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跑吧。”
  鲁伯特又努力的几次,却还是无法改善状况。最后他回过头来,带着歉意给出了忠告。
  “不用担心我,只要LFV没有被破坏,我就不会死。能跑多远跑多远,我想这次的爆发会很惊人。”
  情况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飞溅出的岩浆洒落到巫妖大人的身上,烧炙出了一阵黑烟。随着鲁伯特的倒下,异界之门也开始逐渐坍塌,崩溃。明明没有太阳的照耀,周围却已经亮如白昼。原本笼罩一切的黑暗都已经被吸收尽了,全部化作了黑球所蕴涵的爆发性能量。
  “快走!”
  “太晚了。”
  当齐藤先生伸手来拉我时,我本能的明白到圣徽将在数秒内爆发出全部的力量。方圆数公里内都会被荡平,现在就算掘地三尺躲起来也来不及了。不过,我不会死。我没有理由的可以肯定这一点。所以我将妹妹紧紧的拥在胸前,以期待能替她抵挡一切灾祸。
  就在这一切都将被决定的最后关头,一条人影从远处飞奔而来。说是跑的实在是有点勉强,从视觉效果来看,他根本就是在贴着地面飞行。幻化成线的人影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几乎一秒钟就穿越了一百米。不知身份的来者一跃而起,接着踏在齐藤先生的肩膀上一借力,就向着漂浮在空中的圣徽扑去。就在这时黑球开始了异常的膨胀,同时飞身在空中的人影猛力挥出右手,画出了一片血色的光芒。那道鲜红色的弧形精确的计算了角度,分毫不差的击中了黑球的中心。感觉上就像是网球手反手挥拍一样,黑球被打得斜斜飞出,准确无误的掉进了崩塌得只剩下一个角的异界之门里。下一瞬间我感到附近的空间发出了剧烈的颤抖,同时黑色的光柱从异界之门所残余的最后几缕缝隙中激射了出来。它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切开了所接触到的一切,甚至连太过靠近的沙石都化作了齑粉。那情景实在是叫人倒抽一口冷气,看来附近所有生灵的命运都在刚才的数秒间被从悬崖边拉了回来。我如释重负的吁了口气,这才感到有人正在拼命的捶打自己的手臂。
  “呼啊,呼啊,真是的,我差点以为就要这样被闷死了。”
  好不容易才从我怀里挣脱出来的丽丝汀一边整理着头发,一边埋怨我。我急忙道歉,同时帮她拂开挂到了脸上的发丝。
  “各位晚上好,很高兴能及时赶上,还掉了欠各位的人情。”
  当妹妹开始拧我的胳膊时,我们的救星走了过来。四周已经恢复了黑暗,连照明术也消失了。所以我是借着微弱的月光,才好不容易看清原来那个人是天炼。他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整只右手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不过吸血鬼辅者的态度还是很镇定从容,他甚至还很有余裕的躬下身,将仅剩的手臂横在胸前向我们行礼。
  “非常高兴各位能平安无事,稍后我希望可以知道整件事情的过程。简单的说明一下,我是奉尊贵的血之调配者的命令前来帮助各位,并带你们去见他。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请各位稍稍等待一下。”
  天炼的语气恭敬有礼,内容也条理分明。可惜几乎没有人在认真听,风先生,齐藤先生,爱丽丝,丽丝汀和我正围成一圈,忙着查看鲁伯特的伤势。洗了把岩浆浴,又在最后关头首当其冲的巫妖大人看起来简直惨不忍睹。他的整个身躯和一条腿肯定是遍布了三度烫伤,甚至在他的胸前还有一个被黑光射穿的大洞。虽然鲁伯特表示不要紧,但我们还是按照紧急救治的方法撕开各自的罩衫,把他的伤口都包裹了起来。等一切安顿好,回过头来的我发现狼人们都已经站了起来。经过刚才的生死关头,它们的气势已经萎靡。尽管如此,这些野兽却还是满怀敌意的和天炼对峙着。
  “我想,不需要特别说明,各位就应该能明白这个城市是血族的领地吧?月武者是哪位?可不可以请他站出来告诉我,你们不曾知会亲王就进驻的理由?我希望能听到足够合理的原因。”
  只剩下左手的吸血鬼辅者毫无惧色的面对十几只巨兽,侃侃而谈。狼人们互相发出意义不明的嘶吼声,最后还是那个银之锐利站了出来,变回了人形。
  “我是银之部落的现任头狼,盈月时刻诞生的银之锐利。我们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满月之狼,所以才从故乡来这里。我们不知道这里是血族的地盘,所以根本没有想到要去知会谁。在新的月武者成长起来以前,我们希望能在这个城市里生活。按照黑暗世界的法则,这应该是合理的要求。”
  “这样啊……”
  天炼点了点头。
  “那么我会请求亲王在一周内接见现任的头狼。我想,你们可以以奴隶,或者下级住民的身份被接纳。”
  “我们不屈从任何人!”
