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能把赵猛都震退五步,难道他已经突破了昆仑镜?’正在高台上观战的龚杰龚磊兄弟对视了一眼,他们心中也都充满了疑问,‘看他的年纪应该比我们还小一些,突破昆仑镜真的可能吗?’

    等了一会儿,王彦看到赵猛还是呆呆的站在那里,只得出言问道,“怎么样,赵兄,还要再比一次吗?”

    ‘再比一次?’赵猛苦笑了一下,‘这个力量比拼是最做不了假的,自己使用了爆发奥义还被震退5步,那力量就绝对比王彦弱了一截,如果要比其他方面的实力,自己就更没有希望了。’

    “不用比了,是我输了!”赵猛心念一动,指间的光芒又是一闪,他手中的战戟就消失了。

    ‘神奇,这个太神奇了。’王彦看得两眼放光,‘如果这次能进龚家,我先要搞清楚这个行囊指环是什么好东东。’

    “龚长老,既然没有拿到第一,那么晚辈就此告辞了!”赵猛跳下擂台,对着龚世康一揖,随即转身大步离开。几个赵家的武者见状也对着龚世康一拱手,转身追随着赵猛去了。

    ‘啊咧?这就走了?’王彦先是一愣,不过马上就想明白了,‘对了,他是赵家的三少爷,来参加此次擂台,自然不是为了要加入龚家,估计就是想大大的秀一把,好让龚家第一小姐龚霜灵为他转身吧哎,我还是太嫩了,这下虽然出了风头,可是估计把赵家给得罪了。‘’

    “各位,既然赵猛已经认输,那么本次擂台赛的第一归属就很明显了,那就是王彦王公子。”龚世康接着说道,“不过其他参加打擂的武者也不用灰心,因为老夫已经从全部的攻擂比武中选出了一些颇具天赋的年轻武者,一会儿自会有我们龚家的族人来联系你们,只要大家愿意,都可以加入龚家。”

    龚世康此言一出,马上就有不少小家族武者开始兴奋起来,毕竟加入了龚家就算是有了依靠,哪怕是先加入龚家外堂,那么以后做任务的时候也能找到战力不错的队伍,这样任务成功率就会大大增加。

    王彦对于这些并不了解,他此刻的心思都在武学奥义和行囊指环之上。

    直到龚世康走到他的身前,他才晃过神来,开口说道,“二长老,晚辈的表现没有让你失望吧。”

    龚世康微微一笑,“没有,老夫对王彦小友的表现很满意,既然你已经取得了擂台赛的胜利,那么是否愿意加入龚家呢?”

    “愿意。”王彦点了点头,“不瞒二长老说,我这次和二叔来南海城的主要目的,就是想为独龙族找一个靠山,因为”

    “因为你们独龙族之前遭到了血狼族的偷袭,虽然最终灭了他们,但是独龙族内很多武者战死,连族长厉龙都殒去了,对么?”龚世康缓缓说道。

    “晕,长老,您您全知道了啊。”

    “呵呵,我们龚家的斥候还是有些用处的,只要是南海州内发生的事情,基本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龚世康拍了拍王彦的肩膀,“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只要你加入龚家,我们龚家就会成为独龙族的背后势力!”

    “那太好了。”王彦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来到这个异世界后受到独龙族的恩惠太多了,如果不能报答一些的话,恐怕自己一辈子都不能释怀吧,现在独龙族有了龚家这个靠山,那么整个忽地平原就再没有什么势力能与之抗衡了。

    “呵呵,王小友,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相信你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龚世康跃下了擂台,“带上你的二叔不对,应该是独龙族的四族长厉乐对吧,你们一起跟着我来吧。”说完,他转身径直向着不远处的龚家主城内走去。

    “大侄子二长老他什么都知道了?”厉乐走到了王彦的身边,“你说,他会不会也是因为知道了你是拥有五重血脉的逆天神胎才对你这么看重?”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人家的斥候超厉害的,一般的秘密估计全都瞒不了他吧。”王彦拉了一把厉乐,“走吧,二叔,二长老他已经答应做我们独龙族的靠山了,估计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回去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了。”

    ----

    龚家的主城,这座建造在南海城内的城中之城,数百年来都是南海州第一家族的象征,而龚家居住在此已经快要百年之久了,这固然和身为第一家族占据了大量资源灵材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依赖于龚家上层的英明领导。

    龚家不但重视本族武者的成长,对于外来加入的武者,只要其足够忠诚,又有不错的武学天赋,龚家也一样会拿出大量资源进行培养,所以这些年来,很多青年才俊望风来投,整个家族的声势也蒸蒸日上。

    此刻王彦正坐在龚家长老阁之中,一路跟着龚世康走来,大大小小经过了无数楼宇和房间,看到了数不尽的武者和仆役,差点没把他的眼睛都看花了。

    ‘第一家族果然气派非凡,希望二叔不要给我丢人才好。’王彦在心中想到。

    来长老阁前,厉乐已经被龚家的人带去了其他客房休息,看得出,龚家帮他当做了上宾,厉乐也是非常得意,毕竟自己的大侄子拔得了擂台赛的头筹么。

    “王小友,不要拘束,放开些便是。”这时龚世康迈步走了进来,他已经换了一套服饰,此刻看上去更像一个慈祥的普通长者。

    “您来了。”王彦站起身来,“二长老放心,你老给我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爷爷一样,所以晚辈在您面前不会拘束的。”

    “哈哈哈,老夫没想到你拍马屁也很有一套。”龚世康朗声笑道,“王小友,你可曾想过为什么我会对你如此看重?”

    “这个晚辈还不敢确定,不过之前有听说您想为自己的孙女”王彦试探道。

    “哈哈哈,这可真是谬传了,那个丫头的主意可大得很,老夫完全做不了她的主啊。”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