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生继续冷静的射出子弹时,齐藤先生飞奔过来扶住了我。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不知身份的敌人便紧追了上来。0.44口径的子弹对它来说简直犹如清风抚体般微不足道,整整中了半打弹头的敌人浑若无事般的用肩膀把齐藤先生弹开,然后对着我举起了手臂,准备发出致命的一击。
  “Magic Missle!(魔法飞弹!)”
  随着这声高喊,两道红色的光箭从我身后飞出,命中了敌人的脸部。谢天谢地,这次攻击总算奏效了。对方发出非人的吼叫声,踉跄着向后退去。我赶紧趁机从地上站起来,然后用还有知觉的右手把妹妹也拉起来。丽丝汀冷静的比划出手势,使出了第二个法术。
  “Light!(照明术!)”
  照亮四周的光芒不算强烈,但对已经适应黑暗的我来说,还是需要几秒钟来习惯。当我能够用眯成缝的眼睛看清东西时,另一个原本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物种便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就在我身前的不远处,一个有着竖立起的尖耳朵,长而锋利的牙齿,钢针般毛发的怪物正站立在那里。它的手和腿几乎一样长,背是佝偻着的。膝盖的部位则和人类相反,可以向后弯曲。本来绿莹莹的双眼已经有一个变成血洞,但这并不妨碍它用另一只眼睛放射出凶暴残忍的目光。
  那是一个狼人。
  第五十七章 麻烦的工作,Three
  狼历来是受到人类憧憬,同时为之恐惧的野兽。无论是什么时代,哪个地区的文化也好。只要当地的住民能接触到这些孤高的生物,几乎就必然会产生出模仿它们的图腾,由万人敬拜。狼象征着野性,神秘和力量。甚至在北欧神话中主神奥丁都丧身与狼牙之下,被洛基的第三个孩子,最强的魔狼芬利斯所吞噬。在人类的心目中,狼就是恐怖和黑暗的代名词。出于对这些野兽的崇敬和向往,人类甚至把它们高举在神灵之上,让它们以无上的残暴和绝对的力量为诸深之黄昏写下最后的篇章。
  历史穿越过悠久的时光,不断的演变,其间有着数不清的关于狼的故事。在最后部分,人类渐渐把自己和这些野兽同化了。它们的结合物就是狼人,月圆之夜的支配者。而现在在我面前的,正是那传说中可怕生物。
  狼人发出‘咕噜噜’的咆哮声,毫不掩盖自己的嗜血欲望。它从指尖依次弹出锋锐如刀刃的指甲,同时用痛恨的目光凝视着我和丽丝汀。从嘴唇后呲出来的牙齿犹如成排的锋利匕首,几乎能一口就咬死一头牛。而由齿缝间滴落的唾液则说明,现在正是这个生物进食的时间。
  “后退!”
  从地上爬起,拔出双刀的齐藤先生对着我们冲来。于是因为丽丝汀的照明术(Light)而略微显得犹豫的狼人便转移目标,迎向了他。狼人略略蹲低身体,接着四肢一起用力,腾空扑了过去。当它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有几样反光的小东西落了下来,那是安魂曲的弹头。
  “挡不住的,躲开!”
  当我发出焦急的喊声时,齐藤先生已经交叉双刀,抵挡住了狼人的攻击。虽然齐藤先生反握了其中的一把刀,将手臂顶在无刃的背面,加强了防御力,但结果仍然毫无悬念。罗密欧和茱丽叶一起被从齐藤先生的手中打飞,连刃口都卷了起来。所幸狼人也不是毫无损伤,而是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哀嚎。它碰触到双刀的右手冒了出烟雾,似乎受伤不轻。
  “嘿嘿,对兽化人银武器可是有特效的。菜鸟,你得再多翻翻资料啊。”
  尽管双手的虎口都被震裂了开来,齐藤先生还是得意洋洋的对我说教。他的话给了我重要的提醒,于是我飞快的拔出Angel,费力的用左臂弯夹住它,靠右手拉动了枪栓。和风先生的安魂曲不同,Angel & Demon用的是特制银子弹。在眼前的情况下,应该没有比它们更好的武器了。注意到我在做什么的狼人回过头来,在它采取行动之前,爱丽丝发出了一直准备到现在的神术。
  “Glyph of Warding!(警戒结界!)”
