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终于做了件好事哪,说不定今年内就要准备好红包了。不过以眼下的情况来看,还是最优先考虑怎么处理灰翼的杀手组比较好。于是我拉开齐藤先生的手,转回了话题。
  “话说回来,那些杀手该怎么处理?”
  “确实很麻烦啊。”
  齐藤先生皱起眉头,讲出了一番我预料之外的话来。
  “如果只是那么几个家伙的话,也没什么了不起。可是他们的背后还有一个大组织,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不要以美铃事务所的名头介入,否则的话,搞不好会后患无穷,还给总部添麻烦。看来,还是以个人的身份帮风一把吧。”
  “有区别吗?”
  看到我满脸怀疑的表情,齐藤先生叹了口气,似乎觉得自己是在对牛弹琴。他拍拍我的肩膀,换上了一幅长者教导后辈的口气。
  “小鬼就是小鬼啊,你只有作为哥哥才像个样子。”
  “……这种话很伤人耶。”
  “那么,这样说吧。”
  齐藤先生皱皱眉头,拉过把椅子坐了下来,然后摸出烟盒,用嘴从里面叼出了一支香烟。
  “接下来我们做的事情一定会得罪灰翼对吗?那么,作为一个大有来头的组织,他们当然不会忍气吞声,肯定会报复。会用什么手段虽然还不知道,不过对象肯定是让他们难堪的人。如果我们以事务所,甚至除魔协会下属成员的身份介入,那么灰翼反击的范围就会大幅度扩大,甚至跨越国际范围。一旦到了那样的地步,就连无关的同事们都可能会受到攻击。兰,你想想,这样说得过去吗?”
  ‘圣者大人会用一只手摆平他们的吧?’
  虽然我这么想,但嘴上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好像不太好’。齐藤先生的讲解很详细,也很耐心。看来,在今后的日子里,除了剑术外,他还能教会我更多的东西。
  “那就是了。”
  齐藤先生笑着吐出一串烟圈,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所以啊,一人做事一人当吧。风是我们的朋友和同事,既然不能袖手旁观,至少别连累无辜的人。总之,准备以个人的身份大干一场吧!我倒很想看看那些杀手有些什么本事。”
  齐藤先生讲得眉飞色舞,似乎真得很期待和那些杀人专家放手一博。但是,根据我对他的了解来看,尽管在格斗和射击方面齐藤先生确实拥有水准之上的实力,不过和这次的对手相比却还是要逊色些。这也难怪,除灵师想和杀手单纯的比试战斗技巧,这本来就是在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虽然对此深感不安,我却无法提出反论。于是只好压抑着自己的想法,勉强的‘嗯’了一声。
  我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到了自己所表现出来的软弱,并为之感到惭愧。自从加入美玲事务所以来,我一直都和超出自己所能应付范围之外的敌人战斗,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在精神上萎缩过。似乎那些灰翼的杀手们除了众多直接消灭对手肉体的攻击手段外,还能制造出恐怖的气氛来摧毁敌人的精神防线。就我而言,和灰翼杀手们短短几小时的接触就让我明白到了彼此间在本质上的区别。如果以食物链来划分人类社会的话,他们就明显的站在我这样的凡人之上,靠着吸吮他人的血肉成为异常强大而又邪恶的存在。
  无论是风,童乐园,菲,还是林也好,他们都有着漠视一切生命的价值观和与旺盛行动力相匹配的可怕实力。与他们相比,有着一切凡人弱点的我简直脆弱到不堪一击。在这些人形的终极兵器眼里,我能造成的最大威胁大概就是会让他们浪费一发子弹吧?
  这么想着,我不禁缩了缩脖子。不过也正是由于回忆,我记起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那些混蛋竟敢对丽丝汀出手!’强烈的怒意瞬间在我心中燃起,恐惧便随之在内心化为灰烬湮灭。以下的发言固然大有自不量力的嫌疑,但对一个真正感到愤怒的人来说,天下是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
  “那就宰了他们吧!”
  我的口气凶暴得连自己都觉得意外。齐藤先生好像很吃惊,他夹着香烟的手指不经意间抖动了一下,灰白色的烟灰便簌簌飘落。
  “你这家伙……”
  在用脚把掉在地上的烟灰踢散时,齐藤先生侧头睨视着我。他把脑袋侧到一边,然后又再侧到另一边,好像在很苦恼的思考着什么。
  “怎么了?”
