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姐,刚来过了。说想再续租五年,还问了我们租金。不知道贺先生方面是什么意思?是继续租呢还是……”
贺君道:“吴主任,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等下回你电话。”贺君挂了电话,将方才的对话一字不漏地禀报了蒋正楠。
蒋正楠的手缓缓地滑过小白松软的发毛,半天才说了一句:“你说,那两个孩子多大岁数?”这样的答非所问倒是让贺君怔了一怔:“蒋先生的意思是?”
蒋正楠没有再说话,弯身把小白抱到了自己膝上,轻轻地道:“许小白,你主人回来了。可惜……她已经不要你了。你这个没人要的东西……”就和他一样,她不要他。他其实还不如这条狗呢,从头到尾,她都不要他!
隔了半天才道:“她要怎样便怎样。”贺君得了指示,便回了吴主任。
可蒋正楠关于孩子的问话一直不断地在贺君脑中穿来引去。蒋先生是在怀疑那两个孩子是他的骨肉吗?
可是贺君虽然是个八面玲珑的人才,但对于没有孩子的他来说,怎么能够看得出孩子的年纪呢。贺君沉吟了许久,道:“蒋先生,需要我去查查吗?”
其实平日里的话,贺君根本不用多此一举。但他跟在蒋正楠身边久了,知道得也多,这个徐小姐吧,大约就是Boss这辈子的克星,逃也逃不过,躲也躲不开。自己这个Boss吧,只是一遇到有关许小姐的事情,智商就直线下降。
蒋正楠许久才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去找她吗?”这个问题贺君无法回答,也不好回答。还在蒋正楠也不需要他回答,顿了片刻,他便如同自言自语般地说了下去:“想要知道她的一切很容易,只要一通电话而已……可是,我怕得到自己不想要的。你不知道吧,我也会有怕的时候……”
他也会怕。怕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怕她离开他,轻易得到了幸福,留他一个人在原地。
刚分开的那段时间,愤怒超过了一切。再加上与钱会诗的婚礼、蜜月,各种繁忙的工作,刻意地遗忘……一切的一切让他麻痹。
那两年,他真的没有想起过她。就像她从未在他的世界出现过一样。
他每天重复着几乎同样的节奏,跟普通人一样,家里到公司,公司到家里,应酬,出差,每年固定几次的度假……日子一天又一天,平平淡淡,安静得连波澜都没有。
可是,两年后的某天,他在车子里,路过某个大型影院门口的时候,却被那张紧紧拥抱的海报吸引住了目光。一种痛如同闪电,一下子击中了他的心脏。
他让司机停车,一个人进了影院,买了一张票。那是个星期一的上午,偌大的售票台前就两个人,见他来买票,其中一个颇为惊讶地起身:“先生,你一个人吗?”
蒋正楠点了点头。工作人员道:“您好,先生。上午场半价优惠,35元。”
就这样他拿着票,进入了空无一人的放映厅。他环顾四周,心想这应该是他蒋正楠此生最便宜的包场吧。他想笑,却怎么也扯不动嘴角。
他就一个人,在放映厅内,看着影片一幕一幕地从眼前闪过。最后男女主角分开,各自怅然向前走,然后,再度飞奔回来拥抱。
蒋正楠忆起当年在巴塞罗那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他和她十指紧扣的那一瞬间,他一度以为拥有了全世界。可是,他缓缓地摊开自己的掌心……放映厅内灯光大亮,原来是电影结束了。
他瞧见自己的掌心除了深浅不一的纹路,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从影院出来,上了车,就吩咐司机开车去海边别墅。小白在那里,他一直把它养在那里。她后来一直不知道。
他把小白带回来自己身边。
可是他却不敢请侦探社去查。怕看到她对另外的男子露出幸福的笑容,怕她跟另外的男子一起幸福生活。怕侦探社查到她已经结婚,甚至生子。怕知道她早已得到她想要的幸福,而那幸福跟他没有半点儿关系。
是啊,没有人会知道,他蒋正楠也会怕的。
番外二 岁月尘埃
许连臻一直记得她是在蒋正璇跳海那天发现自己异样的。
也就是他对她说出“滚”的那一天。
她一个人抱膝呆坐在窗帘后面,后来察觉到饿意,就去储物柜找吃的。
锅里的水“扑腾扑腾”地开始冒泡,她泡面放入。可当泡面那熟悉的味道散发出来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胃酸上涌,想吐。她抚着胸口,试图平复那股往上冲的胃液,可是没有用。她只好快步冲到了厨房的水池前,可什么也吐不出来……只是干呕,不停地干呕。