  纵横交错的光网拦在了我和狼人之间,暂时将我们阻隔了开来。趁着这个机会,我将Angel举起,瞄准了目标。不知道是不是多心,一瞬间我看到狼人尖而长的嘴弯起了一个仿佛是嘲笑的弧度。接着它就用力一踏地面,跳起了足足有五米之高。这样的行动力超出了爱丽丝所能预测的极限,警戒结界根本无从阻挡。就连我也吃惊得张大了嘴巴,差点连开枪都忘记了。这时换完弹夹的风先生再次开始射击,他精确的计算了结果,将三发子弹分别打在狼人的胸前和小腹上。腾空的兽化人无从借力,结果被冲击力硬生生的向后推出半米,对着警戒结界掉了下去。
  “兰,开枪!”
  其实不用齐藤先生提醒,我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包裹住狼人的蓝紫色电光似乎不能对它造成多大的伤害,却确实的阻碍了它的行动。趁着这个机会,我连续的扣下了Angel的扳机。数发银子弹依次钻入狼人的皮毛,将它彻底击溃。兽化人挣扎了几下就仰卧到了地上,伤口中涌出了大量的血液。虽然四肢还在挥动,但动作也越来越缓慢无力了。
  “呼呼,结束了吗?”
  虽然狼人已经摊开四肢,不再动弹。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把Demon交给了风先生,由他来负责监视。爱丽丝走过来为我和齐藤先生检查伤势,我脱下外套,才发现左手的骨头已经完全碎裂了。要不是刚才反应快,恐怕碎掉的就是我的脑袋了吧?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刚才形势的凶险。看来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又去鬼门关前转了一圈。不过这也算是家常便饭了,何况妹妹就在身边,我并不希望让她为我太过担心。于是在接受了小牧师的治疗后,我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
  “死了吗?”
  对于我的问题,齐藤先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他很小心的用罗密欧去碰触狼人,对此兽化人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虽然很想靠近去检查狼人的脉搏,但一想到会遭受濒死反扑的万一可能性,我和齐藤先生还是对望了一眼,一起耸了耸肩。解决这个难题是的是风先生,他毫不犹豫的用Demon对着狼人的头部连开三枪,彻底的杜绝了对方的生机。
  “呃……”
  看着眼前的情景,我不禁打了个恶心。兽化人的头在强力子弹的连射下,犹如被砸烂的西瓜一般爆了开来。好在丽丝汀及时回过头去,和爱丽丝一起躲得远远的。否则的话,恐怕又要重演早上的一幕了。
  “啊,多好的毛皮啊,就这么毁了……”
  齐藤先生半真半假的惋惜着,他小心翼翼的翻动狼人的尸体,观察着这个希罕的物种。
  “就这么结束了吗?希望美铃能在今晚就说服委托人提高价钱,否则就太晚了。”
  “那个……我觉得应该还没有结束。”
  说话的是爱丽丝。虽然在其他人的注视下她显得有点慌张,不过作出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
  “鲁伯特先生不是说过有人使用了死灵系的法术吗?可是据我所知道的,从来没有一个狼人会使用法术。它们和吸血鬼一样,有着自己的异能。所以我认为,制造那个灵魂牢笼的应该是其他人。”
  确实如此,被害者尸体上的牙印和爪印确实已经找到了来源,但那个诡异的骷髅我们还是无法知道它的出处。或许这件事情比我预想当中的还要复杂和棘手吧?考虑到这些,因为狼人来袭而豁然开朗的局面便又显得扑朔迷离了起来。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决定先带狼人的尸体回去调查。但是否能如愿,那就要另外说了。
  附近的草丛中传来了悉悉嗦嗦的声音,不必用到超感官能力,我都能察觉出有东西正在快速的移动。齐藤先生和风先生是早就进入了戒备的状态,他们紧握武器,面对着照明术范围之外的黑暗郊野。我把妹妹和爱丽丝藏在身后,紧张的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但最后走出阴影的,却是一个平凡到不会给人留下印象的普通男子。
  “毕竟是新月者,居然会被猎物打倒。废物就是废物,血脉的力量终究是不可违抗的。”
  男子看着狼人的尸体,自言自语般的说到。他一点也不在乎风先生和齐藤先生手中的武器,仿佛它们是不具威胁性的玩具一样。男子慢慢的前进,在快要进入齐藤先生的双刀攻击范围时才停下脚步。他将目光从我们的脸上一一扫过,然后缓缓举起右手,将它向下挥到到胸前。
  “你们好,我是半月者,银爪。能够见到各位人类中的强者我感到很荣幸,请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好吗?”
