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流也好,事实上我就是这么想的。
  “真是不可思议哪……那样的豪门美人居然会主动追求一个一无是处的小鬼。只要她招招手,聚集起来的好男人就应该超过一个师吧?难道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吗?”
  “请不要用谈论第三者的口气评价就在你面前的人好吗?如果你是在说人坏话,那就更应该小声点。”
  坐在练功房中央的硬木地板上,正在进行冥想练习的我这样说到。于是脖子上挂着毛巾,浑身是汗的齐藤先生便嗤笑了起来。他放下了拿着的矿泉水瓶,将毛巾甩到了我的头上。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好事啊。身为前辈的我再怎么嫉妒也好,还是很为你高兴的。”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就请把拳头放下来吧。不要老是打我的头,我可不想变笨蛋。”
  我睁开眼睛,看到齐藤先生露出惊讶的表情。这是魔法修行的成果——虽然我无论如何都没法使出一个哪怕是最低级的法术,但在连续数周的冥想练习后,我只要闭上眼睛,保持平静的心境,就能清楚的感应到半径十米内任何人的一举一动。这种堪比雷达的能力比所谓的‘野兽般的本能’更可靠,用来保命的话绝对是第一流的。
  我以为自己的新能力只是小伎俩而已,但齐藤先生显然不会表示赞同。他把嘴张得大大的,就差下巴没有脱臼了。齐藤先生把脑袋用力摇了几下才回过神,他踢翻矿泉水跑过来,用力把双手按到了我的肩膀上。
  “真的吗,兰?”
  “……我做错什么了吗?”
  齐藤先生的反应让我有这种错觉,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
  “怎么可能,笨蛋!嗯,你给我好好听着……”
  齐藤先生坐到了我对面的地上,他好像有点烦躁般的皱着眉头,过了一会才开口。
  “你听好了,兰。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所以才告诉你,嗯哼。其实,你的这种本领在剑道里有个专门的名字,叫‘心眼’。”
  “是吗?我还以为是明镜止水呢……呃!”
  话音未落我就被齐藤先生卡住了脖子。他一边用力摇晃我的脑袋,一边悲愤的大喊。
  “你这个混蛋,竟敢嘲笑我!当初我花了五年都没能学会心眼的事难道那么可笑吗?臭小子,我宰了你~”
  完全不知道有这段往事的我惨遭勒脖子的横祸,立刻翻了白眼。很快连四肢都垂了下去,就差没有吐白沫而已。等我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回来后,齐藤先生还在那里诅咒着神灵的不公。
  “他妈的,为什么好事都会被一个人占掉了?上帝去死!真主去死!安拉去死!默罕默德去死!”
  我怜悯的看着齐藤先生蹲在角落里怨天尤人,同时怀疑自己那生物雷达般的能力是否真的有那么了不起。这时风先生和鲁伯特也走进了练功房。他们中的一个是来进行例行的锻炼,另一个则是来检验我的魔法修行进境如何。在得知了我的进展后,连风先生和鲁伯特也一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嗯,看来我确实太小看自己了。
  “真奇怪,这明显是超感官施法的必要技能,你怎么会这么快就学到超魔技巧?实在是很不寻常的事情啊,兰。”
  以上是鲁伯特的说法。
  “看来你有盲斗的天赋,兰。这是了不起的才能,你要好好珍惜。”
  风先生这么说。
  接下来鲁伯特和风先生开始分别为我解释什么是超感观施法和盲斗。简单的说,超感官施法是非常强大的法师才能使用的超魔技巧之一。经过长久的修行后,对施法技巧已经精熟到无以伦比的法师可以不再依赖眼睛来确定目标。他们只需用敏锐的感应力来搜索,就能洞察周围的一切,进而仅靠意念就可以锁定住想要攻击的敌人。
  至于盲斗则和字面的意思一样,身心修炼水准达到天人合一的武斗家可以摒弃视觉,不受影响的在黑暗中与敌人战斗。他们靠着感应空气的流动就能掌握对手的一举一动,就算背对敌人也不必担心会被偷袭。
  该怎么说才好呢?居然能够连续让事务所里的三大高手都为之惊叹,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了不起的丰功伟绩。但是,对无论如何都施展不出一个法术的我来说,无论超魔技巧和超感官施法的名字听起来有多拉风,也都是白费。而且以职业水准来看,我在格斗方面也很肉脚。假如以风先生为对手,就算能感应他的所有动作,身体也跟不上他的速度。‘暴殄天物的专家’,从某种角度来说齐藤先生的评价还真是入木三分。
  “不可以浪费你的天赋!我无论如何都会教会你施展法术!”