  我看着齐藤先生皱起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觉得很奇怪。听到我的询问后,齐藤先生丢下烟嘴,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来。
  “兰,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自觉。但就我来说,很不喜欢你刚才的样子。嗯……该怎么说呢?夸张点形容的话,那时候你简直不像人。……好吧,我说得太过了。这样说吧:我没有见过风生气的样子,可是,我认为他给我的感觉也不会像你刚才给我的那么强烈。确实很可怕,我还是放弃当你妹夫的想法算了。”
  齐藤先生的玩笑中掺夹了大半的认真,结果让我很后悔刚才没能照照镜子。就在这时整个空间忽然微微震动了起来,同时传来了沉闷的爆炸声。我和齐藤先生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一起冲了出去。
  “停下!”
  在走廊上我们遇到了风先生。他伸手拦住我们,用若无其事的口气说出阻拦的理由。
  “这是详攻,大概是想把事务所里的人都赶出去,确认一下我们的实力吧。”
  “呃?”
  “爆炸的威力连半公斤的C4都没有,不会是想炸塌出口,把我们封在里面。兰,你见过几个杀手组的成员吧?”
  “是的。”
  “那么,你跟我一起出去看看吧。菲已经走了,不好意思。”
  “好,没问题。”
  泰然处之的风先生完全是一副司空见惯,仿佛在商量晚餐内容的口气。我没有应付眼下情况的才能,只好听从他的安排。在把美铃社长递过来的小型制式手枪藏进外套后,我跟着风先生走出了事务所。
  当推开厚重的铁门后,我看到门边有大片焦黑的爆炸痕迹。在不远处的绿化带里的某棵树树冠上,一个已经变形的煤气罐正挂在那里随着树枝摇摆。周围则是聚集起来的人群,一个个脸上都满是兴奋和好奇的表情。
  “是不是里面的家伙得罪了人,所以才被报复啊?”
  “一定是黑社会,黑社会啦。”
  “嘿嘿,这下可麻烦大了。”
  “唉,怎么连上海都这么乱,我的儿子天天放学都要路过这里呢,怎么办才好。”
  看来这些窃窃私语的家伙都是些过腻了朝九晚五的日子,对平淡的人生觉得无聊,想要找些刺激的人。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不损害到自己的利益,无论是山崩海啸还是龙卷风也罢,都是场面越大越好。反正是他人的不幸嘛,自己又不会少根汗毛。相反,目睹爆炸现场可是难得的经验,以后和同事,家人聊天时就有了好谈资了。
  不过眼下我并无意声讨当今社会中的人情冷漠现象。我认真的把目光扫过人群,将每一张脸都仔细加以辨认。但这是在白费力气,全都是陌生的面孔。
  “没有吗?”
  “没有。”
  “知道了。”
  风先生一点也没有失望的样子。他把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很随意的向前走去。我不知所以的跟着走了一段,发现风先生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个……”
  “会有人跟来的。”
  风先生头也不回的告诉我。
  “他们不会光做示威那种没用的事,你自己小心。”
  我打了个寒战,发觉自己有种很强烈的,仿佛正在高空走钢丝般的危机感。不过对眼下的情况只有风先生最有评论权,既然他认为这么做最妥当,那么我也只好亦步亦趋了。
  转眼间我们走进了马路对面的小巷里。因为处于已废弃的旧工厂和穷人居住的弄堂之间,所以这是条三面围墙,短而窄的死路。巷道两边只有堆积起来的灰尘和垃圾,连一户人家都没有。风先生打量了一下四周便停下了脚步,我学着他的样子,带着莫名的期待,一起把目光投注向巷口。
  大约有五分钟的时间只有无关的路人在巷口出现又消失,接着忽然有一辆黑色的轿车驶上行人的走道并停下,用车身将巷口几乎完全的封闭了起来。随后五个穿便装,套着夹克的人一起转了进来。对此风先生只是皱了下眉头,而我的心跳却立刻超过了一百。对方默不作声的逼近,直到距离我和风先生差不多十米时才停下来。
  “哪一个是羽雷?”