  这算什么?查户口么?如果是直接开始战斗还比较容易理解,可是对方表明了身份之后却没有显露敌意,实在是有点奇怪的情形。风先生历来是行动派,所以大可不必指望他能担当起交涉的任务。而丽丝汀和爱丽丝也不适合作为发言人的角色。于是我和齐藤先生彼此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很快达成了共识。
  “我叫宫本三四郎。”
  “我叫王梁。”
  假如对方是想用名字来下诅咒的话,那就请狗头人替我笑纳吧。如果能够就此彻底斩断他伸向白碧德的脏手,那可实在是大大的赚到了。可是谁都能听出齐藤先生是在胡说八道,于是银爪眯起了眼睛。他依次解开外套的纽扣,同时阴冷的注视着齐藤先生。在将上衣丢到地上后,银爪惋惜的摇了摇头。
  “就算被你们打倒的只是新月者也好,对人类来说这也是值得夸耀的事情。我本来想永远以尊敬的念头回想起你们的,可惜……”
  下一刻银爪将双手放到地上,伏低了身体。一串含混的咆哮声从他的口中传出,同时他的身体整个膨胀了起来。银爪的脸颊开始后缩,嘴吻渐渐变得狭长。当他的耳朵耸成尖锐的三角形时,无数粗硬的体毛遍布了他的全身。只是几秒钟的事情,平凡的人类外表就转变成了巨大的野兽。狼人抖动着鬃毛慢慢站直身体,然后发出了宣战的咆哮声。
  归根结底,事情还是得以暴力收场。风先生和我毫不犹豫的举枪射击,可是狼人只是拍下手掌,爆裂开来的地面就溅起了大量的碎石。混杂着泥土的石块化作盾牌,挡开了子弹。不计其数的沙石飞上天后纷纷落下,化作固体的豪雨洒落在我的头上。我抱住丽丝汀,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在照明术黯淡下来的前一刻,我看到巨大的黑影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风先生扑去。那是一头狂暴的野兽,它的眼睛正发散着渴血的幽暗之光。
  银爪的突袭准确而致命,根本没有留给对手闪避的余地。换作我或者齐藤先生,在如此猛烈的扑击之下恐怕不死也得重伤吧?不过风先生可是有‘妖怪’之称的男人,他略略蹲低身体,然后就迎着扑来的猛兽扫出了右腿。不到半秒间双方交错而过,狼人被铁铸般的胫骨扫中了颈侧。它在半空中趔趄了一下,就不甘愿的侧跌了出去。兽化人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立刻又站了起来。风先生那能踢断木桩的一击只是在它的嘴角画出一抹血渍而已,狼人实在是难以想象的强悍生物。它若无其事的转动了几下头颈,就开始以谨慎的姿态绕着风先生走动。
  “兰,背后!”
  我本来想开火的,可是齐藤先生的大喊声却让我悚然一惊。有炽热且腥臭的气息从背后传来,化作巨大的恐惧传遍我的全身。
  以为对方只是一个个的排队来送死,这种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我抱紧怀里的妹妹拼命向前扑出去,同时感到仿佛有数把利刃一起砍进了自己的左肩胛。落到地上后我勉强回过头来张望,看到另一个狼人正在舔着粘在指甲上的血和肉末。偷袭得手的它发出‘咕噜噜’的低吼声,接着迈步向我逼来。我扶着丽丝汀拼命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脚没有力气。
  “格噜噜……嘎啊!”
  “Magic Missile!(魔法飞弹!)”
  狼人用力蹬踏地面时发出的大吼,和丽丝汀伸出手指时的高喊几乎重叠在一起。两发光箭命中在兽化人的鼻尖和额头上,将它整个脑袋都打得偏了过去。在意料之外的反击下,腾空的狼人失去了平衡。它并非自愿的回转了半圈,顿时向着地面落去。
  “后退!”
  趁着短暂的空隙,我用力想把妹妹推去一旁。可是丽丝汀却避开了我的手,迎着狼人冲了过去。她从腰上抽出皮鞭,同时念出了咒文。
  “Shocking Grasp!(电爪!)”