  银之锋锐咆哮起来,保持人形的他却犹如野兽般呲出牙齿,将威吓的意思表露无遗。其他的狼人也纷纷张开血盆大口,威胁性的挥动爪子,对此吸血鬼辅者只是回以不屑的冷笑。
  “出来吧。”
  随着天炼的这句话,几十只蝙蝠从四周飞了过来。它们落在狼人所形成的半圆形队伍外面,在烟雾中化作了一个个脸色苍白的男女。落入吸血鬼包围圈的狼人们纷纷转动身体,不安的四下张望。天炼冷冷的望着银之锐利,给出了简单的选择题。
  “你们希望服从,还是毁灭?”
  “格噜噜噜……”
  受到逼迫的银之锐利双眼喷出了愤怒的火焰,他的身体开始膨胀,但是依然勉强维持着人形。天炼对此不屑一顾,反而悠哉游哉的玩弄着左手的指甲。
  “你们的存亡对我来说完全无关紧要。不过我很好奇,你们不惜忍受耻辱,背井离乡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在这里死无全尸吗?还是为了迎接下一个月武者的诞生,让他带领你们返回故土?”
  “格噜,格噜……”
  这些话让银之锐利的目光黯淡了下去。他犹疑着四下张望,仿佛在寻找支持。可是其他的狼人们都避开了他的目光,最后银之锋锐无力的站直身体,向着面前的异族俯首称臣。
  “我们会接受血族的安置,感谢你的仁慈。”
  “那么,在亲王做出安排前,你们将被禁止随意的狩猎。现在已经不是中世纪了,获得血和肉的方法应该很多。我会派人跟随你们,如果有问题可以向他要求帮助。”
  讲完这些后天炼便转身面向我们。他又一次的躬身行礼,然后作出了‘这边请’的手势。
  “请各位跟我一起去见血之调配者阁下。虽然理由不清楚,但相信应该是善意的……”
  “等等!”
  正当我们想离开时,身后传来了银之锐利的大喊声。我回过头,看到他正用仇恨的目光盯着我们。
  “他们杀了我们的人,绝对不能就这样离开!”
  “哦?那么,你想对他们做什么?”
  “当然是杀掉!”
  “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天炼的表情淡淡的,语气中却带出了杀意。他仿佛不经意的挥了一下仅剩的左手,银之锐利的脸上就飞溅出了血花。三条爪印将这个狼人的半张脸刻画得血肉模糊,连一只眼睛都瞎掉了。爱丽丝用双手掩住嘴,露出了不忍的表情。其他的狼人则在一瞬间就走到了狂暴的边缘,它们伏低身体,喘息着向离自己最近的吸血鬼瞪视。天炼毫不动摇的看着局势向着危险的一面倾斜,似乎一点也不把那十几只狂兽放在眼里。
  “我再提醒你们一次,想想你们是为了什么而来到这里的。另外刚才的教训已经是最轻的了,如果你们还不懂得什么叫识时务,我就会这么做!”