  风先生静静发问。在排成一排的人墙正中央,一个留着平头,相貌普通到丢进人堆里绝对认不出来的男子抽动了下嘴角。
  “你猜呢?”
  “是你?”
  “宾果。”
  刹那间风先生爆发了。
  第四十六章 白刃
  十米的距离风先生只用了半秒就缩短成零,接着激烈的肉搏战就在狭小的巷道中突然展开。看到风先生不计后果的猛烈攻击方式,我明白到在‘干冰之剑’的灵魂深处也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强烈感情。但我很怀疑极端的愤怒对水准如此之高的战斗会有什么帮助,毕竟光靠怒气就能发现隐藏的能力,进而打败敌人是漫画中才有的情节。而眼前的五个敌人都用精确计算过的步伐移动着身体,以冷漠阴狠的目光寻找着风先生动作中的空隙。这使我开始明白无敌的风先生为什么会尝到败绩了:他正以不适合自己的方式战斗,而且毫不回避哪怕是最不利的情况。能够让风先生陷入如此的境地的敌人,实在不知道该用聪明还是卑鄙来评价。
  想明白这些事情只花了我一瞬间而已。在最初的几下攻击和回避后,风先生和五个敌人同时像变戏法一般凭空亮出匕首,开始更激烈的白刃战。我把手伸进衣袋,掏出了美铃社长给我的手枪。但在开火前我的面前就忽然有寒光闪动。我完全是本能的侧了一下脑袋,才避开了喉咙穿洞的横祸,躲过飞射而来的匕首。数缕被削断的发丝从我的额角飘下,在它们落地前一个杀手就跳出战团,对我扑了过来。
  这个时候喊‘不许动’是没有意义的,我直接把枪口指着对方扣下扳机。敌人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反而露出充满嘲弄意味的狞恶笑容。我立刻明白到他在笑什么——对枪械精熟到堪称专家的对方只在一瞥间就发现到我没有打开保险。他抬起右手,从护腕般的东西中弹出一枚长达五寸的黑色金属针。随着杀手娴熟的动作,黯淡无光的针尖带着不祥的颜色对着我的眉心刺来。
  又是一次大危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拜近来天天和危险做邻居之赐,在这种情况下我已经不会手足无措,束手待毙了。我抛下手枪,用快得连自己也想不到的速度抓住对方的手臂,接着猛力的一甩,打算先让对手失去平衡。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个杀手就那么顺着我甩出的方向直飞了出去。他完全腾空的在空中旋转,直到撞在十米开外的墙壁上才停下来。
  从同时传来的成串骨头碎裂声来看,大可不必奢望此人这辈子还能靠自己站起来。大概最好的结果就是高位截瘫,垫着碎成片的脊椎躺在病床上终老吧?我惊讶的看了看自己的手,确认并没有大堆的肌肉仿佛肿起来一般的堆在臂膀上。
  显然敌人也对此很吃惊,不过他们接受事实的速度比我快得多。两个正在围攻风先生的杀手很默契的一起转身,对着我冲来。他们分站左右把我包围起来,接着一起挥动匕首开始进攻。
  “死定了!”
  虽然这么想,但我还是尝试着对敌人的手腕砍出手刀,然后转身踢出一下扫腿。意外的是敌人握刀的手腕发出了折断的声音歪向一个怪异的角度,而连目标都没有看清的扫踢则命中了第二个敌人的腰际,使他在盆骨粉碎的脆响中蹭着地面滑出了五米之远。
  对于这样的结果实际上我感到的震惊远远多于高兴。就现在而言,我希望能赶快找到一面镜子,以确认自己是否发生了未知的变异。好在不安并没有维持多久,在我手足无措时,一个细微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兰卡迪那,我是鲁伯特。别紧张,现在我正在用密言术(Secret Word)和你说话。”
  “啊?”
