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厉狼收功起身,对着倒在地上的王彦说道,“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刚才要不是我运功将你震开,此刻你早就丹田爆裂而忘了,要知道,突破云烟镜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就算你拥有5重血脉,也一样如此!”

    王彦满头虚汗,他此时虽然虚弱,但是脑筋还算清楚,‘厉狼大伯说的对,我险些犯了武学大忌,大长老曾说过突破云烟镜,就连南海州最赋天资的武者都花了几年时间,我刚才竟然想只花半个时辰就搞定它,实在是太鲁莽了。’

    想到这里,他连忙站起身来,对着厉狼深深的一揖,“厉狼大伯,是我莽撞了,应该是我昨夜突破入武潭太过容易,导致内心产生轻视之感,才会犯这种错误,你放心,今后绝对不会了。”

    厉狼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想尽快突破云烟镜初期,族长给的时间也的确苛刻,但是切记,云烟镜才是一个武者真正起步的开始,所以突破绝不简单,将玄力从丹田处排出体外的方法,你必须一步一步扎扎实实的修炼。”

    “厉狼大伯,为何一定要将体内玄力从丹田处排除体外呢?”这时王彦终于有机会提出自己的疑问,“如果从身体其他任何部位排出,不是要简单的多么?”

    “哈哈,你也明白了吧,丹田是武者玄力的起点,所以要将玄力从那里排出千难万难。”厉狼笑了起来,“但是,玄力只有从武者的丹田排出,才能凝结成玄烟之态,这种玄力神烟可以将武者的攻击,速度和防御瞬间提升一个档次。可以这么说,突破了云烟镜,那么这个武者的实力会得到质的改变。”

    “原来如此啊。”王彦点了点头,“厉狼大伯,您现在是什么境界呢?”因为刚才在修炼之时,厉狼可以说救了他一命,所以现在王彦的语气也变得异常尊重。

    “哎。说来惭愧。”厉狼叹了口气,“我18岁突破到了云烟镜初期,接着35岁就突破了云烟镜后期,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在未来20年内顺利突破昆仑镜,没想到,今年都60了,还没”

    “您都60了啊,看不出,真是看不出啊。”王彦这倒没有拍马屁的意思,因为厉狼看起来的确只有40-50岁的样子。

    “你小子可能不知道,当一个武者突破云烟镜后,他的阳寿就能增加10-20年,如果能突破昆仑镜,那么就能增加30年。所以我看起来还没有那么老。”厉狼解释道。

    “还能增加阳寿?真是太神奇了!!”王彦眼中开始放出光芒,“那我一定要好好修炼了,这可是我穿越到这个世界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这是他的真心话,因为连王彦自己都不知道合适才能找到回到自己世界的方法,如果能多活几十年,机会不是更多了吗。

    厉狼这时转身向着帐外走去,“小子,我去给你拿点实物进来,大长老有吩咐过,这一个月,你不可离开长老金帐,只能在这里修炼,不然可能会有危险!”

    这点其实不用厉狼交代,王彦通过昨天在祭奠大礼上看到的情况已经可以明白一二了,那个二族长厉泰绝非善茬,自己的出现打乱了厉离得到天赋玄脉的机会,或许现在只要一出长老大帐,就会有人偷偷的暗算自己了吧。所以王彦想的很明白,这一个月,他就准备一直躲在这里了。

    “厉狼大伯,除了吃的,你再给我带一条毛巾,带几桶水哦,我想洗把澡。还有哦,要是你们有水果,也帮我搞一点啊!”他对着帐外喊道。

    “哼!这小子到会享受。”厉狼皱起了眉头。

    这时厉芯从远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厉狼,“老爸,怎么样,那个小子修炼的顺利吗,我好像听说他已经突破入武潭了对吧?”

    “嘘,从今天开始,有关那小子的事情,都不要声张,这时大长老的命令!”厉狼严厉的说道。

    “人家就是问问么,这也不行呀。再怎么说他也是我先抓回来的呢。”厉芯嘟着小嘴说道。

    “哎,你啊。”厉狼看着这个自己快50岁才得到的女儿,眼中充满了慈爱。

    -------

    之后的整整半个月,王彦一直在厉狼的指导下在长老大帐内进行修炼,但是进展很不乐观,除了对自己体内的玄力控制的更加自如以外,云烟镜的突破却是一无所获。

    “厉狼大伯,你就真的没有什么敲门可以再教给我了吗?”王彦再又一次冲击失败后,喘着粗气问道。

    “没有了!”厉狼也显得十分焦急,“武镜的突破,没有捷径,至于说到敲门,每一个武者所感悟的都各不相同,我当年就是依靠一步一步扎扎实实的修炼了7年才取得成功,你现在的时间只有1个月,我已经毫无办法了。”

    “那怎么办?”王彦哭丧着脸说道。

    厉狼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要不明天我让小女来和你一起练功,你们是同龄人,或许可以有什么意外的发现也说不定。”

    “你是说厉芯?”王彦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手持乌鞭,刁蛮霸道的女孩,“大伯,这丫头已经是云烟镜初期了,她她不会欺负我吧?”

    “嘿嘿,你现在是我族的希望,只要你好好修炼,她又怎么会欺负你呢。”

    王彦松了口气,“好,那明天让她一起来吧。还有啊,大伯,大长老出去都那么久了,还没有任何消息,不会”

    “这点你倒是不必担心。”厉狼指了指帐内挂着的一个古怪娃娃布偶说道,“这个娃娃是大长老亲自做的,里面有他注入的玄力和他设下的符咒,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这个娃娃就会自动焚毁。”

    “晕,原来如此,你倒是早点告诉我啊,害我白白担心那么久!”王彦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

    “爷爷,我已经调查的很清楚,那小子这半个月来毫无进展,还是未能突破云烟镜初期。”二族长帐内,厉黄正在向厉泰汇报情况。

    “哼哼哼,看来五重血脉的逆天神胎也不过如此。”厉泰紧绷着的神情轻松不少,“说起来,他第一天的进展可是把我吓得不轻啊。”

    厉黄得意的说道,“爷爷,我早就说了,云烟镜哪有那么简单,再有天赋的武者,没个2-3年的苦修,想要突破,真是天方夜谭。”

    “不可掉以轻心,据我所知,大长老就是为那个小子的提升出去寻找珍贵的灵材了,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如果他死在外面就好了。”厉泰恨恨的接着说道,“你去告诉负责监视的斥候,继续日夜不停地探查长老大帐内的情况,一有变动,立刻向我汇报!”

    “明白!”厉黄闪身飘了出去。

    “哎,希望一切顺利,可以不要用到这枚传令牌。”厉泰摸了摸藏在怀中的令牌。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