  电光流窜的鞭子绝对是致命的武器,就连狼人也不敢正撄其锋。它以后跃来躲开攻击,小心翼翼的避开了皮鞭的尖端。灿烂的蓝紫色光华在落空后画出完整的圆形,接着略一收缩,就再次激射向对手的胸膛。丽丝汀的技巧华丽而又不失实用性,完全封杀了狼人的攻势。当它不断的倒退时,另一边的狼人则和风先生开始了第二回合的战斗。
  第五十八章 麻烦的工作,Four
  银爪伏低身体前冲,将闪着寒光的指甲对着风先生拦腰扫去。在这种换了谁都会后退躲避的情况下,‘干冰之剑’却是毫不畏惧的踏前半步,一脚对着狼人的脸猛踢过去。假如对手是人类的话,风先生这下后发先至的狠招绝对能踹得对方满地找牙,当场昏死过去。可是银爪却用另一只爪子抵挡住了风先生的抢攻,并且没有中断之前的进攻。电光火石间,风先生表现出了无愧于顶尖肉搏高手的战斗水准。他将踩在地上脚用力踏下,整个人后仰,腾空倒翻了出去。银爪如刀刃般的指甲撕碎了风先生的外套,却连他的油皮都没有擦破。
  眼看已经得手的猎物又逃出了生天,对狼人来说,这应该是非常懊恼的事情吧?银爪发出愤怒的嗥叫,向着还在腾空翻越的风先生追去。它将双手从左右向着中间拍击,似乎想把风先生砸成肉饼。
  应该是来不及回避了。看着无处借力的风先生,我已经可以想象到他在半秒后血肉模糊的样子了。狼人将它那强壮有力的胳膊猛力合拢,确实的抓住了风先生。
  “切,这个怪物!”
  齐藤先生冲了过去,不过他口中的‘怪物’并不是指狼人。虽然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风先生竟然靠血肉之躯抵挡住了兽化人的巨力,他仅仅向两边撑开双手就接住了狼人的双爪,使得对方根本无法寸进。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肉体啊?根本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尽管兽化人的表情难以确定,可是我还是觉得银爪现在是满脸惊怒交集的表情。它冷不防张大满是利齿的尖嘴对着风先生咬去,可就在这时,随着一声枪响,它的左爪迸现出了血光。狼人哀叫着倒退了开来,刚才勉强扣动Demon扳机的风先生便取回了双手的自由。他继续开枪追击,却只发射了两发子弹就因为手腕发抖而掉落了手枪。只是一瞥间,我就发现风先生的双手至少有四根手指弯曲了成了奇怪的形状。看来,狼人的力量毕竟是人类所难以抵敌的。
  不过风先生已经做得难以置信的漂亮了,剩下的收尾工作大可由别人代劳。风先生竭尽全力射出的两发子弹命中了银爪的右腿和小腹,将它打得脚步趔趄。于是随后赶到的齐藤先生轻盈的由狼人身旁滑过,用凌厉的刀光切开了兽化人的侧腰。
  当由风先生和齐藤先生负责的战团胜负已定的时候,丽丝汀却陷入了危机。注意到同伴被打倒的狼人发出怒吼,用双手护住头部,就向着她冲去。围绕着电光的皮鞭抽打在兽化人的手臂上,确实的灼伤了他。但凭借着无比强健的肉体,狼人依然能忍受着电亟的痛苦,继续向前猛冲。
  丽丝汀的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她伸出左手,大概是想施展另一个法术。不过剩下的仅仅是以微秒来计算的空隙,已经不足以让她念出咒文了。狼人的指甲闪着寒光,犹如死神的召唤。一直在旁边督战的我拼命向前冲去,竭尽每一分力量要抢在它划开丽丝汀的脖子前保护妹妹。
  狼人,丽丝汀,我排成一条笔直线的迅速向着中央缩短。站在中点的丽丝汀放弃了施法,举起鞭梢,想用它来抵挡狼人的攻击。弹指一刹那,狼人就冲到了丽丝汀的面前。当它举起爪子时,我感到狂跳的心脏几乎要穿出了胸膛。
  “喝啊!”
  我大喊一声,用尽全力将Angel 对着狼人的头部掷去,同时双脚一蹬,整个人腾空飞扑过去,将妹妹压倒在身体下面。
  “格噜噜噜!”
  用手臂挡开Angel 的狼人俯视着我,举高了锋利的爪子。我抬头凝视着它的双眼,在恐惧与绝望之余,忽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身体里涌了出来。
  “你胆敢攻击我?!”