  “别转头,你看不到我的。天野小姐不希望事务所正面介入这件事情,所以让我在暗中的帮你。刚才我对你使用了高级加速术(Improved Haste)和巨力术(Strenght)。”
  原来如此,我终于放松了下来。果然区区的杀手在操控魔法之力的可怕巫妖面前完全不值一提,看来美铃事务所连吸血鬼盟友都不必动用到,就可以轻松的摆平这次的敌人。
  ……慢着,美铃事务所没有介入这次的事情是没错。但,我呢?如此揣测的话,结论便是某个微不足道的新进员工被冷酷的上司当作弃卒抛弃了。不过事实上从一开始我就不知情的被卷入了事件当中,完全无法像美铃社长和齐藤先生那样置身事外。事到如今纯粹是命运使然,不好埋怨别人。于是我在心底叹了口气,决定接受残酷的事实。
  这时鲁伯特又继续说了下去:
  “所以这里就交给你和风了,现在我要去处理剩下的杀手。你最好小心,虽然你现在的速度是平时的两倍以上,力量也可以和熊一较高下。但是,我没办法帮你施展防护法术,所以一旦被击中的话,你照样会受伤的。千万不要轻敌,祝你好运了。”
  嘿嘿嘿嘿,看来美铃社长打算一举处理掉所有的杀手哪。能够短时间内就不动声色的把一切都安排好,而自己又不用担待任何的责任,实在是个可怕的女人啊。现在我对自己的力量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于是便大剌剌的向前走去。正在围攻风先生的敌人不得不再度减员,分出一个来对付我。
  被反握的匕首迎面划来,中途忽然变幻角度,快如闪电般的插向我的胸口。如果换成普通人,想必在错愕间就被刺穿了心脏,气绝而亡了吧?但现在我有巫妖大人的庇护,根本就不把这种程度的攻击放在眼里。我横跨半步,然后旋转身体蹬出左脚。这强烈的一击在匕首被收回去前就命中了目标,于是敌人的半边牙齿化作了碎片在空中飞舞。半张脸一片鲜红的杀手惨叫半声,便腾空撞上了墙壁。如果他有幸能活下来,整容手术自然是少不免的。不过没有当场脑浆迸裂,运气也已经算很不错了。
  胜负已分,剩下的两个杀手立刻开始撤退。常年在刀口上舔血的他们自然有这样的判断力,但我和风先生不给他们机会。上半身的衣物几乎已经被划成布条的风先生急速舞动匕首,将羽雷限制得寸步难行。而我则捡起手枪,用掷棒球的动作把它丢了出去。这一投的时速至少也有一百七十公里吧?即便是大满贯的顶级打者见到了恐怕也要皱眉头。正在亡命飞奔的杀手对我的行动一无所知,而听到手枪破空而来的风声时则已经是在被命中后之了。
  金属质地的凶器和超高的飞行速度加起来,结果便是连成一串的骨头碎裂声。对于自己的表现,历来自认没有暴力倾向的我居然有点沾沾自喜,看来今后也不好自称是和平主义者了。
  在另一边,终于在公平的情况下与仇敌战斗的风先生也占到了上风。果然,只要是一对一,风先生就是无敌的。羽雷汗流浃背,咬着牙齿拼命抵挡风先生连绵不绝的攻势,完全没有了还手的余力。几次寒光交错后,一道红印出现在他的额角上,接着鲜血就渗了出来,化作狭窄的溪流,顺着鼻梁蜿蜒到了下巴上。风先生毫不留情的继续进攻,把同样的伤痕刻印到对手的身体各个部位。
  “畜生!畜生!”
  被逼入绝境的羽雷忽然大吼起来。充满迷惑,愤怒,绝望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头受伤的野狼在嘶吼。无益的发泄打乱了羽雷的呼吸,于是他的动作有一瞬间产生了致命的空隙。尽管杀手的动作只延误了十分之一秒,但对风先生那样的顶尖高手来说,却已经足够了。当两把匕首互相碰撞时,风先生将刀锋顺着对方的武器划下,割断了羽雷的小指和无名指。杀手还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应变,匕首就趁势划破了他用来握刀的手腕,进而齐柄扎进了他的颈侧。
  羽雷的双眼可怕的突了起来,风先生放开了握刀的手,静静的看着杀手踉跄后退。
  “你,你竟然……就凭你这样的废物……”
  羽雷一边从渐渐失去血色的双唇间吐出血沫,一边不甘心的瞪着风先生发出最后的声讨。
  “就,就凭你这样的不合格品,垃圾,居然把我……”
  “不是只有我。”
  风先生冷冷的回答到。
  “现在你该死了。”
  他看着羽雷终于颓然倒下,然后抬起头来仰望天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时候我似乎看到有晶莹的光芒在风先生的眼中闪动。最后他低下头来,用恢复成平常的目光注视着我。
  “都结束了,谢谢你,兰,我欠你一次。”
  “我可不这么觉得。”
  作出这样的回答是因为我看到有三个人从堵住巷口的轿车上走了下来。带头的是个梳着一丝不苟的大背头,戴墨镜,穿着白色休闲套衫,年纪已经从中年开始迈入老年的男子。另外有两个穿着黑西装,看起来很精悍的高大男子紧随其后。
  莫非现在才要开始BOSS战?我想学着齐藤先生的样子吹一下口哨,却因为技术不够好而失败了。反正对方并没有端着冲锋枪,那么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一对三也是绰绰有余。带着这样的想法,我摆出了迎战的姿势。风先生把手按到我的肩膀上,对我摇了摇头。
  “是我的客人。”
  “啊?”