  天炼猛的将手一挥,地面就碎裂了开来。我感到仿佛正在经历一场小规模的地震,脚下的土地猛烈抖动得我几乎站都无法站稳。不久后烟尘散了开来,在天炼刚才挥手的方向,地面上有三条爪印般的裂缝。它们被刻印在水泥地上,切入到了深不见底的程度。就算是现代坦克应该也会在这雷霆一击下身首分离,在如此的震慑下,狼人们终于沉默了下来。
  周围静得只剩下风声,银之锋锐专注的凝视着地面上的裂缝,同时在脸上一点点浮起了哀伤的表情。他深深的发出叹息,接着突然抬起手,插进了自己的眼眶中。银之锐利浑身颤抖着,亲手挖出了自己仅剩的一只眼睛。在爱丽丝的尖叫声中,彻底瞎掉的银之锐利蹒跚着脚步,向着天炼走来。他向前伸出拿有眼珠的手,似乎想把它交给天炼。所有的狼人都注视着自己的头狼,在它们不久前变得黯淡的眼中,仿佛又有火光再度被点亮了起来。银之锐利摸索着前进,几次差点被杂物绊倒。它僵硬的迈着脚步,同时用平淡的语调说着话。
  “我是无用的头狼,血脉决定了我不能拥有带领一族兴盛的力量。事实上,就在今夜,我已经一再让狼的骄傲被折辱,一再让狼的孤高被遗弃。但是,我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狼的灵魂被践踏!现在我们寄人篱下,没有资格来要求什么。可是,只有狼的血是不能够白流的!如果不能为死去的手足讨回公道,狼最后的尊严将荡然无存。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月光照耀下的臣民变成家犬,所以我以奉上头狼的血肉为代价请求你,给予我们复仇的机会。按照荒原的法则,和无数世代积累下来的亲族间情谊,你绝对不可以拒绝!”
  血流披面的银之锐利几乎把手伸到了天炼的脸上,于是吸血鬼辅者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天炼将带着歉意的目光向我们望来,终究还是接下了眼珠。他把那个血淋淋的器官珍而重之的放进衣服口袋,接着把手按到了狼人的颈侧上。
  “好吧,这确实是不可违背的要请。我答应你,在下个新月前,将给予你的族人机会,与仇人进行公平的决斗。你同意吗?”
  “我的族人必定会胜利,以他们的血来夸耀狼的骄傲。感谢你的慷慨与仁慈,我没有遗憾了。”
  “那么,你瞑目吧。”
  在银之锐利首肯了提出的条件后,天炼的手切进了他的脖子。青色的脉络如蛛网般遍布了伤口附近的皮肤,接着银之锐利就犹如泄了气的皮球般干瘪萎缩了起来。
  “他在吸血。”
  齐藤先生小声的说明,却几乎没有人在听。我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拼命的咬紧牙齿,同时牢牢的用手遮住妹妹的眼睛。银之锐利那先前还健壮的身体转眼间就收缩成了一具干尸,虽然是罕见的景象,我却丝毫不觉得精彩。剩下的狼人们蹲伏在地,一齐对着天空中的月亮引颈发出悠长的嗥叫声。悲伤和压抑的愤怒汇聚在一起,化作了凄厉的音波向四面八方扩散。月光下的群狼,我想眼前的一幕自己必然终身难忘。等到狼人们低下头来,它们的眼中已经不再有任何的脆弱。纷纷变回人形的狼人们跟着吸血鬼主人离开了我们,他们神情冷漠,却能让人感受到所持有的无比决心。银之锐利的死拯救了他们的骄傲,复原了他们的灵魂。看着他们安静有序的离去,我不禁怀疑自己能否在下个新月前的死斗中活下来。