  “今天开始我就教你盲斗吧。凭你的才能,一定很快就能学会的。”
  鲁伯特和风先生都对我的潜力非常感兴趣,于是开始自说自话规划我未来的修行课表。他们完全不顾惜自己的时间这点确实很令人感激,但我计算了一下,发现如果完全按照他们的计划来行事的话,那么自己每天就只剩下八个小时用来吃饭睡觉了。不仅如此,连齐藤先生都插上一脚,声称要教我使用盲剑术。看他那悲愤不已的样子,我实在很怀疑齐藤先生到底是打算真的教我剑术,还是找借口整人。
  接下来的日子只能用悲惨来形容,‘仿佛像掉入地狱一般’的说法丝毫没有夸张的成分。我每天上午跟着鲁伯特修行魔法直到神思恍惚,下午则被风先生和齐藤先生联手教导‘如何在蒙住眼睛的情况下战斗’。在盲斗方面我进步得很快,没花多少时间就能单靠感觉判断出敌人的位置和武器的类型,并以较慢的节奏战斗了。但是在魔法方面我却还是一窍不通,就算出尽了全力也好,仍然无法跨过最初的台阶。
  连续数天的高强度训练把我的体力和精神力都逼到了极限,好在有爱丽丝时不时的使用祝福术‘Bless’和援助术‘Aid’加强我的忍受力。否则的话,现在我说不定已经躺在医院里吊葡萄糖了。辛辛苦苦熬到最后一个工作日,我总算是看见了曙光。在我眼里,这个周末的两天自由时光简直像金子一样珍贵。
  “努力和汗水才是男人的浪漫,兰!别以为我会让你活过今天,你这可恶的小鬼!”
  表面的浮华句子后面跟出了肺腑之言,口中喷着嫉妒之火的齐藤先生暴露出恶魔的本性。他抓住仅剩的时间操练我,无怨无悔的进行着意图让我体力透支的大业。平心而论,这段时间里他教得非常认真负责,使我的‘天心二刀流·心眼刀’水平进步飞快。而风先生因为不是个好老师,所以虽然一直以实战的方式教导我,但进度还是落后了齐藤先生一些。
  在我大汗淋漓的舞剑时,齐藤先生忽然想起了什么。他有点无奈的叹了口气,接着作出让我停止的手势。
  “有什么不对吗?”
  感应到齐藤先生的动作后,我拉下了黑色的蒙眼布。齐藤先生点点,又叹了一口气。
  “唉,是我太粗心了。仔细想想,现在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应该会在周末约会吧?所以今天还是放过你吧,否则你在和白碧德第一次(哔!马赛克处理~)时体力不济的话,一定会怨恨我一辈子的……”
  “齐藤先生!”
  我惨叫起来,这种玩笑可不是能一笑置之的。果然,在练功房另一边冥想的丽丝汀站了起来。我战战兢兢的看着她低垂着眼帘走过来,同时在内心猜测妹妹会对齐藤先生使用魔法飞弹‘Magic Missile’还是寒冰之触‘Chill Touch’——她已经学会第二个等级一的法术了。
  齐藤先生立刻摆出准备逃跑的姿势。自从上次被丽丝汀打出鼻血后,他就称丽为‘武魔双修的美少女魔战士’,‘地球上唯一有潜力能与美铃比肩的未来少女’并敬而远之。好在齐藤先生也说了,他就是无可救药的喜欢美人,因此才只是对丽丝汀保持敬畏的态度而没有太过疏远。可是在玩笑开过头的现在,齐藤先生只能流着冷汗,准备承受报应。
  “要做好保险工作哦……算了,也没所谓。反正哥哥会负责的。”
  板着脸丢下这句话后,丽丝汀就走出了练功房。她砰的一身甩上门,留下我在那里浑身僵硬得像木雕似的呆站着。齐藤先生开始狂笑,笑声从‘哈哈哈哈’变成‘嘿嘿嘿嘿’,接着是‘呵呵呵呵’,然后是‘嘻嘻嘻嘻’。
  “有那么好笑吗?!”