  “以后再向你解释。”
  说出这句话后风先生往前跨了一步。他仔细的打量着已经站定脚步的领头男子,最后点了点头。
  “你还活着啊,爸爸。”
  我差一点就晕倒了。被风先生称作父亲的人微微笑了一下,摘下了墨镜。
  “你还记得我啊,小鬼。”
  “嗯。”
  “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你好像过得很不错的样子。”
  “还好吧,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当然是运气。一只脚踏进了棺材又被拉出来,醒来的时候浑身插满了管子和针头,然后就听说你这个小鬼脱离了组织。本来三年前就有机会和你谈谈的,可惜等我从新几内亚赶回来时你已经灭掉红龙会不知道跑去了哪里。那件事你干得真是漂亮,高层的干部都对你赞赏有加。但是喜欢一个人乱来的脾气要改一改才行,我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怎么样,要回来吗?”
  “羽雷算是你们送我的诚意吗?”
  “差不多吧,只能说是废物利用而已。他太在乎你的存在,又过于骄傲。对我们来说过剩的自尊心是禁物,对自己对组织都不好。上个月在得到你的消息后组织里有了决定,我们把附近几个国家里的废物都集中起来,参照双龙法则把他们派了过来。结果算是意料之中的吧?恭喜你了,再问一次,要回来吗?”
  在我听来面前的这对父子简直是在用火星话交谈,涉及的内容更是在太阳系之外。虽然对风先生的去留我很关心,但作为外人在这个时候实在不好插话。我歪着头打量风先生的表情,可是他的脸上既没有重逢的喜悦,也没有不知所措的迷惑,只充满了单纯的冷漠。
  “您还记得五年前对我说过的那番话吧?之后不久,我就发现那时候我们确实都错了。现在不必等到去地狱里见面,我就在这里嘲笑您吧。”
  “嗯,这样啊……我知道了。”
  风先生的父亲点点了,把墨镜戴了起来。
  “哎呀,真是羡慕你呀。可惜我已经老了,又有职责在身,不能学你的样。对了,现在我负责东南亚一块的事务,如果你有需要可以来找我。看在你帮我处理掉羽雷的份上,前三次我只收你半价。”
  “我会的。”
  “那么就这样吧。”
  风先生的爸爸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然后拿出一个雕刻精美的名片盒,抽出一张名片交到风先生的手里。他转身向轿车走去,但突然又停了下来。
  “儿子呀。”
  “还有什么事情吗?”
  “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抱孙子呢?”