  第六十章 未尽的尾声
  狼群终于从视线中消失了,我长长的吁了口气,这才感到身心都疲惫到了极点。爱丽丝带头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随后丽丝汀也把我推倒,枕着我的膝盖躺了下来。齐藤先生更是肆无忌惮的四仰八叉摊开了手脚,只有风先生还是静静的矗立在黑暗中。
  “今天真他妈的长得不象话,我不行了。”
  “呃啊啊啊,浑身都在疼。”
  “呼啊,哥哥也不行了吗?不过一会要抱我去车子里哦。我先睡了,晚安。”
  “可以把我放在丽丝汀姐姐的上面吗?拜托你了,兰先生。”
  “……先让我休息十分钟储存体力吧。鲁伯特先生,麻烦你过会对我用个巨力术。”
  一群正常的人类都东倒西歪,叽叽喳喳的怨声载道。我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睡眠不足加超强度劳动,难怪我会觉得筋疲力尽。
  “明天一定得去向美铃要求三倍的薪水,否则我就罢工,还要组织示威游行。被剥削的劳工们,站起来吧~”
  齐藤先生似乎想慷慨激昂的发表宣言,却因为体力不济而给人有气无力的印象。对此我是根本不屑一顾——我敢打赌,只要美铃社长用力一踏高跟鞋,齐藤先生的勇气与毅力就会以超光速消失殆尽。如果那时我作为他的声援团站在旁边的话,十有八九还会被拉过去当作挡箭牌。所以我根本没有兴趣附和着一起发牢马蚤,只是乖乖的半坐半躺着当丽丝汀的人体枕头。
  “咳,咳。”
  这种强装出来的咳嗽声的就等于在说‘请看这边’。于是我们停止了闲聊,一起望向了安排好狼人后走回来的天炼。今天是靠着鲁伯特和他,其他人才捡回了一条命。所以大家都很给面子的不再作声,静静的听着吸血鬼辅者说话。
  “嗯……我知道各位都已经非常疲劳了。但是很抱歉的,我仍然需要各位跟我走一趟。”
  “可以推迟到明天吗?现在让我开车的话一定会出车祸的。”
  听到勉强坐起来的齐藤先生这么说,天炼露出了笑容。
  “这倒不需要担心,我也有驾照的。”
  真不愧是完全融入了现代都市生活的吸血鬼,说不定他连英语四级证书都有吧?既然司机的问题解决了,我们便都上了车。为了防止齐藤先生对昏睡的丽丝汀意图不轨,我将她放进了副驾驶座位。一辆轿车里要塞进七个人实在是很恐怖的事情,好在巫妖大人的身体已经不可思议的恢复了。他表示自己可以用飞行术跟随车子,还顺手捎走了爱丽丝。如此一来人数便刚刚好,天炼驾轻就熟的发动了奥迪TT,向着市区开去。在颠簸中齐藤先生开始呼呼大睡,我很快也抵挡不住睡魔的侵袭,朦朦胧胧的垂下了眼皮。于是在轿车急刹车时,两个没有拉保险带就胆敢睡觉的笨蛋便一起向前冲了出去。
  “呃啊啊,搞什么啊!”
  “呜啊!要文明驾驶啊……”
  鼻子撞到前排椅背的我只觉得又酸又痛,额头命中排挡后方塑料板的齐藤先生则更惨。我们一起向前望去,却发现驾驶座上已经不见了天炼的踪影。旁边的风先生冷静的拉动安魂曲的枪栓,在丢下一句‘有敌人’后就打开右边的车门走了下去。我和齐藤先生哀怨的对看了一眼,齐声惨叫起来。
  “有完没完啊?!”