  我真的愤怒了,于是齐藤先生立刻必恭必敬的道歉,随后才继续狂笑。简直是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他居然真的抱着肚子在地上滚来滚去。
  想必用不了多少时间,这件事情就会被渲染得面目全非,被事务所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吧?嗯,杀人灭口应该是个好方法。可是,道具是用斧头好呢,还是电锯好呢?当我已经计划到如何处理尸体的时候,被我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号码显示是白公馆的来电,于是我在走出练功房后才按下通话键。
  “你好。”
  “兰,明天来我家玩吧。”
  “嗯,好的。”
  “我让司机八点来接你可以吗?”
  “没问题。”
  “那么明天见了,嘻嘻。”
  “明天见。”
  在确立了恋爱关系后,白碧德和我讲话的方式随意了很多。会不会用不了多久就像许多普通的女生称呼自己的恋人那样,叫我‘老公’或者‘亲爱的’呢。转着如此龌龊的念头,我有点脸红了。那实在是无法想象的情景,终有一天我会死在众人的诅咒之下的吧?
  当我正想入非非的时候,一本书飞过来砸在我的后脑上。它至少有四,五百页厚,两公斤重吧?我惨叫一声,立刻捂着脑袋蹲在了地上。总算书的封面不是硬板纸做的,否则的话恐怕就要头破血流了。
  “这是鲁伯特要我转交给哥哥的,你确实收到了噢。”
  “为,为什么要用丢的?!真的会死人的啊!”
  “本来说好明天带我和爱丽丝出去玩的吧?能够这样就原谅你,你应该高兴才对。”
  被丢出书本的妹妹这么一说,我也就哑口无言了。最近不管是作为男人也好,作为兄长也好,我都越来越差劲了。再这样下去,烂男人的头衔肯定是逃不掉的。我一边揉搓着脑袋一边站起来,大概是为了抚平良心上的皱褶吧?我忽然说出了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话。
  “那么,明天一起去吧。上次你们也玩得很开心吧?既然这样……”
  我到底在说什么呀?简直是在胡乱的自作主张。可是,醒悟过来时已经太晚了。爱丽丝从丽丝汀的背后伸出脑袋,用亮晶晶的大眼睛望着我。
  “真的可以吗,兰先生?”
  面对纯洁可爱得比天使还像天使的少女,我可以肯定自己如果说‘不’,那么就注定死后会被特殊照顾,将十八层地狱一层一层的游览过去。当我无力的点头时,爱丽丝欢呼了起来。而丽丝汀却撅着嘴,摆出一张臭脸。
  “切,这么想要电灯泡吗?”
  这是什么话?只是我也没胆量反驳就是了。妹妹走过来从地上捡起超厚的书,把它交到了我的手上。
  “哪,让你打还一下好了。”
  “拿点气概出来,兰!”
  为我加油鼓劲的是齐藤先生。听到动静而走出来的他靠在练功房的门口,将手指塞进嘴里吹了声尖锐的口哨。虽然嘴里那么说,但他的脸上却明明白白的写着‘谅你也不敢’的字样。我转过头,看到丽丝汀也是一幅满不在乎,胸有成竹的样子。
  把人看扁了。
  一股热气从我的胸中涌起,化作巨大的力量传遍四肢百骸。我大吼一声,用惊人的声势举高了厚且重的书本。当它以惊人的速度砸下,带起凄厉的风声时爱丽丝惊叫着捂住了眼睛。就连齐藤先生都吃惊得目瞪口呆,可是妹妹还是无所谓的高昂着头。
  “啪……”
  最后,书本以微不足道的分量和无害的方式接触到了丽丝汀的额头。我无言的耸拉下肩膀,在内心悲哀的承认自己确实是没有威严的兄长。齐藤先生走过来,带着似乎很能理解般的表情拍了拍我的肩膀。这算是同病相怜吗?什么时候我堕落到如此的地步了?齐藤先生大概想安慰安慰我,但我连一点听的兴趣都没有。
  “拜托您什么都不要说,请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兰,我们还有未来的。”
  “请不要把我当成您的同类好吗?”
  “物以类聚,老话总是对的。”
  神,你们都在睡觉吗?
