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位计算的。想必让那些杀人专家选择这里的原因,多半是大隐隐于市的说法吧?就算不得以引发了枪战,凭他们的手腕应该也能轻易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让赶来的警察干瞪眼。不过相对来说,付出的代价就是索敌的困难被大幅度的提高了。所以我用比较轻松的态度混迹人群中,在R宾馆附近徘徊,而不必担心自己会像初次去拜会童乐园那样,忽然被人用枪从背后瞄准。
  “根本是在浪费时间嘛。”
  在晃荡了近三十分钟后,我发出了这样的抱怨。在我看来,自己的行为无异是在大海捞针。要凭一己之力从摩肩接踵的人堆里找出风先生根本是异想天开,另外风先生现在时不是已经来到了附近也是个未知数。于是作为现实主义的拥护者,我便干脆的走进了一间茶坊,打算喝点冰冻的饮料后再计划下一步的行动。我点了冰红茶和一些糕点,开始吃自己迟来的早餐。趁着这段时间,我思索着风先生可能采取的行动。但在我试图凭借贫乏的情报来建立起复杂的思考体系前,有个人站到了我的对面。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
  问话的人是个女性,而且年轻貌美。通常来说,作为一名身心健康的成年男子,我应该在暗暗雀跃的同时做出绅士的回答才对。可是现在我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那是因为站在面前人是菲。
  看到我张口结舌,连拿到嘴边的茶杯都忘记放下来的样子,菲就轻蔑的哼了一声,老实不客气的坐到了我对面的椅子上。分开的短短几十分钟里,她就换过了衣服。虽然不久前因为情况混乱我并没有看清菲的装束,但我毫无疑问的可以肯定,当时她身穿的绝不是现在这样白T恤配蓝牛仔裤和跑鞋的打扮。菲很随意向跟来的服务生点了饮料,接着就将黑色的短发全部向后撩去。她昂起着头,将下巴对着我。这是个不适合用来交谈的姿势,可是菲偏偏就喜欢这样子和我说话。
  “风在哪里?”
  “不知道。”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同事。”
  “……他改行了啊……你的职业是?”
  “美铃事务所的小职员。”
  “我问的是你的工作内容。”
  “……除妖。”
  我大概有点脸红了。尽管自己所说的是事实,但我也不指望对方能相信。如果因此被嘲笑的话,也没有办法。不料菲一点吃惊或怀疑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继续保持着高难度的姿势和我说话。
  “嗯,果然是个适合风的工作呀。”
  “你……不觉得奇怪吗?”
  既然对方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很坦然的就接受了脱离常理的回答,那么只好由我来表示吃惊了。菲低下头看了我一眼,微微笑了一笑。
  “你以为像妖怪这种好用的工具我们会视若无睹吗?虽然我并没有见过或接触过操纵妖怪的杀手,不过总算听说过。在见到那个小女孩一下子就能把风治好的本事后,现在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觉得不可思议了。”
  原来如此吗?我苦笑着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在将剩下的红茶一饮而尽后,我将双手放到了桌上。
  “请问,你知道风先生会去哪里吗?”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和同事们都想帮他。”
  “真想帮他的话就什么都不要做。”
  “可是……”
  “你们根本就不了解风,我甚至可以说你们连真正认识他都没有做到。”
  菲凝视着无言以对的我,最后叹了口气。她随意的靠在椅子上,将左手托在斜向一边的脸庞侧面。大概是因为我的表情看起来还是很不服气,所以经过短暂的沉默后,菲突然用很轻松的语调问我:
  “你觉得我杀过多少人?”
  “咦?”
  “我可以告诉你,多到数不清了。不过,还是比不上风。”
  “……”
  “我和风都是孤儿,从小就被灰翼收养。从学会走路起就受训,十几岁时开始杀人。这次的敌人也一样,凭你的本事只会碍手碍脚而已。”
  “那么,风先生他……”
  “他是天才中的天才,王牌中的王牌。如果要为所有的杀手排名的话,他绝对是第一。从前的风是无敌的,没有他完不成的任务,没有他消灭不了的目标。就算是同类也好,我们也都觉得风是某种超越的存在。所以我们都叫他妖怪,毕竟和风比起来,人这种东西是在太脆弱了。”
  “呃……我不是怀疑你……”
  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听神话的我想表达点个人的看法,但菲似乎没兴趣听我说话,只是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你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有人能从西伯利亚狼群的包围中活着出来吗?没有吧?但是风可以。从十四岁起,每年他都会做一次。能徒手和狼群对峙七十二小时,然后毫发无伤的走出来的人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他和你们是不同的存在,你们根本不认识真正的风。”
  我将双手互握,放到了膝盖上。在默默咀嚼了菲的话后,我抬起头来。
  “我完全相信你。”
  “很好。”
  “可是,我还是想帮风先生。”
  “真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
  “那么你呢?”
  我不自觉的提高了声音,直直的看着一桌之隔的菲。
  “你不觉得自己也很笨吗?”