  今天我们实在是被天灾人祸折腾够了,简直快要累垮了。于是我和齐藤先生一边大动肝火的咒骂着敌人,一边各自取出Angel & Demon和白之鹰走下了车子。可以的话真希望能扛起反坦克火箭筒,干净利落的给那些不识时务的家伙来一下子。不过随着凉爽的夜风迎面吹来,我的脑袋总算稍稍冷静了些。
  四周还是夜深人静的郊区,看不到半个路人。位于不远处的车道上,有一辆集装箱卡车正横在那里。在奥迪TT的前方,天炼和鲁伯特带着无所谓的表情并肩站立着。反正这两个家伙的力量集合起来足够摧毁一个现代化的装甲旅,所以我和齐藤先生也毫不紧张的垂下了拿枪的手,靠在车门上准备看热闹。
  “风先生搞错了吧?会不会是交通事故?”
  “如果那样倒比较好,否则对方也太惨了。可是,就算风那小子过敏了,天炼和鲁伯特也应该不会一起搞错吧?”
  “也对哦。”
  “没什么区别啦,反正不管是谁来找麻烦,都够可怜的。”
  “嗯,希望那辆卡车有买保险吧,否则就要亏血本了。”
  在我和齐藤先生事不关己的胡说八道时,卡车的司机走了下来。他穿着物流公司的工作服,戴着压低的鸭舌帽,完全看不出相貌来。由此我便确定了他并非善类的身份,因为在夜晚是没有刺目的阳光,以至于他要把帽檐压得如此之低。假如是为了掩盖身份,那么就可以合理的怀疑对方根本就不怀好意了。
  “听完开场白就一个用火球解决掉吧。超强度劳动也该有个底线,我可不想疲劳死。”
  齐藤先生说着就开始继续打瞌睡。可是随着卡车司机迈步向这边走来,一股带着寒冷的气息也弥漫了过来。空气中不知何时混杂进了腐臭的味道,同时我还感到一阵莫名的战栗。似乎有种极原始的恐惧从我的心中浮起,没有原因,却难以言喻的深重和纯粹。旁边的齐藤先生打了个激灵,看来也受到了影响。我们用目光交流了一下,接着便一起收敛了懒散的样子。
  “Remove Fear!(移除恐惧!)”
  随着高喊声,白色的光芒从爱丽丝的手中飞出。它分裂成恰好的数量,各自融入所有人的身体。我感到身体一阵温热,接着内心就恢复了平静。与此同时巫妖大人伸出手指,发出了一个试探性的法术。
  “Magic missile!(魔法飞弹!)”
  五支光箭旋转着飞出,射向不知身份的敌人。对此卡车司机只是不怎么在乎的提起手来护住脸,用身体和手臂承受了光箭。不知道为什么,巫妖大人的法术威力在今天似乎特别强大。司机的上衣一下子被打了个粉碎,结果露出了下面粗糙黝黑的皮肤来。
  ‘不是人类!’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勉强要说的话,倒有点像是鳄鱼的皮肤。被揭破身份的司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口中发出了愤怒的‘嘶嘶’声。接着两张巨大的翅膀扯碎了本已破烂不堪的衣物,在它的背后猛的张了开来。随着鸭舌帽被硬生生的撑裂,一张有着牛角的丑脸就露了出来。变身完毕的司机有着不逊于狼人的尖牙和利爪,而体型则像是超级巨大化后的蝙蝠。
  看着眼前堪比好莱坞大片场景的一幕,我感到自己的脑袋开始快速的膨胀。究竟是怎么搞的,居然在一个晚上就让我有这么多希罕的遭遇?真希望命运之神能去翻翻字典,好好的把‘适可而止’的解释读一下。就算我是什么劳什子的术师也好,本质上还是一个平凡善良的青年。拜托他,千万千万,不要再安排这么华丽的人生之路给我了。
  在我怨恨苍天的不公时,风先生和齐藤先生已经开枪射击了。带着对自己人生的强烈不满,我也举起Angel & Demon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总算银子弹还奏效,怪兽发出吃痛的怒吼,用一个后跃躲到了卡车的后面。趁着短暂的空隙,跑到我身后躲起来的小牧师给出了忠告。
  “那是那霸斯恶魔,千万别看它的眼睛。它会‘死亡凝视’,万一中了就会动弹不得。”
  这是根本是多余的担心。爱丽丝的话音未落,卡车就被从侧面整个推翻在地。原本作为集装箱顶部,现在却向着我的那一面铁板整扇都掉落了下来。于是里面满载的几十个细长金属气罐顿时如同保龄球一般,浩浩荡荡的向着我们滚来。几乎同一时刻,展开翅膀飞上天的恶魔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开始念咒。它用前爪做出各种手势,控制着聚集在胸前的魔法光辉。虽然不知道罐子里装的是什么气体,但凡是看过终结者电影,智商又不低于六十的人现在都能猜出那霸斯恶魔想做什么。于是我飞快的冲去轿车前门,把妹妹横拖竖拽的扯进怀里。然后顺手拉上爱丽丝,一起逃到车子的后方,背靠着奥迪TT的后盖箱蹲坐了下来。齐藤先生是早已就位,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大概是在计算着改天要支付给指定维修站的汽车修理费吧?