  第五十一章 男人的王道乐土
  跌拓起伏,今日帝王明朝亡国奴。大喜大悲,失意落魄却忽然苦尽甘来。桃花千千,蓦然间一夜落尽。枯树待焚,春雨后却又新芽再生。这是什么?这就是人生。
  我惬意的躺在用真皮和布料做成的凉椅上,悠闲的吸着由新鲜水果所制成的果汁。在我身前的不远处,丽丝汀和爱丽丝正在兴高采烈的打水战。昨日的悲苦哀哉已经从我的心底一扫而空了,因为现在我正身处白公馆后院里的游泳池旁。在六月份已经进入炎热盛夏的上海,我实在是想不出哪里还有比这里更好的休闲胜地。近在咫尺的私立游泳池远比公立的还要宽阔,用意大利进口瓷砖砌成的池子大且美观,还分成深水和浅水两个独立的部分。自动加热系统和换水系统确保游泳池一年四季都能使用,当然维护费用也高得惊人。以凡夫俗子的眼光来看,实在不得不咋舌建造者的大手笔。
  “兰,我们也下去玩吧。”
  有人用柔和优美的声音对我发出邀请。顺着方向望去,我看到了换上泳装的白碧德。分成两截的法国制泳装被设计得别具匠心,体贴柔顺的包裹在白碧德的身体上。薄而轻的布料把她那傲人的曲线完全勾勒了出来,丝毫没有给人以累赘感。但无论这件泳衣包含了多少了不起的创意也好,我都相信不会有人加以注意。在我的眼中,白碧德的身体上那些平时被遮掩住的部分耀眼得惊人,根本可以用凶器来形容了。那白嫩细腻的肌肤真的已经到了吹弹可破的地步,而高耸的胸部和纤细的腰肢更是能瞬间就吹飞大多数男人的理性。假如看到这里还没有喷着鼻血晕倒的话,接下来还有一双秀美修长,毫无瑕疵的美腿。同时把三个部分看在眼里的我立刻从精神上进入了休克状态,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将全部的毅力和自制都用上,也只能确保不从呆呆张大的嘴巴里流出口水来而已。
  朝闻道,夕可死矣。身为男人,就算立刻因为心脏麻痹而离开人世,我也可以含笑九泉了吧?对于我的失态白碧德一点也不在意,甚至还显得很高兴。她笑着拉起我,就向着游泳池跑去。我无意识的迈出脚步,飘飘然的感受着手臂被白碧德抱在胸前的感觉。
  啊,这就是传说中的极乐净土~在天使们的歌声中,我的灵魂在飞升,飞升……
  明明还没有跳进游泳池,一大蓬水花就迎面扑来。陶醉得已经不知所以的我不小心把水吸进了气管,顿时被赶出了自己的妄想世界,拼命咳嗽了起来。
  “就这样把大色狼丢进水里的话,可是会淹死的哦。”
  听到施施然游开的丽丝汀这么说,白碧德有点害羞的站住了脚步。她将披散开来的长发向后一甩,无意识间展现出来的风姿简直比水妖精还要能迷死人。
  “也对,我们先去浅水区玩吧,兰。”
  “嗯,好的。可是,你真的不介意我把她们也带来吗?”
  吐出吸进去的池水,将三魂六魄一一归位后我总算恢复了常态。我看着浅水区,带着点歉意问白碧德。但她只是微笑着把头枕上我的肩膀,在又一次让我魂飞魄散的同时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会啊,我很喜欢爱丽丝和丽丝汀。至于他们……我想你也是实在没办法吧?”
  “一点也不错!”
  我的愤慨是有道理的。就在不远处的浅水池里,齐藤先生正因为偷摸了美铃社长的臀部而被按在水里拼命挣扎。他大概也知道,如果就这么溺水的话,是不会有人愿意帮他做人工呼吸的。所以在美铃社长的愤怒攻击下,齐藤先生正在为了生存而努力奋斗着。
  这两个恬不知耻,死不要脸,万年无敌的瘟神!随便你们去哪里玩欢喜冤家的游戏也好,干吗一定要跑来这里杀风景?我看着渐渐停止挣扎的齐藤先生,和仍然很坚决的把双手按在齐藤先生脑袋上的美铃社长这样想着。但当美铃社长拖着完全不再动弹的齐藤先生走上岸时,我愤愤的心情忽然开始有点动摇。
  超,超性感比基尼!在美铃社长的身上,只有两条比手掌宽不了多少的带子交叉过胸前,小腹和后背是完全袒露的。再配上那连神都不会原谅的火辣身材,绝对是近年来引起中国性犯罪率上升的祸根!更可怕的是,美铃社长那丰满到近乎夸张的胸部根本就无法靠着一点点的布料来遮住,而且竟然真的会随着步伐晃动。看来我错怪了那些卡通和漫画的作者——原来某些情节并不是他们在胡编乱造,而是我的见识不够才对。在我想看又不敢看,完全手足无措的时候美铃社长走了过来。她把翻着白眼的齐藤先生随手一丢,就开始上下打量我和白碧德。
  身边是天使,面前是恶魔,这里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不过怎么样都好,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脚下的这片土地绝对是属于地球上一半人口的王道乐土。就算他日被千夫所指,落得遗臭万年,我也一样无怨无悔。在我作为男性的意识彻底觉醒的时候,美铃社长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她歪着头,用左手抱在胸前,将右手的食指抵在性感的嘴唇上,说出了一番让我和白碧德都面红耳赤的话。
  “呀,呀~真是一对璧人啊~打算什么时候养小宝宝?如果是今年之内的话,就需要准备两个红包了吧?”
