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血精树不愧是高级妖灵,它似乎感受到了危机来临,原本垂散在地上的枝干都纷纷提了起来,其中有两根最为粗壮的在抖动了几下后,径直朝着半空中的离火灯抽去。

    “刺啦!”离火灯赫然闪现出几道灵光,数团黑色火焰从灯中射了出来。

    原本射向离火灯的枝干在接触到火焰后瞬间就缩了回去,血精树就好像因为恐惧而微微的抖动起来。

    一团团的火焰接连不断的落在了血精树之上,不久之后,正棵树都燃烧了起来。

    不得不说,离火灯中产生的黑色火焰十分霸道,血精树的树干虽然急速摆动,看似好像要扑灭自己身上的火,但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这棵树的防御也太强了,烧了这么久还没能把它烧完。”两个时辰过后,龚磊望着还在燃烧的血精树说道。

    “灵儿,你还好吧。”龚杰走到了龚霜灵身边。他知道,连续使用神器是相当耗费玄力的事情。

    “我可以坚持得住。”龚霜灵咬牙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血精树,“最多还有半个时辰,它就会扛不住了。”

    果然,又烧了一刻,血精树主干的外皮开始一层一层的剥落了下来,枝干也开始无力地垂落在地上。

    “哈哈哈哈,这棵怪树就要被烧死了!”龚熊已经无聊了两个多时辰了,现在终于看到血精树快被烧光了,他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大熊,回来,别靠那么近!”王彦发现龚熊竟然手舞足蹈的走到了深坑边缘,连忙呼喊道。

    ”嗖嗖!“两道破空声响,眼看就要被烧死的血精树尽然射出了两条枝干,直接击中了深坑下沿的土壁。

    “哇,不好了!”随着泥层的松动,深坑的外沿整个垮塌了,龚熊也随之跌落了下去。

    血精树的灵智太可拍了,它的两条枝干并不停顿,直接就卷住了坠下的龚熊。

    虽然已经被离火灯烧得奄奄一息,不过一但自己的枝干捕捉到了猎物,血精树立刻开始吸食起龚熊体内的精血来。

    “啊!!!”龚熊痛苦的大叫起来。虽然他的运气不算最坏,由于离火的原因,血精树的吸食速度已经慢了很多,不过同时被两条枝干缠住,他绝对坚持不到血精树被烧光的那一刻。

    “大熊,坚持住,我来救你!”龚磊急了,他举起大刀就要跳下深坑救人。

    “龚磊,不要鲁莽!”龚杰连一把拦住了他。

    “哥,大熊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我不能见死不救!”龚磊还在往前冲

    “你清醒点,大熊也是我的兄弟!”龚杰咬着牙说道,“可你这样跳下去起不到任何作用,说不定还会一起被血精树缠住,那时候的情形就会更加危急了。”

    “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吸干吧?”龚磊的眼眶都有点红了。

    “灵儿离火的强度还能增加吗?”龚杰对着龚霜灵问道。

    龚霜灵也看到了这边发生的状况,可是她表情痛苦的摇了摇头,“无法再加强了,我其实已经是在勉强维持离火灯的持续攻击状态大约只需要再有一炷香的时间,这棵血精树就会被烧死了。”

    “一炷香?那可来不及了呀?”龚雨甜已经哭了起来,“大熊都已经快被”

    龚熊的情况很不好,原本身材极其魁梧的他现在已经被吸得整个人都干瘪了下去,别说一炷香,半柱香恐怕也扛不住了。

    ‘妈的,不管了,拼一把!’王彦看不下去了,他和龚熊虽然只相识了三个月,但是他们之间的友谊已经非常深厚了,所以他无法接受这个兄弟就这样死在自己眼前。

    唰!王彦将自己的阳火玄脉祭起到最高境界,体内的玄力完全释放,加速奥义瞬间启动,他闪电般的朝着血精树猛扑过去。

    “彦兄弟,你疯了?”龚杰大喊一声。

    “血精树,死!”王彦额头的阳火战纹神光大显,他在半空中双掌一合,全力轰出了一道阳火掌,直劈血精树而去。

    “轰!”或许是血精树已经被离火烧的十分虚弱,又或许阳火玄脉也恰好是它的克星,王彦这一掌尽然直接将它的主干一劈为二,碎落下的血精树本体一块一块爆裂开来。

    原本贴着血精树垂落一地的枝干刚要抬起缠住王彦,却又无力的落了下去,没有了主干的灵力维持,它们很怪就被离火烧成了灰烬。

    “太好了,这棵血精树彻底完了!”龚磊看到缠住龚熊的两条枝干也缓缓的松开了,他第一时间冲下深坑,将龚熊抱住,然后塞了2枚丹药在龚熊口中,“大熊,抗住啊!”

    龚霜灵也大大的松了口气,她收回离火灯,飞奔到龚熊身边,“大熊哥哥,别放弃呀,灵儿这就为你疗伤!”她的额头正中显露出了一片绿色树叶的图纹,随即一团绿光闪现覆盖住了龚熊的身体。

    ‘这团绿光果然神奇’王彦此刻也已经走到了龚熊的身前,他发现在被绿光包围后,龚熊的身体正在慢慢复原,原本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也开始泛出淡淡的红韵来。

    “啊?我还没死啊?”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龚熊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嘿嘿,我刚才做了个梦,感觉自己已经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啊。”他虽然虚弱,但依旧傻傻的笑了起来。

    “大熊没做梦,你的确是去鬼门关走了一遭。”直到此刻,龚杰才彻底放下心来,“只不过彦兄弟和大小姐又把你拉回来了。”

    “是吗?”龚熊眨了眨眼睛,“那大熊可真要好好谢谢你们啦。”

    “都是自己兄弟,说什么谢不谢的。”看到龚熊没有大碍,王彦心中也是充满了喜悦,“好好养伤,别的什么都不用想,知道吗。”

    “灵儿,你还扛得住吗?”龚雨甜一直坐在龚霜灵的身边。

    “雨甜姐姐,你放心。”龚霜灵微微一笑,“我的天赋玄脉运用起来并不消耗多少玄力,持续治疗几个时辰都没有问题。”

    “说道天赋玄脉,彦老弟,你可瞒的我们好苦啊。”龚磊开口说道,“直到刚才我才知道,你还有那么厉害的玄脉技能。”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