  “我……”
  “爱风先生是吗?”
  我说得很肉麻,不过事实也正是如此。在朝不保夕的生活环境里男女之间很容易产生感情,所以菲对风先生抱有憧憬这件事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虽然风先生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菲的感情我已经在她先前的表现中确认了。用直白的方式叙述出来的事实让菲一下子沉默了,于是我也放缓了咄咄逼人口气。
  “你说的风先生我确实不认识,但是,我相信风先生已经变了。我和同事们都喜欢现在的他,而且风先生还救过我的命。所以我们不会袖手旁观的。”
  “是吗?”
  菲用手按着额头,无力的说到。她的脸上有红潮一现即隐,随后变得苍白。
  “那么,现在我就杀了你吧。”
  在声音变得冷硬的同时,菲把放在桌子下的右手拿了上来。在她的手掌中,有一把小巧的手枪。菲冷冷的看着我,用近乎阴森的口气吐出让我意外的词句来。
  “你还真是个固执的小鬼啊,不过我是不会让你去拖风的后腿的。现在我让你选择:要么立刻滚蛋,再也不许出现在我和风的面前。不然,就干脆死在这里算了。”
  好夸张的害羞方式……黑洞洞的枪口是很现实的威胁,看来应该是脚底抹油的,溜之大吉的时候了。但现在我又觉得有一股怒气正在胸口沸腾,无论如何也按奈不下去。当我皱起眉头,正想开口前,一个体态壮硕的男子不知何时悄悄走到了菲的身后。他将手掌切在菲的后颈上,然后很自然的揽住了菲倒下的身体。
  “呀呀,想不到出来吃早餐的收获会这么大。”
  短头发,戴眼镜,穿西装,外表平凡到丢进上班族大潮里绝对认不出来的男子笑着说。他把脸转向我,很客气的提出了要求。
  “把帐付掉,站起来跟我走好吗?”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看着微笑的男子,我的手心慢慢渗出汗来。但因为体积太大,所以Angel & Demon被我放在了单肩式的挎包里,现在无论如何都来不及拿出来了。沉默了几秒后,男子在脸上堆出更多的笑容,接着慢慢抬起右手,做出仿佛想和我握手般的姿势来。
  “在我的手腕位置有个小机关,只要我捏紧手掌,就会有一根针射出来。”
  男子微笑着说,然后重复了刚才的要求。
  “所以站起来跟我走好吗?毕竟有个喜欢卖弄化学知识的家伙曾经在针尖上涂了一点点氰化物。”
  实在太小看对手。在无可奈何的从命时我开始明白到自己太乐观了些。男子按部就班的发出指示,于是不久后我就乖乖的坐进了一辆黑色轿车的副驾驶座位上。失去知觉的菲躺在后座上,双手被一副手铐铐在身后。男子并不急着发动轿车离开,而是彻底的检查了一遍我随身携带的所有物品。其中Angel & Demon引起了他的兴趣,男子拿起Angle,然后似乎觉得很好笑般的问我:
  “这是你的?”
  “没错。”
  “实在是过于巨大的玩具了。”
  男子带着不屑一顾的表情随手把枪丢下,然后开始发动车子。趁着他双手都有任务的时候,一直等待机会的我鼓足勇气,将左手的掌缘对着男子的喉结砍去。虽然因为紧张我并没能把动作做到最好,但从出击到命中应该也不会超过半秒钟的时间。可就在这眨眼不到的空隙里,男子的右手抬了起来,用快到简直像是瞬间移动般的速度握住了我的手腕。
  “是不是我太客气了?所以才不被你放在眼里?”
  男子的脸色沉了下来,连口气也变得阴森可怖。在我的眼里,他已经和前面那笑眯眯的凡人形象判若两人了。在冷汗滑下脸颊时,我确认了面前的男子是风先生的同类。他的目光犹如爬虫类生物般毫无感情,仿佛是一个抹去了彩妆的木偶。男子微微收拢手指,就捏得我的骨头咯咯作响。强烈的疼痛抽走了我的力气,在拼命咬住牙齿的同时,我已经没有余力考虑进一步的反击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训,小朋友。好好记着,要命的话,不要自找麻烦。”
  男子冷冷的俯视着我痛苦不堪的样子,接着又增加了握力。当我终于忍不住惨叫起来的时候,我的手腕发出了折断的声音。很快我的手腕就肿了起来,在车子发动起来后,为了减轻颠簸所造成的刺痛,我只好用右手托住骨折的位置。男子的脸上一直带着某种邪恶的笑容,似乎因为对我的折磨而感到奇特的满足。虽然男子再也没有看我一眼,但我已经失去了对抗他的勇气。风先生说得对,和妖怪比起来,杀手要可怕得多。毕竟,他们是为了消灭人类而特意被创造出来的生物。对这些特异者来说,人只是在执行任务时附带的身份和伪装而已。
  第四十四章 异质物的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