  “格噜?咕噜噜噜……”
  “退下!”
  “咕噜咕噜……”
  没来由的,我忽然开口对着狼人怒喝。更不可思议是兽化人竟然显露出震惊的样子,并略略退缩了一下。它犹豫不决的放低了本来早就该挥出的爪子,并慢慢的后退。我虽然吃惊又奇怪,却不会蠢到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趁着没来由的大好时机,我拖起丽丝汀转身就逃。这时总算反应过来的狼人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声,可惜它已经错过了击杀我和丽丝汀的最好机会。料理完银爪的齐藤先生赶了过来,挡在它的面前。而另一边的风先生也开始接受爱丽丝的治疗,很快就能恢复战斗力。
  大局已定,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和齐藤先生对峙的狼人不断发出高亢的嗥叫声,却并不冒进。它直立着身体,向每一个人投以戒备的目光,既不战斗,也不逃跑。
  ‘或许是它的脑袋也动物化了,无法想到一旦风先生的伤势得到回复,它就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吧?’
  拉着妹妹跑开二十米才惊魂稍定的我这样想着。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对我们都是有利的,只要无敌的风先生能再次握枪,就胜券在握了。
  ‘沙啦,沙啦……’
  一条巨大的影子忽然从旁边的草丛里走了出来,借着漂浮在空中,还没消散的照明术,我看清了那是又一个狼人。随后更多的狼人从四面八方围拢了过来,它们吐着舌头喘气的样子像是刚刚全力奔跑过,却不至于到筋疲力尽的程度。眨眼间形势再度逆转,我和丽丝汀戒备的看着四周,同时慢慢的后退。狼人们满不在乎的缓步前进,直到把我们所有人都逼在一起,变成背靠背的样子。
  “总共十一头……啊,十二头了。”
  “又不是在自然动物园过夜,真倒霉。”
  既然已经是全力以赴也没办法改变的坏情形,我反而放松了下来。齐藤先生好像也是这种人,于是我们便开始胡说八道。讲难听点,说我们是被吓得神智不清了也不算错。
  “全部做成地毯的话应该可以从事务所门口排到美铃的办公室前了。”
  “我觉得美铃社长比较适合用红地毯耶。”
  “所以那个女人的家里已经是一片大红了啊。”
  “嗯,我去过,有够俗气的。”
  “卧室还不错。”
  “我不喜欢多得变态的镜子。”
  “你应该试试,如果在那里做适当的事,效果实在是……”
  这可能是最后的闲聊了吧?我低头望向怀里的妹妹,同时收紧了搂着她的手臂。
  “等一下我会想办法开路的,你一定要拼命的跑,知道吗?”
  “不要。”
  “不要也得要,这种时候别顶嘴。”
  “这样也不错了嘛,总算我们一直都在一起,不会分开了。”
  “笨蛋……”
  已经没有继续耳语,说服丽丝汀的空闲了。我打量着四周,寻找着生机。可是仔细想想,不算对方超出我们应付能力的数量,光是这边的武器装备就已经很成问题:我丢失了Angel ,齐藤先生的罗密欧与茱丽叶也都卷了口。风先生的Demon里应该没剩下几发子弹,而爱丽丝和丽丝汀的神术与法术也不知道还有几个能用。硬碰硬的话,胜算有多少是小学生也能看出来的。大概我能做的就是战斗到最后一息的,在那之前拼死保护妹妹了吧?
  随着狼人渐渐的逼近,所有人都将神经绷到了最紧。我把手在口袋里摸索着,希望能找到可以当作武器的东西。纯粹是无意的,我摸到了另一个风给我的那个金属圆盘。当我把它取出来握在手里时,有种异样的感觉传遍了我的全身。
  一段简洁的文字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怂恿着我将它读出来。
  “我在堕落之翼的威光下下令,退下。”
  我小声的念出这些字,同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金属圆盘中散发了出来。正以游刃有余的姿态逼近过来的狼人们忽然露出了犹疑的表情,接着便不知所措的互相张望。虽然具体的原因我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手中的金属圆盘正在发挥功效。这是绝境中的一线生机,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把它高举起来,然后用响亮的声音把之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我在堕落之翼的威光下下令,退下!”
