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来是谬传啊,那真是太好了!‘别人听到这个消息可能会大失所望,毕竟如果能迎娶南海州第一小姐为妻的话,便能得到天大的好处。

    可是王彦却在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被什么第一小姐看中。

    “小友,你好像并不觉得失望,反而有点庆幸的感觉?”龚世康观察着王彦的神情,“难道你在独龙族内已经成婚了吗?”

    “晚辈还未娶妻。”王彦连忙说道,“晚辈只是觉得,成亲之事,需要男女双方都对彼此有一定的了解,脾气性格相投,最好是还能有共同的理想,所以仅凭擂台夺冠就得到大小姐的芳心,那是不可能的。“

    “王小友能这样想那就最好了。”龚世康走到主位旁缓缓地坐了下来,“坐吧。”他挥了挥手。

    看到王彦坐下后,龚世康开口说道,“老夫之所以如此看重你,一方面是因为你的武学天赋,忽地平原虽然广阔,但是灵材资源却极其匮乏,你身为独龙族族人,却能在如此年纪就达到昆仑镜初期的境界实在是万年难遇。如果你能加入我们龚家,得到更多资源的培养,未来的成就必然是不可估量。所以现在看似我们龚家给独龙族做靠山,而将来你王彦帮助我们龚家称霸一方也是很有可能的。另一方面,我还有一事有求于小友。”

    听了龚世康的话后,王彦心中又对他尊敬了几分,能把这种利害关系直接开诚布公的说出来的人,绝对可算得上心胸坦荡。

    “二长老请说,只要王彦能办到的,定不推辞!”

    龚世康面露欣慰之色,开口说道:“3个月之后,云崖山脚下的周傲地宫就当开启,我想让小友作为龚霜灵这丫头的随身侍卫,一同进宫试炼。”

    “周傲地宫?那是一个什么所在?”王彦问道。

    “这件事在南海州内,只有三大家族的核心族人才知道,不过我对小友极为看重,又有事相托,所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龚世康郑重的看了一眼王彦,继续说道,“周傲是百年之前南海州第一家族周家的最后一任族长。

    此人武力极高,已经达到了晨曦镜后期,但他为人诡诈多变,心胸狭隘,最喜好猎取宝物,那时间整个南海州的武学至宝几乎都被他一人所得,后来又为了要修炼突破定海镜初期,而强行抢夺了南海城内好几个家族的大量灵材资源,最终惹下了众怒,被群起而攻之。

    周家主城那一场大战打得极为惨烈,各个家族损失了大量武者才最终将周傲轰杀,不过在打开周家藏宝库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审问了众多周家族人也都一无所获,周傲所藏至宝究竟流向何处,这一迷案直到20年前才终于水露石出。”

    “难道,他早就将猎取来的宝贝都转移到了这座秘密宫殿之中?”王彦问道。

    “不错。”龚世康微微点头,“原来当年周傲知道自己树敌太多,南海城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故,所以他早就秘密修建好了巨型地下宫殿,还花重金请来隐世高人在宫门外布置了阵法,将自己的所有武学至宝都藏了进去。

    本来这座宫殿修建的极为隐秘,各大家族,包括我们龚家的斥候苦苦寻找了几十年都没能发现,不过20年前在南海州北部的云崖山附近发生了一次剧烈的地震,周傲地宫的宫门入口才微微显现了出来。

    我们南海州三大家族的精英斥候第在一时间探知到了地宫的存在并迅速封锁了消息,所以有关这个地宫的详情,就只有三大家族的核心族人才知道了。”

    “前辈,既然20年前这地宫的入口就已经暴露,你们难道没有入内一探究竟?”王彦觉得有些奇怪,“据您刚才所说,这里面很可能藏有周傲猎取的众多武学至宝啊,如果三大家族的高手都进去过了,又何必在3月后让我护卫大小姐再进去一次呢?”

    “哎,小兄弟,你不要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呢。”龚世康微微的叹了口气,“当年我们发现宫殿入口的时候,何尝不是和你一样的想法?所以三大家族的顶尖武者立刻聚集在了一起,准备进入地宫一探。可刚刚打开了地宫大门,就已经寸步难行,无法再深入了。

    因为在地宫的入口处布置着一个上品玄阵,我们三大家族的阵法高手联手研究了整整半年,还是无法破开此阵,不过总算弄清楚了这个阵法的禁制,那就是此阵每十年开启一次,每次持续7天且只允许20岁以下的武者通过。”

    ‘20岁以下才可通过难怪这次的擂台只允许20岁以下的年轻武者参加了,龚家这是刻意的为自家大小姐寻找强力护卫啊。’王彦想通了此节后开口问道,“这种上品玄阵如此厉害?强冲或者20岁以上的武者就真的过不去吗?”

    龚世康摇了摇头,“我儿龚破天20年前就已经突破了晨曦镜初期,是南海州第一武者,可他拼尽了全力都无法突破此阵,其他武者就差的更远了。

    以周傲的为人来看,这个地宫中虽然有重宝,但也一定是危机四伏,所以我们都不愿轻易地派遣20岁以下的年轻族人进入地宫。三大家族的破阵高手们又研究了几年,可惜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终于在十年前那次阵法开启之时,三大家族联手派出了21个一流的年轻武者,准备一闯地宫,现在想来,这些武者都是各个家族的希望之星啊,就这么”

    “二长老,他们该不会都”王彦看到龚世康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们一进地宫就音信全无,过了没几天,便不断有灵人符开始燃烧起来灵人符,小友你知道吧。”

    “这个我知道,独龙族的大长老就有灵人符,灵人符燃烧就代表那些个弟子已经”

    “不错,仅仅7天,21个弟子的灵人符便只剩下两张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