  ‘请你去死吧!’
  就算在心里,我也要在加上敬语后才敢说美铃社长的坏话。我和白碧德都无地自容的看着地面,脸上滚烫一片。
  “抱歉,手滑了一下。”
  这是丽丝汀的声音,于是我抬起了头来。在我面前,美铃社长还是用刚才那种撩人的姿势站立着,但不知道什么时候飞来的一个救生圈套在了她的头上。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白碧德也把手按上了抿成月牙形的嘴唇。美铃社长冷静的把救生圈摘下来,然后突然对着游泳池冲去。
  “竟敢以下犯上!我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
  大片的水花飞溅起来,美铃社长和丽丝汀还有爱丽丝玩起了警察抓强盗的游戏。我和白碧德对看了一眼,就一起欢呼冲过去加入了她们。齐藤先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算了,大不了以后多烧点纸钱给他就是了,现在就先暂时忘记他的存在吧~
  眼花缭乱,目眩神迷。在充满莺声鹂语的游泳池中,我几乎快找不找方向了。眼前的阵容实在是奢华:绝色无双的白碧德,美艳性感的美铃社长。就连抱着水獭形充气垫,穿着带裙摆泳衣的爱丽丝都显得超可爱。至于丽丝汀……呜~请容先我擦去感动的兄长之泪……总之根本是春色无限,活着真是太好了。
  因为是唯一的男性,所以我受到了被集中攻击的VIP待遇。在惨遭十面埋伏的形势下我奋力反击到筋疲力尽,才爬出泳池打算小作休息。这时捡回一条命,奄奄一息躺在凉椅上的齐藤先生对着我招手,示意让我过去。我坐进他身边的椅子,为自己打开了一罐运动饮料。刚刚死里逃生的齐藤先生看起来很虚弱,但他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所以尽管连讲话的声音都断断续续,他还是靠着强韧的意志力坚持到了最后。
  “兰,兰卡迪那。”
  “什么事?”
  “我,我曾经说,说过,要放弃做,做你的妹夫吧?”
  “……”
  “那,那只是一时冲动。请你无,无论如何都要做我的大哥。拜,拜托了……”
  说完了遗言,应该可以了无牵挂的去另一个世界了吧?可惜的是,齐藤先生还支撑着细弱游丝的气息,满眼都是哀求之意的看着我。带着仁爱与慈悲,我和善的告诉面前已经处于弥留状态的前辈:
  “请重新投胎,从单细胞生物开始修炼起吧。或许勤奋不缀个几百辈子,您会再有机会摸一次丽丝汀的衣角。当然,即使是那样,身为兄长的我也会拼了命阻止您的。现在祝您往生极乐,早死早超生。”
  “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
  一瞬间齐藤先生就恢复了生气,他伸手打了一下双手合十的我的头,然后嘟嘟囔囔着拿起了矿泉水瓶。
  “把重要的妹妹拜托给可信赖的前辈难道不好吗?你已经那么幸福了,多少也该恩泽别人一点吧。”
  “如果地球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或许会有那么一点点同意的念头。因为历史把一切重担都托付在了我的肩膀上……不,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还是顺从天命,让人类毁灭算了。百分之五十的邪恶因子足以创造出引发又一次灭世大洪水的罪孽。与其到时候要劳烦神来亲自动手,还不如在最初就把一切扼杀在萌芽之前。那样对世界,对宇宙都好。”
  气急败坏的齐藤先生又打了一下我的头,而从刚才起就坐在充气水獭上听我们说话的爱丽丝则笑得前仰后合。被水浸湿后更显得闪亮的金发随着她可爱的脸庞摆来摆去,看来用不了几年,爱丽丝也会是个不逊于丽丝汀的大美女。事实上,平时她们两个站在一起时就简直像对姐妹一样。
  大概是在失去了可以联手攻击的目标后觉得无聊,丽丝汀,白碧德和美铃社长也离开了泳池向这里走来。由于白碧德没有预料到会来那么多人,所以只准备了两把凉椅。美铃社长毫不客气的一脚踹翻齐藤先生,抢占了其中的一把。有了前车之鉴,我立刻主动站了起来。
  但是我立刻又发现自己遇到了新问题——是让给妹妹好呢,还是白碧德好呢?她们两个居然都一言不发的盯着我看,既没有退让的意思,也没有像是马上就要坐下来的样子。怎么搞的?
