自己掌内的灵力,‘的确,灵力还在,只不过强度好像比之前要弱了一些看来这灵力无法长时间保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流逝掉不如’他好像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对,与其白白的让这股灵力流失,还不如用它来冲击一下我的境界,若能起到效果自然最好,就算毫无收获也不可惜,嗯,就这么办!’

    王彦曾经一次服用了多颗凡升丹冲击武镜但一无所获,此刻他感觉双掌内蕴含的灵力绝不比那几颗凡升丹产生的冲力差,他调动起体内的玄力配合这股灵力再次向昆仑镜中期发起了冲击。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彦突然睁开了眼睛,“成了!”他大喊了一声。

    “晕,什么成了?”正在打盹的龚磊被他吓了一跳,“你这臭小子鬼叫什么,我的好梦刚刚开始就被你搅黄了。”

    龚杰也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彦兄弟,你说什么成了?该不会是”

    王彦又将体内玄力运转了一遍,然后他肯定的点了点头,“杰兄,我突破了昆仑镜中期了!”

    “我靠。真的假的啊?”龚磊一跃而起,“龚破天族长曾被誉为南海州最具天赋的武者,他突破昆仑镜中期的时候也已经30岁了,你才17岁就会不会搞错了啊?”

    王彦知道不会错的,因为他不但感知到自己已经突破到了昆仑镜中期,同时还打开了阳火玄脉的第二层封印,他已经可以使用火龙出渊了。

    “磊兄,如此说来,小弟创造了一个新纪录啊。”王彦撇了撇嘴。

    “何止是新纪录,简直逆天了好不好。”龚磊已经有些无语了。

    “我修炼了多久啦?大熊恢复的如何?”王彦走到了龚霜灵和龚熊的身边问道。

    “你已经修炼了整整一天了。”龚雨甜笑着说道,“大熊恢复得很快,灵儿说再有一天时间,他的身体就能回复到9成的状态了。”

    “是吗,那太好了,真是辛苦大小姐了。”

    “我说过了,叫我灵儿。”龚霜灵抬头看了一眼王彦,“人家才刚追上你,马上又被你超越啦,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到昆仑镜中期呢。”

    “呵呵,以灵儿你的天赋,一定不会太久的。”王彦转身对着龚杰和龚磊招呼道,“二位仁兄,辛苦了,接下来就由小弟来担任警戒的任务吧,你们好好休息一下!”

    “我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这一天累死我了。”龚磊老实不客气的躺了下来。

    “呸,你辛苦什么,这一天基本都是龚杰在值班警戒好不好?”龚雨甜吐槽道。

    “哟,还没过门呢,大嫂就这么保护我老哥了啊。”龚磊又开始耍坏了。

    “哼,我看你一点都不累,嘴巴贱得很呢,我打屎你!”龚雨甜走了过来。

    “行了,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吧。”龚杰走到了两人中间,“虽然龚延大哥当年走的洞**没有危险,但并不等于另外两个洞**也一定安全,等后天大熊的伤势康复以后,我们依然要相当谨慎的探索才行!彦老弟,这段时间就有劳你了。”

    “没问题,你们尽管睡吧,一切有我!”

    没过一会儿,几个人就都进入了梦乡,龚磊甚至还打起了呼噜。

    ‘灵儿现在也睡着了吧?’王彦看到龚霜灵也闭起了眼睛,可是龚熊身上的绿光却依然在维持着。‘这种生命玄脉竟然可以在睡觉的时候都继续维持给伤者医疗,实在太牛了。’他在心里感叹道。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