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彦,你怎么那么笨,空有一身的玄力却不会使用。”

    第二天中午,长老大帐内传出了厉芯的骂声。“还有啊,我总觉得你看着我的眼神有些色眯眯的,给我扭过头去!!”

    她已经指导了王彦整整一个上午了,可是却什么进展都没,所以很是气恼。

    王彦可怜巴巴的看着厉狼说道:“大伯,你不是说她不会欺负我的么?”

    厉狼还没答话,厉芯就继续骂道,“这叫欺负你呀,要是真想欺负你,姑奶奶早就动手打你了!”厉芯故意从身后抽出了自己的鞭子。

    “妈妈咪哟,大伯救命!”王彦马上躲到了厉狼的身后。

    “厉芯,别胡闹!”厉狼喝住了自己的女儿,然后转身对着王彦说道:“不过这点我也觉得很奇怪,王彦,你体内的玄力强度早已突破了入武潭后期,一般来说每个武者体内玄力强度和他的武镜是相互对应的,如果只是比普通入武潭武者的玄力量多一点我还能理解,可你现在的玄力量说是有云烟镜中期也毫不为过,但你怎么就无法将它从丹田逼出体外呢。”

    “还不是他太笨了呗,只会一味的强攻强闯!”厉芯插口道。

    ‘一味的猛冲强攻不行?那我是否可以还一种方法呢’厉芯的话让王彦似乎领悟到了些什么。

    “大伯,厉芯,麻烦你们幸苦一下,给我输入些玄力,我再尝试一次。”他对着二人说道。

    厉芯崛起了嘴,“你呀,体内已经有那么多玄力了,还要借我们的干嘛呀?”

    厉狼似乎从王彦的眼中看出了些什么,他对着厉芯说道,“芯儿,按他说的做!”

    看到父亲严肃的神情,厉芯很不甘愿的又坐了下来,伸手搭在了王彦的肩膀之上。

    “王彦,你想到什么就放手去干,到了这个地步,不用犹豫了。”厉狼说完,也把手掌搭了上来。

    王彦闭上了眼睛,开始熟练的将自己的玄力与厉狼厉芯的玄力融合在了一起。‘刚才大伯的话很明显了,我现在体内的玄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入武潭后期,若真是如此的话,我只要先调运一部分玄力将自己的丹田玄潭充满,然后将剩余的玄力一丝一丝连绵不断的冲入其中,应该就会有所突破。’王彦在心中想到。

    王彦现在的玄力已经相当充沛,再加上厉狼厉芯的加持,所以只分出了一小部分玄力就已经将丹田玄潭充满了,然后他继续将剩下的玄力开始连绵不断的向着玄潭继续注入,这一次的冲击,他十分的谨慎,每一丝的注入,都保持着最恰当的玄力量。就这样,丹田玄潭缓缓的将玄力分散开去,但是立刻又被王彦继续注入

    半个时辰过后,王彦的丹田之处终于慢慢的开始冒出了一丝一丝的玄烟。

    “父亲他”厉芯在看到了玄烟后,不自主的叫出声来。

    “丫头,禁声!”厉狼低声说道,他知道,现在是突破的关键时刻,只要王彦能够连续一个时辰保持玄烟不断,这个云烟镜就算是突破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王彦从丹田处排出的玄烟也是越来越浓烈,眼看一个时辰的界限就要到了,厉狼也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王彦突破云烟镜初期已经再无阻碍了。

    “唰!”可就在这时,长老大帐的帐帘突然被掀开,一条人影飞快的闪了进来,此人黑巾蒙面,进入大帐后只是稍稍看了一眼,就挥掌朝着王彦拍去。

    这一变故发生的实在太快,厉狼和厉芯一来正在全力帮助王彦行功,二来根本不会想到在独龙族大营,有人能冲进长老大帐行刺,等到发现来人挥掌拍向王彦,再要出手施救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刺客的巨掌就要拍中王彦面门之时,嗖嗖!

    帐外赫然又连续射入了2枚乌骨钉,直冲蒙面刺客而去。

    刺客无奈,只得先挥掌将暗器破开,就这么一个停顿,坐在王彦对面的厉狼就已经站了起来,转身对着刺客的前胸就是一拳。

    蒙面刺客虽然失去了刺杀王彦的最好机会,但是他并没有慌乱,右手一拳也迎着厉狼的拳头轰去。

    “嘭!”一声巨响,厉狼连退三步,蒙面刺客更是被震飞出帐外。

    等到厉狼追出帐外,却发现刺客已经遁走了,那个出手暗器施救的人也消失无踪,他怕还会有什么变故,所以没有追踪,又转身返回了大帐。

    “父亲,怎么样,抓住刺客了吗?”厉芯问道。

    厉狼摇了摇头,“芯儿,你继续帮助王彦行功,现在是他突破云烟镜的关键时刻,我负责警戒!”

    “大伯,不用了,搞定了!”这时王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我感觉丹田玄潭已经彻底被打通,现在可以随心所欲的将自己的玄力逼出体外,我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各项能力明显成长了。”

    “真的呢,父亲,这小子的气势明显不一样了哦。”厉芯感受到了王彦的改变。她瞪大了眼睛说道,“王彦,你只用了半个月就成为云烟镜武者,这实在太了不起啦!”

    “哈哈哈!”王彦显得十分得意,“小丫头,这下你以后不能再欺负我了吧!”

    “哼!虽然你现在突破了云烟镜,可是你的实战经验还差的很远,要是姑奶奶认真起来,照样可已打屎你哟!”厉芯无情的打击道。

    王彦没有再惹厉芯,他走到了厉狼面前,”大伯,这些日子真是幸苦你啦,就在刚才你还救了我一命,这份恩情,王彦永生不忘!“

    厉狼也很欣慰,他豪爽的笑了笑,”不用谢我,只能说大长老的眼光很准,你的确是天赐之子,不但拥有超强的武学天赋,而且还有天运,救你一命的真正功臣其实不是我,而是那个射出乌骨钉的人,可惜我并不知道他是谁。“

    “父亲,那个刺客虽然蒙着面,但是身形似乎有些眼熟,你知道他是谁吗?”厉芯开口问道。

    “至于那个刺客,我倒是有点头绪”厉狼不但直面过刚才的蒙面刺客,还和他对过一拳,所以此时他的心中似乎已经猜了些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