  在我的左边,白碧德把左手搭在右手的肘部,直直的站立着。在我的右边,丽丝汀把右手搭在左手的肘部,直直的站着。似乎在有意无意间她们因着某种默契达成了怪异的平衡,我觉得自己好像突然被卷进了一个事件的中心。在不知所措之余,只觉得莫名其妙。
  从地上爬起来的齐藤先生开始小声的J笑,连仰躺在凉椅上的美铃社长都不怀好意的盯着我瞧。这个场面应该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却有种奇异的熟捻感。我开始明显的出汗,接着我回想了起来:当我因为方鸿明事件而在医院里大休时,也就是白碧德和丽丝汀第一次见面时,我曾感受到过类似的气氛。一旦回想起那种鸟兽退避,蚊蝇自落的杀气,我立刻变成了被两条眼镜蛇一起盯上的青蛙。随着时间的拖长,形势变得更对我不利。于是我干笑两声,想赶快找个落跑的方法。
  “呀,丽,这件游泳衣很不错哦。”
  “说什么呀,不是哥哥你帮我买的吗?对了,你的脸怎么这么僵,不舒服吗?”
  “……”
  妹妹的声音冷冰冰的,由此我也可以肯定她不是真的在关心我的健康。看来踢到铁板了,趁脚趾骨折前我赶快调整方向。
  “呃,玛莲娜,再一起去游一会吗?”
  “不用了,我想休息一下。兰,你的眼光很不错啊,下次也帮我买一件吧。”
  “……”
  这次是钢板,看来要去医院做截肢手术了。我只好继续惨笑,任凭命运将自己玩弄于指掌之间。
  “那么我陪哥哥再去玩一会吧。”
  大概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丽丝汀总算大发慈悲,给了我一条生路。绝处逢生的我一边在心中赞叹兄妹之爱的伟大,一边由着妹妹挽住我的臂膀,将我向游泳池拖去。爱丽丝也抱着她的水獭形充气垫跟了上来,同时牵住了我递给她的手。我本来想对白碧德打声招呼的,但转过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白碧德鼓着脸颊,对着凉椅重重的踢了一脚。
  ……
  当作没看见吧。
  我卑鄙的抛弃了属于自己的责任,若无其事的逃往充满阳光和泳装美少女的世界。如果会遭天谴也是以后的事了,眼下走得一步算一步吧。妹妹斜瞄着我的脸,接着冷不防扭住我的手腕,然后伸脚一绊,就以利落的合气道手法将我丢进了游泳池。完全措手不及的我经过一番拼死的挣扎,总算冒出水面,摸到了岸边。两条水柱从我的鼻孔里喷了出来,我差点就把肺咳出喉咙。
  “干,干什么啊?!”
  我真的有点生气了。但看到穿着橙白相间的泳衣,蹲在自己面前的妹妹却又实在发不出火。我不自然的将目光移离那双洁白晶莹的大腿,用降了三个音调的声音继续抱怨。
  “丽,适可而止哦。”
  “那是应该由我对哥哥说的话吧?”
  “嘎?”
  “不用太在意我。比起怎么样都不会失去的妹妹,辛辛苦苦才追到手的女朋友更需要优先照顾,不是吗?我可是很宽宏大量的。”
  “……我是这种人吗?”
  “问你自己啊!”
  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我感到自己的脑袋正在飞速的膨胀,就快要像气球一样的爆掉了。不远处爱丽丝正趴在水獭形的气垫上欢呼着划水,我实在是很羡慕她的无忧无虑。如果困惑可以具像化的话,现在应该有成串的问号正在从我的耳孔中流出吧?丽丝汀像是放弃般的叹了口气,就轻轻的滑进了我身边的水中。她将嘴浸没在水中吐泡泡,盯着瓷砖铺就的游泳池壁看了一会才浮起来。
  “哥哥大概不知道吧?”