  “格噜噜,咕噜噜噜……”
  这次,狼人们连一点犹豫都没有,就纷纷倒退来开来。包围圈一下子变得宽松了起来,但火药味还是依旧浓重。风先生,齐藤先生,爱丽丝和丽丝汀完全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虽然他们对我投来询问的目光,但根本就不明所以的我也只能摇摇头,对他们耸耸肩而已。
  狼人们继续维持着包围的阵形,虎视眈眈的盯着它们的猎物。虽然被十几双绿莹莹的眼睛盯着看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可是总比被大卸八块要好太多。这时爱丽丝悄悄走到了我的边上,小声的发问:
  “兰先生,这个圣徽是哪里来的?”
  “圣徽?”
  我依稀记得,这个词也从另一个风那里听到过。可是具体的含义是什么,却完全无从得知。眼下是紧要关头,没有深入探讨的余地。于是小牧师也不再追问什么,而是直接示意让我把金属圆盘交给她。
  “以堕落之翼的名义,让黑暗之光在这里闪耀。吾在此下令,命汝等藏身于阴影中的仆人们回到自己的家园。”
  “咕噜噜噜……”
  爱丽丝跨前几步,高举起了圣徽。这次狼人们又退开了不少距离,只有一头有着银亮色皮毛的不退反进,向着爱丽丝走去。当我,风先生,齐藤先生一起绷紧肌肉,准备出手保护小牧师时,那头野兽向着爱丽丝半跪了下来。它巨大的身体渐渐的开始收缩,粗硬的体毛也依次缩短,变细,消失在了皮肤的表面。最后它变成了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中年男子,对着圣徽做出了屈从的姿态。
  “盈月之狼,银之锋锐在此向黑暗中的君主献上敬意。遵从月之女神鲁娜的引导,却依然受黑暗庇护的我听从您的指使。”
  ‘耶!’
  已经在面前敞开的鬼门关又闭上了,于是我在内心发出无声的欢呼。齐藤先生似乎也松了口气,只有风先生仍然面无表情的戒备着四周。爱丽丝用目光向我发出询问,我微微点头,示意交给她全权处理。小牧师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发出了命令。
  “以堕落之翼的名义,我要求你们退下,并离开这个城市。”
  “这不能接受。”
  男子断然的回答到,接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好不容易才松弛下来的气氛立刻再度绷紧如弓弦,短时间内经历了大起大落,我觉得自己的心脏简直快负荷不了了。
  “我们按月之女神的谕示从远方来到这里,为了一族的兴亡和鲁娜的荣耀,绝对不能就此退却!黑暗庇护着我们,但我们真正渴望的是被月光所照耀的大地。更何况你只是个虚借了伟大之名的冒牌货,根本就不是堕落之翼的真正使徒!准备用你们的性命来低偿亵神的罪行吧,蠢货们!”
  男子咆哮着再度化身为猛兽,同时四周的狼人也齐声发出怒吼。爱丽丝慌张的转身向我跑来,我想都没想就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在两个人交错的时候,圣徽从小牧师的手中掉落了出来。我顺手接住那个金属圆盘,想把它放进衣服口袋里。可是就在我碰触到圣徽的一瞬间,有股巨大的力量震开了我手指。圣徽无视重力,直接向上漂浮起来。直到超越我头顶数米的高度,它才开始直立旋转,接着周围的一切就脱离了黑暗的笼罩。
  “呜!呜噜噜噜……”
  本来正气势汹汹准备冲锋的狼人们,都发出了饱含恐惧的低鸣。它们战栗着,随后无一例外的匍匐在地,用双爪死死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风先生和齐藤先生也吃惊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圣徽,完全是不明所以的样子。随着四周渐渐变得明亮,圣徽本身却变得模糊不清。它化作了一个黑得极纯粹的立体圆,在隐去自身的形状后开始慢慢扩大。
  “它在吸收黑暗!”
  爱丽丝这样喊到。她的提醒让我猛然意识到,周围的景物逐渐变得清晰并不是因为有光源在照射,而是遮蔽住它们的黑暗正在消失。风先生审慎的看着不断扩大的黑色球体,同时走到我身边,从我的口袋里取出弹夹,换掉了Demon里原本已经空掉大半的那个。
  “你知道这样下去会怎么样吗?”