  “……”
  “我们是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的人。我这个老爸不能再命令你什么,只希望你能抓住现在吧。”
  “明白了,爸爸。”
  “那么,有空来我家喝茶吧。前些日子我在黄山拍卖到一些不错的茶叶,如果能带儿媳妇一起来更好。”
  “我会的,爸爸。”
  “嗯。那么你们走吧,我还要把这里收拾一下。”
  风先生没有再说什么。他转过头来,用眼神示意我可以走了。我们默不作声的走出巷道,穿过马路,在走下通往事务所内部的阶梯时,被好奇心折磨了半天的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那个,风先生……”
  “我会告诉你的,不过不是现在。”
  “哦……”
  “齐藤和美铃也想知道的吧?被卷进这件事的人都应该知道的吧?我不想一个个分开说明,那样太累人了。”
  这种行事方法是风先生的一贯风格。两天内突然发生的一连串事情,险死生还的经历似乎没能对他造成一点点的影响。倒是我现在还心有余悸,由此也不得不再次感叹‘风先生的神经是铁铸的’。意料之外的是灰翼派来的杀手组就这样覆灭了,实在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但我不是漫画中的狂热好战分子,以普通工薪阶层的眼光来看,平凡善良的我觉得能就此了解一切实在是太好了。
  这样想着,我的心情顿时大好。就算走在只有人工光线的地下建筑里,我也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心胸舒畅。
  第四十七章 资质
  自从妹妹也来美铃事务所上班以后,对我个人而言,只要无须出去执行任务,那么是工作时间还是私人时间便不太有所谓。反正家里没有的事务所里都有,而家里有的事务所里则有更好的。如果不是为了避免给人过于公私不分的印象,就算天天不回家也无所谓。所以在美铃社长提出今晚全体职员要留下来开会时,我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其实,与其说是开会,倒不如说是庆祝顺利解决了杀手来袭的事件。眼前的桌上摆满了各种熟食,大包小包的零食也堆成了小山。美铃社长,齐藤先生,风先生,鲁伯特,爱丽丝,丽丝汀和我,共计七个人在会客厅里坐成一圈。历来沉默寡言的风先生成了今天的主要发言人,他坐在单人沙发上,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将杀手事件的来龙去脉向我们说明。虽然只是前后不到两天就结束的事情,但要让听众完全了解发生的缘由和各个角色之间的关系,那么风先生的说明就有必要跨越与他的人生一样长久的时光。
  风先生的口才并不好,所幸齐藤先生和美铃社长也在座。他们一个厚颜无耻,另一个则肆无忌惮。车轮战的问问题方式花费了好几个小时的聚餐时间,之后整个事实便如一块块辛苦拼接起来的拼图一般,展现在我们的眼前。
  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是风先生从小就为灰翼效力,并在数年前由于误以为自己的养父身亡而遵守和他最后的约定,脱离了黑暗世界。可惜的是,在隐姓埋名的过了几年平凡却幸福的生活后,由于与红龙会的意外冲突,风先生再度变回冷血的杀手,直到加入美铃除灵事务所。
  虽然风先生用仿佛身为第三者般的冷漠语气叙述着事实,但我还是听出了其中隐含的沉重和伤痛。爱丽丝和丽丝汀满脸都是同情的表情,其他人也都默不作声的若有所思。在风先生讲述完自己的人生后,现场安静了几秒。大概是因为极度不适应这样的气氛,接下来半躺在沙发里,把脚翘在桌子上的齐藤先生便丢下手里的空啤酒瓶,开始说胡话。
  “这么说来你已经不是处男了啊,我还一直以为你是禁欲主义者的说。反正都过去了,现在你不是过得很好吗?这样吧,一会我们一起出去乐乐,我知道一个很不错的夜总会……”
  美铃社长丢出矿泉水的瓶子,命中了齐藤先生的鼻梁。于是不良前辈和他的歪论随着沙发一起翻倒在地。加害者拍拍手,然后把目光转向风先生。
  “嗯,我都知道了。过去的我不会再过问,不过现在你可是事务所的职员。先前让兰带给我的辞职申请不批准,明天准时来上班,不要迟到了。”
  “谢谢。”
  风先生低下头,似乎很感谢美铃社长愿意继续收留他。不过我绝对相信,在听到天野女王接下来的论调后,怎么样的感激之心也会灰飞烟灭的。
  “噢呵呵呵呵,这样一来本事务所在灰翼的东南亚分部里也有了人脉。今后如果再有谁敢阻挡本小姐的光明大道,不必脏了自己的手就可以送他去天国慢慢反省,而且还是五折的跳楼价。如果不是本小姐遵纪守法,兼职当中介也能大赚一票啊!”
  会客厅里立刻静得像坟场一样,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连风先生都愣住了。我和齐藤先生一起把手按上额头发出呻吟,而鲁伯特和爱丽丝则同时伸手去掏耳朵。和我一起坐在双人沙发上的丽丝汀悄悄把身体靠过来,在我的耳边小声说:
  “现在我知道哥哥为什么称这里为业魔殿了。”
  “仔细看看吧,说不定能发现羊角和尾巴哦。”
  “哥哥没有把灵魂卖给她吧?”