  “什么?”
  “请你记住,所谓的女人,是那种就算恨不得掐死对方,也可以带着笑容与之交谈的可怕生物。哪怕彼此间是不共戴天的仇敌,表面上也是能做到客客气气的。就是如此了。”
  “嘶……”
  我用力吸气,以抵挡瞬间侵袭全身的恶寒。妹妹没有再说什么,就游过去欢笑着和爱丽丝闹成一团。被丢在一边的我沉思了很久,最后还是把所有的答案都丢出了脑海。
  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你希望我怎么做?
  第五集
  第五十二章 失宠的吻
  我一直觉得自己相当的厚颜无耻,但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和没有受邀请就自说自话的跑来,现在还能恬着脸,若无其事的吃着豪华大餐的齐藤先生和美铃社长比起来,我还是算相当有绅士风度的。只是餐桌上的气氛不太活跃,这是因为白碧德的心情似乎不太好的样子。她闷闷不乐的吃着蔬菜水果色拉,一句话都不说。
  由于精神上的脚趾还在隐隐作痛,我本来想继续无耻的置身事外。但不到三分钟,我现实中的脚趾就被齐藤先生和美铃社长踩了个遍。就连爱丽丝都学着他们的样子,很辛苦的把脚伸了过来。现在乌青是肯定会有了,在损害进一步扩大前,还是采取行动吧。
  “这个牛排很好吃啊。”
  这是没话找话的典型,也是笨嘴拙舌的我唯一能想出来的话题。白碧德停下送往嘴巴的叉子,勉强的笑了一笑。
  “你喜欢就好。”
  美铃社长和齐藤先生用眼神喝出无声的倒彩,同时我的小腿被高跟鞋踹了一下,自然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干的。白碧德无聊的摇晃着盛有苏打水的杯子,好像已经失去了食欲。
  大概是为了对得起我的那番苦心,她补充了一句。
  “大家都开心就好。”
  接下来又是冷场,结果搞得我们仿佛是在吃豆腐饭一般。白碧德这种情绪化的表现应该体现了她的某种不满,可能是针对我的吧?于是在好不容易结束了晚餐后,我跟着白碧德走上了阳台。
  “抱歉,本来说好两个人的。”
  我站在欣赏夜景的白碧德身后,小声的致歉。她猛然转过了身,激烈的对着我摇头。
  “不,不是的,兰。我不是在怪你,我只是觉得,只是觉得,自己实在太小气了。”
  自从认识以来我第一看到白碧德哭丧着脸。她似乎很沮丧的低垂着目光,一副好像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很喜欢丽丝汀,但是,我不喜欢……我看到她和你在一起的样子……我是说我很担心。如果不是去调查过,我真的不敢相信她是你的妹妹。对不起,兰……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对不起……”
  我很惊讶于白碧德会为了确认我和妹妹的关系而出到如此的手段,可是看着已经泪光闪闪的她,也无法说出责备的话。轻轻的叹息一声后,我把双手放到了白碧德的肩膀上。
  “你想太多了,玛莲娜。能够认识你,是我上辈子烧的好香。”
  “真的吗?”
  “嗯。丽丝汀确实是我的妹妹,你不用再胡思乱想什么了。”
  这是我不愿意确认,却已经确认了无数次的事实。看着我诚恳的样子,白碧德总算绽放出了笑颜。她和我四目相对,接着慢慢顺着我的手臂,钻进了我的怀里。
  “太好了,兰。我绝对不要失去你。”
  在两人独处的阳台上,一切的烦扰都已经断绝。四周寂静无声,只有幽幽的花香传来。柔和的月光照耀着坦白了彼此心声的我和白碧德,恰到好处的将阳台装饰成罗曼蒂克的场景。暧昧而又仿佛带着某种暗示意味的气氛从四周包围而来,化作莫名的力量推动着我收拢臂膀。两人间的距离渐渐归为了零,这就是所谓的大好时机吧?
  白碧德满脸通红的凝视着近在咫尺的我。她咬着嘴唇,默默的闭上了眼睛。随着她缓缓抬起脸庞,我感到了白碧德在微微的颤抖。而她那对优美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