看来是一天没有吃东西,胃难受了。许连臻等那股奇怪的反酸感觉过去后,到了一杯牛奶,在微波炉里热了一下,心想着喝热牛奶暖暖胃,应该就好了。
可是非常奇怪,当她捧着热牛奶的时候,鼻子居然灵敏地问到了牛奶中浓重的腥味。不可能啊,牛奶怎么会有腥味呢?许连臻把被子凑近鼻尖想仔细再闻一下。可是下一秒,那腥味一冲进鼻子,胃液就瞬间翻涌上来了。
她忽然记起某事,呆立在了原地。
后来,她去探望蒋正璇,跟蒋母陆歌卿说话的同一天,她去了同个医院的妇科。妇科医生详细问了有关经期、反胃等几个问题,便给她开了一个化验单子和一个B超单子:“你说的几个情况都是怀孕的症状,但具体要检查一下,因为还存在假孕、宫外孕等情况。等尿检和B超出来就知道了,你先去做检查,等下拿了报告再过来。”
尿检化验报告很快就出来了。当许连臻捏着那张薄薄的纸,只觉得有千斤重。
是真的。
其实从呕吐开始,许连臻就有种强烈的感觉,肚子里有小生命在陪伴她。
可是真的证实了,她反而迷惘了起来,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她和蒋正楠从来就不是什么情侣,根本没有任何未来。
就算是蒋母没说那番话,许连臻也早想好了,她与蒋正楠的协议一到,她便会离开。离开洛海去哪里呢?她想过,可以去大雁,甚至任何一个地方。她一个人,无论去哪里,找一份糊口的工作总不成问题。然后,随遇而安。或许缘分到了,可以完成对父亲的承诺。
如今,孩子的存在,让这一切开始变得复杂了。
那个时候是下午接近下班的终点,B超室的排队情况不算很严重,才在长椅上坐了片刻,广播里便报到了她的名字“许连臻,请到三号彩超室”。
医生让她躺了下来,在她光裸的肚子上涂抹了冰冰凉凉的液体。许连臻静静地躺着,感觉有硬硬的物体在腹部来回移动。
那是个年轻的女医生,黑色的短头发,笑的时候有颗可爱的小虎牙,说话细声细气的。可是当那医生一看仪器显示图的时候,却有些惊讶地开口:“哎呀,恭喜我们漂亮的准妈妈,你怀的是双胞胎呢!你看……”
许连臻错愣惊讶,抬起身看着显示屏。
“有两个心跳。这里有两个动来动去的点,看到没有?”
许连臻傻愣愣地随着医生的指点,真的在屏幕上看到了两个在微微跳动的小点点。许连臻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感觉,至少她无法用语言形容出来。似悲似喜似酸似涩,无数种感觉纠缠在一起,齐齐地冲击着她,让她有哭的感觉。
那女医生大约也见惯了,笑道:“很惊喜,是不是?”
许连臻微微一笑,身体一点点往后仰,最后头落在医榻上。
那女医生含笑道:“现在的小夫妻啊,都想怀双胞胎呢。在我这里检查的,第一次的时候,十个里头十个会问我是不是双胞胎。真是要恭喜你,每个孩子都是上天赐给我们的天使,你是个幸运的妈妈,因为上天一下子赐给你两个小天使。”
医生叮嘱她,说怀孕初期,不能太过劳累,而她的情况更加特殊,所以建议她休息一段时间。
她想了许久,想了许多,想了那么多,反反复复,有一件事情却异常清晰。在与蒋夫人的这次谈话之前,她和他就不可能有任何以后。现在是更加不可能了。所以无论有没有孩子,都是她许连臻一个人的事情。
就算有了孩子又会有什么改变呢?他们这样子的家庭处理她这样的女人,不外乎有三种方式,一是让她打掉孩子,用一笔钱打发她离开;二是让她生下来,还是用一笔钱让她离开;三是生下孩子,或许孩子可以冠蒋姓,但一辈子都是私生子的名义,与她一辈子无名无分的生活下去。
所有的结果都大同小异。
于是,许连臻每天窝在屋子里,困了睡,醒了吃。怀孕的反胃症状非常明显,她每天呕吐不止。可是精力倒还是可以的,宣晓意特地过来看了她两趟,许连臻只说自己有点肠胃炎,趁机请假偷懒而已。
记得宣晓意第一次来的时候,一踏进客厅,就吃惊地道:“连臻,你家里怎么这么大这么漂亮?”许连臻只好说这是蒋正璇租借给她的。宣晓意这才连连道:“难怪了,这本身就是公司旗下的楼盘。”
宣晓意第二次过来的时候,还大包小包地带了一大堆吃的。
两人在客厅边看电视边聊天。也不知怎么,就聊到了蒋正璇。宣晓意吃着薯片,八卦道:“对了,听说蒋小姐的婚事取消了,你知道什么内情吗?”
许连臻怔了怔,方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宣晓意吃着薯片,好不惬意。听了她的话,狐疑地道:“你不是蒋小姐的好友吗?多少总归知道一点吧?”
许连臻问道:“你从哪里听来这个消息的?”宣晓意抓了抓头发,又吃了一片薯片:“办公室里不知道怎么传开的。可怎么传出来的我不知道。会不会消息是假的啊?”顿了顿,又觉得不对劲,“可是吧,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