  “这种蠢事只有齐藤先生会做啦,我可是懂得敬鬼神而远之的。”
  旁边的鲁伯特和爱丽丝偷偷的笑了起来,于是美铃社长把目光瞪视了过来。
  “在说什么?”
  “没什么……”
  在制定了一些最低限度的措施,以防备可能会有杀手组的残党反扑后,临时会议便结束了。美铃社长第一个离开房间,据说是要赶回去看某部肥皂剧的最后一集。我和丽丝汀在向大家打过招呼后也准备回家,但这时候鲁伯特叫住了我。
  “兰卡迪那,可以过来一下吗?”
  “啊?哦,当然可以。叫我兰就好。”
  这是鲁伯特加入事务所以来第一次主动找我,所以我有点惊奇。丽丝汀跟着我一起走了过去,连齐藤先生和爱丽丝都很感兴趣似的把目光投注了过来。
  “有什么事吗?对了,杀手组的其他成员处理妥当了吗?”
  我抢先提出问题的行为似乎有些不礼貌,但也是情有可原的。如果鲁伯特没有把R宾馆打扫干净,那么除了风先生外,我就是那些杀手的第一报复目标。对于我的提问,鲁伯特微笑着点点头。
  “放心吧,我对他们使用了弱智术(Feeblemind)。如果没有人帮他们解除的话,那些人一辈子都不会比三岁的小孩更聪明。”
  于是我又为他人的不幸欢喜雀跃了,最近总觉得自己越来越邪恶……在我陷入自我厌恶的时候,鲁伯特把话题转到了他感兴趣的方面。
  “兰,我想知道,你以前有没有接触过魔法?”
  “完全没有,怎么了?”
  “哦,是这样的。嗯……从你今天的表现来看,我觉得你比普通人更能接受魔力,简直已经到了很不寻常的地步。”
  “啊?”
  “你应该不会忘记吧,不久前我对你使用过高级加速术(Improved Haste)和巨力术(Strenght)。”
  “是的,所以呢?”
  “说实话,那两个法术的效果太好了一些。如果用在其他人身上,或许连一半的效果都不会有。高级加速术能够把受术者的速度变成原来的两倍以上,而当时的你就算用最保守的估计,动作也比原来快了四倍……”
  “这个银头发的小鬼果然是怪胎吗?”
  插话进来的是齐藤先生,看来他还很记恨命运在我身上浪费了那所谓的大好机会。我横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鲁伯特搓了搓手,也决定无视齐藤先生的存在。他咳嗽了一声,继续说了下去。
  “事实上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能理解,其实现在你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是所谓的低魔世界。嗯……不知道啊?没关系,我马上说明。实际上有很多个不同的世界存在于宇宙中,如果懂得方法,就可以在各个空间中自由穿梭。我们有很多标准来对这些世界进行分类,其中之一就是按魔法元素的浓度来区分。魔法元素浓度高的我们称为高魔世界,反之,就是低魔世界。魔法元素浓度越高,就越容易使出魔法。在现在的这个世界中,要使出魔法非常困难。所以我竭尽全力也只能使用到六级法术,而且已经很勉强了……”
  “这种说法……好像你去过很多个世界了。”
  “嗯,没错。这个以后再说明,现在先让我说完。”
  罗伯特很好脾气的没有对齐藤先生使用沉默术(Silence),只是用抬手示意的方式让他闭嘴。筹措了一下词句后,巫妖大人又说了下去。
  “另外,法师也分成两种。一种就是像我一样的巫师,我们靠后天的努力学习,获得使用魔法的能力。而另一种被叫做术师,他们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就拥有控制魔法元素的能力。从你今天的表现来看,我很怀疑你就是一个术师,兰。”
  “我?”
  “是的。因为你处于一个低魔的世界,所以会感觉不到。但因为天分的原因,还是有些能力会表现出来的。比如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被称作是‘超能力者’,他们很可能就是发掘出自己的部分潜力,却又没有足够的力量操控魔法元素的术师。现在你还很年轻,或许无法深刻的挖掘自己。不过我或许能给你点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