  “应该能报销吧?”
  “天知道。”
  果然如此,就算省略掉了主语我和齐藤先生的交流还是毫无障碍。同样作为女权主义铁蹄下的牺牲品,我和齐藤先生的精神世界在某些时候是相通的。在我还想说些什么安慰他前,一声尖厉的惨叫从空中传来,随后就被震天的爆炸声吞没了。于是我赶紧一手护着后脑勺,一手搂住了妹妹。
  靠在我胸前的丽丝汀早就醒了过来,她乖乖的依偎在我的怀里,用双手环住我的腰。从表情看起来,丽丝汀似乎不怎么紧张。而旁边的爱丽丝则胆怯的咬着手指,在爆炸声传来时更是一下子拉紧了我的手,就差没有扑过来抢占丽丝汀的位置了。
  连绵不绝的爆炸声断断续续的响了四,五秒。期间不时有变形的金属罐从我头顶上方飞过,落在远处的马路上。在四周终于安静下来后,我小心的探出脑袋,以探察情况。齐藤先生,丽丝汀和爱丽丝也和我一样,从轿车的侧面偷偷露出半张脸。于是在四个犹如鼹鼠般贼头贼脑的家伙眼前,一副意料之外的场景展现了出来。
  毫无悬念的,道路两旁的杂草和小树都已经被气浪所扫平。但在马路的中央,一堵高且厚实的冰墙不知何时竖立在了那里。爆炸所造成的破坏就在洁白晶莹的水晶之壁前嘎然而止。当我张大嘴巴的时候,和鲁伯特,天炼一起并肩站在那里的风先生回过了头来。他娴熟的将安魂曲转了半圈,收进了腋下的枪套里。
  “已经结束了,出来吧。”
  听到风先生的招呼声,我和齐藤先生便讪讪的站起来走了过去。我们大概都有点脸红了吧?同为事务所的职员,表现出来的水准也未免差得太多了一些。再怎么找理由也好,这都是让人羞愧的事情。
  “那个什么什么的恶魔呢?”
