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瞄准。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走出了事务所,所以风先生是在极近的距离下开火。事后他说至少有大半的子弹打中了敌人,虽然为误伤了天炼感到抱歉,但当时确实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随着M16再次吐出火舌,那团由两个吸血鬼形成的模糊轮廓上闪烁出了中弹的火花。不超过两秒,就开始有零星的鲜血开始飞溅出来。这时候我听到了天炼的高喊声:
  “趴下!”
  这是已经精简到极限的警告,于是我马上拉住身边的爱丽丝一起扑倒到地上。耳边传来小牧师的惊呼声,血腥味也扑鼻而来,但现在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Otiluke’s Resilient Sphere!”(欧提路克弹力护罩!)
  随着鲁伯特的高喊,一个透明的罩子包裹住了风先生。来不及停止射击的风先生哼了一声,被从罩子上弹回来的子弹伤到了。不过鲁伯特并没有做错,几秒后所有的人都庆幸有这个巫妖作为伙伴。无数手指大小,由血液做成的锥子从吸血鬼的战团中飞出,像霰弹一样覆盖了三十度锐角内的区域。从发射的密度来看,如果不是被鲁伯特用奥术保护的风先生挡开了大部分攻击,攻击面里的人就算卧倒也难以幸免。保持半蹲姿势的风先生把M16竖在身前——虽然这没有必要。正接受包扎的齐藤先生一把抱住正在帮他裹纱布的美铃社长,在扑向地面时用后背护住了自己的女神。嗯……男女间的感情在这种时候最看得出来。可惜眼下没空研究风花雪月的浪漫主题,当骤雨般洒出的血箭纷纷被欧提路克弹力护罩挡下,或令人难以置信的刺入砖石构造的墙壁时,天炼以剩下的右手护住自己飞快的后退。他的对手趁着短暂的空隙一跃而起,直接跳到三层楼的高度,附在了建造于美铃事务所上的十七层大厦外面。我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个连世界撑杆跳高冠军都会无言以对的景象,感觉现实离自己越来越遥远。那个负伤的吸血鬼很快向更高处爬去,在夜色的掩护下他的身形渐渐变得模糊不清。
  “别让他逃了,快开枪!”
  失去左手,全身都染有血迹的天炼焦急的催促我行动,对于他的信赖,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这应该是风先生的任务呀……让我这种菜鸟来,简直是强人所难。我抬头举起握着Demon的右手,谨慎的瞄准目标。这……这根本没可能的。枪太重了,老是轻微的晃来晃去。而且Angel & Demon没有装消声器,乱开枪只会吓坏附近的居民,引发马蚤动而已。当我想开口说放弃时,风先生举起手做了个古怪的动作。接着一串火光从对面的大厦飞来,准确的命中已经爬到五楼的吸血鬼。吸血鬼猛然从大厦的外壁滑落,大部分的身体悬空,只剩下左手还死死的抓着一小块突出的混凝土。于是又有一串火光飞来,将他的整个手掌都打烂。
  “是童乐园?”
  我一下子领悟出了意外的援军会是谁,风先生点点头,确定了我的猜想。那个被狙击步枪打中的吸血鬼无助的跌落,在他碰触到地面前的瞬间,天炼滑过去挥出右手,将他的脑袋撕裂成碎片。如同击毙上一个吸血鬼的场景一样,不少平日难得一见的物质飞散得到处都是。我觉得自己的胃袋像被人打了一拳般的猛烈抽动起来,于是赶紧用手掌捂住爱丽丝的眼睛。
  “终于都结束了,各位。我要感谢你们,尽管隐秘同盟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不过一切都值得。今晚魔宴失去两个辅者,二十个新生,相信他们会收敛很多……”
  天炼挥去粘在手上的恶心杂物,然后露出疲倦的表情。他的致谢很诚挚,不过风先生从那段话里发觉出最大的危机还没有被消弭掉。
  “这些尸体里没有长老吗?”
  “长老?”
  “对,严华说长老也来了,应该不是说谎。”
  紧张的气氛去而复返,再次笼罩住所有的人。天炼疑惑的皱起眉头,看着最新鲜的两具尸体。
  “我可以肯定他们是辅者,否则在你们赶来时只会看到我的尸体而已。我也不认为你们在说谎,毕竟我们彼此间的合作关系相当良好……”
  在天炼自言自语般的分析形势时,爱丽丝做了几个手势,念到:“Detect Evil!”(侦测邪恶!)。接着她拉下我那只用来蒙住她眼睛的手,抬头看着我。
  “兰先生,地下室里还有吸血鬼。嗯……在很深的地下……”
  “很深的地下?”
  我无意识的重复了爱丽丝的话,然后感到一缕刺骨的严寒从心底泛出,瞬间就扩散到全身。我用颤抖的双手捏住爱丽丝的双肩,将她整个人转向自己。遭到粗暴对待的爱丽丝露出痛苦的表情,但在望向我的眼睛里有更多的恐惧。
  “是真的吗?!”
  我喊出来的声音简直不像是发自自己的喉咙,仿佛是头受伤的野兽在深夜咆哮一般。爱丽丝惊恐的想后退,可是抵不过我的力量。
  “我,我没有说谎!”
  听到这个回答后我直接抛开爱丽丝,向事务所的大门冲去。身后传来她因为跌倒而发出的呼痛声,不过我已经没空道歉了。我用冲刺般的速度跑下长长的阶梯,因为收不住脚,就干脆让肩膀撞上墙壁,以作为缓冲。骨头和肌肉都发出了呻吟,但我根本感觉不到痛苦。我的心狂跳着,同时反复在嘴里念着妹妹的名字。畜生,有不好的预感!我以超越自己极限的频率迈出脚步,于是下一秒天地在我的眼中反转了。
  “我滑倒了吗?”
  在浑身都受到钝重的撞击时我问自己,不过这不是重点。我很快爬起来,拿稳重心后再次开始飞奔。额头上传来粘粘的感觉,接着有些东西流进了左边的眼中,把看到的景物染成一片红色。我抬手擦了下眼睛,可惜没什么用,更多的血突破眉毛的防御遮挡住了视线。算了,只要还有眼睛能看见就好。我跌跌撞撞的冲到地下三层,在推开安全室的门时,我发现本来从外面被锁住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一个有着蓝紫色长发,穿着怪异服装的青年正站在房间里。他的臂弯中抱着失去知觉的丽丝汀,在我最重要的人的脖子上,有两个小小的伤口正在流着血。
  一瞬间我并不觉得愤怒,也不感到悲哀。那些感情太浅薄了,对已经发生的事无能为力。我的心中莫名其妙的涌起强烈的杀戮欲望,渴望将面前的敌人撕扯成碎片。出于某种不可知的本能我伏下了身体,从喉咙中发出怪异的嘶吼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我的体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