  风先生用淡淡的口气问小牧师,对此爱丽丝先是摇摇头,但在考虑了一下后还是作出了推论。
  “应该会在吸收到某种程度后发生转变吧?多半……我想应该是的。”
  “不是负能量爆发就是熵力波动。”
  有人在我们的身后给了出极有自信的回答,能在现在的情况下听到这个声音实在是让我喜出望外。我回过头,果然看到鲁伯特正站在那里。巫妖大人的身周还残留着法术所产生的光华碎片,他的瞳孔在黑暗中闪烁着暗红的光芒。
  第五十九章 麻烦的工作,Five
  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鲁伯特忽然作为援军出现了。我在惊喜之余,不免也觉得有些奇怪。
  “你怎么会……”
  “这股力量实在太明显了,想忽视都不可能。”
  在我问完问题前巫妖大人就给出了回答。他对着我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就示意所有的人退开。
  “现在有大量的魔法元素集中在这里,如果让它们最终爆发出来,后果会很糟糕。不过所幸这股力量也能反过来加以利用,我会尝试着在爆发之前用魔法将它送走。因为要用到相当高级的法术,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所以各位请退远一些,千万不要打断我。”
  简单的做出交代后鲁伯特就开始快速的念出咒文,而周围的狼人依然是匍匐在那里簌簌发抖。似乎有某种绝对的威压剥夺了它们的一切行动能力,连逃跑都做不到。不过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来妨碍鲁伯特施法,也算是件好事。
  “比查,摩登克,迪迪奇,克鲁娜……”
  我们站在一边,看着巫妖大人飞快的念着拗口的咒语,做出各种手势。漂浮在空中的黑色圆球这时已经不再涨大,反而一点点的缩小了。而周围的黑暗却变成了一条条可见的雾气,被它无穷无尽的吸引过去。不知何时四周刮起了狂风,将地上的沙石都席卷了起来。我将丽丝汀紧紧的抱在胸前,尽量以坚强的表情面对未知的恐怖。
  “Gate!(异界之门!)”
  在诵念了长达数分钟的咒文后,鲁伯特总算将双手前推,完成了法术。随着扑面而来的浓烈硫磺味和灼热,一个燃烧着的门形轮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那扇敞开的门里,是燃烧着的无尽熔岩之海。
  “深渊!”
  我不自觉的叫到,不过却无人搭理。巫妖大人吃力的维持着异界之门的敞开,同时回过头来发出了指使。
  “如果有任何东西出来,就直接攻击它。”
  风先生和齐藤先生一起点头答应,负担起了门卫的工作。接着鲁伯特开始缓缓的移动手掌,控制着异界之门向着圣徽变化成黑球靠拢过去。
  总共只有一,二米的距离,巫妖大人却做得无比辛苦。通往熔岩之海的大门随着他的手势一分一分的移动着,轮廓不时的一阵模糊。
  “如果今天能活着回去,我就一个月不去爬美铃的窗户!”
  擦着汗的齐藤先生这样说到,引发出了我的疑问。
  “你经常爬二十楼?”
  “是二十三楼。”
  神经大条的齐藤先生在这种时候还洋洋得意的纠正到,不过仔细想想,我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齐藤先生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的深渊之门,一边随口和我闲聊。
  “追求女人啊,归根结底拼的还是毅力……不过,谨慎起见,我修改一下说过的话。假如今天能活着回去,我就三天不去爬美铃的窗户。”
  “真是不知死活。”
  看来齐藤先生是那种为了俘获爱情海的女妖,不惜经常出生入死的狂徒。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惜眼下连咋舌的空隙都没有。一只燃烧着的手臂探出了异界之门,向着鲁伯特伸去。但在它碰触到巫妖大人前,就有三发子弹命中了手掌,手肘和肩膀三个部位。被风先生开枪击碎手臂的火元素哀叫一声,缩回了自己的世界。我将带着的弹夹全部拿出来交到风先生的手里,然后继续紧张的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可,可恶!”
  鲁伯特一直操控着异界之门向圣徽靠拢,可是在两者相距不到半米的时候,异界之门却再难寸近。巫妖大人咬着牙齿,数次艰难的移动手掌,却无法改变情况。这时黑球突然开始急剧的收缩,吸力也随之暴增。就算相隔了十几米也好,我也能感觉到它正犹如巨大的漩涡般将我向前拉去。一股金赤的激流从异界之门中被拉扯了出来,炽热的岩浆被黑球的吸引力所捕获,被无穷无尽的吞噬了进去。
  “抱歉了,你们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