  “跑了。”
  根据风先生的解说,击退那霸斯恶魔的过程是这样的。当恶魔发射出一道火光的同时,天炼用凌空一下爪击切去了它的半张翅膀和一个前爪。而事先就和吸血鬼辅者商量好,负责防守的巫妖大人则使出冰墙术(Ice wall),抵挡住了爆炸的威力。这对临时组合配合得非常完美,以至于齐藤先生的奥迪TT上连一条划痕都没有。另外风先生还趁机赏了那霸斯恶魔三枪,以让它教训深刻。
  “应该有一发打中了眼睛吧?后来那个怪物就飞走了。”
  当风先生在向我们说明的时候,天炼和鲁伯特在一旁带着彼此欣赏的表情交谈着。虽然不是故意偷听,但还是有几句钻进了我的耳朵里。
  “……以阁下的身手来说,正是本组织需要的人才。只要您点头,我就全权负责介绍您加入隐秘同盟。按照阁下的能力,相信二十年内就可以获得辅者的身份。而且您是奥术的高手,就连长老大人也会对您另眼相看,算得上是前途无量……”
  “很遗憾,现在还不行。我有必须要还的人情债,所以还是以后再说吧。不好意思……”
  “好吧,虽然很遗憾,但也没办法。如果阁下有兴趣,今后血族的大门也随时向你们敞开。您有资格,也有能力。所以一旦准备好了,就请联系我吧。”
  这些话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天炼这家伙,难道是血族总公司的人事部门经理么?他居然把广告词背得这么熟,几乎和上次试图招收我和齐藤先生时差不了几个字。一旁的齐藤先生显然也听见了,总算碍于救命之恩,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撇了撇嘴。不过从嘴形上来来看,我也大致猜出了他想讲的内容。
  “切,搞传销的么?”
  ……
  好像蛮贴切的……
  不过不管怎么样,此地不宜久留。就算是郊区也好,既然闹得这么惊天动地,警察就不会袖手旁观。风先生和天炼很快用专业级的水准打扫了场地,然后鲁伯特靠着漂浮术(float)把轿车送出了几百米。确认就算日后警察找上门来也有足够的办法抵赖后,我们便一溜烟的逃之夭夭了。目的地仍然是只有天炼才知道的地方,那个什么血之调配者的藏身之处。
  第六十一章 魔神,One
  在大多数的故事中,吸血鬼都是容貌美艳,举止优雅的存在。他们总是穿着中世纪贵族的礼服,居住在人迹罕至的古堡中。只在月亮挂上夜空的时分,才带着苍白的脸色和淡淡的笑意四处游荡。这些暗夜的贵族们通常有着极好的教养,依靠不可思议的魅力来俘获猎物。在缀饮牺牲品的鲜血前,一般吸血鬼都会先试图让对方深深的迷恋自己。随后他们才将尖牙刺入今夜情人的动脉里,让对方在极度狂乱的情欲中凋零。只有少数的吸血鬼才热衷于用武力来猎食。他们喜欢和蝙蝠或狼群一起出没,无止尽的贪求血与暴虐的快感。也因此被摒弃在吸血鬼的社会主流之外,成为荒野上的独行者。
  在接触到天炼前,我对吸血鬼的大致印象就是如此吧?可是在时间的洪流冲刷下,这些暗夜的贵族似乎彻头彻尾的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所以当天炼把车停在一栋独立的三层别墅前,并宣布已经抵达目的地时,我也没有太过惊讶。
  我走下轿车,有点好奇的四下张望。可是除了在正门前有分成两列,每排四个的大型蝙蝠雕像外,这幢建筑似乎也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唯一让人觉得讶异的,大概就是每个雕像上都左右各倒挂着的两只蝙蝠了吧?它们对我的靠近毫不在意,而普通的蝙蝠则早就该惊飞了。看来这确实是血族的重地,于是我尽量振作起精神来,以免呆会在血之调配者前行差踏错,落得下场凄惨。
  “欢迎各位光临,请这边走。”
  当所有的人都来到大门前时,一只蝙蝠从最近的雕像上飞下,化作了穿戴考究的中年男子。他引领我们走进别墅中,然后安排我们在风格古典的大厅中坐下。和我们打过招呼后,天炼便先去进去通报。而蝙蝠化作的中年男子则殷勤的送上了茶和咖啡,接着恭敬的肃立在了一旁。
  “呼,明天,不,今天看来得请假了。
  一口气喝下两杯咖啡的齐藤先生似乎恢复了点精神。在发现没有人搭理他的话后,齐藤先生就撇了下嘴,用不甚雅观的姿势躺倒在沙发上。坐在他边上的我一边喝着茶,一边打量四周。可是除了家具和顶上的吊灯价值不菲外,我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风先生默默的缀饮着茶水,同时专注的看着木质地板。在放下茶杯后,在陌生人面前历来沉默寡言的他,忽然开口向站在一旁的吸血鬼发出了询问。
  “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血之城堡的侍者,塔克。按职位来算应该是辅者,不过目前我负责在此为所有的访客服务。”
  “我知道了。”
  风先生点了点头,于是塔克便微笑着略略躬了下身。可是风先生的提问还没有结束,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问出了让所有人都意料之外的问题。
  “塔克,我想知道,来到这里的人,十个中有几个能活着回去?”
