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21个精英弟子,短短七天就?”王彦震惊了,因为他知道,这些大家族的精英弟子都是从小练武,而且各个都得到了家族重点培养,即便没有突破昆仑镜,也必定是云烟镜后期的高手。那么多人联手进入宫殿,尽然死伤会这么惨烈

    “剩下的两枚灵人符,一枚是我们龚家的子弟,另一枚是赵家的子弟,也就是说,那次刘家派去地宫的七名族堂武者都已经殒命了。”龚世康继续说道,“又过了一日,三大家族的斥候联军在离开云崖山二十里之外的雾水潭边找到了还活着的两名武者,发现他们的时候,两人身体到处是伤,精神状态也很虚弱,我们和赵家立刻各自将他们带了回去。”

    王彦的眼睛亮了起来,“既然有幸存者,那就好办了,这个地宫内的详细情况,想必二长老您已经都掌握清楚了吧。”

    龚世康闻言又苦笑了一下,“牺牲了6名子弟,但对于周傲的这个地宫,我们龚家却只是掌握了很小一部分的资料。”

    “啊那是什么缘故?”王彦问道。

    “因为那名龚家子弟仅仅只闯过了一关啊。”龚世康扫视了一眼长老阁后,慎重地说道,“王彦小友,接下来的地宫情报是龚家的最高机密,你先回答我,是否愿意在半年后,陪同霜灵一起进入周傲地宫,并且成为她的护卫?”

    “二长老您小看我了。”王彦坚定地说道,“我既然之前已经说过要加入龚家,那么龚家的事情就是王彦的事情了,半年后的地宫之行,我自然义不容辞!”

    王彦并非不怕,特别是在得知第一批探宫子弟的结果之后,但是龚家对他实在不薄,而且又成为了独龙族的靠山,再加上他一直痴迷武侠,那些快意恩仇,纵横驰骋的大侠,哪一个是贪生怕死之辈?

    更何况,3月之后,龚家既然肯让第一小姐龚霜灵进入地宫,那就说明多少有一些把握才对。

    龚世康的眼中露出一丝欣慰之意,他一生阅人无数,所以能够看出,王彦是真心想要帮助龚家完成这次密宫探险的。

    “小友,那老夫就先谢过你了。”龚世康对着王彦一抱拳。

    “二长老可千万不要这么说,折煞晚辈了。”王彦连忙起身还礼。

    “坐吧。”龚世康一边示意王彦坐下,一边对着屋外说道:“龚延,你进来吧!”

    “是!”

    一名年轻武者应声走了进来。他的脸上布满了伤痕,左臂也已齐肩断去,不过这名武者的眼神十分坚定,脚步也很沉稳,一看就是玄力充沛的高手。

    “龚延,你也坐吧。“龚世康对着王彦指了指,“这位小兄弟,就是本次擂台赛的优胜者,王彦。他是我极为看中的人,现在已经加入了龚家,并且会在3个月后和霜灵一起进入周傲地宫。”

    “见过王兄弟!”龚延对着王彦点了点头。

    “王彦,这就是10年前,龚家七名武者中的唯一幸存者,龚延。有关于周傲地宫中的情况,就由他来告诉你。”

    “龚兄,有劳了。”王彦对着他抱了抱拳。

    “既然是二长老认可的人,那就不必客气了。”龚延又看了一眼王彦,这才缓缓说道,“当年进入地宫之时,我已经突破到了云烟镜后期,而其他20人中,也有很多都达到了这个境界,我们在通过地宫大门内的阵法禁制后,就来到了一个大厅,大厅内随意丢弃着一些低级灵材灵药,而较为诡异的是,除了进来的入口,这个大厅还有其他七扇石门,经过一番讨论后,我们决定21人共分成7组,每组由来自不同家族的三名武者组成,分别进入到不同的石门之中。”

    ‘分散兵力有利有弊啊’王彦暗想。

    “和我组队的是赵家的赵鑫还有刘家的刘阳,我们进入的那扇石门之后,是一条极其黑暗而且悠长的通道,我们三人点着火把,缓缓前行,虽然一路上没有出现其他岔路,但却不时的有玄木傀儡从暗中攻击我们。”

    ‘玄木傀儡?晕倒,又有新课题了。’王彦暗暗叫苦。

    好在龚世康似乎看出王彦应该不知道玄木傀儡是什么,所以开口解释道,“玄木傀儡,是一些隐世高人制作的战斗人偶,一般来说,战力可达到云烟镜初期甚至中期,只不过他们没有意识思维,只能执行简单的命令,想来应该是周傲在身前花巨资买下了不少这样的傀儡放置在通道中,只要有生人进入,便会直接发动攻击。”

    龚延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虽然我和另外两个家族的武者都已经达到了云烟镜后期,但是一路上玄木傀儡数量众多,而且这种玄木傀儡又极难彻底击破,很多时候,我们三个只能全力震开它们,伺机前行,再加上通道内空气稀薄,火把可照亮的范围极小,所以这一路战的很苦,等闯到通道尽头的时候,三人身上都已经受了不少的伤。

    通道尽头有一条丈宽的深坑,而深坑对面是一个小厅,里面是一棵巨大古树的树根,树根枝节盘踞的到处都是,隔着深坑,我们可以看见在树根的后面,有三个一人高的洞口。”

    “这树根必有古怪!”王彦听到这里,喃喃的说道。

    “彦兄弟说的不错,这点我也想到了。”龚延点头说道,“可是如果不越过深坑进入这个小厅的话,就根本无法去到后面的洞口。

    所以当时我先是尝试将火把扔到了古树的树根之上,可是马上发现根本没用,这个程度的火焰对树根一点影响都没有,接着我们三人又尝试了远程攻击,不过收效也甚微,几轮攻击之后,只伤到了树根的部分表皮。”

    “龚延兄,会不会是因为你们三人当时都受了伤,功力打了折扣,才会导致远程攻击无法奏效呢?”王彦问道。

    龚延摇了摇头,“虽然我们当时的确都受了伤,但是从树根被我们攻击时所反映出的强度来分析,就算再多几个帮手同时攻击,也无法对它造成致命打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