  风先生的语气虽然平淡,却几乎让所有人都悚然一惊。我环顾四周,发现只有鲁伯特仍然镇定自若。巫妖大人微微点头,似乎表示也有和风先生同样的疑问。丽丝汀不自觉的对着我靠了过来,于是我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塔克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带着赞叹的表情打量风先生,接着深深的鞠了一躬。
  “很抱歉,我无可奉告。”
  塔克的声调中带着吸血鬼特有的嘲讽意味,于是不安感就一丝丝的从我心底升了上来。当我开始疑神疑鬼时,风先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慢慢走动着,同时向左右张望。
  “这里死过多少人?三个……五个……二十个?不对,还要多……”
  他抬头凝视塔克的眼睛,于是吸血鬼露出了钦佩的神情。他微微一笑,然后再次鞠了一躬。
  “真是了不起的眼光,难怪天炼会竭力想笼络各位。不过请不必担心,此地对各位不抱任何恶意。天炼不是刚刚与各位并肩战斗过吗?假如说错的话请恕我愚钝,但以我的眼光来看,那应该是再好不过的友善证明了。”
  塔克口齿清晰的侃侃而谈,他抓住要点,轻易的就用一记全垒打,把我们的疑虑击飞得无影无踪。虽然我还是感到不安,但总算不再战战自危了。这时天炼也从内部房间里走了出来,他先为了让我们久等表示歉意,接着便开始传达血之调配者的命令。
  “兰卡迪那先生,丽丝汀小姐,两位请跟我来。”
  “啊?”
  不是所有的人吗?意料之外的情况下我不禁有点犹豫。丽丝汀也露出了不解的神情,看着我等我拿主意。但眼下的情形不容拒绝,所以尽管心里很没底,我还是慢吞吞的站了起来。
  “我们不能一起进去吗?”
  “抱歉,调配者阁下只想见兰卡迪那和丽丝汀两位。”
  提问的齐藤先生并没有立场坚持什么,所以只能摇摇头,咕哝了一句‘好大的架子’。他投注过来的目光中带着关切,可是归根结底也只能耸耸肩而已。我无奈的和妹妹一起跟着天炼离开了大厅,不过就在这时,一个传入耳朵的细微声音让我宽慰了不少。
  “别担心,兰卡迪那,我会让法师之眼(Wizar Eye)跟着你以防万一的。”
  看来丽丝汀也收到了这个讯息,我们对望一眼,然后就同时松了口气。有巫妖大人的实力当护身符,枪林弹雨都可以放心去闯。更何况现在去见的是刚在今晚救过我们一命的血族,事实上十有八九自己的担心是在杞人忧天吧?
  当我转着各种念头时,天炼已经带着我和丽丝汀穿过了好几个房间。在走进了一条斜斜向下的楼梯后,一阵浓烈之极的血腥气忽然迎面扑来。毫无防备的我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立刻就站住了脚步。丽丝汀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她靠在我身上,将半个身体藏在了我的身后。我们紧握着对方的手,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着天炼。
  “你们也习惯与让家中充满芬芳的味道吧?我承认确实太浓烈了些,但还是请你们不要在意。”
  作为人类,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